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4的文章

離開你其實我不見得比你想像中的難過(下)

發現一切不對勁是在去年底的時候。
月報時,主管仍舊挑起他所創造的矛盾。
他認為我該做更多的事, 但也放任如此情況。
我表示想接受工作變化之後,說可以來找他。
被這句話給騙的我,先是被要求條列自己做的準備與缺點等,
但他後來約談時,直接說根本沒看我寫的。
我又被愚弄了一次。

交付時,他提到了我不要跟新人實作一樣,
問小老師問到他說「我很煩」,而且都六點走。
聽到這句話我愣住了,「沒有啊?」一整個問號群在我腦中。
我的誤餐費一月份領到1100,代表有11天我至少得留超過七點半後。
「反正回報是這樣!」我並未繼續爭論下去,因為會議重點是要交付工作。
但也由於跟實際的落差,證明了我的懷疑:
真正在搞我的人,正是我的小老師

我如果記憶沒有錯亂的話,最常寄信問我進度的是他。
問哪邊有沒有問題的,是他。
我知道他專案掛很多,下班時間也很晚,
所以會先問他有沒有空,沒空當然我自己慢慢想。
結果所有的一切的善意都是假的。我被他的表面擺了一道。
他明明知道,我為了趕上進度,還是有很多不太明白的地方需要問他,
快跟他差不多晚上七點半到八點下班;
他明明知道,先開口要我回去休息的是他。
但他回報給主管的竟然是足以抹黑對主管而言白紙一張的新人,
非善意的內容與指控。
也難怪為什麼當月面談之後,我跟他說被盯上進度慢時,
他似乎一副無所謂的反應。因為這就是他要的。
為什麼測報內容要退件兩遍,那也是出於他的目的:
讓我延遲交付,以搭配他那虛偽不實的回報。

你是主管的話,如果你信任的小老師跟你回報說他底下的某某某,
只會問他怎麼做不自己想,又常常六點就落跑,
能不黑才有鬼。所以後來為什麼怎麼問也問不到有特別要用的專案,
要不然就是隨便我自己找事情用也不特別過問,
完全不就明朗了嗎?想想火箭隊怎麼使用林書豪的。

所以主管搞出好幾個自我矛盾的點,其實仔細想想,若看你不順眼,
什麼鬼話都無所謂吧?
1.點檢成績好與壞根本沒差,老子只是想電你 我們有個白痴的制度,每半年要考java題庫、SQL跟程式架構,
新人上線前也要考一次。有考古題可以看,但通常實際上用不到之外,
題目也是出的莫名其妙。最後一次考試還因為成績資料損毀重考,
重出的題目是完全一樣的。結果好幾個都是滿分。
但成績影響考績。荒唐吧?跟實際工作內容無關的玩意影響著年終考核。
結果,第一次考三項加起來共100分的我就順理成章的被抓去約談。
說…

離開你其實我不見得比你想像中的難過(上)

圖片
樓下的休息區,最後一眼。
繼續上一篇的疑惑。
時間拉回到新人實作三個月試用期的時間。
在頭一個月教育訓練其實根本是自看教材自學哪來教育訓練過後,
我們被交付幾支空白程式,一週的時間內要寫出新增刪除修改查詢四個主要功能。
查詢跟刪除還好辦,新增跟修改的部份比較麻煩,
得先把資料找到後再把網頁上的新值帶進去,
麻煩的點就是在這之間的轉換。

況且,寫程式需要叫做eclipse的開發界面工具,
還要安裝一個本機伺服器去開啟以便了解自己搞的東西呈現結果為何。
光是設定檔哪邊出問題就能搞半天了。
我們每個人都有安排一位「小老師」,有相關疑惑就能問。
當然我也知道各自都有真正的工作要搞,等他真的有空確認後才去找。

我只知道實作的一兩週都在天昏地暗中進行,除了應付層出不窮的設定錯誤之外,
還要寫出實作要求的結果。
快要接近實作期限時,我們收到了測試報告範本,
以各種角度跟設定抓圖表示功能正常。
不過範本畢竟是範本,要套用到實做的情況還要自己想。
我問了其他人,似乎沒有特別規定。

月面談前夕,號稱沒有特別規定的測報,我一直被小老師退回。
我趕著先做下一支程式,他回應我先把第一支用好,
又提出對於程式的一些瑕疵要求改正,
並且要求貼圖要把功能的標題貼進去。
為了抓回相同呈現的貼圖,我重新用到第三遍才好,
無關測報要求的瑕疵還要特地去解決。
我好奇的是小老師是不知道有期限問題,一再強調做好近乎吹毛求疵,
卻絲毫沒提過月面談的重要性。

月面談我坦白說還差貼圖問題,就這麼掉入陷阱中了。
聽到我還差測報,主管的反應彷彿是PKI變負號,
最後直言「我不OK」,將另找時間約談。
是有這麼嚴重?也許真的要求很嚴格吧我天真的認為。
錯了。在我之前關心其他人的進度時,
大概掌握頂多不到一支功能的差距。大家在測報時,
我也開始用貼圖,有些瑕疵別人略過時我額外消除,
這樣就不行了。

另外集體面談時我提出了疑惑,
再次掉到更深的陷阱當中。
他直接反擊不要跟爛的比。
但我是跟其他同期的人比沒有落後,怎麼是說我跟爛的比呢?
此刻我還不知道,在我提出疑惑之前早就黑掉了。
之後表現出顯而易見的矛盾點,在在都證明了我的想法,有哪幾點下集再談。

實作雖然結束,但等著我的不是新展開的任務,
而是三不五時其實毫無必要的約談。
內容?簡單來說就是削弱我的信心,主攻能力問題,順便扯著毫無邊際的態度。
你也根本沒看過我幾次就知道我在幹嘛?
集體實作完後又被單獨交付實作,卡在一個地方晚了一天。

不免俗的,叫小老師一起約…

楊培安-我相信MV

終於完結了。

歌詞:
===
想飛上天
和太陽肩並肩
世界等著我去改變
想作的夢從不怕別人看見
在這裡我都能實現
大聲歡笑 讓你我肩並肩
何處不能歡樂無限
拋開煩惱勇敢的大步向前
我就站在舞台中間

1
我相信我就是我
我相信明天
我相信青春沒有地平線
在日落的海邊
在熱鬧的大街
都是我心中最美的樂園

2
我相信自由自在
我相信希望
我相信伸手就能碰到天
有你在我身邊
讓生活更新鮮
每一刻都精彩萬分
I do believe

想飛上天
和太陽肩並肩
世界等著我去改變
拋開煩惱勇敢的大步向前
我就站在舞台中間
重複 1 2
我相信(我就是我)
我相信(自由自在)
我相信(我相信我相信)I believe
重複 1 2

===
這篇先來談談做出決定的時機跟過程,之後再來陳述早在去年透漏的蛛絲馬跡。
今年一月,我去行天宮參拜一下今年運勢的時候好奇問了一下關老爺,
我接下來的日子會如何。祂給我了出乎意料的答案:
我將會離開公司。
怎麼可能?我當時心裡想,就算平時沒大事,
也不大可能弄出什麼差錯,每天安安穩穩的度過,
哪裡會有機會被殺頭?
於是我繼續問結果指的是我自己可以處理的?Yes.
我狐疑的離開廟。

然而就在當月過完年,大家歡樂發年終,
我打開了薪資條。一個簡潔有力的發洩用字馬上浮現出來,不解釋。
給那什麼倍數?你當我幼稚園?
什麼沒功勞也沒苦勞?
我自己還要去討工作,幫忙弄好權限轉移的工作也沒見你說什麼話,
你當我王八蛋就對了?
好,你想拆橋,我就準備鋪路了。我開始翻修履歷表。

第一間約我週五下午,先用處理私事的方式請假過去。
要等228連假後才知道結果。
但在放假前一天突然又抓我進去約談(是有這麼多事情可以談?)。
開場以及流程我都知道他要幹嘛了。
先問我正在幹嘛。
通常重點都不是答案,而是希望問倒我根本沒特別的事幹。
(還不是你特意下令的?明知故問)
接下來就進行令人作噁的為難導引。
先強調你自己跟別人的不同,然後每次必問我年紀,
藉以諷刺老而無用,個人認為已經趨近於低級走向。
我有身份證還要你問我自己幾歲?

我是很想回嘴說不澆水的樹還怪它不會長啦。
總之最後又拿出威脅論,要我思考去留。
也透露出早在去年剛來兩個月就想剔掉我的赤裸野心。
至於緣由下一篇再談。
因為我在等第一間的結果,先虛應結束約談。
不過並沒有結束,他還要求我寫個報告檢討過去一年的作為。
上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