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0的文章

喇叭彪志〈二十〉

另外繼續說兩件小事,可以證明他喇叭成性。
第一,我們下部隊的時候,原本新訓那雙「白豹」球鞋早已破爛不堪,
所以直接丟棄。
一來的時候拿了雙新的穿,但很不幸的,
在餐廳的環境跑來跑去,跳上採買車,不出三個月,
白豹也變黑豹了。
鞋底部份就更別談了,除了鞋墊已經順著我的腳型壓出特有的起伏之外,
溝痕早已變成單純的花紋。
之前一位學弟把他多拿到的白豹轉讓給我,
我當然急著換掉了。那是十月左右的事。

某天在辦公室,喇叭志跟我講話講到鞋子,
他突然說:「嗯,臭臭!(台)」
我仔細聞了一下,啥都沒有。
「有嗎?」
「香港腳的味道。」
但那天根本沒下雨,我鞋子也沒泡到水,更沒鼻塞。
我說我根本沒香港腳,他又掰了幾句,說不一定要得才會有味道。
事實是我回到寢室再聞,什麼都沒有。
臭腳誠的味道我至少聞得到,況且真有味道,同寢的絕對直接講了。
又是一個喇叭,而且鞋子也沒穿多久。
後來他自己製造臭味我都沒講話了,還是他自己招認。

第二,某週末我準備要拿假單了。
他自己又在自得其樂的拿著我的假單放在雷射印表機出口晃啊晃的。
真的超無聊的,放在出口處能幹麼?
拿到假單後,我脫口說出「有種就放在碎紙機啊…」
接下來他就追著我跑,作勢要把假單搶來碎。
最後跑了幾圈才結束這無聊的玩笑。

不知道為什麼,像他這種調調的人一聽到「有種」還是「沒種」的關鍵字,
整個人就會變成一隻鬥牛,追著鬥牛士跑。
彷彿那種受不了無聊挑釁的國中生上身。
我的腦海浮現被同儕激而挑戰抽煙或是做壞事的國中生的情景。

話題先跳回到上週胡鬧的牽線。
他還兩次假裝打電話過去跟女方講話,說得一副很熟的樣子。
但後來才知道,剛剛的對話完全是他在自言自語,自導自演。
這種人…不要招惹他才是上策。
他可以為了達成目的,捏造出他想要的效果,你卻傻傻被擺佈而不自知。
管庫房的LBT學弟真的是招惹到他了,
我也在辦公室的時候聽過他跟我底下的一哥學弟一起說他「飄」,
「捧分座的LP」之類的話。
又加上學弟不受餐廳吳班喜愛的關係,
吳班又跟一哥、喇叭等人的關係比較好,
後來調回去餐廳的處境也很辛苦。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連好好做個義務役還國家時間的小兵,
也有機會得面臨派系的困擾。

(待續)

〔密技〕隱藏版磁碟清理程式

我想很多人永遠都不會發現windows有調整清理磁碟的選項。
以下內容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Windows內建的「磁碟清理」這個功能可以讓我們清除一些不必要的檔案,讓系統能夠騰出更多空間,不過內建的磁碟清理太陽春了,沒辦法深入清理不必要 的檔案,因此我們可以開啟隱藏版的磁碟清理程式,將系統清理的更乾淨徹底。

Step

1.我們可以先開啟原先的磁碟清理看看,只有基本的暫存檔及清理資源回收筒,其實還有很多隱藏的「垃圾」沒被清掉。

2.要開啟隱藏版的磁碟清理程式,請先按下〔Win〕+〔R〕叫出「執行」對話盒,然後在空白欄位中輸入「cleanmgr /sageset:99」並按下〔確定〕。

3.接著就會出現磁碟清理設定,不過不同的是這個版本多了非常多項目,將想要清除的欄位都勾選之後按下〔確定〕,再叫出「執行」對話盒並輸入 「cleanmgr /sageset:99」,按下〔確定〕才會開始清理,之後如果要重新設定清理項目,一樣執行上一個步驟再設定即可。

==

雨又開始不停的滴。氣溫涼了是很好,
但多想兩天,祢可以給我們陰天。
實在很卿佩自己寫網誌的恆心,如果從「北朝鮮時報」開始算的話…
我已經寫了4年多。
總是有股力量在告訴我繼續紀錄生活,不管是無聊的笑話還是心情小語,
甚至寫成長篇文章也變成我動力之一,
先不管現在大家工作各自繁忙的今日還有誰能固定收看。

從寫作的過程中可以不斷磨練自己的文筆,
即便不是正式的文書,也能從中發現用字遣詞的習慣。
最近的發現是用太多的「我」來串場,這點需要改進。

好吧,明天…是我去公司的最後一天。
東西該繳的交一交,道別說完後,將有更多的時間過自己的生活。
只是這狀態不應該持續太久。存款會坐吃山空的。
又要看天了。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2-7

說點什麼吧。
好,首先講講Johnny兄已經到達上海展開新人生的事好了。
(其實我應該用回信的方式講,不過反正本網誌就放在這,要看都有機會。)
呃,應該不用再說生日快樂了吧,非死不可講過了。
後來收信時才發現你想要用回信的方式告訴你…囧。

好,繼續。
首先講到沒有經驗就被找去做貿易的工作。很好,我現在不也是一樣?
先別提我自己本科系的相關經驗,至少還有「實習」的時數;
寫程式的經驗,問了其他菜鳥,他們至少在學校四年交了許多作業…
我的作業只有在去年半年上課的時候對付幾次老師出的作業後就沒了。
我也未必寫得出來,一些同學當時也沒想出來,
上Linux程式的「于老」就在唸人了…= =

如果那本課本(說實在比較像翻譯本…)的內容充實一點的話,
我會看得更懂。雖然現在根本沒碰到Linux。
回到主軸,想想到底企業要什麼?
菜鳥跟有工作經驗的選,大多要是有經驗的人。
不意外,所謂即戰力。菜鳥放農場不知道要放多久,即戰力馬上可以看到結果,
當然選即戰力。但逢菜不用,哪有機會變即戰力?
總要有公司當農場吧。這家本人即將離開的公司算是農場。
(即便本人看到黑暗的未來而宣佈離隊…)
能找到想當農場的公司現在不容易了。

若有個機會要我去大陸工作,我會遲疑躊躇。
畢竟除了生活習慣之外,溝通的人、文化差異在在皆需要重新適應。
(更別說比賽轉播…)
真實面,我也該繼續尋找在台灣的下一站了。

嗯?
我是不是漏掉某個之前我一定常常要complian的部份?
信中不是也有說嗎。
喔。
由於我決定就此封口,所以一律省略。

工作狂

我有時真的搞不懂,
為什麼有些人可以對每天要做的工作產生極大的投入感。
投入到連飯都不用吃那種,加班加到八九點(這是保守估計),
甚至睡在公司還可以甘之如飴。

就以我上面的資深學長做例子。
除了平時在中心做測試比較忙的時候,我只看到吃飯時間他就啃著麵包沒出去。
我耳聞過他以前曾經為了設計端末機下載參數檔的規格,
就熬夜加班睡在中心裡面。
如果是你,你要不要為了想個有夠乏味的東西連續幾天想到半夜?
然後隔天當然不能請假繼續想…

神經病。我直說了。
雖然在我那段短短卻瘋狂加班的日子裡,他比我還早回家。
(怎麼說起來好心酸…)
但不可否認,他的言談中,說到「我星期六會來…」
「你要是週六日自己來加班的話…」
顯示出連假日都可以拿去貢獻的輕鬆。
再者是他報加班的原則是超過八點才會報。
也就是說小於加班一小時的時數,他就當義務。
不可思議嗎?如果對於也是工作狂的你,這一定很普通。

抱歉,我會寫這篇文章,就是覺得難以理解。
就跟當兵已經被搞死,還想簽志願役那種一樣。
我查了所有我假勤紀錄,有兩週幾乎天天八九點下班,
那段期間正是為了程式改版天天測試一堆錯的時候。
我還記得某幾天九點二十多分才從中心走出來等公車的情景。
公車也讓我等了將近十分鐘才過來一班。
對了,坐公車是為了回公司打卡以及拿我的包包。
我還沒回家。
也因此才短短兩個月,累積的時數比想像中還要多。

你可能看到這邊還嫌我嫩。因為加班到半夜12點的人大有人在。
但這種事是在比誰創紀錄嗎?
喔喔,你加班加到睡覺跟上班打卡是同一天,很厲害。
拍拍手。
然後?當你精神不濟,甚至身體有異狀的時候,Who cares?
先前噗浪某篇文章說得對極了,沒有工作值得賣命。
你得到什麼?也不過是薪水而已。
(現在加班大多只剩補休,可沒$$…)
但是你失去的東西,包括有形與無形的,可能比你帳面上所見還要多。

換個情境。今天我是個職棒球員。
我可能有傷,但是我還想被排進先發。
我可能是投手。就算投到130球,教練想要換掉我,
但現在滿壘情況兩出局,我會想解決掉一個打者就夠了。
以對棒球沒興趣的人而言,累了、受傷,恨不得趕快下去休息。
我卻可能為了一份成就感,使命感逼自己撐下去,
就算造成身體可能永久性的傷害也不在乎。
(新聞有時會出現某球員韌帶或他處撕裂傷,卻不想開刀…)
工作狂?Maybe.
也只有投入且相當喜歡一份工作的時候,
才會出…

鄭中基-你的眼睛背叛你的心MV

我的暱稱也背叛了我的心。喔喔,我在胡說什麼。
我只是在說我寫在MSN上的掰歌狀態罷了。

歌詞:
==

*别裝作仍然溫柔
别裝作一切平靜如舊
我們曾捱過了多少個年頭
了解你不會不算足夠

請原諒我的坦白
别以爲我什麽都不明白
感覺漸漸缺少的一點點
告訴我你都已經在改變*

#你的眼睛背叛你的心
别假裝 你還介意 我的痛苦和生命
還介意我的眼淚 還介意我的憔悴
還騙我一切不愉快都隻是個誤會


你的眼睛背叛你的心
爲何不幹脆滅絕我對愛情的憧憬
讓我盡情的流淚 淚乾了不再後悔
讓我知道愛上你是最失敗的誤會#

REPEAT*#

你 的眼睛背叛你的心
你的眼睛背叛你的心
是你背叛了我 背叛了我
背叛了我的感情

REPEAT#
==

「你的暱稱背叛了你的心
別假裝你還認真地debug與coding
還介意我多晚睡 還介意我的憔悴
還騙我做工程師很賺只是個誤會~」
耳邊傳來這幾段歌詞。
(謎之聲:事實上只是自我幻聽…)

嗯,反正一樣,「有在看」的常客也早以得知我將離開的消息了。
下週一就是最後一天。
我也不想這樣,不想沒多久又要離開正要熟悉的地方。
然而我卻有股感覺,感覺到如果我某天決定跟其他人一樣寫寫程式到六點多就走,
接下來好幾天就得天天燃燒七八點多,
然後只剩自己一個人在半黑的辦公室自己「鑽研」。
說好聽叫鑽研,說難聽就叫困獸之鬥。
時間依舊無情的度過,告訴我明天(或是n天前、N天後,通常n>3,N<0)
就要交版本啥鬼。
奇怪,為何剛接到程式那時我覺得一時測不完,跟著早走,
後來從其他人口中聽出對我的舉動產生許多狐疑了?

先前在我忙修程式的時候,同時還有另一個測試報告要交。
結果是學長拜託QA的學長幫忙刷報告才交的出去。
我知道QA不應該幫我做我應該做的工作啊。可是我又不是閒著,
記得那幾天我天天都在為了天天爆出來的新需求還是新錯誤,
忙著修跟測試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管報告?
況且,以時間和重要性來講,聯合比較關心有沒有上傳新版本…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管這台機型就註定要晚走。
然後大家都是聯合組,到目前為止聯合卻從來沒找其他兩人要測試報告。
啊,也許是,誰叫我手上這台是主流機種呢?

說再多,也不會改變我的決定了。
我只能說繼續做下去的話,全台灣有在用信用卡的人,你們準備被我搞到倒帳吧…
破網補不完。

最後補罵聯合中心一句,你們真是老大!

〔專欄〕回憶無義?

圖片
每當我不知道要寫什麼的時候,都會先放一張無關主題的動物照片。
就讓我騙點篇幅吧。
此犬是我回家過年的時候,在宜蘭某加油站碰到的,應該是走丟。
牠很想衝上我們家的車,但是不可以。

回到問題。對我來說這是個基本面的東西。
我該不該繼續回頭想以前發生過的事?
不過很抱歉,就算講到後來我說「不」,
我腦子還是會在放空的時候自動播映某些特定條件才會引出來的畫面。

不是有句話叫以古鑑今,可以知興替?
回顧以前的事,不也可以反省昨日的我是哪根筋不對。
而且回顧的過程中,也發現了真相,那就是…
被罵的時候,錯的責任不完全是我,只是別人開槍比較快。
真的啊。不是推卸責任,
因為從以前到現在每次出事被要求要檢討的「那個人」通常都是我。
但真的完全只有我需要扛嗎?ㄎㄎ。
不沾鍋我也想當啊。每次一質疑就被打回票,我有什麼辦法。
除了我以外的人都是聖人啊,懷疑不得。

喔,這部份打住,免得看起來好像是在雄辯。
即使心裡很不平也是。
別人也許會針對我一直提過去的事感到不滿,因為都發生了,
什麼也不能改變。沒錯,當然過去不能改變,
然而你為什麼不願面對過去?單純只是因為發生過就算了?
你怎麼準備面對未來如果發生一樣的事?
還不是依照著「過去」的經驗!
所以啊,你還能說過去就讓他過去?
就這點我不能苟同你的說法。
你的想法跟觀念,能說沒有因為過去的影響而造就現在的你嗎?
莫非你腦袋是一顆全新的硬碟,說重灌就重灌,又是新的你?
如果人可以簡單的話,我甘願把我的腦子格式化。
(當然得記得備份我是誰。)

回顧過去沒有錯,這必須說明白。
回顧太多次卻沒有新作為才是錯的。
那就叫沉浸於過去的失敗或榮光。
所以別再阻止回憶過去了。
不然也不會出現「想當初N年前的時候…」這些憶當年的開頭句了。
自然而然就會流露出的情感,無須壓抑。

唉,想當初我寫部落格的時候…
(以下省略…)

喇叭彪志〈十九〉

俗語說當兵時「母豬賽貂蟬」,
就算現在女兵早已佔去國軍不少的成員比例,
豬哥的行為依舊不會消失。
喇叭志這號稱已經有私生女的人當然也不例外。

記得801梯剛進來沒多久,也就是我底下已經進來第二批學弟時,
採買車某天剛正要停在空餐卸貨,
他正在問其中一位學弟認識的女生的情況,
免不了要推銷自己出去。
聽起來學弟當然說好,但我聽得出來這是應付的口氣。
我問你吧,如果你知道這傢伙愛抽煙,只有國中畢業,愛喇叭,
行為下流,你忍心把你家女生推去送火坑嘛…
(但我還是不解為什麼他還是交得到,除非他喇叭。)

十一十二月左右,某作戰隊的女兵來辦公文。
我覺得很普通,結果他老兄又開始了。
「ㄟ,你覺得怎樣?」
「沒有啊。」
「你幫我要電話。」
「不要啦。」我已經厭煩他的喇叭了。
「難道你喜歡這一型的?」
「沒有。」
(真的沒有,因為她之前到辦公室辦公,等待的時候講手機時,感覺就是憤世嫉俗型的)
接下來他又假裝要脅說我不去要的話就會怎樣怎樣…
結果我也沒出事啊。

這只是插曲。
接下來就比較像鬧劇。某天下班跟他老兄到全家,碰到了以前在行勤,
後來調到對面作戰隊的一位女兵。
我們就一起坐一桌分享滷味了。喇叭志在聊天的同時又出招了,
把我給賣出去。
「學弟說想認識妳!」
我瞪大了眼看著喇叭志。
結果後來她竟然也給喇叭志手機號碼。

回去之後,接下來的一兩個禮拜我就被喇叭志催眠了。
我本來想說既然喇叭志你看起來交情跟她好像還不錯,
自己又說「我認識她很久了,她很不錯」,
就半強迫要求今晚我要打電話過去,還要問情況。
神經病。在晚點名完,我總算擠出時間打電話過去,但響了許久沒人接。
我就不管了。
喇叭志隔天當然問我情況,講完之後又繼續慫恿,不論是在下班的時候,
還是休息的時候。而且本來一開始自己也講是「多認識一個人」,
講到後面已經變調成我在追她,然後就讓這隻猴子跟一哥學弟炒作了一段時間。

當兵真的是有夠無聊的,尤其是你身邊盡是一些無聊人士自以為是。
「娶一個老婆進來幫忙做家事,這樣不是很好嗎?」
他又在喇叭了。根本啥也沒動作,自己就講到很遠的地方去了。
然後某天又被強迫打電話過去,結果收訊不良,但我清楚聽到是一個男的接起來回答。
我把電話交給喇叭志,他也聽到了。
他也只淡淡說一句「啊你沒希望了」,之後再也沒吵過這檔事。

當初說得看起來一副胸有成足的樣子,
甚至在中午吃飯揚言「如果我結婚,他…

民權西路站的遊民

剛搬來沒多久早上上班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他了。
他常常一個人蹲在往地下道的那面牆邊。
我本來以為他只是一般失業人士,
因為他總是帶著一些包包,手上拿著外套,
滿頭白髮,穿著牛仔褲(現在天氣熱,變短褲)蹲著。

後來日子久了,我從一開始的後知後覺懷疑「他怎麼不用上班」 ,
變成了「原來這就是流浪漢…」。
他會讓我特別注意的原因是,
某一天我正走上來,準備往公司的方向彎過去,
他突然很大聲的說話,內容好像評論著某路人的穿著,
我轉頭看以為他在講手機(那時還沒察覺他是遊民…),
但是仔細一看,他什麼也沒拿…
他正在對自己講話。

後來的日子,他也一直蹲在那邊,
有時候他也會起來走動不知道走到哪去。
我也在後來瞭解他的真實身份。
不過前些日子下班經過他旁邊的時候,他又講話了,
手上拿著一個罐子,他說:「你就要呷乎好…」
看來那罐是藥罐。他還是正對著自己說話。

不知怎地,那一刻使我覺得我的情況好像也只比他好一點。
我只是有一點自己的錢,還有地方可以住罷了。
(先別提工作的問題…)
到了吃飯或是其他日常生活行為的時候,
不也是自己一個人?
很多問題遇到了,大多是自己一個人解決,真的想沒步時才考慮麻煩別人。
(標準範例請參考之前一兩個禮拜我搞換行程式的時候…)

就拿搞程式問題來說好了。
能問的人一個覺得很簡單,所以只講很籠統的輪廓後就說「接下來你就自己弄吧。」
一個轉組的因為牽涉到薪資有可能因轉組而被壓低,
也不想拿低薪做高薪的事出手解決。
所以就留我自己搞了一個禮拜解決不了拖到時間。
他們唯一告訴我的事就是「28號要交了」這件我自己早就知道的事情。
我也講了就算你跟我說幾百遍,我還是弄不出來這回事,
只是僵局依舊是僵局,明顯出現困難還是繼續放給我沒頭緒的浪費時間測試。
所以我才下定了決心。
然後更賭爛的是所有我搞的事情嚴格說起來根本一點也不是很重要,
因為那個介面是只有手動打開某選項後自己人測來自己看用的。
就算你數字不換行也不會影響功能。

我還沒講因為這個有夠白痴的執著要求,
已經錯過不少次我跟另一位新進同事要去中心的測試任務。
理論上那東西我也要學,後來因為案子始終壓著我,
就算要去也沒辦法去了。

還有先前弄連動結帳的功能也搞了我將近一整個月。
弄完之前的要求之後接著應付上面跟聯合那邊討論出來突然要改的東西,
我又繼續修,修一修QA測出問題,我還是繼續修;
修一修說突然冒出要跑…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2-6

最近肚子相當不安定啊。

從上週說起。
上禮拜週末回老家,
早上跑兩家銀行,一家處理被莫名鎖卡的事,
一家處理開通轉帳功能的事。
下午睡午覺不到半小時就被挖起來開車去東華,
為的是要在畢業證書的「影本」蓋關防。
事實上,辦事人員跟我說現在沒有學校在蓋關防了…
上簽呈到校長本身就很麻煩了,如果大家都要蓋,
校長可能要簽章蓋章蓋到手痠了吧…

重點是我後來去某座最高的山銀行面試,它一項所要求的資料都沒跟我拿。
很好,隔天下午我覺得腰背特別酸痛。
本來以為是前一天一直忙事情才會累,
然而我感受到我額頭的不正常溫度…
我發燒了。
當天晚上去看醫生,量了體溫之後,37度,只是在發燒邊緣,
喉嚨也沒出事,領了退燒藥就回家了。

接下來幾天我就開始拉肚子了。
我想是因為藥傷胃的關係。
週一已經不燒了,因此不再服藥。
本來不會再出事的。但是今天我中午覺得胃部很脹。
下午便爆發了。晚上出去吃飯前又爆了一次。
正露丸似乎也擋不太住。

我昨天吃什麼?本以為是蚵仔煎惹的禍,
但想了一下,不對,那是前天晚上吃的。
昨天晚上吃漢堡王的雞柳條跟漢堡。
嗯,兇手指向早上那一直喝不完的蔓越莓汁。

多災多難又再度成為我的代名詞。不知道為什麼,很多屎事跟鳥事一直找上我。
你能不認命嘛。

〔專欄〕活在自己的世界

我曾經寫過這一篇文章
另外還要加上之前我寫的「自我感覺良好」。

在回家的時候,講到以前誰誰誰要來找我,
卻令我想起以上的內容。

第一篇比較像是為我自己平反,
而次者則是開始檢查我過去的作為。
的確。不能否認的,莫再提時期其他某些人該為他們的所作所為負責,
(雖然他們根本不在乎我)
但是全然怪罪於他們,
就無法解釋為何「只有」我跟另外某人會遭受他們如此不同的對待。

我想了想,真的就是做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事才會被另眼對待吧。
所謂的活在自己的世界。
不過會這麼做,動機是什麼呢?
打入群體?這是最大的原因吧。只是因為在自己的世界太久了,
導致跟他人的共通話題南轅北轍。
結果自己表達的東西沒有人想附合,到後面就乾脆無視。
後面發生的事其實可有可無,但今天檢視,那個人也是陷入了活在自己人的世界。
以我那時根本形同dororo的狀態,再無視下去也不會怎麼樣。
結果自己沉不住氣,把自己的發現告訴另一個根本無關的「好友」。
然後就爆了,搞得大家都很難看。

我做了什麼?基本上,我也沒做什麼多餘的事,只是不會藏好自己罷了。
單純的反應自己的不滿而已。
這些東西在我腦海裡也反覆不下數次,每當要講出什麼可貴的經歷時,
只能輕描淡寫的帶過。
大家那時都很幼稚。我也不例外。所以那時想平反都是沒用的。
就算時間過了好幾年,也很難沖淡這段時間的影響。

再講一個小事。
貴所時期,我坐車跟著去玩。
在一個地點因為有人要辦事,所以停車。
某人講到了一個關鍵數字,我小聲的說:「是11的倍數…」
然後不幸的被聽到了,讓我又再講了剛剛的話一遍。
我想這就是餘孽吧。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再加上以前北朝鮮的文章裡面的梗,回去翻翻之後才察覺,
我一直用我自己的語言寫文章。
講白話,講難聽,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連梗都是只有自己看得懂的。
太糟糕了。那時當別人在面對小型社會,接觸人群的時候,
我卻是面對冰冷的螢幕比面對活生生的人時間還多。

還有翻盤的機會嗎?我近一兩年才察覺到這樣的情況,
可是時不我與了。能夠沒有利害關係自在相處的環境,已經消失了。
我也只能在本公園檢討。
然後呢?

如果那時有關鍵人物可以點醒我的話,或許我就不必盲目這好幾年。
可惜如上述,大家都很幼稚。
現在能做的,就是一直保持在正道上,不要再回去了。

桑田佳祐-明日晴れるかなMV

或許對我而言,明天會是個晴天。

歌詞:
==

再怎樣流下熱淚呼喊戀情 過去閃耀的時光還是不知消逝在何處
相較起回想已遙遠的過往 更希望在未知 的人生中能實現你的夢

是誰開啟了奇蹟的那扇門 再一次的微笑著
你已經發現了嗎 那把鑰匙已在你的手裡

Oh baby. No, maybe. 已經消失的感情
遺憾的嘆息著 存留下的僅是後悔

Oh baby. Smile baby. 生命並不是無限的
無論是誰每個人都會在心中 靜靜的低語吟詠著

遙遠的天際呀 明天會晴朗吧

熱い涙や恋の叫びも
輝ける日はどこへ消えた の?
明日(あす)もあてなき道を彷徨うなら
これ以上もとには戻れない

耳を澄ませば心の声は
僕に何を語り掛けるだ ろう?
今は汚れた街の片隅にいて
あの頃の空を想うたびに

神より賜えし孤独やトラブル
泣きたい時は泣きなよ
こ れが運命(さだめ)でしょうか?
あきらめようか?
季節は巡る魔法のように

Oh,Baby. No,maybe.
「愛」 失くして「情」も無い?
嘆くようなフリ
世の中のせいににするだけ

Oh,baby. You're maybe.
「哀」 失くして「楽」は無い
幸せのFeeling
抱きしめて One more time.

或りし日の己れを愛するために
思 い出は美しくあるのさ
遠い過去よりまだ見ぬ人生は
夢ひとつ叶えるためにある

奇跡のドアを開けるのは誰?
微笑みよ  もう一度だけ
君は気づくでしょうか?
その鍵はもう
君の手のひらの上に

Why,baby? Oh,tell me.
「愛」失くして「憎」も無い?
見て見ないようなフリ
その身を守るため?

Oh,baby. You're maybe.
もう少しの勝負じゃない!
くじけそうな Feeling
乗り越えて One more chance.

I take to myself

Oh, baby. No,maybe.
「愛」失くして「憎」も無い?
嘆くようなフリ
残 るのは後悔だけ!

Oh, baby. Smile baby.
その生命(いのち)は永遠(とわ)じゃない
誰もがひとりひ とり胸の中で
そっと囁いているよ

「明日(あした)晴れるかな・・・」

遥か空の下
== 
好吧,事到如今,我也沒啥好隱瞞的。 我決定期滿離開了。 之前我寫的東西已經透露出徵兆了。
本來以為問題跟…

加班的陷阱

圖片
給小貓亮相一下吧。
天祥路上的某家漫畫店養的貓。

回歸主題。(我說這句的同時就是代表我一直在離題…)
今天看到之前在其他百貨公司的書店區看過的書。
他的主題就是我的狀態。不懂?
我就坦白點好了,是為單身仗義執言的書,不過是譯本。
在這邊先擱置他裡面我所想要引用的部份,
先講所謂的加班。

不知道其他公司對加班的處理方式是什麼?
現今加班還有發加班費的良心公司,已經不多了。
而本公司的辦法在我經過門口時我看了一下佈告欄的公告。
內容是金融海嘯後的新措施。
當然,加班費取消是一定的,早在去年元月,也就是我還在當兵的時候頒布的。
其他辦法包括交通補助只剩單趟計程車等大大大小的有關錢的支出都取消了。

沒有加班費,那如果我加班怎麼辦呢?
現在都是補休吧。只是我們的辦法是先扣半小時誤餐,
理論上的下班時間再加一小時刷卡,才能算半小時。
也就是說你加班比下班時間多59分,是不算加班的。
高招啊。

你也許會說有補休啊。只是最近讓我感覺,連申請補休都有困難。
東西沒交出來,你敢休嗎?又聽「某人」講,
好像請補休會被某些眼睛用「放大鏡」檢驗。這邊我就不方便多講是哪雙眼睛了。
只是當你已經連續幾天做同樣一件沒有結果的事,想要放個「半天」,
聽到這席話時瞬間就像被澆了冷水…
硬撐不請的理由就是為了別人的臉色,想想這點還蠻可悲的。

繼續。我進來沒多久時,我們這批有時被問:下班之後都在幹嘛?
一位打魔獸的同事就常常被當玩笑對象。
很普通吧。只是我好像聽到了「催眠」、「暗示」:
「你如果週六週日自己過來加班…」
「在辦公室吹免費的冷氣…」
「反正回去也沒幹嘛…」

重點來了。以上的話似乎意味著,我下班也是無聊,加班也不賴。
完全是個洗腦。
而那本書提到了一個點,那就是有個該死的觀點認為,
有對象的或是結婚的有家庭和另一半要顧、要約會,
單身的人反正下班沒事幹,所以加班沒關係。
死道友不死貧道。

原來自己的時間不是時間,拿去貢獻在工作上才是時間。
最好還要無私奉獻,加班很久才報。
這就是所謂奴性堅強吧。
久而久之,你真的需要自己時間的時候,大概就認為你在偷懶了。
可悲吧。所以單身的人時間都拿去工作最好,
會有如此觀念的人不少,就算想擺脫單身,也會敗在這種惡性循環上,
沒對象->下班沒約會->認為你很閒->加班->沒時間->沒對象…

好大的坑,一直想挖給我們跳。
我還是…

喇叭彪志〈十八〉

我繼續說些瑣碎的事。
在晚上加班完走回寢室時他跟我說的話讓我感受到這個人有夠飄丿。
他說:「就算生病也不想看醫生。」
「這條命沒了就沒了,沒什麼大不了。」
所以他寧可在辦公室狂打噴嚏,不顧傳染給他人的沒公德心表現,
就是不看醫生的狀況也是其來有自。

雖然個人觀點一定有差異,
但是我還是第一次聽過如此不知道是在耍什麼瀟灑的話語。
繼續。
某段期間被該死的業務壓到快瘋了,
我選擇在中午休息的時候打電話回家。
撥通後,我正要開口時,冷不防被按下掛斷鈕,
我轉頭後只發現他那飛快的身影鑽進另一間房間。
有夠沒水準。

後來他多管閒事的問我為什麼總是天天打電話回去。
接下來他又再度以學長的姿態一直說他多麼獨立,
很久以前就很少跟家裡聯絡了。
只是你說了那麼多,跟強掛電話這白爛的舉動完全是兩件事。
他說因為自己才國中畢業,所以想簽志願役沒有辦法。
我想假使他好運升到高中的話,國軍的水準又要下降一級了。
一般而言,我是不可以用學歷評斷一個人。
但那時我周遭會做出自我感覺良好行為,唯我獨尊的,
其實都有端倪可尋…

讓我再跳tone到採買車上。
某天去採買回來的路上,貨物很多,
開採買車的車中班長常常飆很快,
所以堆積在座位上疊到車棚布那麼高的冷凍肉紙箱群,
一路上就必須時時刻刻注意,萬一出現要倒下的趨勢,
就得立刻去扶它。
但真的能扶住的機會太少了,冷凍箱通常堆在很接近車頭的部份,
已經被其他裝果菜的塑膠欄擋住,根本沒辦法去扶,
只能眼睜睜看著它倒下去。

而那天要倒下的箱子也不是裝肉類,
只是一般的大宗貨品。因為不是肉類,
所以大宗雜貨類會堆在兩旁我們我坐的座位中間。
有時東西一多沒地方坐,
(採買時我們就要出去五六個人,再加兩個搬貨的公差)
只好坐在箱子上也是常見的事。
但是他老兄那天把腳放在箱子上時,另一個空餐的學長就說:
「卡小心喔!」
「等會震一下箱子掉下來,你的腿就斷囉。」
這句講完後,他直到車子抵達空餐前都沒有講話。

要下貨時,他還不想動作。
另一位從空餐寢室出來搬貨的學長問他怎麼了,
他怒言:「被你同梯氣的啦!」
說實在,我找不到可以那麼生氣的點。
只能說這個人的地雷還蠻莫名其妙的。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