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0的文章

莫負當初心

我們一進來上資策會課的時候,
嘟嘟老師一開始就講到標題這此五個字。
「莫負當初心」
告訴我們不管如何,隨著時間更迭,
都不要忘記一開始自己是為了什麼進來上課的目的。

我引用一下這一段:
==
http://www.facebook.com/PsyNote?ref=sgm#!/notes/xin-li-xue-bian-li-tie/guo-du-bian-zheng-yu-mo-wang-chu-zhong/374275713283
所謂的過度辯證指的是--內在動機的強度,有可能會因為外在酬賞(如金錢、名譽)的加入而遭到破壞。一件他原本就喜歡做的事情,可能會因為我們不必要的獎賞,讓他誤會自己做某件事的原因是為了得到那份獎賞,結果一旦獎賞消失,他也就失去做某一件事情的動機了。

心理學家Lepper等人(1973)當初設計了一個研究來證實這樣的說法。
他們找一群喜歡塗鴉的小朋友來研究室,並且把他們分成三組:
第一組:一開始就被告知畫畫之後會給糖果之類的獎勵
第二組:中途才知道會給糖果
第三組:一直都沒給糖果

重複幾個禮拜的塗鴉之後,研究者開始不給糖果了,但仍舊請他們繼續來塗鴉。結果發現,第一組的小朋友後來的繪畫興趣降低很多,而且畫出來的作品也比其他兩組差.....

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第一組的小朋友開始認為自己是為了那些糖果才來畫畫的,沒有糖果就不想畫了!
==

先舉假球的例子。球員是為什麼要打職棒呢?
不就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以及理想,靠著自己的球技獲得認同?
有些球員受訪時說的更單純點:我就是喜歡打棒球。
可悲的是雨刷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很多球員已經變成為了錢在打棒球。
不是說打職棒就得打心酸的,薪資不多也要接受。
然而那些人怎麼可以為了$,背棄自己的理想與精神?
更何況,有嫌疑的人不乏月薪20萬以上的大咖明星…

再想想自己。
我又是為了什麼報名?途中曾經一度自我迷失,
究竟跳領域過來的決定是不是個美麗的錯誤?
現在我算是挺過來了。
即使code不能說完全精通它每個副程式的用途,
甚至根本不知道那奇怪的語法為什麼可以通過C的編譯器…
不過我很清楚,一切都在軌道上。

你呢?你的初衷還記得嗎?不管什麼事。

喇叭彪志〈十六〉

回到管假的部份。
這個人若以管假的責任濫用職權,我想你也不會意外。
他倒是沒有怎樣,只是某次就很王八了。
「Ka'Oh,你這禮拜想不想放三天?」
「喔?當然可以啊!」
(看到這裡,一定要想他到底打著什麼鬼算盤…)
「那…X號跟我去大魯閣,好嗎?」
果然。我相當不想跟他出去。
「我那天有事耶…」
這個時候一定要說有事的啊。
「喔,那這樣只能給你兩天了。」
他又動用到了「學長」的特權進行利益交換。

「哪有這樣的!」
我上週跟學長講到可以某週放假去打棒球,不過也是說說而已。
因為大家的假排程都不一樣,時間很不好喬。
但是他這回認真了。
我就這樣不得不接受浪費挪出一天時間跟他在大魯閣玩。
好不甘願…

那天早上,我騎著我的smile出門去載他了。
騎車到營區接人的時候還看見分座也騎著車正要去營區。
他幾乎不放假的。
我就這樣盯著他座騎那可憐快要扁掉的輪胎,直到營區門口看著他進去。
好的,他老兄在對面就慢慢的走過來,
然後在此刻,我也目睹了一個阿姨騎著小50,
就這樣撞上了由女駕駛開的計程車的小車禍。

接下來,我就載他騎到了大魯閣附近停車。
在路上,他對我「毛手毛腳」,雖然我在營區早被他偷襲好幾遍。
但是被一個猥瑣男這樣摸,本來是勉強可以開心難得去大魯閣的時機,
因為後座載的是他,所以心情打平。

到了大魯閣附近停車,他說還沒吃早餐(已經九點),
所以先到旁邊的早餐店待了一下。
後來就進去大魯閣了,可是整個行程因為被他掌握主導權起了變化。
他偏好一樓的小鋼珠、水果拼盤等遊戲機台,
結果我也丟了好幾十個代幣進去玩。
誰叫我沒碰過呢。只是看著其他旁邊在玩路人的樣子,
我絕對不會想再進去第二次…
只能說物以類聚吧,跟喇叭的形象。

後來去打了棒球,可是沒打幾球,我就被他硬拉去打一盤撞球。
當然我只有被電的份,從那盤看得出來他一定很沈迷撞球。
再來又跑去打保齡球,因為之前也在聊天的時候講到要打保齡球。
只是後來想打第二盤時,他很自然的只是坐在位置上,
看著我出第二盤的錢…
大魯閣一盤不便宜吔。

我差點忘了這段,打完撞球是中午時刻,去吃池上便當完準備再去別的地方時,
他很自然的坐上我的機車主座,要騎我的車!
他沒跟我講,我也沒同意他。
「妳這車保養不錯。」他拿出以前當黑手的本領評論我的車。
唉。我說啊,你要載我可以,不過這樣實在很沒禮貌吔。
在放他到網咖自己去玩的時候,我總算找回了…

1983,2010與「2013」

圖片
今天是我生日。
首先對在非死不可上慶賀的朋友致上感謝之意。
然而對我而言,我已經低調慣了。
每年也都是這樣過,當成其他364天的平常日一樣的過著。
上一次有蛋糕的時候是研一在學校對外街上的一間餐廳「歡度」了我23歲生日。
那時候自己許的願望還記得,只是實現了幾個,我也不清楚。
(應該是因為沒有實現,所以才忘記吧…)
這次,文章篇幅會相當「充實」。
我想講的的東西通通都會在這篇一一浮現。

到今天,以實歲來計算,我已經27歲了,雖然看不出來啦…(毆)
以長輩殘酷的眼光算虛歲,我也28了。
距離所謂「30而立」也不過僅剩短短兩年的光景。
這篇生日文的看球重點已經不是我又如何如何看待這一天,
而是我之前一再預告的,那神秘的數字「2013」。

乍看之下,好像跟傳說中的世界末日2012年很像,那又代表什麼?
很簡單。2013-1983=30,那年就是我30歲的一年。
然後,以下請你們,一個字一個字看好它的用意。

「如果在2013/3/23以前我還是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我可以改變現狀,將不排除考慮終身不婚。」

我本來的版本最初是「那天之前如果結不了婚」,但是看到現在普遍的情況,
說這句等於自殺。
所以我「稍微」修改一下,已經夠「寬容」了吧。
但就算我不做此宣告,事實也許依舊時間一到照樣會發生。
或許有人看到上面那句話,會回應「太早了吧!」
請勿試圖說服我。大約在去年退伍後這個想法就已經產生了。
我只能說我的規劃目前就是這樣,我不想年紀一大把還在想結婚的事。
到了這個地步,也不大容許錯誤嘗試了。
我一直希望能有個年紀小的對象,隨著年紀增長,
實現的機會越來越渺茫。
就算要求最多同年紀的,大部分也都結婚了…
我還能要求什麼?
既然有句話是「該有就會有」,那一定有個反證,就是「不會有的還是不會有」。

恍然大悟了吧,本部落格左下角倒數鐘的意義。
以及之前噗浪上的末日預告、退休或是離開所代表的真義。
晚走不如早退,我決定了。
砂礫裡找不到珍珠的概念衍生,就如上述所言。
2013對我來說是另一個末日,那一天過後就代表著我將重生。

在這邊稍停一下,分析目前情況。
大概有三個因素:自身、外在與選擇機會。
自身因素我自己知道,其中一個問題就是迄今尚未完全治癒的「恐女症」。
成因包括個性與環境,兩者相乘造就了可以間隔數年都完全沒有講過話的詭異情形。
近年已有所改善,然而不等於完全沒有,甚至已經轉為隱性…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2-3

好煩喔。
可是我煩的點卻無法說得很清楚。

我想,應該是週一症候群吧。
以前上課時(大學後)還沒那麼嚴重。
因為課可以自己選嘛。然後想當然爾,
大家都不想上週一的課,所以我也很久沒有上星期一的早課了。
說到早課,明天還要開會勒。

來這邊剛好也滿一個月。
也就是說,這週五我就可以拿到生涯第一筆薪水了。
可喜可賀啊。
這筆錢除了要先支付房租與水電費之外,剩下的部份首先是先把該還的人情還一還…
每次都是因為自己沒有固定職業接受請客,實在很不好意思。
這次我總算師出有名了。
所以,聽到說由我出的人,這次請不要推辭。

另外其他部份,我打定主意想要支援家裡。金額未定。
至少代表了一點意義,我終究有本事幫忙經濟情況了。
其他部份東扣西扣,也沒有什麼一定要買的東西,
大概就先存起來吧。

然後…嗯。以我比較「機靈」的情況,想要玩那種生日假裝大家都忘記,
到最後才跑出來說生日快樂這種整人老梗是騙不到我的。
我絕對不可能忘記。
只是,下一篇將要公佈的內容非同以往。
不是像以往一樣說又怎樣的過著一個平常日的生活云云,
而是…最終的「志向」。
也該了結了。

〔專欄〕監視器和有色眼鏡

本篇只是一個胡思亂想。
其實還蠻值得好好思索的。(可能只有我值得…)

某天走到便利商店正在結帳,
抬頭一望,有個監視器。
這很平常。
走捷運地下道,出了門口也有個監視器對著我。
還是很平常。

只是在結帳的當下,我的幻想症發作了。
我幻想著我是個竊賊。
我已經摸走了一些東西。
然後結帳時把東西藏起來。
我走出了店門口,很自然的走出去。
又「假設」我隔天被抓到,報紙媒體怎麼寫。
「竊賊大膽,神色自若的走出店門口。」
那,如果我很緊張的走出門口,底下的報導當然就會寫:
「竊賊心虛,慌張的離開店家快步離去。」
咦,好像怎麼做,都是負面的。因為你先做錯事了嘛。
同理在捷運地下道的監視器,我也產生了以上相同的感覺。

現實上不就是如此嗎?
就別拿犯罪做例子,當你黑掉的時候,就算你根本無心犯的錯,
也會被說是「故意」怎樣了。
我又想到一種情況,你才剛跟別人口角完,
結果轉身不小心撞到桌子,還蠻大力的,
這個時候別人是怎麼想你的?
「翻臉了嘛,開始要摔東西了…」

很多事不看原因,只憑外在顯示的狀況就判斷事情的是與非,
是很危險的,就像是帶了有色眼鏡。
標準的例子就是那個笑話,「睡著了還在看書」,還是「一看到書就想睡覺」?
你真的以為你的形象是自己所感覺所賦予的嗎?
不,真正的重點不是自己怎麼看自己,而是別人怎麼看你。
像是我身在搧屎分隊的時候,我在主計科簡老太婆的眼裡就是黑到發亮了。
後期有些根本莫名其妙多出來的問題照樣推到我身上,
然後以此為理由玩告狀的遊戲。
可是,你也不能怎麼樣。
她可是連一顆砲都敢修理的人呢。

謹言慎行。共同勉之。

王傑-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MV

………………你累了嗎?再聽這一首歌好嗎?
(PTT張爸梗總是用不膩)

歌詞:
==

天上飛過是誰的心 海上漂流的是誰的遭遇

受傷的心不想言語 過去未來都像一場夢境
多少冷漠我都嘗盡 多少回憶藏在我的眼底
遙遠的你是否願意 為我輕輕點起一絲暖意
痛苦和美麗留給孤獨的自己 未知的旋律又響起


是否我 真的一無所有 黑暗之中沉默地探索你的手
是否我 真的一無所有 明天的我又要到哪裡停泊
是否我 真的一無所有 心中的火再沒有一點光和熱
是否我 真的一無所有 昨夜的夢會永遠留在心中
==

會突然抓到這首歌,一半的原因也是有點感觸。
也可以延續上一篇所講的內容,
除了沒能及時在當時擁有一些東西,間接導致了其他不得不接受的結果之外,
再者就是現在想重啟「超級任務」,也有些困難。

統計了一下我MSN跟非死不可兩者的好友比例,
發現…國中同學人數是最少的。
很奇怪,年代較久遠的國小人數反而比較多。
可偏偏我記得比較多白痴回憶的時間就是在國中。
不曉得為什麼,一畢業之後,其他人消失的無影無蹤。
甚至還要靠google大神才有機會找到。
不過現在多了非死不可,也許還能找到第三個吧…

現在的小孩好命多了,一人一支手機,
除非門號換,不怕找不到人,
如果我那個年代(這好像是老人才會說的語詞)有手機的話,
哪裡怕真的一無所有?

寫到這邊,好像不講莫再提的部份,又說不過去,
因為歌詞對我來說意義很明顯。
唉,已經講到不想講了,也許維持現狀才是最好的狀態,
何必自討苦吃,你說是不是。

〔密技〕讓Word文件自動轉成摘要簡報

好久不見的密技。
先看再聊近況。
以下內容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如何將一份密密麻麻的文件輕鬆轉成條列式簡報?撰寫文件時,我們最容易忽略的就是Word文件架構,只要設計一份讓Word能夠自己看得懂的的文件架構,讓它知道哪些是標題重點,就能夠幫你把這些重點轉換成條列式的PowerPoint簡報。最好的方法就是藉由Word的「大綱模式」來完成,大綱模式不但可以協助我們將Word文件抓出重點標題,同時也能直接設定文件各地方的階層順序。


Step

1.開啟大綱模式的方式,可以從〔檢視〕索引標籤的「文件檢視」群組中,點選〔大綱模式〕按鈕。
2.Word的大綱共有九個階層,通常文件中標題都會設定為階層1,因此我們先點選中標題前方的「點」,接著從「大綱工具」群組中,點選「大綱階層」清單,並選擇【階層1】選項。編輯文件時編號清單和大綱模式是沒有階層關聯的,且兩者所代表不同的需求。而在大綱模式中,套用階層樣式時,原先的格式則會改變,所以這時就必須重新調整格式。
3.中標題設定完畢後,若有次階層的話,就必須依照上步驟的方法來逐一設定「2-9」階層。從「大綱工具」群組中,按下〔升階〕或〔降階〕按鈕,也能達到文件分層的效果。另外使用鍵盤上的〔TAB〕鍵,同樣能達到「降階」的功能;若按下〔Enter〕鍵,則上下行會屬於同一階層。
4.標題以外的地方,都用「本文」來表示,設定的方法同樣是在「大綱工具」群組中,點選【本文】選項。接著點選〔大綱〕索引標籤。按下〔關閉大綱檢視〕即可離開。
5.若要新增傳送至簡報的功能,依序從左上方選擇【自訂快速存取工具列】→旁邊的「倒三角形」上→按出(下拉)選單中【其他命令】。
6.出現「Word選項」對話盒後,選擇「所有命令」區域中的「傳送到Microsoft Office PowerPoint」按鈕,接著點選〔新增〕按鈕,最後按下〔確定〕按鈕。轉換成簡報的方式,直接按下【自訂快速存取工具列】中的〔傳送到Microsoft Office PowerPoint〕按鈕即可。
==

看完可能還是不懂他在幹什麼,
不過我在貴所時代倒是用過大綱模式來調整報告目錄。
還蠻好用的。

近況?
到明天滿月了,我的工作。
只是,畢竟專業就是專業,專業到程式碼等於天書啊!!!!!!
但可喜可賀,我終於可以跟別人講我在哪裡工作,
「看起來」像是個有正當事業的男子。
看起…

喇叭彪志〈十五〉

擺老的事還不只一樁。
某天去副供站,忙著忙著,在我們上車準備回去後,
副供站的老闆打電話給班長,說還有一箱冷凍沒載走。
而矛頭自然擺到我身上,因為我工作就是清點採購單的東西。

你也許以為簡單清點貨品的事怎麼也會搞砸,
我跟你講,會出意外的地方往往不是白紙黑字的單子,
而是到了現場隨時會變化的事:
冷凍豬肉箱數不夠啊,臨時必須問炒菜組的人要改什麼肉;
箱數因為老闆塞太多箱,會造成菜金爆炸,
我們就必須砍箱數…
還沒包括早上例行要去搶推車搶乾貨,然後突然收到要補買某些乾貨的決定。

然後偏偏有些補買的東西剛好多出來塞不進原來的單子,
必須再多寫一張,對我而言多寫一張就等於寫兩張。
我們的採購單一張要給副供站,一張說是自存,
兩張都要給站長蓋章。因此每當他們說要補買某XX粉卻是在接近七點半時才講,
我就會火大。
本來可以早點吃早餐的時間,我又要多寫兩張的字,
再去排隊,然後還要對多出來的結帳紅單。
相當浪費時間,再加上搬冷凍的事也是我要做的,
所以一個早上我就很想睡了。
然而,我常看到的是,喇叭志他老兄蹲在旁邊看著我們搬…

回到主題。
那天通知我們把車開回去拿回遺漏的培根時,他就開口了:
「你到底在幹什麼?」
「你為什麼不搬?」
我聽出來第二句的語氣就跟之前大洗一樣那樣,又要開始電人了,
說什麼也沒用,我不理他。
這只是開頭。

第二次則是,某月空餐菜金快要爆炸,所以我們的策略是,
用地餐的名義去買空餐的東西。
也就是把東西寫在地餐的單子,結帳完上車時再把東西擺到空餐的位置。
這個黑步是秘密,不能讓副供站知道。
很好,有一天在結帳時,我突然忘記了結帳的東西是算哪一部份,
脫口而出:「這是空餐的嗎?」
說實在,光聽這句你也聽不出來背後的意義,
聽起來只像是我忘了那個東西是哪個餐廳要買的。
結果他老兄又借題發揮了。

推車推出去後,喇叭志說:「過來。」
接下來就開始霹靂啪拉的電人了。
「你知不知道,這方法不能給大姐知道嗎?」
「我知道啊。」
「那你幹麼在結帳的時候問說這是給空餐的?」
「………(又來了…)」
以下幾句不外乎是什麼後果嚴重等等之類的屁話連篇,
唸完放我走後,我那天的心情又開始很差了。
「上次東西沒搬走算是我不對,這次就是你不對了。」

差點忘了重點。我為什麼會沒搬到培根的原因。
因為是他老兄去搬冷凍,結果副供站說貨還沒那麼快到,
到時候再補寫上單子去。
他沒講要搬多少…

〔專欄〕從王建民轉隊看企業文化

請不要看到標題就落跑。
只是有感而發,發一點小品文。
(只是我的小品文通常都是其他人寫不了那麼多的長篇文…)

王建民從一開始的跑壘「因公受傷」,
導致球季後半報銷,前年只拿下8勝2敗的精簡成績。
經過了復健後,趕上了去年的開季,然而接下來我們從轉播中看到了,
連續好幾場的愛的爆爆樂。(我只是剛好借用一下某名詞,勿做過多聯想)
洋基高層期間想盡辦法讓已經不能下放小聯盟的王建民技術性的到小聯盟投球,
目的不外乎是讓他回復以前的身手。
只是事與願違。除了對大都會贏了一場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勝場,
甚至又再度因為肩傷,再度報銷後半球季…

然而洋基還是拿下世界大賽的總冠軍。
球季一結束,最重要的就是球員補強異動。
之前的風聲已經釋出,洋基不大想跟王建民續約,除非他簽小聯盟約。
最後就如同我們所看到的一樣,加入了國民隊。

以上簡介給沒在看棒球的人聽。
我可以把每隊職業球團當作一間公司,公司裡的人員流動正常,
球隊間的球員交易行為也可以視為是一種公司之間的人力流動。
從洋基往年的舉動看來,洋基這間公司目標很明顯,
業績(戰績)要相當優秀(每年都要進季後賽,最好要拿總冠軍),
不到業績的人就得滾蛋,管你多大牌,之前有多少豐功偉業。
所以我們看到總冠軍MVP松井說掰掰;
有長打能力的強尼戴蒙,也說掰掰;
其他像什麼怪力男鄧肯、變速球王拉米跟潛力新秀甘迺尼,
甚至中外野自己家養出來的卡布雷拉,通通變成交易籌碼。

所以王建民對洋基而言,當然等於可有可無。
連松井都可以挑他說不能守備,擺明我不要。
這就是競爭激烈的公司。
相反地,國民隊是個無戰績壓力的球隊,去年輸的比賽跟洋基贏的比賽一樣多。
這隊向來就是冷門球隊,明星?我看除了有在看大聯盟的人之外,
恐怕還舉不出來到底有誰…
因此它成了王建民的新公司。

國民隊這家公司就像一些新成立的公司,
目標著眼於培養戰力,漸漸站穩腳步,
偶爾請來一些有經驗的人補強一下戰力(像今年),
只要能夠不墊底,就是進步。
也難怪王建民春訓被訪問時提到「不像洋基那麼兇…」
復健可以慢慢來。
這就是兩間公司的文化差異。

所以啊,挑對公司的確很重要。

我好像又食言了,寫了長篇小品…囧。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2-2

又是一個快樂的週末,在我推掉一個不大需要我的加班後。

這個禮拜就在不斷的看程式、看規格書、偷偷上非死不可和噗浪中度過了。
今天聽經理說我們的新筆電經已經到了,
等MIS把該灌的東西灌進去,原則上週一就會拿到,
然後,就是地獄的開始。
你拿到工具,沒有理由說不開始了吧。

不過這幾天的成就就是,我從不會搭公車,
到今天非常瞭解到信用卡中心那棟大樓只要搭上63號公車我就會到了。
有張悠遊卡的確很有助益,以前的話應該是卯起來掏零錢出來吧。
進公司後到現在的三個禮拜過得好快,
也已經習慣了早上八點半東摸西摸才出門上班的生活。
就這樣,持續到多久呢…不知道,可以用文字形容的話,也許是永遠。

圓山飯店原來是這樣

圖片
昨天又輪到了週末出遊時刻。
本來以為吃中飯應該是去個餐廳吃吃就算了,
只是看到計程車走的方向,怎麼…
竟然是往這個地方去!
囧囧囧。之前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地標,成了我解決中餐的地方。


在假日,大廳的人就很多了。其中日本客也不少。


還放了花燈。

不免俗的要用一張照片證明我來過。

後來去了這裡--美術館。

最後去了SOGO忠孝復興站附近那間。頂樓的景觀。

報告完畢!
下次會去哪,我也不知道。
更多照片,請到這裡。

周華健-其實不想走MV

我不知道該不該說想走。走離開我現在這間房間。

歌詞:
==
妳總是說我在這樣孤單時候 才會想與妳連絡
然而談的情 說的愛不夠 說來就來 說走就走
怎麼會不懂我怎麼會不知道 女人的心是脆弱
寂寞不是我不能夠忍受 只是每一天 我想妳太多
其實不想走 其實我想留 留下來陪妳每個春夏秋冬
妳要相信我 再不用多久 我要妳和我今生一起度過

啦~

妳要相信我 再不用多久 我要妳和我今生一起度過
其實不想走 喔~ 我留下來陪妳每個春夏秋冬
妳要相信我 再不用多久 我要妳和我今生一起度過

Repeat

其實不想走 我不想走 喔~ 我留下來陪妳每個春夏秋冬
妳要相信我 再不用多久 我要妳和我今生一起度過
==

為什麼呢?
因為只要我大洗完三天份的衣服,晾在我小小三坪大的空間後,
時間也差不多十二點了…
為什麼沒有洗衣機啊!!!!!

騎到洗衣店還要看運氣,看看別人有沒有在洗。
昨天我就差一點洗不到衣服,一下車看到店裡一堆家庭在洗他們的被單,
就有點不妙了。
而原來九公斤的洗衣機也被佔去,我只好多花十塊錢用隔壁11公斤的衣服。

我開始覺得這個房東…嗯。
在中時租屋網上面,配備那邊你可是標記著有洗衣機。
但是這種隔間是不可能有洗衣間存在的可能。
然後介紹說得輕鬆:「懶得自己洗衣的話附近也有兩三間洗衣店…」
我上次也說過洗一次要180,雖然不用再曬衣服。
薪水我還沒領到勒。一週洗兩次的話,一個月就要去掉180X8=1440……
還比交通費貴。
現在也不過兩個禮拜,說要搬,保證金14000就等於送給他了。
比起來,邱小姐還好講話多。

台北會吃人啊!!!!!

那一件「訂做褲」

看著「小愛君」自從登出了國軍online之後,
網誌更新的頻率相當咋舌,甚至超出我以前在貴所時代的生文章速度。
這樣不行啊…
雖然我因為天天沒有早於六點,七點下班,導致生文章的靈感與速度減緩。
所以現在只要我有機會,靈感一來,馬上就寫!

====進入主題====

看著自己的襯衫褲,接近腰帶的部份常常被縫出一個個皺摺。
西裝褲也同樣有類似的皺摺。
正在上信用卡程式解說的moment,我的腦海突然閃過了那段記憶…

那是在我國中一年級的時候。
上學一定要穿卡其色的制服,樣式我想大家都看過了。
某一天,早上穿著新的褲子到了學校,當時我也沒注意到啥,
只知道這件褲子我沒穿過。

到了下午,我的褲子開始被注意到了。
說實在,我真的不曉得到底是誰開頭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人那麼閒,
注意到我的褲子長得什麼樣。
發現了我的褲子有著縫好的幾條皺摺,我穿著「訂做褲」的說法開始流通了。
「齁~~Chen Ka'Oh穿著訂做褲!!!」
愛瞎起鬨大聲嚷嚷的山豬,咧著牽幾條口水絲的嘴,對著我笑。

我開始感到無地自容,因為在那時被建構成一個「優等生」形象的我,
穿著有可能違反校規的衣服,實在天地不容。
這條褲子只存活了一天,就此打入冰凍庫。
我媽直呼可惜。說實在,我哪裡會去特地訂做一條褲子?
況且,訂做褲要看起來很不像一般制服褲,很閃亮的那種感覺,
那件的樣子讓我就算穿了還不知道是訂做褲。

在眾人之中,如果一群人是被要求要遵從一定的樣式與規矩,
就算不是多合理,大多會採取遵守行為。
然而可怕的是,最後會去檢查有沒有遵守規定的,不是制定規矩的人,
而是被要求遵守的一群人,彼此互相無形的監視。
當兵也是類似的狀況,出錯的時候,罵最大聲的人往往就在你附近。

那件褲子呢?當然老早就丟了。
我也不知道到底犯了什麼滔天大罪讓我沒辦法繼續穿著它上學,
也許是懼怕那股「力量」。
那股輿論。
殺人是不需要用刀的。你才知道人言可畏,以及人的可怕。

喇叭彪志〈十四〉

我們站門口收錢的,其中一個主要任務是幫聯隊長開餐廳的正紗門。
一來沒多久,不管是蘇班還是臭腳誠,都提到這一點,
聯隊長的車一旦從遠方的聯隊部大樓啟動,餐廳的隊長、班長通通準備出來迎接。
我的任務就是看著遠方是否有車準備開進來。
這個時候我就必須馬上放下正在收別人客飯錢的動作,
衝向紗門打開它,並且站在旁邊,等聯隊長經過時行舉手禮。
「聯隊長好!」
我的任務還沒結束。
在跟開車的小兵或是別人聊天時,
我必須瞄到聯隊長突然起身離座準備走人的行為。
此刻我又要馬上去開紗門,並且再行舉手禮。
「聯隊長慢走!」

但是很不幸的,我曾經lose過三次左右,基於很多外在因素,以及只想放空的我。
第一次lose的時候,蘇班(還誰?忘了)跟我講到一件事。
「你知不知道當初喇叭沒開門被罵到哭?」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他當初大概是不知天高地厚,所以被電得很慘。
結果現在因為我來墊底了,他終於找到宣洩的出口,
所以很多事情就盡量找麻煩給我做。
我終於明白了。

他在陽台跟我喇叭的時候,提到自己曾經是早點組的一員。
每天早上四點多,也就是比我們正常起床時間還必須早一個鐘頭到餐廳,
準備蒸饅頭,以及把該準備的千人份餐點弄好。
光聽這樣就很辛苦了,他以此說服我這個組很爽。
爽個刁。
最爽的是他了好不好。

在十一月的時候,終於從吳班的口中聽到下一梯要補一個學弟給我了。
我終於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也因此,辦公室的王姐偶爾就會跟我提一下空餐的工作會比較輕鬆之類的。
「聽說」分座打算把我拿到空餐去。然後新學弟跟蘇班就一起做地餐。
喇叭志也在某幾次輪到他要做的公文時叫我過來學。
看似一切都很正常。
結果,學弟是來了,但是我在五點多下班的時候,
聽到了分座跟隊長(班長?忘了)說的話。
「以後辦公室只要兩個人管地餐就夠了。」
「那空餐怎麼辦?」
「王姐一個人就夠了啊!」
「她拿這些薪水,還有人幫忙,這樣不行…」(王姐不會電腦)
「所以…」
「喇叭這麼愛摸魚,我看這個位置根本不需要有人。」
五雷轟頂的我。

也就是說,我轉戰空餐,減輕簡老太婆砲火的機率已經歸零了。
是龜苓膏,我吃了龜苓膏。
這個位置不能說不忙。如果你認真想分擔王姐的業務的話。
空餐自己也有伙食費的算法,也需要跟外單位聯絡,
只是因為王姐幾乎沒放假,外加空餐業務本來就比地餐輕,
所以幾乎王姐一個人扛起來也沒關係。
然而因為王姐不會電腦,她的公文就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