發表文章

肖查某

這是一篇舊文。
在我大約十年前還沒抓去當兵的前一個月時,去上駕訓班的事情。
當時沒有臉書,我也沒特別說出這回事。
以下原文照登,
裡面的「北朝鮮時報」是我一開始的網誌名稱,
現在老早轉移過來了,只是文章沒動過。

====

這件事說來的話相當長.
我說真的,這鳥事實在不值得寫在北朝鮮中,因為根本是個鬧劇.
而且我後續要放的文章堆的跟山一樣高.嗯,至少有美崙山那麼高.
但因為"百年難得一見",我還是交代一下好了.

這件事發生在上週六,不過是三天前的事,我要上駕訓班的學科課程.
說學科課程看起來很正式,但我上下來的結果,
不過是去看類似以前常見的交通安全宣導短片,
有幾堂則是會有講師來說一下交通規則和常識之類的.
(我發現課程週期是兩個禮拜後會再上一遍,難怪他們是兩週開一新班)
我看著簽到單,這堂看來是我最後一堂的學科課程.
簽完名我就進教室了.
風大的那天,我有點晚到了,又前門擋風關起來,我就走中間的門進去,
一坐下來,發現講師(應該同時也是教練)還在弄電腦,
同時一位中年婦女此時正問老師要上什麼,我沒在意.
(聰明的你應該知道她就是這篇的主角...)

她問了一些東西,講師也回答著.
"你等一下要上什麼?"
"交通常識之類的,考試是不會考的部份"
"那可以講重點嗎?"
"我當然只能講重點,要全部講完是不可能"
"為什麼不講考試的內容?"
"因為這些你們自己回去看就可以了,我這邊就講常識"
"那常識都知道啊,就講考試要考的"
"考試範圍自己看就可以了"
"那你就講重點就好了...."
打到這邊我都不想繼續打了,那女人一直在鬼打牆般的鸚鵡說話,
重複著講重點,考試內容,常識等名詞.
有個一定是東華大學的男學生就在旁邊嗆"妳就乖乖聽老師講嘛!"
(他後來也因這導火線捲進這無聊的嗆聲中...)

後來這女人丟出一句"你美國人啊?"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問這個,也許是強調老師聽不懂她的話.
不過說實在,她的鬼打牆邏輯才讓我們搞不懂)
老師就回了一句"妳大陸人啊?"
這句開始引爆了所有的事.
她開始抓狂,激動的質問"你說大陸人怎樣?你今天給我交代清楚!"
後來爭一爭就丟下一句…

【漫畫】一碗滷肉飯--大家來找碴

圖片
有複製圖層的科技,真好。






下一篇可能…有點長。

網卡你又調皮了?

圖片
大約兩週前,我到了公司,把筆電開機,
一切都是那麼的稀鬆平常。
不平常的,是開機之後,我發現登入畫面好像有個圖示不大一樣。
原本一向都開著的WiFi,圖示被轉換成未連接的有線網路插槽狀態。
筆電已經很久沒插網路線,這樣很正常吧?

「大概是WiFi一開始沒找到公司的無線網路吧。」心想。
游標移到右下角,看看網路狀態,
但一直有個地方不對勁,一時之間還沒有察覺是哪裡不對,
仍舊不斷的尋找WiFi圖示。
最後驚覺:啊我的WiFi勒???

點進去網卡管理的頁面,居然找不到無線網卡。
傻眼。我決定重開機試試,但還是找不到。
不知道重開了幾次,決定進去BIOS管理目錄。
(簡單說是開機管理硬體的地方)
我發現了電腦壓根一開始就沒找到網卡。
決定先關機放置。那天下午四點,心血來潮再開機看看,
又沒事了。推測是自己秀逗吧。

回到住處打開筆電,網卡「又」不見了。
不知道試了幾次重開機才成功。想說週末再去一趟維修中心看看,算了不想搞。
隔天,網卡又再次失蹤。已經忘記究竟重開機幾次,
不想拖到週末,當天下班就決定去維修中心抽號碼牌。
快要輪到我的時候把筆電開機,WiFi的狀態燈亮起。
…………
我試著再重開機一次,一切正常。

這是莫非定律的展現。
給維修中心的人員檢查之後,並無硬體上的問題。
也只能讓我回去繼續觀察。
回到住處一開機,網卡消失。
真的有夠莫非定律。
受不了無常反覆,我決定週末去買個USB無線網卡。
上面一顆小小,兩百元不到,就當作買個保險,
畢竟實體網路線已經被房東給封鎖掉,一切都只能靠無線網路。
而我現在也尚未有搬到附有固網的新住處的可能性。

買回來的幾天內,筆電的網卡就是那麼巧,
完全沒出事。
直到前天才又再次出現找不到網卡的現象。
搞電腦十幾年,第一次讓我碰上十足沒頭緒的問題。
看來唯一解就是再買一台新筆電了(喂!四萬元還沒用到四年!)

新潟苗場滑雪(16)完

圖片
一到入口,我還以為是飯店接待廳。
兩個手掌形狀的椅子看起來奇妙,之後吃完麵我也坐上去拍照留念了。
進去要脫鞋。
不特別講沒人會想到這只不過是一間麵店而已。
往右邊走進去一間超大型和室,就是餐廳區。

牆上都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畫作與照片。我們則是看著菜單還在選擇要點哪種麵,
當作今天的…午餐吧。(當時早上已接近11點)
每種麵看起來都差不多,差別在於配料。
我則是點了個大釜烏龍麵,熱的,配菜則是醃漬品。

吃完之後,行程便進入尾聲。
本來要重返高崎市買點東西,路過AEON時便改變主意開車繞進去逛了。
不過也才三層樓,也沒特別需要多買東西的我,
就在三樓的遊樂區(充滿扭蛋機與夾娃娃機等兒童玩具)打發時間。
其中一台抓娃娃機夾兩次沒夾到,仔細觀察後發現…
夾子根本有問題啊!完全推不到底。
還有一台夾住了70%的娃娃,最後關頭還是掉下去。

回到車上之後,接著就是搭著兩小時的車趕去原先租車的地方還車,
中途高速公路還有些塞車。
坐租車行的接駁車回機場,等著搭九點的班機回台灣。
班機抵達桃園機場已快要凌晨12點半,
出關加整理東西,以及搞接送的事,跟著搭其他人預約的UBER回家已經是半夜一點半。
(更巧妙的是那台尊榮UBER剛好在機場附近被取消接單,無痛升等)
我打開房門已經是半夜兩點,洗完澡簡單把東西整理,
睡覺也是三點的事了,我並沒有請假繼續照常上班,
精神還可以呢。

這趟旅行讓我首次體驗滑雪的經驗,實屬難得。
之後上半年,經費與時間考量下,暫時是沒有出國打算了吧…
讓我們繼續期待下一趟。

(完)

新潟苗場滑雪(15)

圖片
旁邊的石碑已經告訴你,即將來到伊香保神社。
這裡也是三百多階石段的末端。
旁邊就是神社,看起來不大,
該有的奉納箱倒是一個也沒少。(廢話)
很湊巧的,我們去的時候鳥居正在施工。
也是難得看到重新整修的機會。
但可惜就是沒辦法站在階梯底下把鳥居跟神社一起拍進去了。
往神社的左方有條小徑,旁邊擺著祈願的繪馬,
看了幾塊木板,不乏有香港或台灣的旅客來此一遊。(寫正體字)
應該是自由行的人吧?跟團會來此的機會似乎…
走過小徑之後只有唯一一條路往左下坡走去。
感覺有點像是台灣某山區觀光景點後頭的小路那種。
看了谷歌地圖,還有橋在前方數百公尺處。
一路沿著小路前進,兩旁不少小店家(賣醃漬品),
順便懷疑起之前路過山路時,看過上頭寫著是在開餐廳的店,
究竟是怎麼撐起來的啊…(再次好奇)

走了兩三百公尺之後,終於來到景點:河鹿橋,
一個傳統型的拱橋。

在此拍拍照之後,看看時間也接近九點半我們要出發的時刻,
便回頭了。早上天氣雖然晴朗,
氣溫仍只有一兩度,還是有些寒冷,尤其又是在山坡旁。
走下階梯時,我才開始拍起兩旁的佈景。
有時牆上會掛著老照片。
 其他的傳統工藝店也不少。這就是真正道地的日本風味。
拍了不少照片也路過了昨天其他人去買的粗點心店之後,
由於另一位要去看玻璃製品,我便先返回飯店休息整理物品。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呢。

打包完行李把土產等物品重新放回後車廂之後,
一早就要去吃前幾天附近的清水觀音烏龍麵店,
只是那天好巧不巧幾乎集體公休。
這次不會搞錯營業時間了。
山坡路兩旁,都是烏龍麵店。不誇張,像是說好的一樣。
我們來到了大澤屋。從外觀看像是飯店,
但它確實只是間麵店。(此處飯店意義即為hotel而非restaurant)

(待續)

新潟苗場滑雪(14)

圖片
出飯店大門往左邊的小路走一段,便能看到著名的石段街景色。
乍看之下有點類似九份,只是九份的階梯更加狹小曲折。
時間也將近晚上六點,天色漸漸昏暗,
往下走就能看到階梯上的題字。
要開始找晚餐吃了,然而不斷的往下走,
明明在我從地上撿到的店家地圖有不少吃的店,
今天大多沒有開店。
就這樣一邊看著兩旁建物一邊往最底下的路前進,
等待我們的仍舊是靜謐的階梯,偶爾有其他遊客走過,
以及漸漸西沉的日光餘暉。

快到階梯末端時,看見充滿黃色小鴨的…門?
通往哪裡,以及為何放滿小鴨,依舊是心中的謎。
可以肯定的是在台灣放一堆小鴨的隔天就會不見大半吧。
不知為何都走到馬路上了,還是找不到任何餐廳飯館。
這天也不是週末,打烊的卻比平常早。
大伙決定在旁邊的Lawson超商買點零食以及泡麵(我沒買,期待著哪個地方還有賣吃的),
我則是專注買零食以及隔天的早餐,嗯,還是麵包。
買完就回去飯店休息了,
要爬回將近三百階的階梯也很辛苦吶…

飯店旁邊有幾間小小的湯屋,可以個人預約單獨泡湯。
回去之後問了櫃台,他們只接受晚餐早餐一起預定的服務,
好吧,只好吃零食解決。雖然有點陽春,
但我還有被分配一大顆前天買的蘋果還沒吃。
在跟櫃台講晚餐的事同時,我也順便解決了買土產回去給公司同事的事。
發現了巧克力餅乾,數量剛好差不多分一人一支。
回房間大家一起分享零食東吃西喝,聊聊滑雪心得之後就解散回房間。

在傍晚回去時,我從房間窗戶發現到其他樓層疑似有遊樂區。
洗完澡之後走去二樓,那邊只有幾台娃娃機、柏青哥,
旁邊裡面的房間則是桌球室,
剛好是典型的泡溫泉後打桌球的活動。
我沒去泡就算了,不想再流汗。
另外據了解,其他人去泡溫泉到一半被敲門趕出來,
因為沒有預約單。提到泡溫泉,我還是不習慣大眾池,
回房間休息搞自己的事就佔去不少時間了。

這是在日本最後一晚了。
躺在偌大的房間,也不怕誰來吵,或者是亂滾到我身上。
說實在一個人住還是有點大…
一轉眼(哪裡轉了)清晨再次來臨。
我念念不忘的是石段街再往上的地方,還有伊香保神社沒去看看。
就跟另一位走上去瞧瞧順便拍照。
昨天看到的玻璃店,另一位也是念念不忘的想要今天等它開店後,
買些玻璃裝飾回去,要等到九點半開店。
我們繼續往上走。

(待續)

新潟苗場滑雪(13)

圖片
走回程的一半大家也開始集合要準備回去了,
畢竟我們是需要在中午後退房的。
雪場前面有個可樂罐裝置,
許多遊客都會在此站上去拍照。
我是不需要啦…就拍拍附近即可。
左邊的纜車也不少人排隊,往上一看,
纜車盡頭結束在已被雪勢覆蓋的山頭。
從上面滑下來,確實需要一點勇氣。
這是我一直害怕一路從上坡滑下來時,
會撞到的樹。旁邊都有圍籬擋著,
理論上是撞不到,但我看見了幾次有人往下滑撞到圍籬,
雪板卡在裡面無法脫身的窘境…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先去飯店餐廳吃中餐。
看了外面的模型我們決定吃披薩。(我也很久沒吃了)
看起來很大,分三個人吃(其中一位沒有吃)。
在我拿刀子切下去之後發現餅皮薄得很…
記得這一盤兩千多日圓勒…
吃完之後,大家拿著雪板合照做紀念後(我沒Po上網),
便搭著民宿的車回去準備退房了。
天候依舊不算美麗,天空還是飄一點點雨絲。
回去房間把行李拖到樓下,跟民宿老闆一家道謝與合照之後,
便又踏上新的旅程。
下山的路有些漫長,而我們的最終目的地,在伊香保。
伊香保所著名的就是擁有360層階梯的石段街。
由於並非一路開下山,而是去半山附近,
鑽著幾條小山路後,我們就到了金大夫旅館。
從裝潢可以看出,飯店已經有點歷史。
辦理check in後終於可以稍微把東西放著休息一會再出門找吃的。
當我轉開房門進去時,看見了驚訝的事情。

我想之前在臉書也提及過,是那大的誇張,
足以睡六個人的空間的「單人房」,而且一晚新台幣還不到1500。
可惜無法待久一點,不誇張的連四處打滾都可以。
價位與空間無論是在台北或是日本,都很奢侈也難找。
感嘆沒多久,就得穿好鞋子出門覓食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