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9的文章

2009.5.28我又回到花中

圖片
純粹是因為我姐沒看過花中長什麼樣+我也想回去看看,
所以就在校慶園遊會那天晃了十多分鐘就回來了,因此拍的照片只有景。

永遠的直立門牌。

圖書館,看到它我就想到當初的館長是我們那個發音不清的英文老師溫X雄…

行政辦公區。我回想來到辦公室的時候都不是好事…= =

教室與辦公區的天橋多了雨棚。不早用!

園遊會現場。

換個角度,那棟最新的新大樓也不新了,那時不知道是啥用途,現在還是不清楚。
另外就本人觀察,大概是因為花中自從我畢業後一年招收女生的緣故,
女學生遊客比以前多很多…(生不逢時?)

腳踏車棚。已經不再是以前水泥棚的樣子了。好幾年前就改建成這樣。

體育館和教室間。沒變嘛。

藝能大樓。說到它,它讓我想到很多不愉快的回憶,包括老太婆的音樂課…

圖書館側門。

不變的老榕樹。

新舊教室大樓交界處,一年級的教室就在左手邊。等等,怎麼又勾起我不快樂的回憶(頭痛…)

走在園遊會廣場,不知為何我感覺我和這邊的氣氛格格不入,大概是老了的關係。XD
到教師辦公室外面看一眼,也沒有看到以前的老師,端午節放假的關係吧!
如果我有機會時光倒轉重讀一次,我的人生絕對不只是考卷加書本而已…(嘆~)
(謎之聲:說那麼多,這篇文章的重點不就是恨當初花中沒招收女生?XD)

〔密技〕拋棄式信箱

迷上Plurk後,完全把主場晾在一邊XD
說真的,當兵這段期間不斷的管休,不僅讓我活躍次數減低許多,
也讓我的座騎在過去一年內騎不到2000km…
廢話說太多了,請繼續看下去。

以下密技轉錄至PC uSER密技偷偷報:
==

如果使用一個郵件帳號註冊了一個新的網路服務、電子報,就會發現垃圾信以極快的速度將電子信箱塞滿。腦筋動得快的人,或許會去弄一個免費信箱,專門應付這樣子的問題,但是在申請另外一個免費郵件時,還是得經過一連串的個人資料填寫。其實可以找一個能夠臨時使用的電子信箱,就不會弄得自己信箱內都是垃圾信,而這就是所謂的拋棄式電子信箱服務。
》10 Minute Mail: http://www.10minutemail.com/10MinuteMail/

Step 1.開啟瀏覽器,連至「 http://www.10minutemail.com/10MinuteMail/ 」,這個網站會隨機提供一個專屬的信箱位址,但在10分鐘之後就會失效。請按下「取得我的十分鐘電郵位址」。
2.接著馬上就會取得一個隨機產生的電子郵件信箱,本例為「 http://tw.mc720.mail.yahoo.com/mc/compose?to=meber57005897@nybella.com 」。由於此頁面同時也是收信頁面,所以請勿將瀏覽器關閉。
3.利用這個隨機產生的拋棄式郵件信箱,就能夠拿來註冊論壇、討論區等,需要透過電子郵件認證的服務。
4.重新整理一下步驟2的網頁,如果有新信件進來便會顯示在下方。待收到所註冊的網站寄來的確認信後,點選主旨進入閱讀畫面,然後依照論壇的規定點擊連結來啟動帳號。這樣一來,不但有E-mail可以通過註冊,以後也不會收到垃圾信(因為這個信箱已經無法使用了),當然也不必擔心暴露個人資料。
==

現在我很少在註冊東註冊西玩新玩意了,不過也許你用的到。
出關了一個禮拜,自己已經閒的發荒了,但是我體認到了自己能力上的不足,
也對於未來的出路感到迷惘,因為,誰知道你會不會再度步上那段後塵啊!!!
那段加班加到死,口水嫌到爆的日子?!
可是,日子還是要過…該是賺錢的時候了。

大魔神給了我陰影

我所說的「大魔神」簡介在這:
http://blog.sina.com.tw/chen50isme/article.php?pbgid=20408&entryid=578226
你簡單看完那篇文章後,就知道她是多麼的令人生厭。
不知道為什麼,當我下餐廳那天踏進她的辦公室開始,
就註定了我那十個月悲慘毫無尊嚴的日子。
而且,只有我,對其他人不會這樣。
可能看到這邊你大概想說是我要改進,錯在我身上之類bla bla bla的說教,
你可以先打住。我可以肯定,這是完全溝通不良的問題,
而且到最後幾個月她完全不願跟我溝通,直接指明找別人。

就拿上個月底,已經燒到屁股,25號前要批完的炊具結報案來講。
我自信滿滿,認為不會有太大問題,結果到了4/23號那天,
她就說有問題,可是後來去找她(當然不是我去找),又說明天(24號)再說。
但是隔天只剩下我跟另一位新學弟在,所以只有我硬著頭皮去找她瞭解。
到了主計科,我要求把統計表借來看,並且也不過是好奇的自問:「奇怪?」,
也變成她口中唸唸有詞的理由之一。

他說,出的這問題為什麼要問她呢?可是我從頭到尾根本不是在問她啊!!
然後翻著統計表,才發現我之前交給她的表格中,第一頁沒有抽換掉。
但是底下其他頁的金額是完全正確的。
她問說問題出在哪,我便開始解釋說是出在第五頁,
我才講到一半她就說她聽不懂了。我繼續跟她解釋只有第五頁有問題,
她就要我找分隊長來跟她講了,這種模式也不是第一次了,
只要她老大不爽,她就只想找我們分隊長,擺明就是看扁你。

分座後來過來了,因為問題的確是出在我自己身上,所以過來後也只是問是什麼情況,
以及如何補救。這個簡老大她一開始劈頭又再次提起處分我的問題,
(上次是因為別單位補繳錢補繳到我們這邊,事實上我們不該收,而是主計科收。
而她就老大不爽地揚言要扣我假,真是撈過界了。
我們幫主計科做應該是她該做的事-催繳錢-不講清楚作法,後來才在那邊罵,還要賠上面子。)
接下來就進入她的說教模式:「人都會犯錯嘛!」
「你就直接講你有沒有錯…在那邊繞一大圈…」
(她要答案我也不是沒給啊!她要經過我也可以講啊!我說我沒補印新的表,難道就等於是我說不是我的錯嗎??)
我就在主計科頭低低的花了快半個鐘頭,直到下午我才能繼續跑文到下一個處室。

那天後來我真的火大了。當初在混亂中丟進到別人眼中的苦單位,做了要死要活,
還要被其他上級單位這樣無情兼沒尊嚴的劈頭罵,我又不是在參加什麼卡內基E…

我總算出關了!

各位好。
(奇怪,怎麼好像某個人寫信的開頭方式?)
就在昨天的下午,我抱著愉快的心情,拿著傳說中的退伍令,
離開了四洞夭聯隊大門,從此之後,所有的公事都叫「不關我的事」。

昨天早上,我在凌晨三點多就醒來了,不知道為甚麼,
我試圖讓自己不要在意時間,繼續窩在床上,可是我還是睡不著。
也許是因為我知道我將要離開這裡,潛意識中的期待吧。
這個感覺跟我大約8年前的聯考那幾天有些類似,發生大事前我都睡不著。
(按:原來聯考已經距離我八年了…囧)

本來早上要洗被單床墊的,但是經不起學弟的拗求,我又去最後一次的採買了。
一個將要當百姓的人即使不做事也不會被刁,這是待退的人唯一能獲得的特權。
回到了營區,不知為何又被拗到辦公室中閒晃,不過心情已輕鬆許多。
以為晚上才會拿到的退伍令,竟在早上就拿到手,而副座告訴我,
因為下午還有分座請的冰要吃,所以下午過了四點再走。

到了下午,我吃完了冰,最後覺得時機到了,便說聲道別,
在離開大樓後又去餐廳跟看得到的學弟繼續告別,
那個時候突然想到日本俗語「一期一會」(是吧?),
當下你碰到的人可能之後幾年,或是終其一生永遠都碰不到了。
也就是說,你最後一次看到他們也許就在那一刻。

而加上前天經過「高人指點」,我拿出了本子請其他人寫些留言,
這個主意讓我想起現在還放在我獎狀資料夾中,那張背面寫滿國中同學的留言,
(該張獎狀曾被公佈在「北朝鮮時報」文章中)
每當我拿出來看,或是想到時,不免悵然的會想:這個人現在在哪呢?
為什麼我當初沒有提起勇氣給某人簽名呢?果然成為我現在的遺憾。
懷著同樣的心情,我在餐廳跟大家告別時,突然有種想哭的fu。
不過我還是忍住了。

現在,我回到了家裡,等著下一階段,我又會碰到什麼樣的人呢?
不過可欣慰的一點是,我不會再碰見那該死的主計科老婆娘了,
精神終究得到解脫,真是萬幸。

後記:我在我房間櫃子的紙上留下了我的Plurk,能注意到的人就算是有緣人吧。
後記2:留言簽名的確是過去的學長所沒做過的事;
而我也感受到我獲得的懷念與感謝程度,絕對超過那個白爛學長。
他真是做人失敗的最佳典範。

伍佰-挪威的森林MV

現在,我只想睡覺…



歌詞:
==
讓我將妳心兒摘下
試著將它慢慢溶化
看我在妳心中是否仍完美無暇

是否依然為我絲絲牽掛
依然愛我無法自拔
心中是否有我未曾到過的地方啊

那裡湖面總是澄清
那裡空氣充滿寧靜
雪白明月照在大地
藏著妳不願提起的回憶(藏著妳最深處的祕密)

妳說真心總是可以從頭
真愛總是可以長久
為何妳的眼神還有孤獨時的落寞

是否我只是妳一種寄託
填滿妳感情的缺口
心中那片森林何時能讓我停留

或許我 不該問 讓妳平靜的心再起漣漪
只是愛妳的心超出了界限
我想擁有妳所有一切
應該是 我不該問 不該讓妳再將往事重提
只是心中枷鎖該如何才能解脫

==

我終於解脫了。
只是其他一堆心得要等下一篇再說。
因為我有點昏,無法思考。

(本篇打混到了極點…)

〔專欄〕「為什麼…」是個大絕招

圖片
我發覺這三個字是鬥嘴鼓或是辯論時最無敵的一張王牌。

當你費盡心思去解釋你要強調的一件事時,
對方只需要copy一下你剛剛不斷陳述的主題,
前面掛個「為什麼」再丟回給你,
你又要為了解釋「為什麼」,而繼續思考自己所說的東西。

這種回答方式最方便的地方是,你不需要有立場,
只需要把答案變成問題,把肯定句變疑問句,就可以讓對方抓頭想半天,
而自己只要等他轉出來,在旁邊納涼即可。
你連基本的邏輯思考都不用,只要記得提出疑問要他解釋,
再不斷的對他的新解釋提出疑問,
自己僅僅是接受答案後加個工再放回去。

好像之前我聽過所謂「行動研究法」有提到過的理論,
正、反、合,合完自己又是一個正,一直衍生下去;
本身的主張是正,「為什麼...」是反,找到合理解釋就是合,
但也自動變成一個正。丟出為什麼的人,就負責把整個問題一直丟回原苦主,
自己落得輕鬆,但如此的行為在耍嘴皮時會令人覺得只是在搞鬼,
若是在辯證場合上就相當不負責任了。

這段文章其實是送給之前我那位白爛學長的。
我加班打東西,他老兄嘴巴問不停,煩死了!!

127在大內的37天-頑童126(上)

過了這麼久,拖了這麼久的稿,總算有機會寫一寫了。
但我要先說在前頭,他的篇幅會寫得特別久,
他的確讓我度過了相當不平靜的新訓期間。

先說到新訓報到那一天。那一天分排分班的情況相當混亂,
一群人擠來擠去,班長隨便「切西瓜」,就把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分好了,
而很不幸的,他老兄就這樣莫名其妙(真的是很莫名其妙,為什麼基隆人會跟我排一起?)
排在我旁邊,也帶給我這37天的精神壓力。
一開始我們領小板凳,從他開始跟我借筆、立可白以及其他東西後,
以及他的談吐後我就感覺:
這個人與我不大match。後來證明了,我看人的第六感沒有錯。

到了進寢室分配床位,大家在整理東西。
而他老兄說要寄信回家,問我一些東西,譬如:他家的住址。
你沒有看錯,他不知道他家地址正確的國字怎麼寫。
結果到最後變成我在幫他寫信封封面。
拗很大嘛。
然後後來他說他找不到入伍時發的電話卡,就跟我借走「用一下」,結果他馬上就打掉20塊。

他最糟糕的就是,因為我的床位緊鄰著大家的櫃子,所以自然地他的櫃子就在我旁邊。
他最常做的事就是為了找他某一個東西,把他櫃子裡的所有東西丟到我床位上,
再全部塞進去。所以不少次,他常常把他亂丟不見的東西賴在我身上。
比方說發給我們的迷彩服。我某天穿上褲子,發覺怎麼褲子大一號,
接下來幾天我就穿著垮褲出操,他不知哪天褲子越穿越少件,
就咄咄逼人的要我開櫃子挖出褲子給他看,等到他發現那大一號的褲子後,
便一副理直氣壯的說:「你又偷拿我褲子了。」
天曉得,他老兄老是把他的衣物丟到我床位,跟我的衣服混在一起,
當然就會出現在我櫃子裡了。

除此之外,他也用同樣的技倆把我的水壺給拗走了。
不過此時他就說是他的東西,完全不聽我說的話。
另外某天,他的板凳不見了,又把我手上現有的板凳翻過來看,
又說板凳是他的。說實在,前一天晚上集合板凳拿來拿去,
根本也忘記到底拿到誰的東西。
結果那天晚飯,他就一口咬定是我偷拿他的東西,
我說不是,他就補一句說:「拿了就拿了,不要不承認嘛!乾脆你把我的內褲都拿走算了。」
聽到這句的我已經很火大,因為他就在其他人面前硬賴我是壞人。
事實上?他才是我們器材班的毒瘤,兼癌細胞。

後來,他那張管不住的嘴巴,我的怒火也跟每天搬器材累積的疲勞同步累積著…
(待續)

電腦經

經過這幾年用電腦的經驗,我體會到一種感覺:
當你的電腦玩不起最新的遊戲時,那就是你該換電腦的時候了。
現在的我正是又面臨這種情況的時候。

許多動作類的遊戲看了簡介,發覺他們的顯示卡配備最低需求,
已經在我當前配備的上面一階。
本人電腦到今年暑假過後即將滿五歲,
對照過去我第一代的電腦三年半就換掉,這已經比過去撐不少時間了。
然而,我再度卡在Money的問題。

想買新筆電,可是比起桌機,它的電池壽命的確是個要命的點。
也就是說,決定筆電的壽命不在於配件,而是會先死在電池上。
不過家裡已經沒空間再放第三台桌機了。

還是買個筆電吧。
只是目前我微薄的收入在本月就截止,我又得繼續燒存款了。
接下來,我有可能跑去參加就業養成班,學費、生活費又是一筆支出。
存到人生的一百萬?我看還是改天買樂透比較快吧。
(就甭跟我提接下來甚麼成家立業的事了…= =)

出了營門那天後,還有更多事要做…。

新聞最夯的鍵盤貓

不曉得為甚麼,最近新聞強打這個東西。
他幾乎就是一個主題:在一段爆笑的影片後配上貓彈琴伴奏的影片,
讓整段影片變得更加有趣。然後我昨天找了一個晚上,我只看完搜尋結果第4頁而已…
人生就是需要一些笑點XD他還有部落格呢:http://keyboardcat.blogspot.com

〔密技〕Alt+Tab 切換程式顯示數目

該公佈的密技依舊要公佈:
以下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在WindowsXP作業系統中,使用鍵盤的〔Alt〕+〔Tab〕,可以在一個快顯對話盒中切換使用中的視窗圖示,而我們其實可以透過修改登錄檔的方式,調整每個橫欄可以容納的視窗圖示數量,以及要擁有多少個橫欄,讓切換視窗時可以更符合自己的需求。

Step 1.首先到左下角的〔開始〕,打開功能表後點選【執行】,在「執行」對話盒中輸入「regedit」,接著按下〔確定〕。接著會打開「登錄編輯程式」。
2.找到「HKEY_CURRENT_USER\Control Panel\Desktop」位置,裡面會有一個「CoolSwith」請確認為「1」,然後你可以將「CoolSwitchColumns」和「CoolSwitchRows」的數字自行調整為想要的欄與烈的數目,設定完成記得要重新開機。
==

換成Blogger後,我有一點不習慣的是我沒辦法知道到底每一篇文章有多少人看過,
頂多從旁邊的過客數量知道有幾個人來過。
算了,這不大重要,反正以前的灌水數我也不相信。

另外,呃…我到底何時要完成我迄今還寫不完的,「127在大內的37天」這個連載呢…

真是可喜可賀

偷懶好久沒寫。(因為連我自己都以為沒人在看了)
這次我要大聲說,我就快要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其實,我之前所說所寫的抱怨也不會怕別人看,
因為我真的待的很不爽。
這裡就別提我那天為什麼吃完中餐後,我就被換掉單位這種鳥事會發生,
我寧可相信這一切只是巧合,只是老天要折磨,不,懲罰我,不,
磨練我的意志與脾氣的考驗,而不是某種該死的陰謀論。
以及被分下來之後,除了工作上一開始「有意」把菜比巴的我拿去當主計科的擋箭牌外,
再者就是一個白爛不學無術學長的無理取鬧,
某些手腳不乾淨的人東摸西偷別人物品的人一起跟我們生活著,
另外就是昨天的事讓我覺得,用「放牛班」三個字形容膳分真是再貼切不過了。

我們昨天特別被叫出來集合,在已經是下班兼休息的時間。
那時的我稍早才幫忙打大表完加班不久,(奇怪,怎麼當老兵了我還在加班?)
就耳聞說要集合。
集合時,就被別分隊的總班長提了內務不整的事。
還讓我們去看行勤的寢室一下,我驚覺到竟然豆腐可以再次繼新訓後出現在我面前。
然後被單我看不到黃色的,相反地我們這邊要一張全白的床單似乎是種奢求。

總之,我們被特別留下唸這種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誰叫我們這邊愛出事?
只是,我自從一進來後整體給我的印象,便是一些不知道混哪邊,頗像竹聯邦的學長,
還有長相很像流氓的班長。
也因此,被釘上的機率就特別的高,他們菸酒不離手,外加嚼檳榔,
你中午看餐廳後門區就會發現,幾乎找不到像我一樣啥都不碰的人。
我一直以為我跟這邊無緣,結果命運卻給我這樣可笑的答案。
好吧,就當是我一年免費入場,體驗(應該是觀察)另一種人們的生活型態也好。

現在新進的學弟還好,以前的學長可是「大有來頭」,
有吸毒、坐過牢,被判詐欺罪的,應有盡有。
我剛進來的幾週,晚點名時看到站在另外一邊的我同梯們,頓時有想哭的fu。
這就是所謂的「同梯不同命」?

說到這,我又想唱歌了,不過我想改一下,原歌詞來自「Con Te Partilo」:
con te partiro 同~梯~ 不同命(台)
paesi che non ho mai 拼嘎要死 假攏洞八(台)
veduto e vissuto con te 我那ㄟ這麼歹命勒(台)
adesso si li vivro 還不快死死囉(台)
con te partiro 同~梯~ 不同命(台)
su navi per mari 睡哪裡趴哪裡
che io lo so 過那麼爽
no no non esistono piu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