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1的文章

SNSD-Genie MV

圖片
2011年最後一篇文章在此。
歌詞:
===

Turn it up! Just turn it up! That's right. Come on!
說出你的願望 說出在你心裡的小小夢想
想想你心中的理想型 然後看我 我是你的Genie 你的夢 你的Genie
坐著夢想之車奔跑 你坐在我旁邊 隨著我的牽引都扔掉吧
可能使我的心更爆炸 可能隨風飄走 但這一瞬間是世界是你的
是的 我愛你 一直堅信 想把夢想和熱情都給你
我是要幫你實現願望 (想要幫你)的幸運女神
說出你的願望 ! (I'm Genie for you,boy !) (Jessica come on !)
說出你的願望 ! (I'm Genie for your wish.)
說出你的願望 ! (I'm Genie for your dream.)
說出你的願望 ! (I'm Genie for your world.)

說出你的願望 ! 無聊的一天一天你不覺得無聊嗎 ?
被平凡的生活掩埋了嗎 ? 現在該清醒了 你是我的 Superstar Shiningstar Superstar
像心跳聲一樣顫抖的Harley 把身體交給它 現在這個世界是只屬於你的舞臺
像波浪一樣的歡呼聲 在我心裡有你的體溫 我是你走的路 永遠的Biggest Fan
是的 我愛你 一直堅信 想把夢想和熱情都給你
我是要幫你實現願望 (想要幫你)的幸運女神
說出你的願望 ! (I'm Genie for you,boy !)
說出你的願望 ! (I'm Genie for your wish.) (Sunny come on !)
說出你的願望 ! (I'm Genie for your dream.)
說出你的願望 ! (I'm Genie for your world.)
說出你的願望 !

DJ ! Put it back on !

是的 我愛你 一直堅信 想把夢想和熱情都給你
(我是要幫你實現願望 (想要幫你)的幸運女神
說出你的願望 ! 我愛你 你是我的Music 我愛你 你是我的喜悅
把你的Fantasy毫無隱藏的說出來 我是你的Genie 給你指明路 )
我愛你我想成為你的幸運
吧你的願望毫無隱藏的說出來 你的Genie 我會聆聽 )

摩登大聖與我

以前中視週六(好像)會播出摩登大聖卡通。
如果你也看過,這就表示你也有一定程度的年紀了....
因為有點白痴的劇情,我成為固定的收看族群,
某天甚至拿出不知道從哪得到,
使用錄音帶記錄來電,不確定還能不能用的電話答錄機當成一般錄音機,
把每次開播的主題曲錄下來。
(為何不用收錄音機?當時我姊在用....)

但,你要把電視聲音錄下來,就必須把答錄機的麥克風貼在電視喇叭。
也因此,兩次我要錄聲音的時候,
旁邊的父母開始大喊「看電視不要那麼近!」
過了幾個禮拜都因此錄失敗。
我在旁邊不斷要求不要出聲音,但似乎真的小孩子講的話毫無權威性,
最後我錄的版本是在樓上完全沒人時而成功的。
那個錄音帶現在還躺在我老家房間抽屜吧。如果我沒去動的話。

國小時,每逢寒暑假都有錢出國遊玩。
四年級去的是歐洲15天。
奇怪的是當初那團成員扣掉我跟我爸和領隊,其他都是女的....
某幾天的導遊不知道為何,很強迫的要求遊覽車兩邊的人分成兩隊,
進行團康遊戲。
我媽相當討厭團康性質的活動,一直看窗外。
我們就當替死鬼啦。
作為一個小四生,能表演什麼?我啥也沒有想。
因為我壓根就不覺得自己會被選中。

看到上面那一句,就該知道莫非定理該出馬了。
我所坐的左側隊輪到我去跟別人PK。
猜拳的前一秒,我還是認為自己不會輸,直到對方出布而我出石頭的時候。
導遊硬把手上的麥克風塞到我手上,
也硬要我想個表演節目。
「..............」大概凍結五秒思考的時間,
我豁出去了。

「啊~~~~~!!!我笑傲睥睨全世界.....」
這下全車在睡覺的人絕對都被我吵醒了。
我唱的是摩登大聖主題曲。
現在叫我唱這首歌,應該還可以唱得出來,只是我需要戴面具以免丟臉。
莫名其妙的唱完歌,大概連導遊都沒料到我石破天驚的「表演」,
還問「這是卡通歌曲嗎?」
後來另一排別團的人也跟我確認是不是摩登大聖的歌。
事後我媽跟我姊也對於本人做出的演出持續的嘲笑著。
這驚為天人的羞恥演出,將被永恆的記憶著........

刮鬍子

以前有個腦筋急轉彎,
什麼東西長在臉上無藥可就?
答案是鬍子。

只要是男生,總會被提醒鬍鬚的清理。
記得國中時候,我嘴上還是汗毛。
某天不曉得從哪裡拿到拋棄式刮鬍刀,
隨便把汗毛剃掉,結果就此開啟鬍鬚的成長...
因為後來從鏡中發現長出的毛已經不像汗毛的柔軟了。

高中時,家裡買新冷氣附送電動刮鬍刀,
順理成章的給了我。不過當時雖有鬍子,
生長速度不如今日快速,總是可以撐到一個禮拜後再剃,
真是懷念不用常常清理的時候。
到了大學,週期快速縮小到兩三天就必須動一下刀,
不然你就會察覺它又偷偷長了快一公分,
皮膚摸起來突然變成鋼刷。

而我那時也得了「懶惰病」。
即便有電動刮鬍刀,我也不想每隔就要刮一下。
「我可以留鬍子吧?」
某一學期,就放縱它自己成長。
並且,某位因為假球黑掉但具有濃厚的落腮鬍球員成為生長範本。
只是我下巴根本沒幾支鬍根,哪裡有毛能生?

如此企圖一再因為家人每個月都要開車上來找我屢屢遭受中斷。
我媽第一眼看到我,就皺眉:
「唉唷....你把鬍子剃掉!」
我摸著已經長長(ㄔㄤˊ)的鬍鬚尷尬的笑。
坐上車準備去找親戚時,也不斷地圍攻我的鬍鬚,
我姊說長成流浪漢那樣算了;我媽則是揚言我不剃就要拿刀來幫我剃。
當時心想,我居然連自己選擇造型的權利都沒有啊?
長在我嘴上的毛也要管?
太奇怪了吧?

但事實證明,我如果留不成落腮鬍,只會跟不修邊幅的阿宅畫上等號。
現在我天天都在刮鬍子,但不曉得為何鬍根顏色粗黑的要命,
看到鏡子或是照片中的我,總是會說我沒刮。
造成了某些困擾。我都刮到天天流血了.....
請問有什麼方法可以消滅鬍根....不要告訴我用拔的。

跟鬍子的戰役仍舊持續當中。

20111210 我姊屏東婚宴

圖片
因為照片太多懶得貼連結,
新文章拖了將近10多天才生出來...

我就從上週五搭車開始說起好了。
老家在遙遠的東半部,只搭過太魯閣號,
也沒啥機會到南部去玩。
拿著高鐵票刷進月台,走進車廂找自己的座位,
才發現在三人座的最裡面也就是靠窗的位置。
原本心想到時發車時坐滿人會有多擁擠,
但也許不是晚上出發的關係,車廂人沒有坐滿,
我旁邊也沒有人,只有走道的位置坐了一位。

靠著猩球崛起打發掉時間很快到了左營站。
我必須再換台鐵去屏東車站,抬頭看火車時刻表,
距離下一班最快的自強號發車只剩6分鐘。
問了窗口,給我沒座位的答覆。揹著筆電的我,可不想再席地而坐。
於是我搭上了區間車,這一賭還給我賭對了,
車上大多是學生,但人並沒有坐滿,身旁還有空位。
又靠著一集半小時的卡通打發,到了屏東火車站等著我家的車接我。
放完行李並沒有時間休息,緊接出門幫忙載運隔天要用的東西。
==直接跳到隔天==

到了門口,幫忙把捧花跟禮服放進新娘房,
接著11點多左右又到門口接待處收禮金。
本來是要由我登記姓名收紅包的,但男方公司的阿姨同事顯然很有經驗,
我的工作內容轉變成幫忙把紅包塗膠水密封。
期間還有幾位親戚先到場,但多年未見,
姊夫問我是要怎麼稱呼,坦白說我媽沒在場還真不知道怎麼叫...囧。
收到最後一位的禮金時,會場司儀已經開始宣布新人進場,
我急忙的開啟相機準備拍照。
沒請婚禮攝影,我必須連這部份的工作都要代理。

婚禮繼續穩定的進行中,我也盡可能把畫面拍下來。
聽說還要弄個抽獎活動,每一桌有三位可以拿刮刮樂彩券。
反正這玩意不關我的事,我運氣很差....
主持人說:「1號!」正在拍影片的我,看著從口袋裡拿出的號碼。
.........
就這麼直接衝上台了,想不到第一位中獎的人就是自己。
遺憾是一來沒人幫我介紹我是誰,
二來也太突然,忘了自我介紹,也沒人幫我拿相機拍照。

大家繼續享用美味的佳餚,但我沒啥時間吃就得繼續拍照。
在敬酒、放影片、抽完獎以及看表侄女上台跳舞(如圖與FB影片)之後,
最重要的時刻也將近尾聲,但別忘了,最後算禮金、還東西等收尾的工作,
我們還要處理。

晚餐我們吃的是中午沒時間吃打包的餐點。
隔天一早我又搭高鐵看功夫胖打2回到天龍國去了,
一整個很趕。不過回程更好,旁邊都沒人,一人坐三人份的位置。

最後,我「又」要獨立陳述某件事了。
終於明白恐怖的必考題是怎麼一回事了…

人中大師(3)

也由於我跟他一直坐在同區塊的教室座位,
上課時讓我方便觀察到他的行為。
最常見到的是,他總是拿出一本筆記本,開始埋頭寫一堆東西。
上課抄筆記,很正常嘛。
但某次下課,他去上廁所,我看了一下他沒闔上的筆記本內容。
我的思緒炸裂了,瞬間切換到另一個宇宙。

裡面的內容除了一長串數學算式之外,什麼也沒有。
你一定猜說,算式是微積分那種的吧?
我們的課程,連統計學都只是選修了,何況微積分,因為用不到。
上面的數學算式只是單純加減法,
還外加分數,看起來像是計算棒球投手的投球局數,
但仔細一看也不像。
他手邊也沒有任何數學相關的書籍,有問題需要他解答。
神祕的算式依舊是我心中的謎團。

第二則是我人在資訊教室的時候。
那時我大概在修課還是做作業,休息時間上PTT,
忽然間他傳訊息給我了。
跟我說了什麼不是重點--反正他所說的話也沒啥重點--而是他自己講:
昨天晚上他沒有回家。
他也沒回答出自什麼原因要幹這種事。
又說準備睡在校園裡,校警來時就跑給他抓。
害我隔天看到他穿著跟昨天同樣衣服時,
不禁認真想到他說的話好像不是開玩笑的,想閉氣捏鼻子呼吸。
而且,我發覺連續不知道幾天他都沒換過衣服........

大三某天,他問我週末有沒有空。
他說要去爬象山。
反正天龍國有捷運的地方我都去過了,象山不知道怎麼去,
就隨口答應吧。
本來以為還有其他人會來,然而當我從宿舍一出來。
只看見他的機車。好吧我不應該太多期待的。
到了某段山路,遠方還有其他登山客。
他突兀地問我投哪一個黨。(當時似乎有選舉,選啥忘了)
下一秒,他突然在山林間大吼我的名字,並且說我支持XXX。
 聲音響徹整個山野。

由於實在相當丟臉,我以百米速度在山路奔跑,
不想讓其他路人知道我跟他是同一伙的。
後來他趕上體力不支的我,又補充對我說明,
「其實我也是支持XXX的...」。
那一刻,我好想穿著滑翔翼還是降落傘之類的玩意直接跳下山。
你在幹什麼啊....

(待續)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18)

我拿出了能源一哥給我的辦公室鑰匙打開了大門。
鑰匙除了用在緊急情況之外,某種程度上還能享有些「特權」。
打開電腦連上FB,許多人開始倒數2011年的到來。
走向座位後頭的窗戶向下望,車燈數量並未隨著入夜時間而減少,
反倒擠滿了整條街道。
而遠方的101大樓還是靜悄悄的。

我們開始準備拍照工作。大姐頭本來想利用空箱子當基座,
打開窗戶固定好往101的方向拍去,
只是紙箱太不穩當。後來,大姊頭要我上22樓看看有沒有人,
說不定視野比較棒。
默默升上22樓,走廊底端看起來像團康室的房間燈火通明,
進去一看,裡面早已被不知名單位的人盤據。
我下樓回報狀況,最後決定繼續待在我們的辦公室。

測試一下我相機的性能,但不管如何,
完完全全證明了它拍不到兩種情形:
暗的拍不到,遠的拍不到。
.............
隨後,有人進來了,是以前曾在這的同事,
不久之後,連大姊姊跟他先生都過來了。
(因應低調的要求,我就不多描述他了....)
倒數10分鐘。
附近大樓燈光不知是錯覺的關係,開始跟著變暗。
我們也把辦公室的燈光全部關閉,以便欣賞到無光害的煙火秀。

坐在窗台上,我看著手錶,心想「好久沒對時了,這準嘛...」。
11:59。依稀聽到來自遠方開始倒數,
五、四、三、二、一....
???
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算對,總之101大樓已經迸出五光十色的煙火。
我啟動了相機攝影模式,但很可悲的事後檢視,
畫質實在不怎麼樣。
北邊的美麗華方向也同樣跟著放煙火,
可惜有一半被高樓擋住,只能拍到一部分的景象。

我把記憶卡插進電腦主機,馬上上傳有點陽春的相片與影片。
看完晃到不行的照片後,打定主意我下一台相機一定要買台防手震的。
(現在都是基本配備了吧...話說過了一年我還是沒換...)
原本有人建議去載P過來看煙火,但一來信義區交通管制,
想要殺進去再騎出來,將是相當艱鉅的任務。
二來,她家比我們所在的大樓還要接近101。
打電話過去問,也得到同樣的決定。

煙火大約15分鐘後放完,該拍的也拍到了,
好在隔天放假可以睡晚一點,不怕晚回家。
不過,某通跨年前30分鐘的簡訊傳給了我。
是M給我的新年祝賀,雖然他說我講話不清不楚這點又戳到了我。
我回簡訊除了恭賀新年之外,
忽然間,幾天前那份被酸的低落感又湧上心頭。
一瞬間,開啟了很早以前某個不能動的開關。
我補傳第二封,解釋自己已經有些寬心,

Wham! - Last Christmas MV

圖片
應景一下唄。
歌詞:
===

Last Christmas I gave you my heart
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This year to save me from tears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Once bitten and twice shy
I keep my distance
But you still catch my eye
Tell me baby
Do you recognize me
Well it's been a year
It doesn't surprise me

(Happy Christmas)

I wrapped it up and sent it
With a note saying "I love you"
I meant it
Now I know what a fool I've been
But if you kissed me now
I know you'd fool me again

A crowded room
Friends with tired eyes
I'm hiding from you and your soul of ice
My god I thought you were someone to rely on me
I guess I was a shoulder to cry on

A face on a lover with a fire in his heart
A man under cover but you tore me apart
Now I've found a real love you'll never fool me again
A face on a lover with a fire in his heart
A man under cover but you tore him apart
Maybe next year I'll give it to someone
I'll give it to someone special
===

雖然我很不想一直數,但…

讓我成為候選人的公民課

現在連寫篇網誌都要搜尋一下舊文章,以免赫然發現,
某個梗已經分散在好幾篇文章裡面。
這大概是寫太多篇的後遺症,變成老人講古,
講到後來連自己都忘記有沒有說過。
不過我保證本篇絕對沒重複過。

今天是總統電視嘴砲辯論會。
但很久以前,我也被迫做過類似辯論的事。
高中公民課,老師很愛抽點,而且是由座號抽點。
大概7是幸運數字的關係,明明沒幾堂需要移動到公民教室的課,
印象中就被叫到不少次。某次還鐵齒以為不久之前才叫過,
結果課本上的問題沒看,老師就這麼硬抽到七號。
裝死拖到第二堂才上來回答黑道介入政治的看法。
(這問題現在看來...回答有屁用啊?都嘛攪在一起了...)
後面還有同學舉手反駁我的看法,當下覺得我幹嘛認真想答案?
(我還記得是誰ㄟ...吳姓同學。)

之後幾週,老師又突發奇想,要同學出來模擬競選總統。
其中幾位能言善道的理所當然被推派出來,
看起來真有那麼一回事呢。
怎知,某人(我好像又記得是誰了...嚴XX?)突然舉手:
「老師!我推薦第一名!!」
我的臉囧了。
這下鐵定是砲灰的啊。
莫名其妙的被推薦,老師大概也心想「反正同學不是很踴躍,有人推薦就好」,
在沒有說不的權力之下,我的名字被寫在黑板上,
還外加副手是金剛狼。(我想他也是被拱的莫名其妙)
各個候選人被老師要求在黑板前面站成一排,
面對底下同學的詰問。

有人舉手問我了:
「921大地震,南投觀光區遭受重創,請問你要如何提出重振方案?」
...............
拿著麥克風的我瞬間凍結。
相當具有「深度」的問題,前面的人回答的問題也沒那麼難啊。
「嗯..這個..我會優先撥預算..」我自己也不知道在講什麼鬼,
沒多久就把麥克風交給身旁的金剛狼了。
也不知道講什麼,趕緊把答案呼嚨過去。

投票了。開票結果,本組候選人只獲得四票。
4。這還要扣掉我跟金剛狼投給自己。
另外兩票中一票是問我問題的那位,他事後對於當時的提問說「對我很抱歉」。
剩下的一票好像是ㄉ北ㄉ的友情贊助。
我的政治生涯就在短短的兩小時後宣布結束。

如果可以重來,我仍舊想在某些選舉中想舉手提名我的人,
他們的脖子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手指痕...
ㄎ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