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網卡你又調皮了?

圖片
大約兩週前,我到了公司,把筆電開機,
一切都是那麼的稀鬆平常。
不平常的,是開機之後,我發現登入畫面好像有個圖示不大一樣。
原本一向都開著的WiFi,圖示被轉換成未連接的有線網路插槽狀態。
筆電已經很久沒插網路線,這樣很正常吧?

「大概是WiFi一開始沒找到公司的無線網路吧。」心想。
游標移到右下角,看看網路狀態,
但一直有個地方不對勁,一時之間還沒有察覺是哪裡不對,
仍舊不斷的尋找WiFi圖示。
最後驚覺:啊我的WiFi勒???

點進去網卡管理的頁面,居然找不到無線網卡。
傻眼。我決定重開機試試,但還是找不到。
不知道重開了幾次,決定進去BIOS管理目錄。
(簡單說是開機管理硬體的地方)
我發現了電腦壓根一開始就沒找到網卡。
決定先關機放置。那天下午四點,心血來潮再開機看看,
又沒事了。推測是自己秀逗吧。

回到住處打開筆電,網卡「又」不見了。
不知道試了幾次重開機才成功。想說週末再去一趟維修中心看看,算了不想搞。
隔天,網卡又再次失蹤。已經忘記究竟重開機幾次,
不想拖到週末,當天下班就決定去維修中心抽號碼牌。
快要輪到我的時候把筆電開機,WiFi的狀態燈亮起。
…………
我試著再重開機一次,一切正常。

這是莫非定律的展現。
給維修中心的人員檢查之後,並無硬體上的問題。
也只能讓我回去繼續觀察。
回到住處一開機,網卡消失。
真的有夠莫非定律。
受不了無常反覆,我決定週末去買個USB無線網卡。
上面一顆小小,兩百元不到,就當作買個保險,
畢竟實體網路線已經被房東給封鎖掉,一切都只能靠無線網路。
而我現在也尚未有搬到附有固網的新住處的可能性。

買回來的幾天內,筆電的網卡就是那麼巧,
完全沒出事。
直到前天才又再次出現找不到網卡的現象。
搞電腦十幾年,第一次讓我碰上十足沒頭緒的問題。
看來唯一解就是再買一台新筆電了(喂!四萬元還沒用到四年!)

新潟苗場滑雪(16)完

圖片
一到入口,我還以為是飯店接待廳。
兩個手掌形狀的椅子看起來奇妙,之後吃完麵我也坐上去拍照留念了。
進去要脫鞋。
不特別講沒人會想到這只不過是一間麵店而已。
往右邊走進去一間超大型和室,就是餐廳區。

牆上都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畫作與照片。我們則是看著菜單還在選擇要點哪種麵,
當作今天的…午餐吧。(當時早上已接近11點)
每種麵看起來都差不多,差別在於配料。
我則是點了個大釜烏龍麵,熱的,配菜則是醃漬品。

吃完之後,行程便進入尾聲。
本來要重返高崎市買點東西,路過AEON時便改變主意開車繞進去逛了。
不過也才三層樓,也沒特別需要多買東西的我,
就在三樓的遊樂區(充滿扭蛋機與夾娃娃機等兒童玩具)打發時間。
其中一台抓娃娃機夾兩次沒夾到,仔細觀察後發現…
夾子根本有問題啊!完全推不到底。
還有一台夾住了70%的娃娃,最後關頭還是掉下去。

回到車上之後,接著就是搭著兩小時的車趕去原先租車的地方還車,
中途高速公路還有些塞車。
坐租車行的接駁車回機場,等著搭九點的班機回台灣。
班機抵達桃園機場已快要凌晨12點半,
出關加整理東西,以及搞接送的事,跟著搭其他人預約的UBER回家已經是半夜一點半。
(更巧妙的是那台尊榮UBER剛好在機場附近被取消接單,無痛升等)
我打開房門已經是半夜兩點,洗完澡簡單把東西整理,
睡覺也是三點的事了,我並沒有請假繼續照常上班,
精神還可以呢。

這趟旅行讓我首次體驗滑雪的經驗,實屬難得。
之後上半年,經費與時間考量下,暫時是沒有出國打算了吧…
讓我們繼續期待下一趟。

(完)

新潟苗場滑雪(15)

圖片
旁邊的石碑已經告訴你,即將來到伊香保神社。
這裡也是三百多階石段的末端。
旁邊就是神社,看起來不大,
該有的奉納箱倒是一個也沒少。(廢話)
很湊巧的,我們去的時候鳥居正在施工。
也是難得看到重新整修的機會。
但可惜就是沒辦法站在階梯底下把鳥居跟神社一起拍進去了。
往神社的左方有條小徑,旁邊擺著祈願的繪馬,
看了幾塊木板,不乏有香港或台灣的旅客來此一遊。(寫正體字)
應該是自由行的人吧?跟團會來此的機會似乎…
走過小徑之後只有唯一一條路往左下坡走去。
感覺有點像是台灣某山區觀光景點後頭的小路那種。
看了谷歌地圖,還有橋在前方數百公尺處。
一路沿著小路前進,兩旁不少小店家(賣醃漬品),
順便懷疑起之前路過山路時,看過上頭寫著是在開餐廳的店,
究竟是怎麼撐起來的啊…(再次好奇)

走了兩三百公尺之後,終於來到景點:河鹿橋,
一個傳統型的拱橋。

在此拍拍照之後,看看時間也接近九點半我們要出發的時刻,
便回頭了。早上天氣雖然晴朗,
氣溫仍只有一兩度,還是有些寒冷,尤其又是在山坡旁。
走下階梯時,我才開始拍起兩旁的佈景。
有時牆上會掛著老照片。
 其他的傳統工藝店也不少。這就是真正道地的日本風味。
拍了不少照片也路過了昨天其他人去買的粗點心店之後,
由於另一位要去看玻璃製品,我便先返回飯店休息整理物品。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呢。

打包完行李把土產等物品重新放回後車廂之後,
一早就要去吃前幾天附近的清水觀音烏龍麵店,
只是那天好巧不巧幾乎集體公休。
這次不會搞錯營業時間了。
山坡路兩旁,都是烏龍麵店。不誇張,像是說好的一樣。
我們來到了大澤屋。從外觀看像是飯店,
但它確實只是間麵店。(此處飯店意義即為hotel而非restaurant)

(待續)

新潟苗場滑雪(14)

圖片
出飯店大門往左邊的小路走一段,便能看到著名的石段街景色。
乍看之下有點類似九份,只是九份的階梯更加狹小曲折。
時間也將近晚上六點,天色漸漸昏暗,
往下走就能看到階梯上的題字。
要開始找晚餐吃了,然而不斷的往下走,
明明在我從地上撿到的店家地圖有不少吃的店,
今天大多沒有開店。
就這樣一邊看著兩旁建物一邊往最底下的路前進,
等待我們的仍舊是靜謐的階梯,偶爾有其他遊客走過,
以及漸漸西沉的日光餘暉。

快到階梯末端時,看見充滿黃色小鴨的…門?
通往哪裡,以及為何放滿小鴨,依舊是心中的謎。
可以肯定的是在台灣放一堆小鴨的隔天就會不見大半吧。
不知為何都走到馬路上了,還是找不到任何餐廳飯館。
這天也不是週末,打烊的卻比平常早。
大伙決定在旁邊的Lawson超商買點零食以及泡麵(我沒買,期待著哪個地方還有賣吃的),
我則是專注買零食以及隔天的早餐,嗯,還是麵包。
買完就回去飯店休息了,
要爬回將近三百階的階梯也很辛苦吶…

飯店旁邊有幾間小小的湯屋,可以個人預約單獨泡湯。
回去之後問了櫃台,他們只接受晚餐早餐一起預定的服務,
好吧,只好吃零食解決。雖然有點陽春,
但我還有被分配一大顆前天買的蘋果還沒吃。
在跟櫃台講晚餐的事同時,我也順便解決了買土產回去給公司同事的事。
發現了巧克力餅乾,數量剛好差不多分一人一支。
回房間大家一起分享零食東吃西喝,聊聊滑雪心得之後就解散回房間。

在傍晚回去時,我從房間窗戶發現到其他樓層疑似有遊樂區。
洗完澡之後走去二樓,那邊只有幾台娃娃機、柏青哥,
旁邊裡面的房間則是桌球室,
剛好是典型的泡溫泉後打桌球的活動。
我沒去泡就算了,不想再流汗。
另外據了解,其他人去泡溫泉到一半被敲門趕出來,
因為沒有預約單。提到泡溫泉,我還是不習慣大眾池,
回房間休息搞自己的事就佔去不少時間了。

這是在日本最後一晚了。
躺在偌大的房間,也不怕誰來吵,或者是亂滾到我身上。
說實在一個人住還是有點大…
一轉眼(哪裡轉了)清晨再次來臨。
我念念不忘的是石段街再往上的地方,還有伊香保神社沒去看看。
就跟另一位走上去瞧瞧順便拍照。
昨天看到的玻璃店,另一位也是念念不忘的想要今天等它開店後,
買些玻璃裝飾回去,要等到九點半開店。
我們繼續往上走。

(待續)

新潟苗場滑雪(13)

圖片
走回程的一半大家也開始集合要準備回去了,
畢竟我們是需要在中午後退房的。
雪場前面有個可樂罐裝置,
許多遊客都會在此站上去拍照。
我是不需要啦…就拍拍附近即可。
左邊的纜車也不少人排隊,往上一看,
纜車盡頭結束在已被雪勢覆蓋的山頭。
從上面滑下來,確實需要一點勇氣。
這是我一直害怕一路從上坡滑下來時,
會撞到的樹。旁邊都有圍籬擋著,
理論上是撞不到,但我看見了幾次有人往下滑撞到圍籬,
雪板卡在裡面無法脫身的窘境…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先去飯店餐廳吃中餐。
看了外面的模型我們決定吃披薩。(我也很久沒吃了)
看起來很大,分三個人吃(其中一位沒有吃)。
在我拿刀子切下去之後發現餅皮薄得很…
記得這一盤兩千多日圓勒…
吃完之後,大家拿著雪板合照做紀念後(我沒Po上網),
便搭著民宿的車回去準備退房了。
天候依舊不算美麗,天空還是飄一點點雨絲。
回去房間把行李拖到樓下,跟民宿老闆一家道謝與合照之後,
便又踏上新的旅程。
下山的路有些漫長,而我們的最終目的地,在伊香保。
伊香保所著名的就是擁有360層階梯的石段街。
由於並非一路開下山,而是去半山附近,
鑽著幾條小山路後,我們就到了金大夫旅館。
從裝潢可以看出,飯店已經有點歷史。
辦理check in後終於可以稍微把東西放著休息一會再出門找吃的。
當我轉開房門進去時,看見了驚訝的事情。

我想之前在臉書也提及過,是那大的誇張,
足以睡六個人的空間的「單人房」,而且一晚新台幣還不到1500。
可惜無法待久一點,不誇張的連四處打滾都可以。
價位與空間無論是在台北或是日本,都很奢侈也難找。
感嘆沒多久,就得穿好鞋子出門覓食了。

(待續)

新潟苗場滑雪(12)

圖片
回到房間,一天的疲勞都湧現出來。
無論是爬山坡爬到僵硬的扁平足,
不斷被雪地摧殘的尾椎,
或者是其他如手腕、小腿肌等,讓我一屁股坐在房間的塌塌米都顯得艱辛。
甚至坐著不小心碰到尾椎的部份都讓我不得不驚呼。
「明天真的還能滑嗎?」
根據我的經驗,眼前的黑它不是黑,現在的痠它不是痠,
一覺起來的感受才是真正決定你是否可以應付第二天行程的準則。

除了晾著的褲子還沒完全乾燥,外套口袋裡面也是溼溼的。
我在此時才想起第一天所買的暖暖包,
拿了兩包出來放進口袋加速乾燥。
一開始幾分鐘還無法感受它的溫熱,
第二天睡起來摸了摸口袋,還有點溫度,這已經超過上面說明寫的八小時了。

各種酸痛的情形下,讓我很想提前休息了。
在我把帳款記好後,便先去盥洗。
澡堂依舊只有我一人,據說泡澡有助於舒緩肌肉酸痛,
就大概進去大浴缸裡浸了八分鐘多吧。
早已不再戴防水手錶的我,
依稀憑著體感時間估算在晚間11點前完成一切。
處理記帳跟衣服的事,我是最後一個洗澡的。

洗完到隔壁房間計算各種欠款的事情,
還欠著當初租車以及滑雪費用的錢,估算之後目前現金仍夠支付。
拖著疲勞,不到半夜12點(台灣時間也不到11點)便有點睏,
到日本之後反而時差調的更接近正常作息。

第四天白天,我看著外頭正下著雨,
天氣比前一天還糟。
昨天下午開始降雪水,雪褲跟外套都已經溼透,
何況一大早就下雨呢?
我還必須先重新借外套與手套,
上述兩者今天都無法出征了。
更重要的是,我起床發現尾椎依舊有撞擊的痛感,
其他肌肉就別說了。
另一位更是幾乎難以起床,看到天氣情況也說下雨就不去了。

最終雨勢稍小,我們仍在九點多出發。
到了購票處要買纜車券,發現便宜的票是搭配請教練才有的價格。
自行購買的話票價將近台幣一千多。
無論是計次或是計時(半天),都很不划算,
尤其是第二天我已經打算只是來拍照看看風景了。
懶得搭纜車的我,不買票就是…自己爬上山坡!!

我就這麼一路從山腳扛著雪板走上山坡。
反正自己也知道想滑第二次的機會不高,摔的更痛。
這天的雪地比前一天粗糙,滑了幾次總會被卡住。
我也要求別人幫我拍個滑雪影片證明自己有在動。
大約花了半小時,我也滑到了山腳的樹旁休息。
就這樣吧。我已經不打算再爬一次山,
即便其他人將他們買的纜車券想轉移給我(各種痛與累放棄使用),
我也提不起勁承接票券搭纜車。真的痛…

接下來我選擇自由活動,看看雪場的樣子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