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0的文章

〔密技〕Gmail優先收件匣

圖片
如果你有gmail帳號,可以看看。
以下內容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Gmail信箱實在太好用了,相信很多人都把它當成預設的信箱。不過是否也因此被一堆無關緊要的信件或電子報給塞爆了呢?現在Gmail推出了全新的郵件小幫手功能,可以幫我們把真正重要的信件另外放一個收件匣,這樣可以幫助我們以更有效率的方式,處理未讀取的信件。
》官方網址: http://www.gmail.com
Step
1.登入Gmail時右上方會出現「新功能!優先收件匣」的紅色字樣,點下去後會出現相關說明及影片介紹,可以點選影片觀看或直接按下下方的[立即試用!]。
2.此時會跳到「設定」的「優先收件匣」頁面,在「預設收件匣」的下拉選單中選取【優先收件匣】,這樣以後進入Gmail時,都會直接跳到「優先收件匣」中。
3.除了新收到的信件外,在「優先收件匣分類夾」中還可以針對優先收件匣裡要顯示的分類夾進行選取,並可分別選擇要顯示的信件數,設好後按下[儲存變更]即完成。
4.接著Gmail即會根據個人收信、回信或寄信的狀況,進行重要信件的判斷。在判斷為重要的信件前方,會出現一個黃色箭頭的標籤,若發現有信件誤判,點選上方的「標示為不重要」符號即可將黃色箭頭標籤拿掉。
5.如果在一般收件匣發現要列入優先收件匣的信件,則點選上方的「標示為重要」符號,即可將該信件標示為重要信件,下次再收到同一個寄件者寄來的信,Gmail就會自動判斷為重要信件。
6.當標示為重要的信件都讀取完畢了,則會顯示「太棒了!您已看完收件匣中的所有重要郵件。」Gmail會根據我們的設定,讓判別信件重要與否的能力日益精準。
===
最近寒流實在太強大了。 偏偏還加上下雨,起碼把氣溫感受下降了五度。 但再怎樣,也比不上去年在中壢時,那種冷到骨子裡的恐怖。 住桃園的應該知道我講的。 我明明住在平地,卻出現跟住在天祥救國團山莊一樣的感受。 洗澡時熱水器開到最大的5,還是捨不得放開蓮蓬頭… 現在台北雖然也是低溫,但感覺就是不一樣。
「十幾場」上週五出國之後,一整個氣氛就輕鬆啦~ 剩下該辦的案子也沒多少,今天清一清後,我就更放心好好出門玩了…

喇叭彪志〈卅二〉

在我好不容易跟他盧回我的複寫片後,
他又提出了要求:
「幫我買車票。」
「這樣不是很麻煩?」
「你就看時刻表買時間比較近的,然後,還要自強號。」
看了我的手錶,距離他所說的搭車時間,其實根本沒剩下多少。
混蛋,還不是你這小王八蛋拖掉我出營門的時間。

我背起背包趕著奔出營門先回去,東西放著之後馬上發動我的心情100,
先殺去火車站買車票。
小姐說到頭城的位置已經沒了。
但另一班還有位置的票,只能到礁溪。
(按:如果你是宜蘭人,路上碰到某位叫林X志還林韋X的人,
幫我扛布袋的話我會很感激您。)
沒辦法,時間不夠,只好買下只到礁溪的票,
真沒辦法就搭區間車吧。

買好之後,我打電話叫他該出來了。
「到頭城的票沒了,我幫你買了到礁溪的自強號,七點半的。」
「什麼?那我不要了。到我家那麼遠。」
喔?你一句話說不要就不要,我幫你墊錢買車票,
當我是傅縣長很有錢幫你留座位?
「有區間車可以到,沒得選了!」
溝通完才沒事。
上了機車,他的手依舊不安分,讓我不禁懷疑他是雙插頭。喔,扯遠了。
(不過他那副德性,就算真的是我也不會意外)
到了車站,總算放下這顆大炸彈,
他不是很快樂的進入了車站。
不過我也被他搞得有點不爽,
一回家馬上出門幫忙跑腿買票,你還說不搭就不搭,
當我是什麼?

這件事後來在他退伍之後講給一哥學弟聽,
他也覺得拗很大。
我是認為他已經不識好歹了。當下時間急迫,
他老兄那時正在房間好整以暇慢慢抽著他的煙,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撥電話過去沒接,
不會回撥過來問什麼情況,放著我在焦頭爛額。
我可是從火車站出發飆車到營區,好讓他趕上火車。
什麼東西啊!
你乾脆自己走回宜蘭算了。

幾週後,他老兄又要我載他去車站。
結果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打算搭七點的車,
想搭八點多的火車。結果又盧我陪他在網咖混。
打電話回家問,因為八點半多我家門就要鎖了,爸媽隔天要早起,所以要早睡。
給了我不置可否的答案,說晚回去也沒關係。
(我多麼希望那時跟我說馬上回家,這樣半秒都不用浪費在陪他上面…)
就這樣,我也見識到那間在火車站附近的網咖是什麼東西。
當然,裡面有啥奇奇怪怪的金髮少年,
不斷的練功打怪,這部份就不必多說了。

一小時後,我終於把這尊衰神請回宜蘭去了。
總之就是好幾個禮拜的寶貴放假時間,
我都得浪費一點的時間在他上面,
無論是亂晃還是載他去車站。
如果可以,我是根本不打算淌這渾水的。
要不是同…

當同學都變網友

圖片
很現實啊。
以前小時候不像現在網路發達、小學生就有手機,
要聯絡別人只能打家裡電話。
所以能留下的資料寥寥可數。
長大之後要找人,就算以當初畢業紀念冊留下的地址去找,
其他人大多到外地工作去了,所以也行不通。
更何況,詐騙案件太多,好像從國中畢業紀念冊開始,
就沒有列出每個人的家中地址了。
(但煩人補習班的招生電話總是找得到我們…)

容我打個岔,我迄今很討厭補習班的電話手法,
有兩次補習班打進來,我爸媽各接過一次,
他們假裝是我同學,指明要找我,電話就這樣轉到我手上。
接下來我就聽他們連珠砲廢話推銷他們補習班有多強多棒十幾分鐘。
那時候還不懂怎麼拒絕,找不到插話點,
聽到耳朵長繭仍不知道怎麼掛電話。
說到這邊,還我人生中的20分鐘回來!!

回頭。先甭說非死不可,非死不可的強大我們都領教過了,
只靠著MSN通訊錄等,如同釣魚線拉出了你根本想不到這輩子還能再找到的人。
再更早之前還沒有非死不可時,我也靠著一些不知道哪來的機緣,
跟一些人搭上線。

想想也真感嘆。原本這些人都是跟自己曾經同時在一個場域生活過,
也曾經比鄰而坐,偏偏呢,現在知道這些人的消息,
只剩下15吋~22吋的液晶螢幕上的文字可以瞭解。
然後,你當前身邊常碰面的人,或許你有他的帳號,
但也許不久之後另尋他就,或是其他因素就此離開身邊。
同樣地,你只剩下電腦螢幕可以知道訊息,
(成天打電話問候很少吧…電話費不用錢喔…)
知道「喔,他還存在」之後,繼續當著網路上平行的兩個人。
你想找他,但因為工作或是分隔兩地,幾乎沒有機會碰面。
Wait,這跟一般網友有什麼兩樣?

更重要的是,常常在你身邊的人,你未必想加他帳號。
譬如上司或是不熟的同事。
寧可切割也不想有更多瓜葛。
就這樣,平行線越來越多,沒有能交集的機會。

這就是疏離感吧。寒流來寫這些,不大適合。

那次考太難的數學科段考

今天有則新聞吸引了我的目光:
===

數學考題太難  200多國二生抱鴨蛋
更新日期:2010/12/18 19:59 生活中心/高雄報導

高雄縣林園高中的國中部月初第二次段考,結果800多位國二學生中,居然有200多人數學都考零分,還有3/4的學生都不及格。家長們就痛罵考題太難了!害學生沒有信心。

25題填充題,完全沒有是非題和選擇題,拿零分的壓力讓不少學生覺得是不是自己太笨,失去學習動力,信心被瓦解。困難的題目連補習班老師都覺得難,學生家長實在很生氣,更質疑老師在校外補習,還提早曝光試題,學校出面回應真的沒這回事。

===

問題應該不是出在題型,是題目。
填充題以前也出過不少啊,還有考卷下半部一整面都是計算題過呢。
這則新聞也勾起了以往的回憶…

某次國中二年級的數學段考,
之前已經有風聲說是隔壁班的數學老師出的。
其實誰出對我來說都無所謂,
除非他有開不能見光的補習班,洩題給有跟他補習的同學。
那個時候,我可是不需要補數學的(挺)。

到了考試時間,拿到考卷的第一眼,我的感覺馬上不對勁了。
我找不到幾題可以先下筆解決。
就這樣隨著考試時間流逝,
考試鐘聲快要響起,然而一堆題目我還沒有辦法解出來。
交卷了。我感到萬分沮喪。
考了這麼多次試以來,頭一次我懷疑自己的能力。
那些題目我根本沒看過啊。
就算我家裡堆了一堆參考書,演練過不少題型,
但這次,我只能宣佈投降,
並且坦承這次數學段考分數不會很好看。

成績出來了。我只有72。
對於一位分數被「規定」在水準要平均九十分以上的我,
遭受了嚴重打擊。
但神奇了。考出這等鳥分數的我,分數居然還排在班上前面幾名。
因為一堆人都不及格。
大家開始懷疑題目真的有問題。
後來也證明,老師不知道哪根筋不對,
出了一堆超過範圍的東西。
也就因此次數學段考分數的拖累,讓我總成績首次敗給競爭常客「班狐」。
印象實在太深刻。

現在再也沒有任何數學題會煩我。
如果要再叫我考一遍,我馬上把考卷撕爛給你看。

新事務機

圖片
陪伴我走過研究所的舊機種,走入了歷史…

當初因為手賤亂動,導致上上一代的佳能陽春型印表機墨匣彈簧裝不回去。
本來是想處理整個堵墨的情況,最後一起送去回收了。
那台不過撐了兩年多一點。
然後,我買了這台:
當初原文在這。

就在前幾天,我換上了剛買一天的新墨匣,
調整那一直出現在機器上訊號燈的"E"時,
它無效了。也就是說,不管怎樣換,機器的晶片感應已經判定,
我拔插墨匣「偷吃步」太多次,必須自爆。
好吧,這下連剛買的墨匣都沒用了。
找台新機種同樣也用這款墨匣型號的機器總行吧。

停售。
一堆停售。上網查到最近有在用該款型號墨匣的機器,
也早在去年停產不賣了。大禍。
也就是說,難道我瞬間買了顆以後不能用的垃圾?
真是好樣的,好個科技業的汰舊換新。
於是,我一面盤算要不要修,一方面想說在原來購買墨水匣的光華商家要求,
看看能不能退回墨匣換購一台新的。
但週六下午我才加班忙完會議直到下午,
馬上趕到那買新墨匣;
想要晚上衝去時,才發現晚上九點光華就關了。
隔天再去吧。

隔天早上,等到10點多去那邊晃晃,那家還沒開。
該不會週日公休吧。又白跑一趟。
所以我「氣得」跑去剪頭髮。
剪完後,我賭它下午再不開我就要放棄了,
先騎到師大那邊場勘聖誕夜活動的場地兼吃飯。
吃完飯再繞一大圈回到光華,嗯,開了,
說明了原委,密集跑了這麼多趟,老闆娘應該也認識我了…
 (買藍墨水、買墨匣、又跑來換貨…)

她同意原墨匣以原價扣一百退回,本來建議我要不要帶機器來修,
但我不打算修了,墨匣誰知道哪天又出問題,到時連墨匣都不好脫手,
白花錢就爽了。
本來看上一台陽春機種,收據都寫好了,
但我後來一直思索她剛剛說的「不好填墨」,
以及另外擺在地上的機種(如圖)。
四色分離。(這點完全戳中我夢想)
我買了三台,沒有一台機器是四色分離的。
雖然已經算是付掉頭期款(補付1200現金,墨匣可折300),
可是我不打算就這樣離開。問了問,發現這台好像比較好,
只是稍微貴了一點。
當下我改變主意了。又貼了一些錢買下有現貨的這台。
就這樣,突如其來地,升級了事務機。
陪我四年印了7018張紙的psc 1410,就這樣束之高閣,宣佈退休。

只是,我後來回去時才想到,我多付錢了。
付的現金跟他的售價一樣,那當初退墨水匣的折價勒?
所以,我又跑了一趟光華拿回了多付的錢。
這個週休不僅有加班,還跑了光華四遍…

周杰倫-稻香MV

我應該放老一點的歌…
歌詞:
===

對這個世界如果你有太多的抱怨
跌倒了就不敢繼續往前走
為什麼人要這麼的脆弱 墮落
請你打開電視看看
多少人為生命在努力勇敢的走下去
我們是不是該知足
珍惜一切 就算沒有擁有

還記得你說家是唯一的城堡 隨著稻香河流繼續奔跑
微微笑 小時候的夢我知道
不要哭讓螢火蟲帶著你逃跑 鄉間的歌謠永遠的依靠 
回家吧 回到最初的美好 

不要這麼容易就想放棄 就像我說的 
追不到的夢想 換個夢不就得了 
為自己的人生鮮豔上色 先把愛塗上喜歡的顏色 
笑一個吧 功成名就不是目的 
讓自己快樂快樂這才叫做意義 
童年的紙飛機 現在終於飛回我手裏 

所謂的那快樂 赤腳在田裏追蜻蜓追到累了 
偷摘水果被蜜蜂給叮到怕了 誰在偷笑呢 
我靠著稻草人吹著風唱著歌睡著了 
哦 哦 午後吉它在蟲鳴中更清脆 
哦 哦 陽光灑在路上就不怕心碎 
珍惜一切 就算沒有擁有 

還記得你說家是唯一的城堡 隨著稻香河流繼續奔跑 
微微笑 小時候的夢我知道 
不要哭讓螢火蟲帶著你逃跑 鄉間的歌謠永遠的依靠
回家吧 回到最初的美好

===

明天要加班。
為了別的計畫需要加開的計畫審查會議,
然後,據說要待一整天,雖然我負責協助的會議好像只有半天。
然後二,星期二就要開我的大會議,
所以星期一請不得假,不然「十幾場」一定又會該該叫,
說啥資料都弄不出來呱呱呱,你們不能這樣欺騙呱呱呱,
會議不用開了呱呱呱…吵死了。
以上是上次9/8號硬把我會議搞大,
時間搞得很急迫卻無視此情況的時候所念的。

現在是12月。冷氣團也一如往常的光顧著,
去年此刻在冬冷夏悶的中壢住處,
筆電開機還開不起來,起床室內只有10度。
不知是否因為身體素質比較好的關係,
我還沒冷到皮皮挫,就算沒穿很厚的衣服。

台北國的天氣比起花蓮,沒有海風調節,
夏天只有悶燒,冬天只有等著淡水河出海口灌風進來,
顯得相當極端。
我想,在台北國待的越久,越能適應其他地方的天氣吧。

只要撐過下週二的會,等到「十幾場」出國,
就是輕鬆的時光了。

或許.阿凡達

圖片
↑上圖為網站合成…

喇叭彪志〈卅一〉

上次說到他直接把音響大剌剌地搬進他們寢室內。
過了兩三天,室友們收假了,馬上發現擺在桌子底下的音響消失了。
不發現也難啊,我直言是喇叭志直接搬走了。
而對面喇叭志寢室也有一些人回來,
因此當晚我走到對面去「交涉」、「談判」。

「學長…那個音響可以拿回來嗎?」
喇叭志似乎又開始打太極拳,不正面回應。
而住同一間的狗學長,他說:「是誰說要拿的,請他跟我講」。
看來要討回音響,另外一個人還不肯放。
據我所知,本寢室其他三個「非常」討厭狗學長,
他的一些「事蹟」已經很超過。
大概是看我學歷(這也是社會的現實),不敢輕易亂來,
在聽到其他三位晚上休息時講他的事蹟,
我無法相信是同一個人。

最後音響討回來了,但喇叭外殼掉落,音響也整個怪怪的。
就這樣被搞壞了。好你個喇叭志。
再說點小事。他有些地方不懂還要裝懂。
有天我「偷渡」進來充電電池的充電座。
至於為何我需要充電電池?
我買了個營站的手電筒,號稱防水耐摔。
有幾次摸黑洗澡,還蠻管用的。
中午休息時間,他再次不請自來溜進寢室,
看到了放在桌上的充電座,就問這是哪來的?
他除了說這是「違禁品」,要小心不要被抓到之外,
(奇怪,軍方有禁充電電池嗎?)
還說出「一般電池充充看,這樣就有電了」奇怪的話語。

他從抽屜拿出幾個看起來還有電的鹼性電池,
要我放進充電座裡。
「這不是充電電池,不能充吧。」
「聽說放進去給他充,電力又恢復了。」
接下來我只能看著顯然不能充電的電池放在充電座裡這般荒唐的情境。
如果真照他的想法,一般電池也能充電,
那幹麼發明充電電池?給他喇叭就好了啊!
不懂還要裝懂,當下我很無言。

他除了A走過本寢的音響,還一度想A走我的複寫片。
自從有了音響,趁著放假的時候我把想聽的歌用複寫片燒成CD,
比起從電子字典單薄的揚聲器,音響聽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只是在我某天準備放假的時候,他一樣使出拖延戰術,
又想拖住我離營的時間。
他那天也要放假,很不幸的被他看到我從音響裡拿出複寫片,
問完東西是啥後,又再次想不要臉的佔為己有。
「這個可以給我嗎?」
就算一片不到一百,但我就是不想給牠這畜生。
在牠拿過去端詳之後,就暫時沒打算還我。
「等我洗完澡吧。」我回家的時間又浪費在他身上了。

這邊記憶有點模糊,但似乎是同一天發生的事。
在後來歸還複寫片後,接下來卻是把我當僕人看的事…

(待續)

例外的例外

圖片
我曾經看過一本關於數學悖論之類的書,
裡面講到很多關於所謂「矛盾」的事,
像是「我現在正在說謊」為例,
這句話如果是謊話的話,它又成為表述「這句是謊話」為事實的真話。
既然是真話,那這句話怎麼會在「說謊」呢?
所以這句話又成了謊話。但這就是在說謊,
結果成了無限迴圈。
很有趣。可惜書名我忘了,不過出版社好像是天下文化之類的名家。

內文稍微前端的部份,它又提出一個東西:
每個人都有特色。如果我們只能為每個人以一種特色來標記它的話,
假設某A跑得快,他就是快腿;
某B會畫畫,他就是畫家;
C會彈鋼琴,他就是音樂家…
在為好多人標記特色的時候,一個人開始愁容滿面了。
他說:「我沒有特色。我什麼也不會。」
煩惱了。怎麼去找他的特色呢?
最後有人說:「啊!你既然什麼都沒有特色,這本身就是一種特色!」
一個沒有特色的人,本身就存在著相當易於他人的特色:沒有特色。

其實本文到這邊就結束了。
但,我又想問了。
究竟我的特色是啥?看起來我也跟這個沒有特色的人一樣,
說某專長很會,也不是很會,
高中硬被推去參加一百公尺短跑,吊車尾第二;
成績就別提跟資優班的差距了,我是文組;
簡樸過生活,所以不算富有;
音樂方面,看譜有點障礙,但也不至於五音不全;
繪畫,寫實就甭提了,漫畫千萬別叫我畫機械、車輛…
我也看起來是個上面那位沒有特色的人。
可是他贏了。因為他啥特色也沒有。
我算起來不是每一項都墊底。

如果真要為我標記,可能還比那位沒有特色的人更費思量。
再說遠一點,投射到莫再提上面的話,
不是啥方面都墊底,也沒爛到底救不了的關鍵問題。
但現狀告訴我,莫再提始終撲朔迷離。

每件事情我們試圖尋找原因。
看到很高的人,會去想「應該是不夠高的關係」;
看到開新車的人,會想「應該是我不富裕的關係」;
看到染髮抓髮掛耳環噴噁心香水的人,會想「應該是我比較宅」;
只是每一點我都找得到反例。
比我矮的人、比我勤儉的、比我更正經八百的,
他們都打破了莫再提普遍的規律。
近年我試著推翻任何可能產生現狀的原因,只是,It doesn't work.
Never.

或許,我就是那個例外中的例外。
在所有例外中還能出現的例外,就是一個例外。

唉,文章還是要扯到莫再提我才會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