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1的文章

機車騎很快!

圖片
上圖為西門町某間咖哩店的豬排咖哩。
在我還沒資格考駕照的時候,
只要我一提到騎機車這回事,
隨即接踵而至的聽到「不行!太危險!」
「唉唷~~~!!!你這個年紀不能騎機車!」

某天坐在後座從某間藍色制服的學校被載回到家裡時,
只是將右手試圖去掌控油門把手,
馬上手就被打回去....似乎某種程度上,
我所乘坐的交通工具跟核子彈一樣,
不交給有經驗執照的人處理會馬上引爆。
然後為了安全起見,我絕對連碰都不能碰。
有這麼嚴重嗎?

回家後,我窮的只剩下課業與考卷作業,
平時假日也是可悲的繼續平日下課後的複習,
所以壓根沒想過要練習機車。
再加上上了大學,連學費都要申請就學貸款支付的情況下,
更別提要買新車。我敢嗎?
給我的是一台不知道打哪撿來,鋼圈不時可發現鏽蝕處的腳踏車,
因為「怕被偷」不買新車,但實際上卻由於鋼圈鏽蝕導致表面不平整,
內胎一再被戳破,印象中我為了補胎換胎已經換了5次以上吧。
其實就連外胎都已經磨出裂痕過,我還是堅持到底....

直到研究所靠著廠商剛好推出專案買下了不到四萬的機車。
以目前的市場來看,絕對不再有這麼好康的事了。
雖然考到駕照,但由於新手上路,時速被限制在60。
現在?我都在大安森林公園旁邊那段路挑戰車的極限,ㄎㄎ。
當初的60公里速限,某日大家去漁港還被酸:
「我都快騎到睡著了」
我只是擔心路邊的測速罷了。

漸漸地,隨著上路經驗以及台北國的交通訓練,
開始覺得60公里只是中等速度。
如果要在台北國稍縱即逝的綠燈快速通過,
你必須要在一百多公尺前油門催滿。
所以時速七八十已是家常便飯。
高速行駛的習慣,最近卻遭「投訴」。

唉,想不到當初小心翼翼的習慣隨著台北國的交通生態而消失。
我想說有的時候也是因為當時也是應要求趕時間載人,
不然我也不用冒著危險一直飆。
我盡力在時效與安全之間保持平衡。
想到上次上新聞的建國北路意外,
會猛衝的念頭也被克制不少....

話說,現在無業時間將滿一個月。
隨緣吧。

人生大事

圖片
我想最近的大事,就是鋪了個長達一個月的暗梗,
直到前天才總算任務達成,
也完成了大姐頭的心願--求婚。
相關照片別人拍的比我這台老相機好多了,本文只補充感想跟過程。

前一天晚上我還在家測試投影機是否能正常放映,
當然是沒有問題,
然而男主角沒有帶影片過來,因此我不曉得影片播放會不會出問題。
據說只要我電腦裡的GOMPlayer就能放,
好吧,就等隔天中午再說了。

只是到了現場,
發現包廂的空間有點狹小,因此我們調整投影機位置就喬了很久。
我拿到了隨身硬碟,開機測試那段「重點影片」。
原本以為灌了Codec完整包的本筆電應該能正常播放,
一般來說用Windows Media Player就可以看。只有聲音。
好吧,我改用GOM Player,直接跳出訊息說它不認識。
糗了。

好在我還有灌Quicktime Player,不然那裏也沒有無線網路,
沒辦法安裝,一切就完了。
開啟了高達1.45G的影片檔測試,嗯,總算看到畫面了。
只是我在意著兩件事,一個是投影機會不會過熱,
萬一過熱啟動安全機制關機開也開不起,同樣也會毀了。
所以手動按鈕讓它休息了幾分鐘讓燈泡冷卻一下。
另一個讓我更在意的事是,影片播到一半想要重新播放,
畫面居然是空的,換句話講,播放程式不是畫面黑色一片,
就是該出現影片的畫面直接穿透看到桌面拿星星棒的俞利,
只剩聲音正常。

時間進逼了,只好闔上螢幕放著等待恰當時機處理,
到時候不會有大問題吧。我小看了莫非定理。
為避免大姐頭起疑,往常都會遲到的人還要躲在另一間房間,
扮演平時遲到的正常習慣。
(寫到這段我好心痛...我為什麼沒有遲到的特權...orz)

大姐頭之後到場。在上了第一道菜沙拉時,總算要全面啟動。
此刻我又被影片無法播第二次的問題纏住了。
由於需要驚喜,我不想第一時間連結到投影機。
但程式此刻又給我扯後腿。就這樣來回不斷的迴圈,
大姊姊差點要抓狂(事後說的),連當事人大姐頭還說「我來幫你弄啦」,
這可不得了,怎麼可能給妳弄,然後破梗?
我把筆電螢幕角度喬得更陡,以防已經坐過來準備看畫面的大姐頭發現這一切。

在歷經重新開啟關閉Quicktime程式大概五次以上,
我的手腳開始發抖的同時,畫面接通了!
(還不是因為一想到萬一播放失敗影響某人一生幸福,罪孽深重...)
長達五分鐘的片段,在場只要是女的,
每個人都哭了。(是我沒注意嗎?某P很鎮靜…

改名這念頭

圖片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有改名的念頭。
大概在我國中時,
我媽就告訴我,當時我出生沒多久,
我阿嬤就把我的名字寫好,說以後我就要用這個名字。
梗是鋪如此的久,以致於我媽連替我想名字的機會都沒有,
一下就得順從老人家的意思,
就此套了將近三十年,並且持續下去。
只能說她取自己兒子女兒的名字還不夠過癮,連孫子孫女都想好了。

名字要有「嘉」,代表我不要忘了我從嘉義來的。
所以呢?我現在跟嘉義一點關係也沒有,沒地緣也沒人脈。
這又是另一個恩怨的開始了,不過與我無關,就此打住。
國中時我開始發難,覺得生活老是碰到衰毛的事,
就連名次都可以在最後一刻因為老師給別人同情分1分而被逆轉,
這種事全台灣還蠻難找第二件。
於是我提出要求改名。
但我媽覺得無所謂,並且告訴我要改名換掉一堆證件是相當麻煩的事。
最後我就在一堆考試中忘了這件事。

高中我又提出一遍、大學提出一遍,直到研究所,
我還借了本姓名學的書來看想要自己改,
但怎麼想也想不到第二個能夠聽的名字。
而且,改名之後,萬一一切如舊,為了改名花掉的錢,
通通變成心酸的。
沒有人可以保證換了一個名字之後人生一切都不一樣。
後來一想到「沒人保證」,便不得不打消念頭。

衝動不只是源自於人生,還有實際上的問題。
最後一個字老是有人寫錯,而且到今天還是一樣。
想說乾脆換一個不會太容易寫錯的名字,
但,我還是想不到。會不會太迷信了一點?

現在我還會想改嗎?算了。
要錯就錯吧。不管是用字的錯,還是人生的錯,
不光是字面上的改變就可以解決的。
之前在某種情境下,我對於身分證上面的那三個大字產生了疑惑,
是種突然失去一個叫做認同感的東西。
感覺就像雖然是人人都這樣叫我,
家人要我用那筆劃寫出自己的稱呼,但我心裡頭一直對任何文件上的姓名欄,
要這樣填寫莫名的產生空白感。
「我不像是要被這樣稱呼,但除此之外就沒得用,只能這樣寫」
奇怪的潛意識如此認為。

更或許,這一切只是我為了人生的失敗點所找的藉口罷了。

別以為我沒事做

圖片
為保護與主題無關的本圖片內無關的當事人,眼睛部分已做處理,
但我想這是沒有用的,ㄎㄎ。
知道的人還是會知道的。

以前寫過這篇文章,提過「真正的重點不是自己怎麼看自己,而是別人怎麼看你。」
只能說在現實的社會裡,感觸越來越多。
在搧屎分隊作全能的文書兵時,包刮喇叭彪志、一哥學弟,
他們都覺得我很閒。偏偏呢,前者是出了名的打混王,
後者會藉職務之便偷閒。
每當我被一連串的事情壓到全部互相牽制導致耽擱,
萬年說法「不會做事」就會冒出頭。
我還真不曉得喇叭彪志是有何立場說別人閒、飄。

直到退伍前幾天,我還是被一哥學弟的人情壓力下,
繼續處理業務。20天前退伍的喇叭彪志,早就在睡懶覺、打牌、喝酒去了。
有人特別感謝我的付出嗎?好像沒有。
除了空餐的雇員王姊之外,其他地餐的人不是學弟自己忙的要死,
就是忙著偷懶的老鳥,誰管你。

好啦,之前被解約也是。
聽大家的說法,好像只要在20樓表現出一副要找人請教的樣子,
讓十幾場看到有人存在這回事,就可以獲得在他心目中「有做事」的形象。
所以可以觀察到某人深獲他喜好,不過網誌是公開網址,我不想明說,
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好樣板,好朝鮮(北韓)。

回來主題。看過幾本心理社會的書籍,
也提過重點不是你做了多少,而是給別人看到你在做事的樣子。
至於實際上工作有沒有弄,這不是特別重要的事。
真的有問題的話,自然有像豬頭這樣的主管會自圓其說幫你打圓場,
像我一樣沒有「愛」的話,就連衣服穿什麼都可以是牠念人的理由。
(我還特地翻了所有我的上衣,
還真找不到一件衣服稱得上「刺龍刺鳳」。當我天道盟?)

上週起成為了無業游民,但還是有必須要處理的雜事要做。
像是電腦資料交接轉移、失業給付、腳傷去醫院等...
然而當我聽到M說「你又沒事~!」的當頭,
我就想唱「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而此刻我又想到,我的健保還要另外去區公所辦理轉入,
而就業回覆卡也該在下週三前交回就業服務站....

牠的報應何時能出現呢?
我期待這天來臨,並且說爽按讚。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14)

我都離開某會了,連載還沒有寫完...

帶著鬱悶心情的隔天早上,除了M跟我打招呼之外,
我幾乎沒特別主動講什麼話。
那時候,skype上我也沒有多少人的帳號,
只能靠著會內信箱聊聊幾句而已。

而在兩個月前,聽過M說每隔幾個月大家會規劃國內旅行。
當時便由我醞釀策劃下一次的計畫,
本來我屬意去未曾去過的九份,
但後來經過眾人考量,我提出了另外六個目的地。
但最後出乎意表,是大姐頭發現小人國正在舉辦藍色機器貓展覽的活動。
經過調查,發現網站也正好有套票折扣,
沒有遇上太多雜音,無異議通過小人國就是12月底的出遊目的地。

由於是我「主辦」,我嘗試以前沒做過的上網訂票。
確認之後,以大姐頭「半強迫」讓我辦了生平第一張信用卡付款。
隨著時間迫近,我還打電話到小人國客服確認票券何時會寄來。
一個禮拜後我們就要出發了,還沒看到票的影子太危險。
而在隔天我總算收到了套票,一一發給每個人。

會選在12月底的時候出去,就是衝著豬頭要出國兩個禮拜。
那時計畫辦公室的運作會議也已完成,
業務空檔的情形之下,不出去玩一天真是對不起自己。
大夥還在討論要在哪一站上車集合,
但後來發覺每個人住的地方不同,硬要趕到特定站去等太浪費時間,
於是便從接駁車的路線圖自行選擇離自己家最近的站上車。
我選擇在台大公館停車場。

那天我六點多就起床,整理了服裝跟東西就趕著去捷運搭車。
但遊園接駁車我無法掌握它到底會不會準時到達,
抑或是像某次台鐵晃點我,離站時間看成到站時間的烏龍。
人站在捷運上,兩旁已有上班族、學生在等候,
是啊,其實這天是我們集體請假,並不是國定假日。
進站前我接到了M的電話,要我幫忙買豆漿。
雖然民權西路裡面有小七,但我發覺買下去可能來不及搭車,只好決定在台大裡面的小七買。

手上拿著溫熱的豆漿,頂著已經入冬的寒風吹來,我走到了候車處附近。
但我看了手錶發現,足足比表定到站時間還快了十分鐘。
八點40分了,我開始懷疑是車先走,不是我早到。
打電話給M,才得知她們才剛剛上車。
原來班次delay啊。一會之後車來了,
我踏上階梯看到了M與小公主。
雖然臉上的墨鏡跟我衣服款式相當不大而被嘲笑,
旅途總算開始了。
只是在頂溪站停車時,驚險程度百分百。

以下內容是當初遊記沒有透漏的內容。
我沒說是誰還沒來差點沒上公車,但這次必須交代了。
上車的人只看見能源一哥,他帶的早餐很快就被其他兩位女士分食。
大…

SNSD-Run Devil Run MV

圖片
歌詞:
===
똑바로 해! 넌 정말 Bad boy 사랑보단 호기심뿐
老實點! 你這個Bad boy 比起愛情只有好奇心

그 동안 난 너 땜에 깜빡 속아서 넘어간거야
這段時間我只是暫時被你騙倒

넌 재미없어 매너 없어 넌 Devil Devil 넌 넌
你無聊 沒禮貌 你是Devil Devil 你 你

네 핸드폰 수많은 남잔 한 글자만 바꾼 여자
你手機裡的許多男人 只是換了一個字的女人

내 코까지 역겨운 Perfume 누구 건지 설명해봐
我聞到的那難聞的Perfume 是誰的 說來聽聽

넌 나 몰래 누굴 만나는 끔찍한 그 버릇 못 고쳤니
你背著我和別人約會的習慣還沒改嗎

뛰어 봐도 손바닥 안인걸
不管怎樣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You better run run run run run

더는 못 봐 걷어차 줄래
再也看不下去了 一腳把你踢開

You better run run run run run

날 붙잡아도 관심 꺼둘래 Hey
不管怎麼挽留 也不再關心你 Hey

더 멋진 내가 되는 날 갚아주겠어 잊지 마
等我變得更漂亮的那天 會報復你的 別忘了

You better run run run run run

딱 걸렸어 약 올렸어 Run Devil Devil Run Run
被我抓個正著 氣死了 Run Devil Devil Run Run

내 곁에서 살며시 흘깃 다른 여잘 꼭 훑어봐
就算在我身邊 也要偷看別的女人

나 없을 땐 넌 Super Playboy 고개 들어 대답해봐
我不在的時候 你就是Super Playboy 抬起頭回答我

넌 재미없어 매너 없어 넌 Devil Devil 넌 넌
你無聊 沒禮貌 你是Devil Devil 你 你

You better run run run run run

더는 못 봐 걷어차 줄래
再也看不下去了 一腳把你踢開

You better run run run run run

날 붙잡아도 관심 꺼둘래 Hey
不管怎麼挽留 也不再關心你 Hey

더 멋진 내가 되는 날 갚아주겠어 잊지 마
等我變得更漂亮的那天 會報復你的 別忘了

You better run run run run run

딱 걸렸어 약 올렸어 Run Devil D…

一線之隔

圖片
又是一個與本文無關的圖片。
廢話不說,進本文。
某天外出吃飯,由於是本人最後一天出沒在該棟大樓,
算是與我的餞別午餐。
話題突然一轉,變成我剛來時的奇怪舉動。
不過這次不一樣,不是之前我看電腦螢幕會笑這種。

我剛來的時候,比較嚴肅了一點,
所以不大會有笑容。
也因此,我給人的第一印象非常不怎樣。
為什麼會表現出這副德性,大概可以歸咎於我對新環境的陌生感。
常常有書說要面帶微笑,這我也懂。
但我似乎只會對著螢幕微笑。
因為上一次我決定面帶微笑對每個人的時候,
最後下場卻是死的很難看。
交雜許多錯綜的因素,我不能說微笑是錯的,
而更有可能是其他因素蓋掉了微笑的正面力量所導致。

我差一點就成為討厭的人。
就跟旁邊辦公室的那幾位特定對象一樣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
至於為什麼我沒有重蹈覆轍,讓大家總算知道我真實面貌呢?
不曉得。大概是有中間人的存在吧,
扣掉某些不易讓人理解的部份(取代「奇怪」一詞),
其實我還是OK的人。

以前會變成另外一種悲慘的局面,我想可能就是沒有中間人吧。
當時那幾位中間人本來還跟我有接觸,
不知怎的,越來越靠近另一群,
偏偏另一群裡面那位核心老鼠屎我超討厭。
大家選邊站的後果,就是西瓜偎大邊,
不可能有人選擇挺我這塊西瓜皮。

隨著時光流去,我的本質還是存在,
但或許因為人比較成熟了,比較會想很多層面,
才得以翻身。不然以當初的情況下去,
只是又一再重演恐怖的輪迴。

原來當時的我,跟幾年前的我情況只有一線之隔。
幸運的是這次向上提昇,沈淪的過去已遠離。
然而人生還很長,我還要換下一個環境,
若要總是靠中間人或是「運氣」這玩意來避免沈淪,
那未免太可悲了。

謹以此文對本人之有幸敬意。

但故事的最後我好像還是說了掰掰

就在前天,合約依照規定結束,
我也就此離開生存14個月的科技大樓。
要寫回憶錄也是可以,但極大部分跟某篇正在進行的連載重疊,
我就不多提了。

本來聽到15號才有第二位新人進來,
可以在此之前慢慢整理東西帶回家,
但經過提醒我恍然大悟,因為我離開的方式不大一樣,
別人是自願,我卻是千百個莫名其妙的被替換導致合約終止。
如果被好事者或是眼線看到我出沒辦公室,
難保不會有人偷偷去跟彷彿在開徵信社的豬頭組長講東講西,
這下子我又要被栽贓說在竊取啥機密的。
(這不是不可能。牠把自己電腦亂搞跑很頓時,
叫資訊小組上來都會附加一句「駭客入侵我電腦」....)

以這位資訊白痴還要待在以「科技」掛名的組織內,
實在相當諷刺。
但人家就是屁股大,位置坐的穩,
穩了之後呢,就想把其他好友請託的人馬安插進來工作。
喔喔,我又開始做夢了,以下都是夢話,不要告我。
為什麼只是審查進度延遲,牠就欲除我而後快呢?
進度操控在別人,而且還是上百位有各自計畫行程的教授手中,
打電話有人接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難道是延遲到連一件都沒審這麼嚴重嗎?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來的新人,聽過雙親背景之後,哇塞,無怪乎賣他面子讓她進來啊。
不禁懷疑當初五月多跟我暴怒提過叫我別領六月份的薪水這點,
或許是那時候新人雙親要豬頭「幫忙」。
不然我真沒聽過接手兩三個月就要走人這種要求。
更令人氣結的是,那次下通牒要我八月走人的點。
(也就是「準備‧走人」一文)
為何牠要在我面前說1+1=3呢?
早就在鋪路了吧。不然很難解釋,
審查意見就在他手上白紙黑字,還可以說我沒弄如此荒唐的事。

在古代,這種人就是秦檜、趙高一類的,
公然扯謊,硬安罪名,遂行私慾。
真不知道這一組還可以撐多久。
最後一天,我把想講的話打成的WORD檔,
手滑寄給了「高層」,揮一揮衣袖離開了黑暗的大樓。
我了解或許這一步根本改變不了什麼,
無論是牠的脾氣、賤嘴,還是牠的位置、組織氣氛。
但我不想單純只是當初上呈替換我的公文簽裡頭,
一個如同蟻芥,長官一眼瞄完就蓋章後的名字。
說換就換,好大的官威。

下一站?我不曉得,沒有通知。
在29歲(虛歲)的這一年,我寒冷的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