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6的文章

關於繪畫(5)

今次來說畫風的事。
畫風就跟筆跡有些類似,
每個人寫的字跡絕對很難完全相同,畫出的人物構圖也會有所差異。
(理論上)

但是從一些地方發現到其他人的作品,
跟一般所見的日本動漫風格卻是越來越像,
彷彿就像所謂韓風長相,同一個整形診所整出來的模子一樣。
這使得我不禁思考是否哪邊出現了問題。

從撿到的筆記本中偶爾會看到別人作畫的成品,
第一眼的感覺是,這是描出來的吧。
因為畫風就是一模一樣,我也分不出來。
但就如我從繪畫教學相關文章看到的評論一樣,
當遮掉名字之後,別人能夠看得出來是自己所創作的東西嗎?
或者是,雖然畫風畫法不同,當你在畫其他已存在的角色時,
不用說別人卻能一眼認出來嗎?

我在修正畫技時,參考的書籍跟圖片大多是常見的日式動漫。
但個人嘗試幾次後覺得非寫實的畫風似乎不適合自己。
像是眼睛散發星星,臉型偏扁(所謂萌系)等,
畫出來就是不對勁,反倒是按照我所習慣的畫法,
只調過眼睛的部份,
(以前只會一個黑點打天下,後來的同心圓畫法也不理想,顯得更空洞)
感覺卻更順眼些。
所以你覺得我畫風像誰?在看了幾部作品之後,可以確信的是,
我沒有抄襲誰的疑慮....

不過最近畫的人物眼睛比例似乎比以往又放大了些,
不知不覺當中我的部份畫風也被同化了啊...

舊文--不直屬的直屬學姐

原文在我的舊網誌,發表文章時間距今10年前,發生的時代又是更早些前的時光。
可能某些人有看過,但我假定沒人想得起來10年前的文章,除了我以外,
再怎樣我也無法忘記種種光怪陸離的事就這麽巧合的一同交叉在那時刻。
原文照登,做點排版,最後會用客觀(自己講的)的方式重新評論。

==以下原文==

好吧,在宣佈考上大學後的那幾天,家裡就多了一通自稱是我直屬學姊的電話
而且幾乎是每隔幾天就打一下問候一些事...熱心到這種程度XD

不過,這些只是陰影的表象... 開學了,我自然有很多地方不熟需要請教,所以有時會打手機,
有時會寄BBS信 她自己也說有問題可以問她,
但是,她的一句"學姐有時候很忙,不一定能回覆"
這句話似乎成了預防針,到了中後段變成我打的手機變空號?!寄信3封去不一定回1封,
我又不好意思一直問下去,甚至到了要親自堵人時,也有兩次撲空的紀錄....

最令我心寒的事有兩件,第一件,我們有本空大出的課本,叫分類編目學,
已經絕版,所以老師也要求我們去向學長姐討,但是我問的後果,
竟然她後來在版上說成我好像是個坐享其成的人,不自己去買課本之類的話....
最後一句好像是"如果你覺得不用買課本也無所謂的話,我也沒話說"
 (此句跟原記憶的近似度大約75%)
(原來我對不好的記憶一向非常強XD)
我的天啊...絕版的書是要怎麼去買,而且是老師要求要借的...
是誰沒搞清楚狀況,而且竟然是從這位拿書卷的我直屬學姐說的...
真的很心寒...後來是解決了,但是我拿到的課本,好像也不是她給的,
是我自己從大二櫃子中挖出一本來的...那本還是跟其他人長的有點不一樣...

第二件,在大三的時候吧!機讀格式的參考書,同樣又要借,而且不得不借,
因為裡面的規則是一堆啊!!
沒有人背的起來,考試也要用到,我又不得不厚著臉皮去跟她借,
有堂課我確定我跟她同堂,但是我因為不知道長相(我兩次堵都堵不到,怪誰?)
所以也無從認起,結果,他的同學也就是學長拿那本書給我,他說是學姐給的,
我拿到書的那一刻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妳明明也在嘛,怎麼還要別人轉交給我?
而據她的學姐,也就是我上上層的也說過,有堂課同堂也沒啥去認她過....

家聚,我常聽到別人一學期辦超過兩次,我們則是兩年辦一次(其中一次還是我辦的...)
這位只會說忙的學姊從開學講到學期末,講到我…

邁向神奇寶貝大師之路?

圖片
上週六從臉書發現到神奇寶貝(我就是不想叫啥寶可夢)台灣開放探險,
於是立刻下載登錄帳號開始亂走。
觀察附近地形,我所在的住處就有三個寶貝球供給站,
走到停車處附近的公園更是大本營。

本文不講攻略,因為我也不是特別要熱衷衝多高等,
去跟其他魔人們在道館決鬥,你不知道他們偷跑多久了,等級早已拉高高。
而是作一些的觀察心得。
最明顯的莫過於低頭看手機走路的人變多,多到你不用猜就知道他們正在抓寶,
他們的言談已經透漏出剛剛抓到的寶貝是啥。

圖片正是我所在住處附近的情況。
尤其是公園附近三不五時就有人裝模組灑櫻花,
晚上人潮出沒的情形更是前所未見,雖然不至於到人山人海啦。
在八月初之前公園頂多就老人散步、屁孩奔跑、偶爾有人遛狗的悠閒情況相比,
不可同日而語。

第一天開放我還有些興沖沖的開著遊戲跑,
隨著發現模擬器版的遊戲去跑還更有效率之後,
便不大執著了。
迄今尚未抓到CP值破千的怪物,可是想想就算有抓到,
我也要常常跟別人在道館決鬥才有意義啊。
目前是因為等級還沒到20,目標放在升級,會比較想衝。
可惜騎車速度太快並不算入孵蛋的里程,不然總是隨便就塞滿九顆蛋,
一次也只能孵一兩顆的效率實在漫長了點,
加上日前膝蓋的瘀青還沒完全退掉,也無法走太長的路。(更沒那個時間!)

至於那些關於遊戲的社會評論就不多說了。
不可否認總是有白O只想到自己,不顧他人感受影響交通等。
難道拿著手機改熱衷其他遊戲,或者是非遊戲類的事物就不會影響他人了嗎?
我想評論點的論述是很有問題的。
重點應該是使用的「人」是如何去妥善的處理自身與周遭情況間的調和。

最後,我還沒找到喵喵,是目前最大的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