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9的文章

〔專欄〕「自我感覺良好」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一個專有形容名詞就這樣誕生了。
不管它從何而來,簡單的從字面上解釋,
就是說一個人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以及外顯的表徵等,
明顯地將自己與他人的比較上,放在較高較為優越的地位。

代表人物?我說她你們不會有第二個意見吧?阿美姐。
鞋猴的那個。喝咖灰的那位。
好段日子前,她竟然也會被奉為貴上賓,原因不在於他有多「好」的美貌(以前是有啦…),
而是讓人噴飯的言行舉止。
觀眾大家都歡樂的不得了,可是她似乎以為大家是因為她優秀的條件才看她。

自我感覺良好。不錯。
我們以為我們正在以自己的道路上前進,可是在別人眼裡,
我們自己腳下所踏的那條道路,是多麼怪的引人注目。
我們照著鏡子,看著對面的那個人,想到那麼帥氣的眉毛、
修長的睫毛,俊俏的臉龐、美好的身材,自評:少說85分。
實際上,出門過後,恐怕在一百位路人心目中,平均頂多65。

看自己都會有盲點。不知為何,對於自身的奇異處,完全不在意,
甚至以此自豪。然而漸漸的才瞭解,大家會一直看你,
不是你多優秀,而是你多奇怪。
我來說一下自己的例子。從以前,至少國小開始,
就有人說我怪,但是我一直不管這些話,甚至是你越說我怪,
我越要想一些更怪的東西給你們看。
無論是行為上(隨機表演某舞蹈動作),或是講只有看過某電視的人才知道的名言、梗。
好快樂啊,就這樣國中、高中繼續在我的世界裡沈醉著。
就連出門都是硬穿拖鞋就出去了,身上配色只有國小學童在穿的褲子也硬穿。

結果過了到大學以後的時間,我照樣走我自己的路,下場就是死的很難看。
然而當時的我也陷在「自我感覺良好」的症狀,不理會其他人「覺得我怎樣」之後,
進行「標籤化」的情形。
人對於第一眼看到的人物,給予它的刻板印象,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改變。
即使這個印象與實際上自己的印象,可能完全不同,甚至誇大扭曲。
所以我們如果以前曾經跟某個人有疙瘩,
後來在某個階段看到長得很像的人,神奇地下意識閃躲,就是這個道理,
雖然我跟那個同臉人,甚至我的朋友同學們完全沒任何關係。

到了研究所之後,我才漸漸跳出從「我」的眼睛去觀察自己,
而是從「可能的隨機他人」眼中看我自己。
在出門前竟也會注意要去的場合是不是拖鞋可以跟大家說哈囉的地方,
以及即使是大熱天的情況,我的短褲是不是太短…
擺脫「自我感覺良好」的症狀後,才能體會到怎麼融入群體。

上青少年心理學那堂課時,提到青少年會有注視自己的他者,(…

【南極劇場】獨角獸查理3

這是系列的最後一集,尚未看到第四集的中譯版。==
我人在終年低溫的南極,不,206電腦教室。
今天是星期天,也就是說,明天又要進行掃蕩死亡腦細胞的專案了。
不知道我的進度跟不跟的上,因為現在的課程安排似乎把火力集中在C語言上,
然後現今上到第四章為止,某幾個指令講歸講,有他們各自的用途,
可是等到真正給你考題的時候,要怎麼去應用,寫程式時很多error就會跑出來了。目前為止,自評大概吃了70-80%的東西,但是硬要死背全部指令的話,
我還是會忘的。據說上完第六章就會考試,我大概偷翻了一下,
夭壽。第六章是魔鬼啊!

不知不覺我又把頭悶進了儲思盆。
那天是聯考分數公佈後的某幾天,我正在為以後(也就是現在)的出路計算著。
看著填選志願冊子上一排又一排的系所,
一直沒有辦法拿定主意的我,雖然空有接近400分的資源,
卻無法想出第一志願到底要填啥。在聯考三個月之前的推甄把我踢出去的中山資管勒?
想填,可是又被念說太浪費分數。
結果它被(施壓)排在大概第六個之後的位置。
以我的分數而言,這個志願等於是陪榜了。
本來想考的,唯二放在社會組志願的東華資管呢?
免肖想,這是新成立的系,想當白老鼠?
它大概在第八名。又因為我的分數實在太誘人了,理所當然的我被「要求」前面的志願,
你們都知道的,第一學腐,學著怎麼變第一廢人。呸呸呸,亂講。
科系看來看去,資訊方面的科系都在自然組,我填不到,
社會組裡頭啥法律、會計、商學的我又沒興趣。
填志願這段期間卡住的原因就在這邊。
然後我也提出了疑問:我一定要填第一學府嗎?!
當然,在爭權益這方面我根本討不到便宜。
對啦,就是長輩最常用的天字第一號金牌:「為你好」。
想要填有資管系的學校被嫌招牌不夠亮。
大家都是為了那個第一學府的招牌,口水讓全國家長都流滿地的那個招牌。最後,我在半妥協下,填了工商管理系。別懷疑,當然是第一學府的。
可能是英文分數不大好看的緣故,我上不去,
來到了第二個我「不討厭也不喜歡」的系…莫再提系。我的臉浮出了儲思盆。現在看來,如果我「堅持」理想,
現在的我應該早在某科技公司做我六個月後還是要做的事。
不,可能一兩年前都當完兵,也沒讀研究所,也有數年的工作經驗了。
我好像在迷霧森林裡走了一大圈,結果又回到原點。而我之前花掉的大學4年+研究所2.5年,
難道是投資失敗嗎?
誰也不知。

這篇絕對不是在抱怨什麼。

圖片
前提已經寫在標題上了。
鄭重強調,我只是,just,提出數個現象觀察,以及比較一下兩種情況下產生的,
一個令我困惑的結果。

在東華的時候,騎車經過籃球場,唷,一群人在打籃球,
男女混隊。真是開心啊。
台大的時候,看著排球場也是男女混隊。真是快樂的一群大學生。
現在,我又經過了排球場,又看到…你知道就好。
我的腦海此時切換到國中的時候。

那時的體育課,因為體育老師的無為而治,我都會帶顆籃球到學校。
某天國風那棟藍色體育館開了,我們難得可以在裡面打球。
我對著一個空籃架投我的球,投著投著,一個女同學來了。
雖然我很想直接公佈她的名字,可是,我們做人要厚道一點,
我絕對不會說她姓游,名字叫什麼舒啊啥閔的。
(你「應該」不知道,是吧?)

她過來跟我說,可不可以借她們球。我記得那時國二,每班要派人參加籃球賽的樣子。
要練習也是正常的事。好啊好啊,我以為意思是我「跟」她們一起打。
結果她馬上面有難色,說了一堆,又說我只是「犧牲」我自己,
讓她們有球打。我當然不能接受這種莫名其妙的說法。
我繼續投我的籃,結果眼角餘光一瞄,我看到她跟體育老師借了球,
往我的方向走來,並且直接佔地為王,開始投起球來。
我就這樣默默的走開…

思緒又回到地上一堆松果的中央大學。
「難道阿弘錯了嗎?」
我不知道,不瞭解,也無從得知為什麼。每當一看到類似的景象,
就會想到當年那個可憐的國中男孩。也大概是從那時開始,
某種緣份就急轉直下。

不知道是當年不爽某個長得像豬的同學,還是不借籃球的那一刻起,
地球大氣層的波動影響到太陽系的每個行星公轉時間,讓冥王星變成dororo,
也因此導致這個結果。

再說一個。先前聯合副刊有篇文章,意思是一個大顆呆,不,體型很壯碩的男子,
在公司不小心撞傷女同事後,在醫院照顧著莫名其妙就在一起了。
我只知道我也曾不小心弄傷一個女生,下場是她送我一個「幹」。
(詳見大地一聲『贛』!一文)

故事說完了。看著當兵時那些阿撒不魯的學長學弟,
又想起我媽跟我說「你條件也不差,怎麼會沒有…」,
我只好勉強擠出跟粉刺一樣大的結論,
那就是,這跟條件無關,跟運氣比較有關。
而我是每個人生階段都可以提出一個砂鍋大的倒楣事蹟,
就代表著「負運男」屬性將跟我一起走下去…
這篇真的絕對不是在抱怨什麼,而是告訴你事實是什麼。

初心者的心得…

各位好。不對,我又在copycat了。
抄襲某個在馬祖的人寫信的開頭。
這不重要,反正你們也習慣了,我寫文章前面一定要拉裡拉雜講一堆無關本文的話,
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填版面用的。
對不起對不起,趕快切入本文。

今天是上課第四天而已。扣掉第一天報到,其實到現在為止都是天堂,
就跟新兵下部隊一樣,前面一週雖然都在打雜,
但是比起後面的日子,你會寧願加甘願天天打雜…
而目前為止,我上課上到現在,大致都沒啥問題,
只是有一些地方可能還不熟。
像是C語言上到後面的語法表示。怎麼突然就殺出一個宣告int、void勒?
再來是嵌入式概論後面的進位互換法,怎麼把二進位換成八進位之類的…
還有,今天linux到最後(為什麼難的地方都在最後的尾聲?)
突然殺出一個vim這個文書程式,還有一堆的按鍵用法…
我大概瞭解我的未來將是跟這些不算有趣的東西為伍了。

讀了理工科的內容,讓我對照起以往都在人文科打滾的我,
聽的是抽象概念,而面對這些具體、硬的東西,
雖然以往對電腦有些概念,仍舊需要一些調適。
希望半年之後有一些好消息。

看了課表,還有週六日在上課的,看來又回到當兵的時候--沒有固定例假的。
即使週一二變成空堂。
就給它操吧。要不然為什麼當兵三個分隊我會不幸被丟進最操的那一個?
命嘛。

來到新環境…

圖片
圖為中大校犬。沒洗澡。

在週日,離開了我待了也不少時間的花蓮,搬到桃園中央大學附近,
開始著半年,不,可能是一生的勞碌生活。
先不講以後工程師的生活如何,先提提我這邊的環境。
房間還好,雖然冷氣濾網多年沒清,讓我第一天頭一回體會到開了冷氣還會流汗的夜晚。
出門要帶磁卡、房間鑰匙、車鎖(以後還要加個機車鑰匙),口袋都快塞滿了。
我房間後面是荒地,雜草叢生,有時還會怕一些奇奇怪怪的鳥蟲跑進來,
不過好在,倒是沒啥蚊子。

因為我住的地方在往學校後門的路上,沿街都是商店,
光是便利商店就有三家,這是東華後門比不上的…
至於為什麼我現在才上來寫文章呢?因為我不知道,
原來我們還要另外接洽網路業者…所以房間有網路插座也沒用,
你要去申請啊!!

而在中大後門出來的大馬路出去往中壢市區方向有更多的商店,
雖然大人都跟我說騎腳踏車出來就好了,但是據上次我到棒壘打擊場的距離,
已經有一段路了。更何況,我還發現順X3C在更遠的路上(大約還要再兩公里),
我不騎機車,來回一趟一定癱…

上了一些課,知道了所謂理工科系的人讀的C語言是啥鬼了,
我也想不到自從聯考填志願開始,繞了一大圈後,
我還是回來看這些東西了…
如果當初我考東華資工所的話,我應該不會來上這個課。
只是,憑我那時??的基礎,考得上嗎?

總之,台北,我來了。

【南極劇場】獨角獸查理2

最近該開始收拾東西了。
根據情報顯示,我未來的房間是一人住,
因為先前有8個人先自己找到雙人房,而多出來的我就變成單人房。
好嗎?有好有壞,在東華的時候就是單人房。
好處是不需煩惱另外一位室友的作息,(萬一是一個爛人…)
壞處是以後的課相當需要團體作戰,在沒有室友討論的情況下,
我必須去串門子。先把房租稍貴的情形擺一邊,我聽到這消息腦海中突然閃出一個夢境:
那個夢讓我看見,除了我以外的人都成為一個「組合」,
唯一落單的人就是我。就這樣,因為沒有成為「偶像團體」,
我變成了Dororo的真人版。
好真實。那惡夢到現在還沒辦法完全離開我的腦海。希望一切都是我多想。

Time to say goodbye MV

是該跟花蓮說再見的時候了…


歌詞:
==
[Sarah] [莎拉]
Quando sono solo 當我獨自一人的時候
sogno all'arizzonte 我夢見了地平線
e mancan le parole, 而話語捨棄了我
si lo so che non c'e luce 沒有陽光的房裡
in una stanza quando manca il sole, 也沒有光線
se non ci sei tu con me, con me 假如你不在我身邊 , 我身邊

Su le finestre mostra a tutti il mio cuore 透過每一扇窗 ,招展著我的心
che hai acceso 我那已屬於你的心
chiudi dentro me 你施與到我心中
laa luce che 你在路旁
hai incontrato per strade 所發現的光

Time to say goodbye 是時候該說再見了
Paesi che non ho mai 那些我從未看過 從未
veduto e vissuto con te 和你一起體驗的地方
desso si vivro 現在我就將看到與體驗

Con te partirosu navi per mari 我將與你同航
che, io lo so 在那;越洋渡海的船上
no, no, non esistono piu 在那不再存在的海洋
It's time so say goodbye 是時候該說再見了

[Andrea] [波伽利]
Quando sei lontana 當妳在遙遠他方的時候
sogno all'orizzonte 我夢見地平線
e mancan le parole 而話語捨棄了我
e io si lo so 我當然知道
he sei con me , con me 妳是和我在一起的 和我
tu mia luna tu sei qui con me 妳 我的月亮 妳和我在一起
mio sole tu sei qui con me 我的太陽,妳就在此與我相隨
con me , con me , con me 與我 與我 與我

Time to say goodbye 是時候該說再見了
paesi che non ho mai 那些我從未看過 從未
veduto e vissuto con te 和你一起體驗的地方

127在大內的37天-送醫篇

大家都知道,在國軍新訓階段號稱「夏令營」,
但是讓體能吃屎的程度依舊可觀。
在當兵之前,805醫院給了我一個晴天霹靂,那就是扁平足只差了兩三度就免役。
而在當初一堆人給我洗腦說我一定不用當的情況下,
我也沒準備去考預官,也讓我接下來碰到一狗票鳥事…
先不談這個,該講的是因為連日操勞而產生的身體異狀。

我的扁平足看似無影響,跑步走路都正常,然而某天要預演新訓開訓典禮,
某長官的口水多了起來,我穿著腳底超平的軍靴,站了40分鐘後,
我強烈感受到我的腳底跟我說:我撐不下去了。
那種痛已經是將近抽筋的痛。但是我卻沒辦法跳脫出來。
然後大概是因為靴子太爛的緣故,我的右腳拇趾前端也漸漸失去知覺。

我跟上面班長反應後,也帶我去看過醫務所,讓我可以穿布鞋出操。
但是,情況仍未有所改善。
在我之前,器材班已經有一些人先去看過醫務所,大大小小的問題都有。
腎出問題的、感冒的、腳也痛的,器材班幾乎沒一天全員到齊。
最後我也受不了我那無知覺的腳趾,跟著去看醫生了。
經過軍醫的檢查,他決定開轉診單把我送出去。
聽到可以不用出操的那一刻,心情總算輕鬆許多。
如果器材班去掉126跟128這兩個人,我精神上會好許多,可惜他們怎麼操,
那張嘴巴都不會死。

在排隊出去的那一天,我看了集合的班長手上那個轉診名冊一眼,
一堆奇奇怪怪的病例都有,像是壓力症候群,看起來超嚴重的X臟破裂等,
果然全天候出操出的問題也一堆。
坐上了遊覽車,開上了高速公路,我要前往高雄805醫院。
聽別人說那裡有網咖、有餐廳,這倒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坐了一個鐘頭的車,車上強打著蔡依林的MV,經過了月世界,
到了高雄市,也到了目的地。我的門診在下午,所以我填完應該填的資料後,
就在醫院附近晃晃。看著來醫院打情罵俏的**,又看著自己穿著該死的迷彩服,
那種悶不是在這裡打打字就說的出來的。

診斷到後來,只開了藥給我吃。當然大家都知道,是吃不死人的藥。
我也打定主意,如果還是一樣,我就再來一次。
不過第一趟我沒去餐廳那邊就是了。

放完懇親假,回來之後,連左腳腳趾也淪陷了。
我應該也清楚吃完藥的結果還是這樣,因為藥統一放在輔導長室裡面,
天天趕時間吃飯休息盥洗,哪有時間吃藥?
於是我又開啟了第二趟的旅程。
到了那裡,我終於踏進了所謂的咖啡廳,但是…好貴,
點了一餐至少80…而餐廳座位旁邊就是好幾台電腦,只是吸煙區的比例遠大於非吸煙區。
而我後來又去看診的兩次都有一位器材班的人跟我一起去。
在互相探聽的情形之下,有…

鍵盤貓再一發

重點是貓狗之間的互動…太有趣了。
從旁人對話內容,聽起來是台灣的影片?好,看完影片,再報告一下(跟誰啊?)之後的路線。
據說20號那班課已經有30多人報名,20多人繳費。
所以再也不會拖下去了。然後,我昨天還前天丟了個履歷到花師徵助理,
如果沒意外的話,到時叫我面試我可能要婉拒了。
我沒辦法來來回回…不管如何,接下來的半年過後,我會獲得什麼、碰見什麼、改變什麼,
就交給天吧。明天的同學會…祝愉快。
對了,我似乎也該交待一下最後一篇127在大內的37天系列文章。
文章會寫有關於醫院跟醫務處的事,經過數天的操勞,我的身體也出現很多違和的狀態,
而我也趁此獲得喘息的空間。
看著花蓮市街頭的景象,我以後能看到它的機會也不多了。

值得思考的一些「哲學」問題

圖片
我猜某些人看到這標題又心想:「你又想這什麼鬼標題?」
每次寫文章都不正經,專門想有的沒的標題吸引注意…
(不過現在的確比較冷清就是…囧)

好,回到題目。我為什麼會突如其然想要寫這個,其實也是…心血來潮。
我想到我在退伍前兩天,我們分隊長跟我和另一位學弟講了一些他看的書裡頭的內容。
那本書名我有點忘了,好像是跟「正面能量」有關的書。
所謂正面能量是我們在言談中鼓勵或是激勵到別人,這些話就成為了別人的正面能量。
他也說到那位主計科簡太婆就代表「負面能量」,任何事都讓你萬分感到低落、不滿。

然後問到一個問題,你會跟「有難同當」的人做朋友,還是「有福同享」?
一般人都會選擇前者,然而分座告訴了我們,是後者。
為什麼?你選擇了後者,在你困苦的時候,不是可以看出他不是啥好人嗎?
但是換一個角度來想,你選了他,他有好處時你也可以雨露均霑!
你若是跟前者一起,在他苦痛的時候,你就得跟著一起苦了!
聽完後恍然大悟了是吧?這是過去的教育不會告訴你的黑暗面…

再來,假設你是一位醫生世家。你有喜歡的人,快要論及婚嫁。
但是父母強烈希望你跟另一個醫生世加的女生在一起,否則將斷絕親子關係。
怎麼辦?忠孝難兩全。(按:忠?打那來的忠?)
你的答案?
我那時又站在歷史上錯誤的一方。

你要選你愛的。Why?你就此跟你父母翻臉數年,這樣好嗎?
分座告訴我們,因為「要對自己好」。
你勉強自己娶了醫師娘,但是後來的人生會很痛苦,一直到自己跟老天報道的時候。
選你所愛的,雖然只是五年十年不跟父母往來,不過,只要雙親走了,
你就好過了。

看起來很現實是吧?人還是要多替自己算計一下。
我記得比較深的就是上述這兩個議題。
還有每種興趣嗜好都有它的學問,舉凡做菜的配料、烹調方式、
機車的各種零件部位、建築結構的分析、登山配備和高山動植物種類辨別,
就連棒球遊戲的規則都是學問。
你懂得越多,你自然就是讓別人景仰的對象。

說完了。然而我又想到,我那「127在大內的37天」還有最後一章要補…

沾罩子放亮一點!

又來到回顧鳥老師的時間。
這次再度回到那個瘋癲的國小老師聚集地。
這個老師她…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她,因為她根本不曾教過我們。

她是別班老師,也從來沒有帶過我們一堂課,那究竟是為什麼我對他有這麼強的怨念呢?
以下是兩點說明。
第一,我們班在某天早上集合,也不是升旗,反正是某個集會,
然後秩序亂糟糟的,不過只要談到秩序這個點,絕對不需要到我,
因為我始終就是站在原地的乖寶寶。好,吹噓自己不是本文重點,
她這位十一班的導師就這樣越俎代庖的幫忙「管秩序」了。

可是,我記得我根本沒有講話太大聲,或是做出智障般的行為,
她過來我們班罵的時候,她「推」了我一把。
非常大力。很大力。維大力。
我莫名其妙的被這個肖婆給推了一把。我哭了。
然後我也不知道她到底來幹嘛,隨隨便便念一下又走了。

第二次是在朝會時,那時候的校長口水超多,多到可以從升完旗講到上課。
我算過有一次是從七點四十多分講到八點十分,二十多分鐘。
那一天又是在大太陽底下罰站聽他講落落長的宣言,
我的腳受不了久站,於是便動一動我的腳踝,動作就是把腳底板跟地面呈現45度的角度。
結果她又多管閒事,把她那雙骯髒的腳就這樣踏在我的腳上,
還叫我「不要亂動!」我當然又哭了。
踩鞋子ㄟ!!哪個老師可以這麼大牌?沒禮貌!

我想現在她應該老早就死,不,退休了。
但我是很好奇,當她班上的學生會是怎麼樣的一個光景?
連不關她事的別班學生都可以這樣粗暴,我不敢想像當她的學生又會如何…
看來最瘋狂的老師都在我那時的國小集合了。
==

插播一下,看起來7/11日是同學會的日子。可是…
我人還在花蓮。晚上六點多舉辦的話,就代表我必須當天留在台北,
要不然就趕夜車。(這是不可能的。)

找工作的進度也依舊停頓。看來,我真的要當一位工程師,
然後…不用你講,我也瞭解「工程師」在大家眼中的印象…
宿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