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2的文章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24)(完)

離開20樓,還聽得到豬頭跟補槍王煞有其事的像是在討論對策。
有啥對策好討論的?真是好笑。
我看是平常把事情推出去,跟他報告嫌東嫌西的,
現在要離開時不知道該推給誰才在該該叫。

我把情況報告給她們知道。
「唉吔!王X真的這麼說?」
大姊姊聽到補槍王假痛心自己有做啥對不起她們的事,
不禁吐出一股感到反胃的口氣。
噁心的雙面人。

二月底之前,工作要開始交接,
根據豬頭的決定,大姊姊把審查的工作交接給我,
「接下來我就開始請假,你要快點學會喔。」
說來簡單,不過在幾個禮拜後,我就要開始完全接掌,
但沒開始幹不知道究竟還有哪些細節該注意的。
最後終於來到了3/2日。
三個人經過我座位稍微道別之後,
就從辦公室的大門像平常下班一樣的離開了。
當時的我還沒明白,一天之隔,整體氣氛都不同了,
更清楚的講就是急轉直下。

隔了幾天新人才出現。
經過組內會議之後,我又被擺了一道,
原本的國家型計畫又得依照以往慣例交出去,
但因為還要有接軌期,等於前面幾週基本上還是我在扛。
偏偏加上審查同時展開,還不清楚怎麼一回事時,
突然之間詢問電話暴增為以前的兩倍以上。
然後豬頭大概活的不耐煩,又拿智慧財產這從來沒結論的議題出來鬧。
三個每樣都高優先權的事情,實在難以決定先後順序。
最不重要的智財還不能放最後。
接下來的日子,我想之前也提過,在某人(我合理懷疑就是補槍王)放假消息,
觸動豬頭的禁忌,開始變得艱困,處處有碴找。

反正豬頭只要求別人短短時間就要啥都懂,
不然等於沒做事;牠自己連基本的東西都不懂還可以嘴硬硬拗,
最後我也被迫離開了該死的河蟹機關,
即使到最後一天我根本不知道是哪項「滔天大罪」足以致死。
在座位收拾私人物品,看著座位後面的空位,想起曾經擺滿一堆的零食。
是她們要能源一哥把中獎發票拿來請客買零食吃下午茶,
最後豬頭下來突襲,我們趕緊躲藏解散的那天。
更想起,大姐頭跟小公主躲在一哥的座位,
要我注意豬頭有沒有來找她們,
結果我還真的被豬頭叫來問行蹤的那天。

在她們離開之後,我們還是維持聯絡,
像是去清境農場或是3D畫展等行程。
接下來的日子也有各自發展,大姊姊已經晉升人母,
或是後天即將成為人妻的大姐頭,
依舊維持高氣質的小公主當著計畫主持人。
人說相逢自是有緣,就算同處一個空間也未必能成為無話不說的朋友。
(補刀行:像是某個抓耙胖,來沒多久就會拍豬頭馬屁當佞臣那位,
學補刀…

林俊傑-江南MV

圖片
上次去唱歌點這首,被大力稱讚的原因是:
不再是奇怪的歌。
歌詞:
===

風到這裡就是黏 黏住過客的思念
雨到了這裡纏成線 纏著我們流連人世間

你在身邊就是緣 緣份寫在三生石上面
愛有萬分之一甜 寧願我就葬在這一天

圈圈圓圓圈圈 天天年年天天 的我
深深看你的臉 生氣的溫柔 埋怨的溫柔 的臉

不懂愛恨情愁煎熬的我們 都以為相愛就像風雲的善變
相信愛一天 抵過永遠 在這一剎那凍結了時間

不懂怎麼表現溫柔的我們 還以為殉情只是古老的傳言
離愁能有多痛 痛有多濃 當夢被埋在江南煙雨中
心碎了才懂
===

上完了第一週的課,其實就跟以前網路概論一樣,
基礎的東西會提到,
只是這次比較著重於利用軟體去看封包運作,
或是運用些軟體工具達成所要求的目的。(譬如切斷別人網路.....)

就跟所有課堂一樣,一開始都會給你嚐點甜頭,
直到課程中後段,路遙知馬力,
真正硬的JAVA還沒登場勒。
現在的確是相當輕鬆的一段日子,
以後萬一寫不出程式,我就會開始懷念現在還有餘裕應付課程的時光了。
不要問我為何總是在當預言家,
這種模式套用在我的人生中已經不少次。

回歸規律生活後,發現時間變慢了,大概是比較充實的緣故。
至於五個月後會不會立刻有人接收我叫我上班,
誰也無法保證。
時光匆匆,2012年也快花光一半,
下個月還有某人的婚禮,
回顧過去那場求婚記到現在也過了將近九個月的時間。
(說來諷刺,這段時間也幾乎等於我失業時間...)
眼看不管是在我預想中不意外的,或是沒那個屁股還能吃到瀉藥的人用紅色炸彈,
或是其他方式散佈訊息,唯一能做的就是接收消息,
然後繼續過著每一天。

想想報名也是正確的,天底下哪有不用繳報名費還要給你津貼的補習班?
與其等無良企業主繼續耍我,
眼前先建立個目標才有意義。
至於現在正煩惱婚禮一堆阿雜事的朋友們,
除了先說聲恭喜之外,我只想補充一句話,
那就是「有水當思無水之苦」。
不過,以目前來說,沒水這麼多年我也不知道哪裡苦了。
也許我是顆仙人掌吧。

我又開始「上課」了~打我啊笨蛋

圖片
就在一連串的投履歷->石沈大海or打槍之後,
總算在上週出現了唯一會錄取我的單位。
但這次不是有新工作,而是職訓局開的班。
37人取30名,雖然機率很大,但總是有人必須當遺珠,
誰也不希望是自己。
很有幸的,我在週四下午收到一通簡訊,
通知我下週一也就是昨天準備報到。

我報名的是網路資料庫班級。
由於當初沒有屈服於惡勢力,不主動簽離職公文,
憑著非自願證明才得以報名費完全減免,
反之是要自付八千多元的。
(假如當初我被逼著簽公文,會不會失控往牠臉上砸呢?)
(話說我錯過太多次可以朝牠臉部丟東西的機會了...只是如果真的做了,
導致後續被控告傷害或是被其他單位封殺,最後還不是會怪我「衝動」....金摳連)

今天是第二天上課。昨天看到課表,傻眼。
兩年前上資策會的課也沒這麼滿。
除了下個月8號早上空堂之後,直到8/21那週的每週二才放假一天。
天天都有課。
我又要再次懷疑自己的消化能力了。
我忘不了當初不知道誰計算過上課進度,
一堂課大約教掉一章又多一點,換算成頁數的話大概是30頁左右。
誠摯希望目前的安排可以讓我不會吃不完吐出來。

當然,直到10月的這段期間我冒著放棄可能的工作機會,
(有可能嗎?ㄎㄎ)
又開始下賭注--至少比準備國考有收穫些,像是生活津貼的收入--賭新的工作機會。
瞄準資料庫班也是著眼於某公司目前仍跟我保持聯絡的關係,
「也許」日後可以嘗試探路。
至於是否能夠實現,又要再次看天造化了。

上課結束後我差不到半年就將滿30歲。
很討厭的感覺。
很多問不完的疑惑以及說不出的苦惱,仍舊持續著.....

冷歪雌

圖片
這不是啥奇怪的生物名稱,
而是高中時期某英文老師自己耍冷稱呼的綽號。
他說:「你們不是很喜歡把名字改相反意思嗎?
我的姓溫就改成冷....雄就改成雌,就叫冷歪雌。」
那時不只是我有感覺,大概整間教室都出現了冰柱。
陀姓同學開了第一槍:「嘶...........」。
坦白說,我實在不曉得他為什麼要一直說不好笑的笑話,
中年男子的笑點實在很難讓人理解。

他首次登場是在我高一下學期分班時的班導。
不過坦白說,高二又要分組的情況之下,
當班導只是過渡時期的看守班導。
他的專長是上英文課,他還是一副正經的樣子。
自稱英文名字叫喬治,通稱喬治溫。
只是到了高二,不知是盧XX主任的主意還是亂數決定,
由他繼續擔任本班的英文老師,
從此之後本班英文段考平均分數開始降低二到五分。

先別說他上的文法有講等於沒有講,
完全拘泥在詞性不詞性的鬼玩意上面,
某次叫我起來我當然不會回答,結果陪我站的人還真不少。
再者,他有嚴重的台灣國語,
雷龍的雷可以說成ㄌㄨㄟˊ,英文的發音就不要說有多標準了,
不要亂念就是萬幸。
所以又被戲稱「法文老師」。
好險我還有買電子字典,不然哪知道真正的英文發音。

某天上課,我用手扶著頭,但我意識完全清醒,
冷不防被敲了一下腦袋,抬起頭看了一眼,
喬治溫是半蹲狀態,我座位又在他正前方,
百分之一百是他敲的。但是,我哪裡在睡覺了???

經過了長達半學期的荼毒,我們決定反攻。
我們無法坐視讓英文成績不斷下滑的頹勢。
他老兄上課講一講,除了會突然跳針一再重複老梗的笑話,
要不然就是分享自己的奇怪事蹟。(去酒店看到中空的...)
結果導致課程進度耽誤,拿自習課補課,然後講一半又會插入以上的迴圈。
每個人用週記的空白紙寫下他的事蹟,
交給代課幾堂的盧主任,最後升上高三時總算換掉了。

某次他來代課時,言談中還提到「唉,要不是被換掉,高三我還想繼續教下去呢!」
想必很多人聽到這句都跟我想的一樣:「好險沒繼續....」。
他在學校的職務後來又多了個圖書館主任,
也不知道是怎麼關說當上的。
每天課間廣播總是會冷不防:「各.位.同.學.早。圖書館....」
偏偏音量還不小聲,總是有可能會嚇到人,
每次廣播也引起一片噓聲。

現在如果他還在當圖書館主任,我就可以合理懷疑學校有個箱子是黑的。

﹝密技﹞讓Win7開機出現個人訊息

圖片
以下內容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Step

1.首先按一下〔Win〕+〔R〕叫出「執行」對話盒,然後輸入「secplo.msc」,並按一下〔確定〕,叫出「本機安全性原則」視窗。

2.跳出「本機安全性原則」視窗以後,依序展開「安全性設定\本機原則\安全性選項」,然後在右方窗格中「互動式登入:給登入使用者的訊息本文」上以滑鼠左鍵雙擊它。

3.接著會跳出「互動式登入:給登入使用者的訊息本文」對話盒,輸入訊息的內容,這個是到時候顯示在歡迎頁面上的主要內容,因此可以寫詳細些,輸入完內容以後,按一下〔確定〕。

4.回到「本機安全性原則」視窗以後,在右窗格中點擊「互動式登入:給登入使用者的訊息標題」兩次。

5.開啟「互動式登入:給登入使用者的訊息標題」對話盒以後,在中央欄位中輸入你幫剛剛輸入的訊息所下的標題,然後按一下〔確定〕關閉它。

6.將所有程式關閉以後,重新開機就可以看到剛剛你所設定的訊息囉!



===

原文寫的是「secplo.msc」,不校稿的嗎.....
剛剛嘗試難怪不行。

回到生活。
由於本人平日生活實在相當乏味,以至於沒啥新的事情可以多聊。
唯二能說的之一就是,上一篇我事務機的連續供墨前天總算把黃色墨水用光了,
我也開開心心(哪裡開心了??)的把買了至少五年之久的黃色墨水倒進去。
結果並沒有倒光。我買的是125ml包裝,還是以前用EPSON時所買的墨水,
而墨水槽的容量是100ml,扣掉我以前灌掉的量,還是有多。
可見光華商場那有在賣的300、600ml包裝的大容量墨水是不知道要幾年才能用完。
如果拿去做辦公室列印的商業用途倒是可以,
但我是不會考慮的。這台機器也沒辦法A3輸出。

唯二之二,就是在我詢問某外商旅行社後續決定後,回信給我打槍的結果時,
我也正式向職訓局報名網路資料庫班級,
相關手續還要補件,只能下週一開始弄了。
時間也有些趕,15號報名就截止。
只是莫非定理還是纏繞著我,
上週五晚上七點停好車聽到手機唱著The Boys,
接起來後是某政府機關單位接到派遣公司資料,要我下週一安排面試。
原本以為是四月底去信義區某最大跨國派遣公司幫我介紹的,
但上了人力銀行一查,才知道是我無心插柳丟的另一間派遣公司傳過去的。

所以?
報名手續當然要完成,我總不能繼續孤注一擲。
至於他要不要錄取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他要我去,
反正課程才剛開始沒多久,…

連續供墨

在今年二月之前,我所用過的事務機印表機都是標準的墨匣。
用光墨水,就用針筒把墨水打進墨匣裡,
等到被偵測不能再用的時候只好乖乖買一顆新的,
而且還必須是原廠。
副廠的殼說穿了就是回收原廠的墨匣再灌墨進去,
所以晶片也有機會偵測不到。
以前買過第一顆副廠,黃色給我斷墨。
第二顆,又不知道哪邊出問題,一下又掛了,氣得以後只買原廠。

可是原廠超貴的啊。明明還沒印一百張,不,五十張都是保守估計,
特地用草稿模式列印想省點墨水,
機器它老兄印一印就來「清潔墨頭」,
噴完之後列印出一片空白。
必須重買墨水匣,三百多塊錢又不見了。
上次把紅色墨水硬是灌到飽和狀態,
已經是拿著就會從墨口流出墨的爆炸情形,
很神奇的是還是印不出紅色。
我看了墨匣,大概是上面的通氣孔爛了,失去負壓平衡。
買了新的墨匣裝上去,又輪到黃色跟我哭沒墨水了。

最後我決定把機器抬去改連續供墨。
雖然聽不少人說會有問題(上次也的確印一印給我機器錯誤....),
但使用需求上我已經超過一般家庭的量了,
去年我姊婚宴的照片還等著列印呢。
不知道要準備幾個三百多塊才夠用。

改完之後,成本完全被大幅降低。
每天印個10幾張,墨水水位也只是微幅下降。
當初(我想至少兩年前)買的好幾個100cc墨水瓶還沒填進去勒。
以前沒早點改裝真是吃了太多虧。

附帶一提,自從上次莫名掛點新買了同款式的事務機回來,
屁股多裝了個收集廢墨的小瓶子。
平常我也沒注意這到底有沒有在作用,
直到228連假我回來房間開機之後,發現它導墨時流了幾cc的黑水。
後來每次列印個10~15張它會進行清潔動作,
又流了更多墨水。
原來,每次清潔噴頭就會流掉一堆本來該被拿來列印的墨水。
流出量足夠再印個10來張。
我所買的墨匣就那麼丁點大,難怪一下就用光了。
錢還真好撈。

而從目前的使用狀況來看,水位最低的黃色永遠是主色。
好險我還有庫存等著填。
而一瓶100cc的墨水要300塊,跟墨匣價錢差不多,
可是用量差超多。
之前傻瓜當太久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