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1的文章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中下下)

我發了一封信問大家的時間,
還特地畫了EXCEL表格來調查有空的時段。
顯然這些是多餘的。

而先前某週她們已有規劃去九族文化村的行程,
在出發的前一天因為人數不足,問我想不想去。
然而一來太突然,二來我隔天已經預約皮膚科,
所以並未跟去。
 週一上班的時候,大姐頭說:「好可惜你沒來喔!」
我頓時重新思考自己的存在價值。

以前被綁住的時光,班上有班遊,
所謂的「班代」曾經調查過大家的意見,包括我在內,
但想想,平時下課根本也是好幾坨群人自己圍著聊天,
就算出去玩,也是一坨群一坨群自己在景點玩,
這樣有什麼意思?而我最後也只能跟剩下的人講話,
好玩嗎?倒不如自己在宿舍可以睡到爽。
也因此,我根本沒有幾次大夥出去玩的回憶。
最近的一次居然是研究所的「畢旅」,
(研究所根本沒幾個能兩年如期畢業…大家姑且稱之)
再上一次就得追溯到國中畢業旅行。
那時候睡得多麼不安穩,以及有誰在我昏睡時吵鬧,
還記得一清二楚。

經過一番討論之後,發現11月初的週末是最適當的時間。
其他的週末總會有人被紅色炸彈炸到,無法抽身。
(插播一下,請其他準備結婚的舊識可以考慮炸我,
因為本人這一生相當有可能讓你不用還紅包禮金…)
連唱歌地點以及消費方式是包廂還是算人頭也經過了一番討論,
最後選在遙遠的板橋。
在某週五吃飯的時候,不知道誰又提議要把我改造外型。
眼看局勢不對,我趕緊制止這瘋狂的想法,只要唱歌就夠了。
而大姊姊好像說出了屆時「要大家穿得很宅」的阿宅趴。
「開玩笑的吧。」我心想。

到了板橋星X點,當天下著雨,搭著捷運來的我,
到了門口發現只有能源一哥在。
原來她們都還在加班,要來可要花一個小時以上的路程…
「胖打,我們可以讓你10首歌。」先進入包廂的時候,
浮現了大姊姊所說的話。
為什麼呢?

10月某天,到了五點半本該是我離開本棟22樓高巨型牢籠的時機。
M在我的位置用電腦,而大姐頭也在我這邊狂印資料。
「胖打,你去幫阝可王秀(大姐頭)啦。」
正在公器私用打電話回家的我並沒打算跟著加班。
但想早些時間回家的念頭卻只堅持到六點半。M已經先回家,
此刻換成大姐頭借用我電腦印出明天某計畫說明會的表格資料。
表格怎麼改也改不完,實際上大姐頭也不是該計畫的負責人,
只是計畫的份量比起其他計畫來說,像是葉問可以一抵十。
我們也有幾次被迫擱置自己該進行分內的工作去支援它。

大姊姊也跑進我辦公室做名牌了…

在POSH過我的28歲生日。

圖片
遲來的生日當天小實況。
23號一整天,不曉得在忙什麼,
只知道工作還算在軌道上前進的早上突然被要求找出以前我收集的資料,
並且依照年份分開來排版。
結果讓我傻眼。EXCEL排到兩千多筆還排不完。
一整個下午,我的兩眼發直,就算瞄一眼非死不可,
眼神仍然充滿著空洞,外加格式一直亂跳導致EXCEL當掉重開遺忘存檔。
明明都知道下一步會當掉先按了存檔鍵,
重開檔案後電腦還是把格式移除了。
好巧不巧,在我貼資料的三不五時時還有電話我要接,
不斷打斷我的專注。

跟M說,今天大概要加班了,晚上的訂位就延到七點半吧。
M雖然沒明說,但我感受到她強烈的抗拒。
其實我一直以來都不care自己的生日。
孤僻慣了。扣掉研究所一年級的小蛋糕,
好幾年都是自己連個蛋糕也懶得買,隨便在外面吃吃,
也許吃的好一點就平靜的結束了生日。
就算這天不特別去吃什麼加班加到死,也甘之如飴。
只是這次先前就說要幫我訂位,我也不好繼續拖到七點半讓大家餓的要死。
我是主角吔。

打電話問了W博,坦白說這份差事根本一天作不完。
(事實上,我已放棄貼貼樂的作法,直接把當初給的檔案印出來)
最後六點多即時出發。
google map上發現那家餐廳就在上次吃橋頭麻辣鍋的巷子裡,
沒有意外的到達地點。
我盡量不寫的像流水帳報導,我盡量。

這家是走美式餐點風格,漢堡炸雞薯條什麼都有,
我點了所謂的「開胃前菜」,但份量顯然已經是一頓飯,
遠比速食店份量還多的正餐。
然後以後拍照請不要叫我比吔。一整個不搭啊。

上圖就是我點的前菜。
有魚排、洋蔥圈、雞翅、薯條,還有四種醬料可以沾。
其他人的餐點也陸續上菜,就這樣吃吃喝喝開始這一頓豐盛的晚餐。
在閒談中,免不了又會提到莫再提。
扣掉某個本網誌不方便說的「麻煩事」,
大概就圍繞在我去年寫過的東西。
我也重申了砂礫珍珠論。
當然也不免被笑說再不有所作為就真的準備一路好走了…在莫再提的道路上。

不過現在的我,卻開始遲疑,一開始的執著和怨念,
隨著時間的流逝與完全安易於極其穩定的現狀,
也漸漸模糊了形體…

怎麼越寫越不快樂…
就這樣嘻嘻哈哈把餐盤上的佳餚一一解決之後,
重頭戲也登場,那就是送蛋糕。
「我想也是,怎麼可能沒有蛋糕」心裡想著。

向來我也不care生日有沒有盛大慶祝這回事,
心意比較重要。
只是,千算萬算,知道一定有蛋糕,卻不知道吃完蛋糕之後還有…
祝賀卡片?!
等等…你們…

喇叭彪志SP2-簡老太婆的威能

圖片
之前在舊網誌寫過這位後台很硬的主計科辦事員一些囂張跋扈的事蹟。
平平都是公務人員,
她老太婆等一些人可以下午四點過後不看公文,
對照現在這裡的情況,只能說軍中是腐爛的。

因為她刻意針對我回應讓她不滿這情況借題發揮的情形太多了,
一篇恐怕寫不完,我就來說個經典的事蹟好了。
大概12月初,又是趕帳冊在10號前聯隊長批可的期限要做。
坦白說這根本是難以達成的事,
過去一兩年我還沒來帳務組的時候也只有一次成功過。
想想。10天內怎麼排,日曆上一定有兩天紅字。
倒楣一點可能是1、2跟8、9日是週休,

你只剩下六天可以跑公文。
然而通常最快3號,最慢5號才能從簡老太婆那邊拿到餐廳的收支大表。
拿到大表之後,你要一一比對自己所收藏的客飯伙食費、公文、繳回款等文件,
是不是加一加跟她的大表數字一樣,
不一樣(沒有一次一樣的)的話,你就要想辦法找出收支錯誤的地方。
因為她一定不會錯。就算有錯,也不會承認。
(某次退伙費寫錯,我沒打她臉已經很佛心了…)

那次我忙著修改所有單位搭伙費的EXCEL表格,
相當討厭的是,某些單位把更新版的搭伙名冊說丟就丟在我辦公桌上,
造成搞混我不知道哪一份紙本才是最新的情況發生。
有次該死的某冷門單位不知道何時丟了一份新的在我桌上,
但我還有另外的事要出去,就這麼順手先放在一堆公文裡面。
開啟了死亡開端,後來也被簡老太婆抓去念。

我修改了後面某單位人數金額的部份,並且重印。
但我忘了該把第一頁總統計的頁面重新列印。
就這麼急急忙忙的裝訂拿給簡老太婆。
正在忙著其他公文的事的同時,一通電話打來,簡老太婆要我過去主計科。
並且,她還要分座跟我一起過去。
到了那邊,她把表格丟給我,說金額人數怎麼不對?
我檢查了一下,發現了這個問題。
只是,有個很鳥的制度就是20號前後各單位就不能更動搭伙人數,
這下差了一個人。

她馬上疾言厲色的問分座:「你要扣幾天假?」
「簡姊,這問題不至於要扣假吧?」
他們一來一往針鋒相對的時候,我只想著妳到底何時才結束咄咄逼人,
不然下午找不到監察官蓋章,來不及繼續衝10號批可…
改完後簡老太婆蓋下章後烙狠話:「你下次不要再給我………」
走出主計科時,分座拍了拍我的肩膀。
回到辦公室時,我氣得忍不住把我手上的帽子往天花板一扔。

簡老太婆太威了。
居然可以說出干涉別單位懲處的話。
大概以為主計科科長保她,她就成了地下聯隊長。
自己沒更新第一…

劉德華-我和我追逐的夢MV

圖片
不是要四月了?怎麼還這麼冷?
歌詞:
===
飄流已久 在每個港口只能稍作停留
喜樂和哀愁今生不能由我 任風帶我停停走走

*孤獨依舊 多希望你能靠在我的胸口
卻不願癡心得到你的溫柔 人群之中裝作冷漠

#淚不敢流 讓命運牽引著我南北西東
看世間悲歡離合難分難捨 而誰在為我守候

△我和我追逐的夢擦肩而過 永遠也不能重逢
我和我追逐的夢一再錯過 只留下我獨自寂寞 卻不敢回頭

Repeat *,#,△,△
===

終於開完了。
評鑑這件號稱每年度計畫的大事,光是事前籌備就搞了一段時間,
要不是新人頂上來,光我已經被績效平台的詢問電話,
還有十幾場糾纏我的智財會議兩相夾殺,
我根本無暇顧及這件事。
雖然後續還有報帳的事要作,
但心頭這顆石頭總算放下。

今天不知道怎麼搞得,
發票全槓龜,放在兩千多塊買來的外套口袋拉鍊整個卡住,
讓我差點拿不出錢包吃飯…最後以暴力破壞解決,
我看那件外套也準備被冰起來了。兩千塊?
以後我不會太相信百貨公司專櫃的推銷了。

然後吃完晚餐把衛生紙放在牛仔褲屁股口袋這件事居然忘記,
洗衣服前掏口袋時也沒撈到,導致一堆白紙漿黏在洗衣機內壁,
和洗好的衣服上。
真的是有累到,才會導致思緒有點混亂。

今天中午休息午睡時,以為睡了半小時,
醒來後看手錶才發現我只睡了10分鐘不到。
只差沒夢到第二第三層夢境,不然感覺時間應該會過更久。
下禮拜的春假很不幸沒有搶到4/1的票,
只拿到4/2早上的太魯閣。
然後,回程4/5一樣秒殺,只好4/6請假一天才回來了。

嗯…聽說4/24好像我要考試的樣子…我都快忘了,真是糟糕,
工作量大增之後,只想休息沒精力再看相關資料…
最後我想問,為什麼發票說中獎率大增,我這次卻槓龜了?

28的生日文

每年一到生日總是必寫生日文。
而去年的生日文(請搜尋關鍵字「2013」),
倒不是在陳述自己在新的一年有甚麼期許,
反倒是「市場分析」,
讓我「砂礫裡撿不到珍珠」的理論具體化。

事實上也是如此。到了30多歲,
你所認識的朋友大概都會有張結婚紀念照,
像是日劇「不能結婚的男人」裡主角的人,
雖然看起來你有那麼一點成就,
但如果你沒有結婚,就會被視為「奇怪」的人,
而在今天我所收到的卡片裡,與奇怪相關的語詞我算了一下,
大概出現了四五次。

但今天這篇我不想多作解釋為何會有奇怪的評價。
因素很多,會覺得奇怪我也不奇怪,但我的奇怪都有正當理由可以解釋。
回歸主題。
看到噗浪頭像底下我的年齡,個位數由7變成8,
小小讓我吃驚一下。
在我小的時候(大約國小國中),試著想像自己15或20年後會是什麼樣子。
以為有個穿著西裝留著鬍子的長相就會是我現在的模樣。
很顯然地,完全不是。
看到臉上的鬍渣陰影,雖然早就不知道剃過幾遍,
但心裡一直抗拒鬍鬚的成長,哪怕是長出0.1公分也罷。
西裝也只在面試第一間公司時穿過,
上班第一天也穿過,然後看到其他老鳥根本沒人這樣穿,
就此封印在衣櫥裡…大概要等到誰結婚時才能穿吧。(不會是我)

那天雖然不甘願的寫完不知道在寫啥的程式,
想說生日不加班,於是就到住家附近的福勝亭點了豬排套餐。
店裡頭沒啥人,也正好符合不喜歡人太多店面的我。
吃到一半,想到一個人才剛來台北工作一個多月,
也只能一個人吃晚餐,眼角雖然乾得很,
但心裡正在默默的留著感慨的淚。
我許下了願望,明年的生日(也就是今天)不要再一個人吃飯。
今天,我的確不是一個人吃飯,
但這好像不是我原來許願時的期望。
唉,你知道的。

今天吃飯詳細的內容等照片拿到手之後我再來補充。
去年的今天,我立下「2013」的決定,現在又更接近了一年。
但此時此刻,究竟能不能解決「癥結點」好像沒有那麼重要了。
大概是因為上次去清境被死小孩吵到的緣故吧。
想到如果朝著自己想要改變的方向前進之後的幾年,
我可能會變成大家罵翻天的家長,
真是令人頭疼。(前提是管教方式絕對不是只會噓噓樂那種毫無意義的嚇阻…)

放在天平兩端來秤,以我的權重,
自由遠超過遙不可及的另一端。
我現在不怕失敗,只怕麻煩。
若你問我究竟還想不想改變現狀,
答案也與年齡增長一樣,越漸模糊不清…

今年FB上的祝賀盛況比起去年還要多,
又加上今天豐盛的…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中下)

在進入本文之前,先說標題。
後來覺得標題改成「大姊姊、大姐頭與大小姐」比較有意思。
這三個名稱只差一個字,卻似乎更加貼切。
只是顧慮某人感受,而且也寫了兩三篇,所以就不動了。

我從一些過去耳聞或是舊照片的發現,
大姊姊相當致力於主導主題趴的完美呈現。
要聖誕風、居家風,大家都會被強烈要求穿著來參加。
看著衣櫥只有「實用性」衣服的我,
難以想像當日子可以這麼有趣的時候,
伴隨我的衣物沒幾件能拿出去看的。
又要被說宅了吧。

對我來說更加神秘的是位置在大姊姊後面的大小姐小公主。
宛如核能災變,當初深入辦公室踏到大姊姊的區域,
已經是我人生地不熟時的極限。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剛來一個多月的時候開的組務會議,
那天會議內容大致是十幾場一再跟系統小組的人argue鬼打牆浪費我們時間的事。
那時除了我在筆記本上亂畫漫畫,笑筋突然被戳到又被M跟大姐頭看到之外,
就是十幾場後來發火對小公主說她有「反社會人格」。
在電梯裡,小公主相當不高興的咒罵十幾場。
而這也先為我後來的恐懼鋪了路基。

之後某天十幾場被監察院釘上案件,便開啟了巴著我弄智慧財產的事情。
在一片草創階段,沒人知道具體作法時,他要我去找小公主。
因為小公主有相關學者的名單。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走過了大姊姊的位置,
(大姊姊當時還以為我要找她抬起了頭)
停在小公主那整排最後一個的位置上。

由於十幾場跟她講過,所以我很平常的要到了她幫我印出來的名單。
她也給了我莫名的恐懼感。(三個人都給了我恐懼感…)
除了看到我也是面無表情,會讓我聯想到某天路過隔壁辦公室時,
她對能源一哥的「指責」的緣故吧。
(其實就跟我現在的處境一樣,被開玩笑的罵智障…XDD)。
手指點了點滑鼠,讓我不得不注意到那經過指甲彩繪裝飾閃耀不停的手指。
她站起來時,才發現她身高是如此迷你。

充滿自信的雙瞳,散發出獨特的光芒。
即便冷漠無情的辦公室隔間遮掩了她嬌小的身形,
仍掩不住與生俱來洋溢著高貴的氣息。
穿著總是能和她的整體氣質相映襯。
說完話時嘴角不自覺的微微揚起,
有如流感般地令人失去抗體的感染她的笑靨。
(每次我寫這類描寫內心都很掙扎…)

請忘記上一段回到現實。
因為智財的事情,某天十幾場又把我叫上來,
此刻小公主也在樓上,不知道十幾場跟她講什麼。
十幾場看到了我,劈頭問了關於智財的作法跟資料內容,
坦白說智財這玩意牽扯到太多疑問,
要當時被趕鴨子…

〔密技〕讓MSN恢復點外連網址

最近都在忙著重灌…沒時間寫文章。
(不過也比一月的時候勤勞了…)
以下內容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微軟為了體恤民間疾苦,杜絕MSN變成病毒的發佈大本營,讓大家不再誤點對話框連結造成電腦中毒,因此將對話框的超連結取消,讓MSN在傳送連結時需要自 行複製再貼上到瀏覽器開啟,或許真的降低了誤點的機會,不過造成更多人的不便利,不論是體恤民間疾苦還是擾民都沒關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我們就來恢復 MSN對話框的網址超連結吧!

》PSPad軟體下載: http://4fun.tw/GyP9

Step

1.目前在視窗中出現連結時已經沒有像以往一樣是超連結的型態,如果是超連結的話只要點一下就可以開啟網頁。

2.首先,我們先到msn所安裝的資料夾,正常是在「C:\Program Files\Windows Live\Messenger」,將msnmsgr.exe複製一份備份起來,改成其它檔名,避免修改失敗,還可以利用備份的檔案覆蓋回去。

3.下載PSPad編輯軟體,不需安裝,解壓縮後直接執行「PSPad.exe」,並開啟MSN資料夾中「msnmsgr.exe」這一個檔案。

4.按下快速鍵〔Ctrl〕+〔H〕,在尋找欄位中輸入「hotlinks」,而替換欄位輸入「gogolink」,按下確定進行取代。

5.取代完畢時,再回存檔案,如果儲存失敗,請檢查msn程式是否有關閉,可能是msn執行中造成無法儲存。

6.修改完再回到MSN對話試試,從前那便利的超連結就回來囉!

===

最近買了台新筆電,舊的準備給我姐用。
仔細想想我還真是佛心來的,
很多3C產品都是無償轉移給她用,
雖然有些我用過的二手貨到了她手上沒多久就爛掉…
(我想是使用者習慣問題,不全然是我…)

昨天把64位元的win7安裝片搞定安裝好,
基礎架構已經OK,剩下最棘手的部份,
也就是資料搬移以及軟體安裝比較麻煩。
我加買一條2G的記憶體,整台筆電增加到4G。
但32位元的系統只能抓到3.X出頭的記憶體,
未免太浪費。我嘗試抓了修改系統檔案的軟體讓它讀到4G,
然而後來眼尖發現桌面右下角出現「測試版本」等三行礙眼的字樣。
這不就擋到了我所喜愛的SNSD桌面圖案嗎?

我走了旁門左道,把測試字樣拿掉的手段。
這一做,也讓我的系統再也無法正常開機。
它只給了兩條路:無視測試字樣,或是乖乖的接受用不滿4G的記憶體。

20110312-13去清境農場給馬咬一遊

圖片
看到標題,別以為我在騙人。
話說出發。由於集合時間在6:45,
為避免重演上次某人差一秒沒搭上專車的驚險經歷,
我在五點出頭就起床盥洗。

然後就此踏上前往南投清境被死小孩吵到要翻臉的旅程。
去程的部份比較沒有什麼好說的,
你覺得搭巴士三四個小時在高速公路上趕路能有什麼經過?
除了發現泰安休息站人爆多之外,
另外則是大姐頭跟小公主要不是我去把她們領回來(?!)
她們可能還在休息站找著我們的車。

到了住處,首先就是吃中餐。
坦白說中餐還吃著海鮮類的食物有夠妙。
這個點子是誰想的。
依據行程,他們只給了我們一小時的吃飯時間,
之後就要上到合歡山頭。
此刻天色不同山下,沿途竟可看到雪堆在路邊集結,
甚至來車引擎蓋上也出現了雪人。
真是難得,五年前因為研究所課外教學來過一次,
那時是12月卻未下雪。有下圖為證。

請忽略右一那位張嘴癡呆的傢伙。

現在積了這麼厚的雪。

接下來去了武嶺。不要懷疑,我還是只穿這樣,
雖然手指已經凍到沒法子活動。
本來想好好堆堆雪人的,但是手指跟腳趾開始不聽使喚,
只好捏一顆雪球表示我摸過雪。
晚上就回到民宿吃著肉頗多的晚餐。

晚上接下來進入準備進行活動的階段,
雖然美中不足的是大姐頭頭痛身體狀況不好。
後來玩起捏黏土跟猜成語的遊戲,
捏黏土時我當了一兩次老鼠屎,因為我的自作主張…但我們組還是贏了呀!
最後瘋狂的聲響引起他人不滿打到櫃台,由櫃台反應我們必須小聲。
(電話是我接的…)
(這邊我覺得很可惜的一點是死小孩那家沒住在我們旁邊,
不然這可是反過來吵死他們那一家的好機會)

第二天早上,我還是依照慣例,生理時鐘要我六點40多分起床。
我想繼續睡也全無睡意,誰叫床墊軟到讓我以為是睡在棉花團裡面呢。
不過我也才能拍到太陽剛升起的照片。
第二天就只是去清境農場等地方逛逛。
天氣也與昨天截然不同,是個讓人想買冰吃的大晴天。
到了青青草原,也首次接觸瞳孔是長方形的羊群。

然後還應大家要求從斜坡上打滾下來,
最後以倒頭栽作為結束。我沒有受傷,
真正讓我受傷的是馬。

繼續走到廣場,看到一堆馬,以及疑似拍婚紗的人坐在馬上。

旁邊還有數匹比較小的迷你馬綁著。
大家都在跟馬合照,然而牠們不斷蠢蠢欲動,
一直對著拍照的人舔舐。
也想拍照的我,還沒坐定就開始被騷擾,
就在按下快門之後的一秒,我的左大腿就被咬了一口。
…………
現在還有齒痕。
不曉得何因,大概是手拿著羊飼料…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中)

雖然,中午一起吃飯的時候,我都會跟去,
可是,隔壁辦公室除了跟我同期進來的人我會去問些問題之外,
其他兩位因為業務不類似,添上了一點神秘色彩。
某天中午大家決定訂藍藍路(對不起,應該叫麥X勞),
我自然被邀請到隔壁找自己的份吃。

我拿著自己的漢堡咀嚼著裡頭沒幾片的生菜,
一邊靜靜地看著其他人聊著天南地北。
「胖打,你可以加入我們的話題。」
大姊姊開口了。
「沒關係,我在旁邊聽就好。」繼續耍著我怡然自得的自閉。
認真的說,雖然我忘了當時究竟在談論什麼,
但可以肯定我的生活經驗沒有,所以無從插入話題。
後來問了我假日的活動,我也只好說說最大的樂趣,
就是一個人搭捷運到沒去過的地方。(冒險就是樂趣?)

對於大姐,我也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不等同於對大姐頭的感覺,而是一種深怕自己受傷的防禦。
為什麼?因為第一天她直言我「真是一個奇怪的人啊!」
之後結束了整個飯局。
然後?我就這樣被定型了?(事實上,就是這樣。XDDD)
心裡一直想,會不會後來的日子,跟以前某個不能說出來的部份一樣,
過著一樣在背後遭人評斷一些明明再也普通不過的行為?
我是多慮了。

某天,大姐走過來到我位置找我,
要我幫忙搬一整櫃的資料夾過去我那邊。
我那邊好幾排空位可以放。
搬完之後,她也很和氣的感謝我。
後來仔細想想,真的是我想太多了。
大姐年紀看起來並不大,甚至我也不覺得像「大姐」。
身形是讓其他人稱羨的纖細,穿著不經意散發典雅氣質的服飾,
烏溜溜的直髮,搭配著總是能精準地露出七顆皓齒的笑容,
讓我無法相信她竟已嫁作人婦。
(如果你看到這段文字有點錯亂,沒錯,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寫哪齣小說…)
我也是經過口耳相傳,聽到「人妻」(犀利人妻?)
的稱呼才驚覺這個事實。
也同樣確認了我之前所說「砂礫裡撿不到珍珠」字字珠璣的口頭禪。
P.S:意指珍珠真的早被撿光了。

她常常是舉辦各式各樣活動的核心首腦,
更能在他人將內心往事娓娓道來時,
重演地活靈活現。
但有個相當致命的攻擊招式:常常說一槍斃命一針見血的話。
所謂一針見血,常常對於當事者內心造成海嘯般的衝擊,
重建期則視每個人內心的防波堤高度而定。
(本人是親水公園……)
所以某次當她開玩笑地說我「白痴」,我竟也遭受一點的波動…

某天我身穿松坂大輔的T恤時被她看見,
這才曉得因為在國外一段期間唸書,她是紅襪隊的球迷。
只是我對於大聯盟沒有特定喜好一支球隊,

周杰倫-晴天MV

圖片
大地震越來越頻繁了。
歌詞:
===

故事的小黃花 從出生那年就飄著
童年的盪鞦韆 隨記憶一直晃到現在

ㄖㄨㄟ ㄙㄡ ㄙㄡ ㄒ一 ㄉㄡ ㄒ一 ㄌㄚ ㄙㄡ
ㄌㄚ ㄒ一 ㄒ一 ㄒ一 ㄒ一 ㄌㄚ ㄒ一 ㄌㄚ ㄙㄡ
吹著前奏望著天空我想起花瓣試著掉落

為妳翹課的那一天 花落的那一天 教室的那一間 我怎麼看不見 

消失的下雨天 我好想再淋一遍 沒想到失去的勇氣我還留著 
好想再問一遍 妳會等待還是離開

颳風這天 我試過握著妳手 
但偏偏 雨漸漸 大到我看妳不見
還要多久 我才能在妳身邊 
等到放晴的那天 也許我會比較好一點

從前從前 有個人愛妳很久 
但偏偏 風漸漸 把距離吹得好遠
好不容易 又能再多愛一天 
但故事的最後妳好像還是說了拜拜

RAP:
颳風這天 我試過握著妳手 
但偏偏 雨漸漸 大到我看妳不見
還要多久 我才能夠在妳身邊 
等到放晴的那天 也許我會比較好一點

從前從前 有個人愛妳很久 
但偏偏 風漸漸 把距離吹得好遠
好不容易 又能再多愛一天 
但故事的最後妳好像還是說了拜
===

不零光的天氣預報,說週四之後天氣會很好。
然而我今天走出走廊一看,嘩啦啦。
不甘願的把會妨害我的腳步移動,
以及收集不少雨水直到停紅綠燈我腿觸地時,
將雨水傾倒給我褲子吸收的雨衣。
好在雨不是頗大,我的褲子到了辦公室還是乾的。

明天將是在清境農場度過的假日。
暫且拋開基本上一個人其實是做不完的公事。
十幾場今天又對於我回答不出第二次開會的意義有些不滿。
說實在,近期開那麼多會議,
真正有達到目的的幾次?
說要整合,才發現問題重重,怎是幾場會議就會擺平的事。
更何況,上次也是講講說要開兩次會,昨天開掉一場,
我還知道剩下一次的會要幹嘛,
但又突然說下下週再開一次,
真的被你搞糊塗了。

錯就錯在我不是很瞭解這真正的意義吧。
不過呢,他是不是更該瞭解,
除了昨天這案子的會議,我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也要進行。
如果屆時延誤,還不是要算在我頭上?
到時又要打官腔說時間分配bla bla的,
你自己有些時間上會衝突的會議都決定不參加了,
又怎能指責進度緩慢?

也許是因為,他們不知道我最多也只會再待半年的打算。
事情要推動完整,要靠剩下半年多的我弄,不可能嘛。
雖然殘忍,但更殘忍的是將一件你也相當看重的事,
堆在先前已有幾件重案的我身上。

我該怎麼看待這件事呢?
近日的疲勞,讓我相當投入午睡這…

喇叭彪志SP1-狗學長

圖片
當然不是牠。
跟著喇叭彪志在一起的學長中,
備受爭議的就屬他了。

一開始進來,他算是裡頭看起來與相處起來還比較友善的人。
直到我聽到一些奇怪的傳聞之後。
在餐廳關門休息之後,我被喇叭志抓去social。
他有時會打哈哈,將整個氣氛弄得相當圓滑。
有時候因為器具問題必須向他這位庫房組的人提出請求,
他也沒有不答應過。

某天晚上十點就寢過後,想當然爾,
不會馬上呼呼大睡,而是跟同寢的同梯以及學弟閒聊。
但我聽到其他兩位這麼說著:
「那個狗今天又跟吳班講………」
「對啊,不曉得在囂張什麼。」
或是:
「今天那隻狗被吳班電,好爽!」
雖然未曾提出疑問,但我也漸漸明白,
他們口中的狗學長,就是他。
而我下一梯的學弟其中一位就是和他同組的,
後來常常聽到他晚上睡覺時報導跟狗學長如何對決,
互相挖坑給對方跳…
至於為什麼稱為狗,我不大瞭解真正原因,
大概是因為有點會拍吳班馬屁吧。

我所聽到的傳言是,他會跟學弟「借錢」,然後不還。
等到下兩梯的學弟進來,也跟我們睡同一個寢室之後,
傳聞越演越烈。
「咦?他沒跟你借過錢嗎?」
我愣住了。
我的確沒有被他借過任何一毛錢。
回想幾次他跟我的互動,從來沒有談到關於錢的事。
怎麼會變成另一種人呢?
非常糟糕。

到我快要退伍的三個月左右,他還是死性不改,
某天向下舖的學弟要求借幾千塊。
搞得學弟已經快待不住了。
最後是在某人見義勇為,將他的行徑寫在莒光作文簿裡,
吳班發現事態不妙,集合大家問究竟有誰被他要求借過錢。
處理過後,我看到他總是表現鬱鬱寡歡。
大概是因為錢沒得借了吧。

狗學長還比喇叭志大兩梯,所以那次他可以大聲說,
要我報他的名號跟狗學長拿刷子。
我只是沒有報名號拿不到刷子,喇叭志就擺老罵人。
到現在我還是不明白,報了他名號拿到刷子的優越感到底在哪…
他人又不在場,只會蹲在花圃邊邊抽煙而已啊。

由於我的業務跟餐廳比較遙遠,
也離庫房比較遠。更不可能跟那群人一樣下班嚼檳榔抽煙哈拉。
所觀察到的狗學長,也比其他人來得不大真實…
在他退伍之後,
我們寢室其他在餐廳工作的同梯學弟非常開心。
不意外。失敗的學長除了喇叭志之外,他也要算一份。

(SP2待續)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上)

希望用上中下三篇就可以清潔溜溜。
希望。
為什麼我會有莫名恐懼感?

因為某次我上來20樓,正在問M有沒有事可以幫還是怎樣。
M叫我問看看後面的大姐頭。
於是我跨出第一步,開口問著眼睛盯著電腦螢幕,
手指沒有停下來打著鍵盤的她。
我忘了當時究竟問了什麼,但也許是我講話的字黏成一團或是太小聲,
她的眼睛跟手指並沒有停下來。
「好吧,應該沒事…」我下樓去了。
我受傷了。開玩笑的。我只是can't read your poker face?

另一次是,有幾次我上來找十幾場或是補槍王時,
作為十幾場的秘書,總是被十幾場問東西在哪裡,
大姐頭總是回應「給你了啦!」「自己忘記還問我,奇怪咧!」
由於當時菜比巴的我把十幾場誤判為「具有威嚴的主管」,
(現在證實只剩嘴砲)
又加上當兵下部隊,我總是被主計科簡老太婆當龜孫子罵,
看到能夠這樣回應長官還不會被長官痛批的人簡直是驚嘆號連連。
這不就像是大姐頭嗎?
只差沒拍胸脯說「老娘早就弄好了,你想怎樣」。

我的座位後面沒有人,再後面也沒有人,只有前人的雜物,
只是我斜角處有位機器人,
成天只會說「呃,你好,我是XX會XX處賴XX,請問教授講話方便嗎?」
(記得每隔五句話要加一個呃,每個字音收尾要小捲舌)
說到這,我很想寫出關於他電話內容的程式碼。
不過因為只有學過C語言的人才懂梗,我就不寫了。
所以,基本上是完全空位。
後來,M常常上班時跑過來跟我打招呼,發現後面沒人之後,
開始放些個人用品。後來,大姐頭可能是因為M有跟她講這塊寶地,
也開始上班時偶爾會跑過來,或是中午休息偷用我電腦。

「阝可 王秀~~~~」「荔枝(台)~~~~」
(此處不想直接打綽號,重點是放大的字以表現拉長音)
有時早上會聽到如此像十八相送(相見歡吧?)的恐怖招呼聲。
有時候M比較晚到,她就會問我M來了沒。當然也沒忘了我打招呼。
漸漸地,我才改變之前的看法。
改變的因素也要加上,在我中午正打算要睡午覺時,
總會每隔三到五分鐘就會從隔音超爛的牆壁透出:
 「呵呵呵呵呵~」不多不少,五個字的笑聲。
聽久了,我也知道這相當具有特色的笑聲是來自於誰。

另外,我則是從大家的口耳相傳中得知,
頭部比較大這個點。
坦白說,我沒有特別感受到頭有多大,
只是頭髮比較多。大概是因為我頭髮也很多吧。
很愛穿粉紅色系的衣服。也愛歐噴將。
(但我最愛的就是惡搞漫畫歐噴將…)
後來,…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序曲

其實明明沒有催稿壓力的。
只是今天算是她們離開後剛滿一週。
很不巧妙的,就在她們離開之後,
我每天上班放好包包之後,
面對著有時會放滿我桌面裝滿審查費單據的信封、
回應插播電話中的插播電話、
以及同時都必須推進的三件大任務時,
似乎少了點什麼。

在FB上,我也只提過一點點,但在這,我要提更多。
時間回溯到去年暑假第一天。
早已不是學生的我,根本不存在「暑假」這名詞。
但,我的另一段生涯才正要開始。
剛來第一天,因為十幾場準備出國,
加上七月正好是計畫離峰階段,沒有什麼事可以做。
只是人生地不熟,第一天感覺到的是中午隔壁間辦公室蠻熱鬧的。
但我不能開伙沒便當帶,得出去吃中飯。

第二天,聽M說(我是不是該弄個簡稱給妳?我會不會在找死?)
週五中午的傳統是大家一起吃飯。
想說反正後巷的餐廳我也不熟,就一起去吧。
向來有孤僻的我習慣一個人吃飯,餓了就吃很快,
衛生紙擦一擦嘴巴就走,也不會特別著墨在吃飯這回事上。
到了餐廳,點了份以我食量根本吃不完的炒飯。
在吃飯的同時,我應付著她們對於我背景的問題。
坦白說,我有點不自在,我想應該是人員性別比例的關係。
這就跟莫再提有關了。(怎麼這麼多莫再提…)

飯吃了一段落,除了替我想出綽號之外(來由詳見上上篇「綽號」),
居然問起我們新人的感情狀態。
輪到我時,我除了繼續表現不自在之外,直言這是「莫再提」。
結果沒幾個人懂,還被大姊姊說「真是奇怪的人啊!」
我心底又再度遭受深水魚雷擊中。我不應該耍蠢的。
果然之前創下連續半年除了店員跟前公司的兩位女同事以外,
(連女同事一天也未必講超過五句話)
沒跟任何異性說過話的紀錄真是害死我。
回答不能正常一點嘛。我差點以為我黑了。
確實。後來發現我的詭異差點又帶我進入另一個恐怖輪迴。
惡夢差點重演。(由來詳見「怪與莫再提」)

過了大約一週,除了催一位計畫審查委員的領據之外,
也沒什麼事可以做。問了M,她也沒有特別的事可以讓我幫。
只是呢,對於M後面的…「大姐頭」,
一開始竟出現了莫名恐懼感。

我發現標題要多「序曲」兩個字,因為我又開啟了中等篇幅的系列文章,
一篇根本寫不完啊…

〔密技〕不讓陌生人加臉書好友

圖片
以下內容轉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如果你覺得在臉書上已經找到大多數朋友了,也真的厭煩了一直有陌生人想和你交友,這時候你可以…

Step

1.臉書為了鼓勵大家可以找到失散的朋友,所以預設是讓你可以被所有臉書用戶直接搜尋到的!

2.如果你不想被搜尋到,可以到隱私設定中選擇最上方的「檢視設定」。

3.接著看到「在Facebook上找你」項目,你不能完全禁止別人搜尋你,但可以限制只有朋友才能搜尋。

4.另外你可以把「你的交友邀請」項目設定為「朋友的朋友」,也就是只有朋友圈的人才能提出交友邀請。


===

最近我的狀態開始下降。
不管是工作情況、精神狀態或是愉快狀態,
通通有受挫的感覺。

能確定的是,可能跟人員調動的感傷有關。
今天重新安排工作,決定把我最常用的計畫管理給分出去。
然後某人也把自己的計畫順理成章分出去了,
什麼計畫都沒背在身上了吔。

我最想分出去的,相當棘手不好處理的某權利管理,
偏偏被遺忘。他們都說卡在我身上,
你以為是我愛卡嗎?該出面整合的老大不出聲,
光靠我這小咖,你以為說推動就推動?
更何況,我不是只管這個優先權比計畫還低的事。
(好啦,你說XX部發函啥鬼的,結果咧?)

我只是需要一點更明確的指引。懂嗎?
每次講一講該怎麼做,後面又說「可是這XXX不能(或「沒有」)…」
怎麼做怎麼都想得到問題。
到後來,你到底真正要什麼,我一點也不明白。
我只記得上次開會一個專家這麼說:
「你這樣搞10年、20年還是搞不起來啦!」

那句話才更該寫進會議記錄裡面。
不講了。講了也沒用。
今天「補槍王」在會議中對著已經離開快半年的人補槍說
「我也不能原諒他」這句話時,著實令人驚訝。
可以肯定,在我們所有人都離開之後,
他們在背後一定用烏茲衝鋒槍狂補我們每個人好幾彈…
我也大概知道自己會被怎麼開槍。
儘管開吧。我就是討厭這塊棘手任務。

喔對了,去年九月某個會議錄音檔在補槍王那裡,
還沒發紀錄出去呢。
嘻嘻。我也不想管他,地雷埋深一點看看。

綽號

圖片
本來我是沒有綽號的。
從國小開始。很神奇,在國小這個階段,
天真、想像力豐富的一些小孩絕對會替同學取綽號。
譬如蟾蜍(台)、沙威農有的沒的都可以出現。
(如果你有綽號沒被我講到,歡迎老同學們幫我補充。)
但,有如金鐘罩鐵布衫,這六年來我根本沒有任何一個綽號。
打撈腦海底部,我一個也想不起來。
究竟為什麼我沒有綽號,原因成謎。
可能的一說是只要我受到委屈就會哭,所以大家不敢取…

國中。大家的綽號我就可以如數家珍了,
動物園組有狐狸、山豬、老鼠、豬珊、小雞、金剛、鮑魚,
歷史人物有李林甫、阿育王,其他還有阿爆、613等奇奇怪怪的名稱。
我曾經有「小陳」這個稱呼,不過只有一個人在叫而已。
所以等於沒稱呼。整整九年我沒有任何一個正式能從頭用到底的綽號。
不過話說回來,這該遺憾嗎?

高中。高一的時候班分來分去,完全不固定,
甚至你可能連你上學期曾經同班的同學都認不得。
所以我又安然度過了一年。
只是,不曉得為什麼,我只是在高二剛分班的某次體育課時,
體育老師問起我以前成績,據實說出我常常排第一的話。
接下來的課大家自我介紹時開始出現這名詞,
從此以後「第一名」(台)就跟了我兩年…
你不知道這名號有多沈重嘛…唉。
只要我某次段考沒考第一(本來我就覺得成績起起落落,隨便啦),
就會有人一個接一個問:
「ㄉㄟˇ ㄧ ㄇㄧㄚˊ,你為什麼沒有考第一名?」
 我:「…………」
(結果上個月同學會還有人問…)
至於其他人,金剛狼應該是最響亮的。
由於篇幅與記憶有限,其他人的我省略。

大學…如果硬要我想起,
只有「大一的韋伯」這個地下稱呼吧,哈哈。
管他們去。還不懂的人不要問我由來,莫再提。
 研究所是除非自稱,否則沒人會叫。
(如小黃、阿X之類的…)
因為我真的拿不出個可以浮上檯面的稱呼,所以,我又以原名出征兩年半。

然而,當兵居然出現個很莫名的綽號:「超人」。
原因是新訓時無良的鄰兵126看到我拉單槓的樣子隨口叫叫,
結果大家也開始這麼稱呼了。
我還是對這綽號一整個莫名。尤其一讓我想到這是126取的,
完全就不想搭理這稱呼,能閃遠一點越好。

退伍出來後,又度過一段沒人為我取綽號的時光。
只是,現在有個出現非常頻繁的稱呼…「胖打」。
為什麼。原因有夠曲折,因為剛進「某科技大樓單位」時,
同事招我們新人去吃飯,結果恐怖的是,
不知道誰提議說要幫每個人想綽號。
我小聲的說「不用啦」,當然是…

SNSD-Hoot!MV

圖片
放老歌的頻率要減緩…
歌詞:
===

눈깜빡할사이넌또
-一眨眼間你又Check it Out

지나가는여자들그만좀봐-
不要再看路過的女人們了

아닌척못들은척가시박힌코웃음,이상해다다다
裝著沒有聽見的樣子冷笑,好奇怪一切一切一切

조금만내게친절하면어때무뚝뚝한말투너무아파난
對我稍微親切怎麼樣你的冷漠的言語讓我非常受傷

이런게익숙해져가는건정말싫어속상해다다다
像這樣變習慣了真的很討厭受傷了一切一切一切

어딜쳐다봐난여기있는데-
看哪兒呢我在這兒

*1너때문에내마음은갑옷입고이젠내가맞서줄게
因為你我的心穿上了盔甲 在我要以牙還牙

네화살은 Trouble Trouble Trouble 나를노렸어
你的箭是Trouble Trouble Trouble盯上了我

너는Shoot Shoot Shoot나는훗훗훗
你是Shoot Shoot Shoot 我是hoot hoot hoot

독이배인네말에나상처입고도다시준두번째
你那狠毒的言語使我受傷再給我第二次 Chance

넌역시 Trouble Trouble Trouble 때를노렸어
你果然是 Trouble Trouble Trouble 盯上了機會

너는Shoot Shoot Shoot나는훗훗훗
你是Shoot Shoot Shoot 我是hoot hoot hoot

다른여자의함정에푹빠졌다니?변명끝,넌아직도정신못차리고있지
深深掉進其他女人的陷阱裡,別找藉口,你還沒回過神來是吧

그태도로좋은여자못만날거다영원히넌.넌.넌-
用那種態度是永遠遇不到好女人的你你你

착각마라넌큐피드가아냐-
別妄想了你不是丘比特
(너말야-你不是啊)*1

물속에서뜨려면가라앉게
-如果想在水中漂浮就去坐著

내가만든Circle너는각지게
我做的circle你要做成方的

묻지않은말에대답만또해-
不要提問只要回答我

그래도난너처럼화살은안쏠게-
但是我不會像你那樣射出箭的*1
===

自從3/2之後,整個氣氛就開始沈寂了。
我本不該繼續沉溺於傷悲的氣氛當中,
只是每當來到辦公室後,除了接不完的電話,還有打不完的電話。
接了插播又一通插播打進來,
我自己都還沒有時間打去聯絡該找的人呢!

接電話對現在的我來說並不是問題,
問題在於我聽到問題,未必清楚答案。
現在搞不好還會耽擱我本來該在三月準備的會議,
一件事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