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4的文章

〔專欄〕禮多人,不怪?

「ok,謝謝!」
「好的,謝謝!」
「嗯嗯,那就拜託你了,謝謝」
我們都被教導著,無論何時何處遇過誰的幫助時,
都要記得有禮貌。

不過似乎忘了,上述的前提都是面對不是很熟的人才會這麼說。
對於第一次見面的人,我們不可能像是面對老友一樣,
吐槽、嘻嘻哈哈,或是談論比較深入的話題。
交淺不言深,是基本的道理。
所以,我們討厭「裝熟魔人」。
(這邊我突然想到一個叫做電銷員的職業...講電話沒多久就直呼你的名字)
「你哪位?我跟你很熟?」
以上這兩句就能代表在經過魔人的「親切問候」之後的第一反應。

情況若是反過來呢?
對於親朋好友,認識五年十年以上的人,
回想一下:三字五句就附帶感謝字詞的情況是何時的事情了?
理論上,受到朋友幫助,還是得說聲感謝,
但,會像面對剛認識的人一樣勤勞地說出口嗎?

說來奇怪,如果我們不調整情況,反而會覺得不夠親切。
一些戲劇也常帶出類似的劇情:
某主角發自內心的感謝另一位角色,
該角色就會搬出經典台詞:「我們都是老朋友了,還跟我客氣什麼?」
似乎暗示著,表達在言詞上的感謝已經不需要太多了。

沒錯啊!此刻禮多,反而就怪了。
我們利用禮貌的言詞去親近一個人,隨著時間演進,
禮貌的言詞反而就不需要那麼多了。
這不代表說受到幫助就認為理所當然,
而是更加進化成另一種不需要言語表達的深摯情感。

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拿捏,向來無法量化,
也需要更多機會與時間來琢磨所謂的手腕。

(寫是很會寫,自己還有很多空間要做....)

是神是魔?

來說點在上上間公司(哎呀,好像透漏了一點個人資訊)最後一天的小事好了。
資訊派遣類的公司人事成本壓力高,
連在最後幾週面試時業務也跟我提起,
那時候便暗示了如果沒能派出去就會跟前面幾位一樣說再見。
(實際上我也跟著再見了...)

由於事出突然,他們是在週五的下午兩點才跟我說只做到當天。
其中一位年輕主管也跟我直言,他對於公司制度不是很認同之外,
在這短短時間內沒辦法給我太多東西可教也感到不好意思,
希望能後會有期。他也針對我要派去某電信公司面試前,
整理的javascript相關資料給予認真的肯定。
然而一直無法把我拉近他編制底下。
但實在太臨時了,我決定下週一再把所有私人物品用自己從家裡拿來的大袋子裝回去。

個人也是打算禮拜一再好好跟比較熟的幾位打招呼後離去。
週一時,我收拾好東西,跟幾位同事說再見後,
禮貌上還是要跟另外兩位上司照面。
一位是上述跟我面談的,但他嚴格說起來不算直屬我。
另一位則是當初面試我進來的。
我自己本想打算打包一下就走,乾淨俐落的離開。
也說不用送我離去。但是呢,你們可知道,
他們是一路送我到停機車的地方,
直到我發動引擎揮手之後才走回去。

我承認,自己在等待派遣專案面試之前的期間,
搞作業搞半天好像也是似懂非懂。
但最起碼,我了解自己還有一點東西足以給人肯定。
這裡我就不得不反觀某物流大公司的主管了。
(詳見「離開你其實我不見得難過系列文」)
我最無法原諒的,就是週日吃壞肚子後,週一週二已經能請病假的程度,
但為了避免他針對我請假說閒話,我還是硬撐。
結果週三回報會議他不領情之外,卻補刀「喔?這麼巧?」的回覆。
知不知道你的偏見讓自己變得冷血無情?
知不知道你自己叫我進去會議室假勸真酸,卻在大家面前繼續扮演親切主管的角色?

那段日子,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做他才會覺得我有在做該做的事。
沒有。徒勞無功。我做完了基本的事,他就隻字未提。
但由於工作分配的權力完全掌握在他手上,
只要他狂打我沒產出就無敵了。
請問前火箭隊Asik能夠要求冰箱McHail什麼?
賭氣放假後,最後還是一路冰下去。

直到最後我才了解,不是我沒努力,而是他打定主意,
不用直接手段砍人,
(似乎非自願開除人,自己也要寫報告,這對於常寫報告的他來說當然不希望又黑)
而是用各種低級手段挑戰我的底限。
我衷心希望這個人永遠都升不了官,50幾歲永遠只能當處級小小小PM。

所以,在某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