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0的文章

〔密技〕關閉遠端協助

圖片
又是個下雨的天氣。
以下內容來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電子報:
===

很多人都知道Windows中已內建遠端桌面功能,問題是大部分的讀者平時是用不到的,反而讓駭客多一個管道入侵你的電腦,因此建議讀者自行安裝較安全的遠端控制軟體,例如WinVNC等,而將內建的遠端連線停用。

Step

1.開啟「控制台」之後,按下「系統」圖示。

2.接著跳出系統資訊視窗後,按下左方的「進階系統設定」。

3.接下來會跳出系統內容對話盒,切換到〔遠端〕活頁標籤,取消勾選「允許到這部電腦的遠端協助連線」,然後按下〔確定〕即可。


===
況且,我覺得TeamViewer還強了一點。
這對於要叫別人遠端幫妳解決電腦問題的人來說,
太複雜的邀請啥鬼的只會把問題弄更糟。

回到現實面。
又不知不覺地,11月也快結束了。
能夠高興的事,除了又距離發薪日更進一步之外,
就是國定假日最多的明年也更近了。
本來想對跨年的事說些什麼,不過還是留到元旦再寫好了。
對於跨年還是更近的聖誕節,我都沒有任何計畫。
不都是人類自己設計的曆法所想出自我感覺良好的產物?

這種想法也不是近幾年才出現的,
老早在2001年左右,大家都是剛上大學的菜鳥時,
一窩蜂的不管冷鋒寒流,打算擠著看跨年煙火。
(我忘了是不是當時還沒完工的101)
有個同學問我怎麼沒打算去,
我就以上述的內容直言了。
當然還被嘲笑像是個老頭子。

直到今天,依然的我沒改變類似的想法。
看完煙火,喔喔,西元年數又加一了,
民國年數也加一了,好開心。
然後呢。日子還是一樣的過,
有興趣的話你可以收集每一年元旦的報紙頭版,
都會寫新年新希望,戰爭疾病通通消失,
然而殘酷的是大概不出幾個月,
就會爆發某某怪流行病毒沒有藥可以治,
或者某某地方又開戰互轟。(韓國那邊在明年很有可能續攤)

一樣的事也包括,每天我還是要煩惱哪家店的晚餐我比較想吃,
以及換了另一批我熟識的人發射紅色飛彈轟炸…
總是一再的上演。

等等,我怎麼把12/31才該寫的內容寫出來了…

結婚週年。

這不是屬於我的日子。
(想也知道,我跟這兩個字畫不上等號)
那是去年的時候,偶然重新跟學姐搭上線,
但是一搭上後的消息就是將於幾個月後舉行的婚禮。

當時超震驚的,因為自從我上了研究所,大家各忙各的,
關掉我自己的個人版後我也更少去光顧其他人的版,
(原因是我開了前網誌「北朝鮮時報」,隨後因系統太爛氣得轉來這)
就這樣各自成了平行線。

但某天我又重上了ptt2個人版,巡了一下發現有新文章。
發現她有噗浪帳號。然後就寄信給我說了其他事情,
當然就是這件事。
我也自己討了個炸彈來轟我的眼睛。
那張炸彈寄來的時候,塞在當時租屋處邱小姐門口的信箱非常顯眼。
但我沒有馬上拿進來, 想說給她登記完再說吧。
拿到手後,裡面就是一張很普通的紅帖,
上頭寫的是很熟悉的名字,但此刻我卻有很多舊景象跑進腦海中放映。

坦白說,過去的我也是日復一日重複著不怎樣的日子,
還包括家族上頭的學姐關在所謂「雙修」的鐵籠,
什麼問題也問不到答案。
(其實我更相信,是另一個原因導致我形同被封鎖…)
(什麼?你說可以問同學?你不知道他們會想起你的機會,
只有在你擁有考古題的時候嗎?)
不過,我學姐在某個關鍵時刻找上我了。
她大我兩屆,理論上中間隔了一屆的我們不會太熟。
但世事難料。
如果真要用一篇文章交待完過去的事,我想有些困難度,
一來是有些印象已經隨同我個人版關閉後消失了大半,
二來是,剩下的印象可以講得非常細節,只好省略。

但確實,扣掉上面一屆「作繭自縛」,
外加其他某些如同撲克牌冷漠的同學
我能夠安然度過一些困境,幾乎是靠她的資訊。
(怎樣?我就是要弄黑字。)
只是後來她畢業進了報社,過著凌晨要待命的工作之後,
就很難聯絡上她了。後來能重新搭回,也是命中注定吧。

當天,TI503班的一些同學也知道我將遠行。
我也順道拿了些糖果以及,最重要的喜餅回來分。
照片呢,也在本版去年的這個時候貼上來了。

過了一年,就是現在。
當時穿著顯然比較正式的我,一樣恨的是當初相機後面沒電,
結果只能用手機代替拍合照。
我也難以想像當天在九點半快十點離場後,趕了大約一小時半的路,
從捷運、火車換到機車才回到住處,也已經是11點,
隔天還要上課呢。不過看到最終歸宿,心裡有股飽滿的感覺。
好像八點檔趕上看完最後一集的那樣。
(引喻怪異。)

回過頭來,我還是依然忘記自己的處境。
你又過了一年了,但是,還是那樣。
如果這就是…

童安格-其實你不懂我的心MV

歌詞:
===

你說我像雲捉摸不定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你說我像夢忽遠又忽近  
其實你不懂我的情  
你說我像謎總是看不清  
其實我用不在乎掩藏真情

*怕自己不能負擔對你的深情
所以不敢靠你太近
你說要遠行 暗地裡傷心
不讓你看到哭泣的眼睛*
===

這個月真是花錢的月份。
扣掉平時必要的飯錢、油錢、悠遊卡錢,
多出了繳機車強制險一千塊、
為了請走鎖神花的三百、
因為不想再留西裝頭而去髮廊店剪頭髮花的三百多、
隱形眼鏡也要補貨花了四百。

而在買隱形眼鏡的時候我才發現漲價了,
以前三十片500塊的價格變成600多,真不知道在貴什麼。
最後買了看起來還算知名的睛靚,(是嗎?)
不然再花下去,我的存錢目標又要毀損一些了。

然後,我還沒換行照,今年到期。
換照又要花掉手續費跟燃料費,總計又是一千多。
不過呢,據說年終以11月為最後一月,所以也許12月發薪的時候,
就會多一筆了。又12月5日是週日,
發薪日將會提前。一聽起來就很高興。

這也證明了,簡樸多日,用在一時。
(莫名其妙的結尾)

鎖神降臨

圖片
昨天,我又再次經歷了進不了房間的恐懼。

因為蟹房東隱匿沒有洗衣機的事實,
(抱歉,我每次都必須提到這件事,說一次提一次。)
所以我必須騎車出門載著衣籃洗衣服。
但昨天,在我邊確定口袋有什麼東西時,也一邊把門鎖給扣上了。
我掏了掏右邊褲子口袋,嗯,是零錢。
左邊口袋呢,嗯,是一百塊紙鈔跟機車鑰匙呢。
好,那外套口袋呢?沒有。兩邊什麼都沒有。
什麼!!!!!!
這麼說,房間鑰匙根本沒帶出來。
我就這麼把門帶上了。
OH!!!!!!!!!!!!!!!!!!!!!!!!!
非常好。

人總是在無助的時候會一直嘗試完全不可能的東西。
像是我把辦公室鑰匙插到鑰匙孔打開如此。
當然打不開啊。
沒辦法,但我衣籃都拿出來了,錢也不是不夠,
這段期間就邊等衣服洗好,邊想辦法。
走出大門刻意不關上,但隨後出門的老兄帶上了門。
「什麼時候不關,現在沒鑰匙才在關。」心想。
某幾天下班時,樓下大門因為開關太硬,
要用力甩門才會關上,力道不夠時常常門不會鎖。
這就是莫非定律吧。

投完了錢,不過回去前,我用剩下的零錢投公用電話,
用印象打房東手機。
電話那頭接通了。我:「喂?是詹先生嗎?」
喀。打錯了。我的十塊瞬間被秒殺。
因此我打算重回房間,
大門依舊深鎖。期間還有讓我以為是住戶的路人經過。
等了一下,我發現電梯向下。有人正要出門。萬歲!
我閃進門。但這只是第一步,萬一我那樓層的大門被某人帶上呢?
很好沒有上鎖。我決定第一步是找找鄰居。但很不幸,敲了三個門,
都沒有人應門,我還去按樓上的電鈴,打算爬窗下樓。
(但後來回到房間從我窗戶看出去,如果我這麼做,
明天上社會版寫不幸墜樓的人會是我…)

不曉得是我敲門聲太小還是怎樣,某間女生一直講電話,卻沒時間應門。
我終於記住妳了。妳不僅每次鎖門都固定要鎖三下,
高跟鞋又很吵,現在又多一筆帳。台北國人情淡薄。
最後,敲的三間房門其中一間開門了。
跟她說明原委後,她房間窗戶已被鐵窗鎖死,所以根本爬不出去。
所以只好借手機打給房東,看到號碼後,也確定了我根本記錯號碼。

蟹房東,雖然你不姓謝,但這稱號形容你再貼切也不過了。
你跟我說沒有備份鑰匙,我也知道,但你又在新莊,
所以打算從我隔壁有水電表的空房間爬回房間的計畫又落空。
(其次,我後來看了地形,就算蟹房東幫我開鑰匙,我還是會上社會版…
雨棚好低啊!!!!也不知道能不能撐重量。)
他跟我說電梯口有開鎖的電話…

喇叭彪志〈三十〉

時間切回到某天餐廳大洗。好像是督察要來高裝檢的時候。
整間餐廳要清理起來也是很費力的,
所以當時也動員了設施中隊的人來幫忙。
(其實每週三大洗時,同一中隊的車中與設中都會支援,
但因為這是公差性質,有時會偷懶也是正常)

才對付完國防部長,又來了個高裝檢,
聽到分座等長官一直臭訐譙以前高裝檢的情況,
就知道這玩意絕對不好惹,不好惹的結果,
忙死的就是我們。
我還記得高裝檢才開始沒幾天,
我就忙著抄每日品項進帳的表格,
譬如醬油幾罐、麵粉幾包這種超瑣碎的玩意。
一張A3的表格,要用手寫滿日期、找紅單寫品項,
再對看看經過加減之後現存數量有沒有問題。

更早之前的學長,包括臭腳誠在內,根本沒人管數量,
也因此沒人知道到底現在剩幾包麵粉、油蔥酥等二二六六的事。
帳務組管這些,其他事都不用做了。
所以數量,全部都是自我幻想,要不是高裝檢,
誰會care?偏偏只要被他們咬上,就很難收拾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抽查空餐,就被刁難說拿地餐的錢買空餐,
「影響官兵權益甚鉅」。
坦白說,每天倒掉好幾桶ㄆㄨㄣ,
浪費多少食物,這點對於極大多數吃完飯拍拍屁股就走的其他單位,
一點差別也沒有。

然後督檢人就要拿出白單文件一堆東西對照空餐的原料上哪去,
那幾天讓我勞碌奔波餐廳和聯隊部之間,
另外還跟我討帳冊看,根本沒辦法好好做事。
結果我還是被罵公文沒批好。還不都是你們要資料!
寫到這邊我突然模糊了,到底高裝檢是一月還三月的事…
這也提醒我該拉出喇叭志了。

打掃餐廳的時候,有個音響放在切雜洗碗處,
讓大家掃水時不會太無聊。
掃完了,我卻在寢室看到這台音響。
一問之下發現,這台原來是設中的,但不知為何沒帶回去,連CD也沒有。
於是,我們寢室就過著晚上有音響放歌的日子。
「飄著雨的國境之南~」

但某天,寢室其他人都恰巧放假回家,只剩我一人。
喇叭志又無意義的跟進來了。他看了音響,
就說:「這音響放我那邊。」
「不行吧!我要聽音樂啊!」
「你有電腦字典聽就夠了。」
當時我帶著有MP3功能的電子字典。
音質跟音響放出來的當然有差,只是在喇叭志眼裡,
你不需要跟他講道理。他就是道理。

他就很自動的把音響插頭拔走,搬過去了。
「如果他們要,你就叫他跟我說。」
很大的官威。所以小胖、阿駿、阿濤,
那天你們回來找不到音響,這完全都是他一個人的主意。
狂妄自大的喇叭志的主意。

(待續)

以前關於教官這回事

圖片
以前高中有軍訓課,當然也有教官室。
而教官,正是大多數高中生覺得最機車的大人。
尤其是服裝儀容,最為讓人不爽的是他們很愛針對這點來挑毛病。

你也許會問,他們不是只會挑衣服不紮進去的,頭髮搞怪的人嗎?
您錯了。
以下我的實例,會打破上面的說法。
高中開學第二天,我去找老師,不知道為了什麼事。
總之我口袋裡有重要的東西。
所以無意識中插著口袋,走回教室。
遠方某個胖教官,
(我寫到這邊,相信跟我同班同屆的人應該知道他是誰了)
他人明明在管面前的一群人,眼睛卻可以飄到走在後面遠處,
形同背景路人的我。

「那位同學過來!」
我一整個莫名其妙。
他把我叫過來,質問:「你為什麼手要插口袋啊?」
一時語塞的我,不知道這樣做哪裡犯校規,
並未馬上把手伸出來。
「你中午喔,就去掃那兩間廁所!」

心中一整個低落。
我去找老師,又是為了另一件因為自己無厘頭,不知道其他人去哪上課,
變成曠課,所以找老師處理。
結果回程又被莫名其妙處罰,開始覺得高中生活已經蒙上一層黑影。

中午我去掃了,沒有午睡。
去跟胖子報告的時候,他本人一開始還摸不著頭緒,忘了自己說了什麼。
我掃心酸的嗎?掃義務的嗎??
說穿了,還不是自己管太多,導致自己也忘了到底說過什麼東西。
連在背景「插著口袋」走路也會有事,教官真的管太多了吧。

另一位禿頭的「扶國旗」,也很機車。
但是因為他太機車,導致我一時片刻想不起來他有什麼豐功偉業。
我印象就是他只會一直講帶有酸味的形容詞的話。

還有一位「裕隆」,最出名的是就是在高二軍歌比賽,
他唸了一位「大尾」的同學,結果變成他跟教官開始對嗆,
教官爆了粗口…如果我沒記錯的話,
應該跟問候他媽媽有關。啊,兩個關鍵字都寫出來了。
最後搞到自己反而變理虧,還要道歉。真是太白痴了這件事。

說也奇怪,大學跟高中的教官,為什麼完全不一樣呢…
只是因為大學的人比較「成熟」嗎?
我看也未必。
在當完兵過後,本來會覺得班長比較機車。
不過上述那件往事一拿出來,我還是覺得,
胖子跟扶國旗這兩位到底是怎樣…
你們的等級可以跟部隊裡面幾個天王級的長官相抗衡啊!!

〔密技〕什麼是DNS與網域名稱

對於懂網路的人而言,
這篇解釋名詞只是一堂無聊的課。
以下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由於網路上的電腦是透過四組數字構成的「IP位址」來連線,相當難記憶(如Google網站的IP位址就是「74.125.224.16」),所以目前的IP位址都可轉成「網域名稱」(Domain Name)來方便記憶。

提供「IP位址」與「網域名稱」兩者之間轉換的伺服器則稱為「DNS」。

國內的網域名稱是交給TWNIC(台灣網路資訊中心,http://www.twnic.net)來管理,要申請網域名稱必須向TWNIC授權的公司來辦理,如Hinet、Seednet、亞太…等ISP都有提供申請網域的服務。
===

今年只剩下不到六分之一,2011年即將來臨。
明年的好處是,國定假日特別多,
所以繼續待在這間半公家機關絕對可以享受到連假的美妙之處。

我還是對於今年勞動節因為在星期天而沒補假的事耿耿於懷。
據說今年在這邊是有補假的,但那時候我正在另一邊面臨工作交關的時刻,
規定是不補假!
誰叫我在私人企業呢。然後明年的勞動節是星期天。
我是不知道勞委會會不會硬起來說公家機關補假一天。

管他的。反正扣掉勞動節,明年應該也放夠了。
既然連假變多,我回老家的機會也跟著變多了。
只怕火車票搶不到。
出遊的天數也跟著增多,屆時我想不愁沒有行程吧。
吧?
我也不敢肯定。
因為這兩天我似乎只是一直在搭免錢的蘆洲線無限漫遊…

紅色炸彈圍城

圖片
圖片解說:是牠自己鑽跨下的,我沒有逼牠。
今年一月正要離開中壢前在餐廳前拍的。

其實,我文章自從之前某段開始,就不太寫這方面的事。
(就是莫再…)
從先前寫了這麼多篇的內容來看,事實上也是如此。
我也盡量將其他比起這更值得關注的小地方寫了很多以我為觀點的東西。

只是我也快瀕臨臨界點了。
當我在這邊打字的時候,其他我所認識的同學、朋友,
他們有的正在照顧自己的小孩。
很容易想像吧。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想表達的就是明明我們都是同年紀同一批的人,
可是有些人早已前進到我無法想像的下一個階段的生活。
就像某汽車廣告所說的,「人生進階了」。
難怪我還在騎機車。

我不是很喜歡小孩,根據我出去玩,以及在家聽到別家小孩鬼吼後的感想。
不過他們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年紀小卻一副老成樣的小孩。
譬如你說一說玩笑話還會嗆你的。
總而言之,我沒有耐性對付小孩。我還記得小時候的情形,
同樣也清楚要管教不是很簡單的事。我已經算是「乖」的人,
以前同班其他頑童,我是不曉得在家裡到底有沒有人告訴他們,
在學校如同霸王般的情況?還是說在家裡也當霸王,但家長懶得管?

講遠了。不管怎樣,這都是結婚後會面臨的問題。除非你不生啦。
現在主題來了。「結婚」。
喔。上面那兩個字我還真的不大想面對。
可是呢,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去年跑了婚宴之後,
開始不小心聽到身邊的人,或是跟我曾有關連的人,
跟那兩個字連起來了。
本來還能不以為意,但到了今年來到高峰。
雖然我今年沒有被炸,可是恐怖的非死不可告訴了我很多衝擊性的事實。

其實我很想大聲在非死不可上面公告禁止相關訊息。
不過那根本太小家子氣了,而且別人分享「喜訊」,
你怎好說不呢?
(雖然對我而言,我完全不知道對照自己的情況後,能高興什麼…)
但時間是無情的,不管這些事,明年就會換成其他人進入下一個階段,
一樣地重複炸傷我的眼。你是我~~的眼~~~!

所以,你們覺得這完全是「喜訊」嗎?
當然對於你們而言,人生大事值得慶賀。
只是對於我,以及其他千千萬萬個跟我類似處境的人,
最終仍不免對於自己是不是在追求一個不存在的烏托邦,
抱持著相當大的疑惑。

我打個比喻好了。
前提假設是台灣社會對於中樂透的得主不會心生歹念的話。
如果如此,每一期總有人得獎,先不管頭獎,其他獎項也是不小的數字。
然後非死不可或是其他地方上面寫自己得多少錢,
你應該也認同這叫「喜訊」吧。拿到意…

張學友-情書MV

天氣終於放晴了呢。
歌詞:
===


妳瘦了憔悴得讓我好心疼
有時候愛情比時間還殘忍
把人變得盲目 而奮不顧身
忘了愛 要兩個同樣 用心的人

妳醉了脆弱得藏不住淚痕
我知道絕望比冬天還寒冬
妳恨自己是個 怕孤獨的人
偏偏又愛上自由自私的靈魂

妳帶著他唯一寫過的情書
想證明當初愛得並不糊塗
他曾為了妳的逃離頹廢痛苦
也為了 破鏡重圓 抱著妳哭

哦 可惜愛不是幾滴眼淚 幾封情書
哦 這樣的話 或許有點殘酷
等待著別人 給幸福的人
往往 都過得不怎麼 幸福

哦 可惜愛不是忍著眼淚 留著情書
哦 傷口清醒 要比昏迷痛楚
緊閉著雙眼 又拖著錯誤
真愛 來臨時你要怎麼 留得住
===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這句話不是講假的。
寫在11月的第一天,我已經上班滿4個月了。
換句話講,我超過了上一份工作的在職時間。
該高興嗎?
哈哈。至少帳面上的工作經歷不會難看,
不會讓主管一看到經歷欄,便皺起眉頭一問,
「你怎麼工作時間都不久呢?」
呃,也許現在講這假設性問題好像太早了點,
只是目前我也沒有強烈動機要換下一個地方就是。
你知道的嘛。我還是覺得現在的景氣雖然回溫中,
但外面的公司你給他應徵函,會回你個感謝函已經是很有禮貌了。


一年容易又年底,可以開始期待人生第一個年終。
只是不知道從哪看到的敘薪辦法,
獎金是不會太多的。也該知足了,
據報導,一些行業是沒有年終可發的。
共體時艱嘛。每年都在共體時艱,實際上真的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