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0的文章

連小學生也懂的基本作人道理。

其實,我會寫這篇,都是因緣際會。
我搭火車重返台北國前一天,
忽然想到「好像」該買點土產請一請大家。
於是,去了曾記、豐興買了麻糬,今天就拿出來分一分。

只是,我買的數量太過精算,有些可以請的人還差點拿不到。
不管怎樣,總之沒忘了給該給的人。
但我腦海裡突然開始搜索相關的往事,包括以前的網誌跟現在的南極公園。
「我好像有寫過類似不愉快的事」
關鍵字也有啊,只是打搜尋下去,沒有看到。
舊網誌比較龜毛,搜尋只能找文章標題,所以我當然找不到。
而剛剛我也只在某篇回憶有提到過一句話而已。
結論是,我的確寫過完整的來龍去脈,
但那篇文章應該是在以前ptt2的個人版寫的。
沒關係,這次我就再重新描述一遍吧。

買東西請大家的行為,可以追溯到國小時期生日壽星拿乖乖桶的時候。
就算到了現在,我們還是偶爾會利用某種契機下買個東西請大家。
(我以前生日都默默的過…沒拿乖乖桶…)
不過,這一切在我到了某個階段,有了更深刻的體悟。(莫再提時期…)
某天修課(你看出來是哪個階段就好),中場要下課休息,
我到走廊外走走,很正常。
上課鐘聲響起後,我回到了教室坐定,老師的第一句話是:
「糖果好好吃喔…壽星是誰啊?」
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在下課期間剛剛發了糖果。
但我看了看那窄到不行的抽屜,怎麼樣也看不到任何長得像糖果的物體。

這下我終於明白了。我沒有拿到糖果。
只好告訴我自己,這裡不是幼稚園,不要去吵著要糖果吃。
我的臉瞬時埋進儲思盆裡面。
那是國中的時候,不知道什麼契機(我生日?不像),
家裡提議要請全班一人一個麵包。
雖然當時因為班上有幾個傢伙我很討厭,
曾一度想阻擋此提議,但我沒有正當理由,所以還是請了。
看著某些特定對象從容自在的拿走我家麵包,
雖然不甘,但也不能怎樣。「全班」嘛。
不請某些人又顯得很小家子氣。

可是我不懂了,同時也從儲思盆裡把頭仰起。
我有這麼樣被妳看不爽嗎?
不爽到連顆糖果也不用給?
就算是現在,就算是有些同事可能不熟,我也不能讓他沒份。
這點大家從小學就知道了。

可悲的是,當時因為親疏遠近做出如此派大星般決定的人,
可是大家眼中的「高知識份子」。
一兩顆糖果當然沒啥重要,不吃也不會死。
但,這一兩顆不給的糖果,著實給我上了一課。
沒有「能見度」,就會被羞辱。

我想這種事也只有當時的我碰得到吧。
誰叫我那副阿宅樣不討喜呢?
當然啦,她現在應該身邊也不缺一群「好友」,

郭富城-對你愛不完MV

這次MV比較經典一點…
歌詞:
===

燈初上夜未央 來往的人多匆忙
我不要太緊張 和別人一模樣
但是你對我望 兩隻眼睛大又亮 我開始失去了主張

風吹得路好長 一顆心晃呀晃
多想找人陪我逛 累了睡在馬路上
表面上很倔強 其實內心一團糟 怕自己愛得像太陽

胸中藏著一把火 這種日子不好過
把承諾交給你 把微笑當作信 卻怎麼也抓不住你

對你愛愛愛不完 我可以天天月月年年到永遠
So we love love love tonight 不願意絲絲點點些些去面對
對你愛愛愛不完 相愛原本總是這麼難
===

今天是待在家的第二天,明天晚上就要搭車回來面對現實了。
騎在花蓮的街道上,有著不同於台北國的交通景象,
沒有討人厭的小黃群,不,連一般的家用車都看不到幾台,
數量比較多的還是遊覽車。
台北國就算是假日,民權西路上依舊有不少車在奔馳,
會讓你感覺比平常上班日車少,那也是「相對」的。
拿來跟這邊比的話,就甭提了。
至少等紅綠燈的時候,不會有一堆機車堵在你前面…

發票也在今天開獎,但或許我這次沒踩到狗屎的關係,
我的部份一張也沒中,家裡倒是中了一張。
但我還是很在意那張差了倒數第二個數字的發票。
在我前面的第40個人,他拿走了一萬塊…
只能說偏財運不算是我的本項吧。
上次帝寶人生都破局了…

回到家裡,部份地方有些裝潢過。
太不常回加的壞處是,哪天家裡大門改過都會覺得怎麼像是一瞬間的事…
沒有辦法,一旦上班後,除非積假夠多,或是根本就在家鄉工作,
這樣的情形會是常態。
但,可能嗎?除非大企業還公家機關設在花蓮吧。
能夠省下房租、電費不用給外面像蟹房東的人,誰不想?

後天還要繼續處理莫名其妙多出來要開的小會議的事情,
說也奇怪,怎麼上週五說得好像我一回去要一個禮拜的樣子,
要我寫出工作預定表。
我才不過請了到這上班三個月來的第一天假而已吔。
我看你要不要把我綁在辦公室待命算了…
上次聽了一下,發覺搞另一場會議的也不是我負責;
弄表格的,也不是我;
我不過也只是聯絡幾位老師要他們來這邊跟組長開會,
由於人數很少,時間也還蠻好喬的。
W博卻好像如臨大敵般做出上述反應。
唉,大家都被組長的急性子搞得怪怪的。

喔喔,我才想到來這邊也快滿三個月了呢。
以目前的情況看來,撐個一年不是問題啊。
雖然還要想想未來第三個工作要做什麼就是…

看完了「秘密」

圖片
與這本書碰面應該是從兩三個月前的小事說起。
那天在噗浪上面(什麼?你不知道我有在用噗浪?問問我帳號嘛…)
我又再度把話題導向莫再提的方面。
其實我也沒說錯話啊,事實上,這幾個月來,
也沒有進一步可能的機會出現。
呃,這不是本文重點,總之我寫的東西總是往黑暗傾斜。

接下來其他人的回應不是很多,我不意外。
(我想可能看久之後也有人懶得回應了…)
畢竟現況還是一攤死水,我也只有一成不變的感想,
自然而然也只能說一樣的事。
只是,G大(看到這個稱謂不要意外,就是你XD)的回應引起我的興趣。
他說建議我看這一本書。
我好像聽過,但又覺得陌生,於是上博客來網站查一下這本書的資訊。
看了一下簡介,知道「秘密」的人都是先聖先賢?
這真的引起了我的興趣了。

只要心裡想什麼,它都能帶給你?有趣。
記下了書的資訊,隨即上市圖網站查詢,
先預約借來看一下吧。經過了大概一個月多的等待,
現在到了我手上,昨天也看完了全部內容。

基本上,它提到所謂「吸引力法則」,
你想到好事,好事就會出現;你掛念壞事,他就不斷顯像。
很玄嗎?倒是令我想起之前發生某件倒楣事,
結果因為我不斷對那件事沮喪,後來一堆東西都被我搞壞掉了。
從這實例來看,它的確一言不差。
不順的時候,做什麼事也跟著不順,彷彿傳染病般擴散。
我很鐵齒,可是此次卻不得不信服。

另外一點,也就是書中的中心思想:心中充滿美好,也就是正面思考。
只有讓自己心中抱持「相信」的信念,
好事才會降臨。所有要做的事,就是等著他上門。

整體而言,正面思考不無好處,
只是有幾點我覺得很奇怪,它說有些不好的事是自己的意念招來的。
奇怪,那天我的機車抹布莫名其妙自己長腳跑走時,
我壓根兒根本沒有想到這回事…怎麼能說是我招來的呢?
還有關於健康的部份,這部份比較玄,
雖然說新聞有報導過有人一直悲觀的想自己很快會死,
結果不出幾個月就真的走了。
可是像後來不用戴老花眼鏡等等的實例,讓我直覺聯想到法輪功的正念…
不是我太鐵齒,而是有些你真的往好處想,真的去做,
這種有點超現實的事也未必會完全發生啊…

我又要導向莫再提的部份了,也就是「關係的秘密」部份。
前面一段舉了例子,某電影製片跟藝術指導他一直都是一個人,
雖然他的工作可以碰到很多對象。後來因為一些改變,他離開了去死團。
只是,我必須很殘酷的說,也許重點不在於他做的改變,
而是以下這句對他本人敘述的文字:「他是個…

喇叭彪志〈廿七〉

再來,我之前提過,他在採買的時候曾莫名找個點來頤指氣使。
結果在他變成待退怪獸的日子時,自然免不了再利用一次,
以「彰顯」他學長的權威。我就來說一下始末。

那天依舊是個忙碌的早晨。
我們已經將所有東西搬上採買車,準備去吃早餐回去了。
此刻空餐學長手機響了。是來自於空餐士官長(好像)的電話,
他們要準備增購一些材料,以應付這突發的菜色變化。
不過,實際上是什麼狀況,我當然不清楚,
只知道突然空餐學長跟喇叭志講一些話後,
他便要我「去跟大姐刷東西」。
???

一聽到這句話,我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沒頭沒尾要去拿東西刷。
所以我遲疑了。
如果你直接說「拿增購單出來,空餐要加買東西」,不就得了。
結果我一遲疑的動作,竟也導致喇叭志不爽。
「X的~你聽不懂是不是!!」
另一位空餐學長直接跳下車去大宗貨品拿東西了。
喇叭志拐彎後才直接說要我拿增購單,
我才知道原來不過是「臨時增購」而已。
不過等學長刷完回車上的時候,喇叭志的嘴巴又不安分了。

「我叫你拿單子出來寫,你聽不懂嗎?」
我:「…………」
(我當時板著臉,根本不想跟他說話)
「你來多久了?六個月了吧?填單子這種事你還不知道怎麼做?」
「你這樣怎麼教學弟啊?」
(我依舊不想理他,交待啥鬼不清不楚,卻藉題發揮?)
「幹麼?不會講話是不是?」
「我跟你講喔…你最好下次不要給我這樣。」
(擺老用一百零一招的台詞。)

要不是一來他號稱「學長」,雖然他在辦公室的用處只剩下擺老跟打雜,
二來在軍中只有「忍」字可言,
否則現在的話我直接酸了,再來就會嗆,第三步…怕你?
一路上當然我不會回應他任何話,他也沒再講什麼。
但開到後門門口時發現,因為營區做某項演習,
我們暫時無法進去。
(結果臨時改單的菜還不是沒辦法馬上煮…)
只好把車停到七星潭的停車場,等待期間就下海灘晃晃。

地餐大廚學弟就走過來拍拍我,
剛剛的情形大家早都知道,不過情勢上大家都只能隨便他跟狗一樣吠。
其實我心情沒有那麼糟,因為我想的是剛剛他說的:
「你最好下次給我不要這樣」
想想,我都已經下部隊半年了,再過四個月就要退伍,
他老兄也不過再一兩個月就要掰掰,
下次?哪來的下次啊?我聽到他說下次這兩個字都覺得可笑。
你是要回營區定我嗎?

還有嗎?他還挖坑呢。不過那件事等下一篇說。
我再講一點小事,2009年一月多,
忽然得知國防部長要來這裡視察。(好像啥春節餐會,忘了)
想當然爾,…

990911 重登象山

圖片
上個禮拜,去了之前想過要再去看一遍的象山。
緣由呢,我在非死不可上的單口相聲影片內有交待過。

入口的景象跟我之前的印象沒啥出入。



只是有點奇怪,我印象中這個石頭是走到很後面才看到的,怎麼一開始就爬到了?

這,就是台北國。

101看起來好小…

上次我的確來過這邊停留。

只是後來,我卻呈現迷走狀態…荒郊野外…

後來我走到一個休息空地。會走到這,也是隨緣吧…
其他相片請到這裡,雖然也沒拍幾張,因為到後來走到滿身大汗。

寫這篇文章時,台北只是下個雨,連陣風都沒有。
然後,據說颱風只留一天,週一就走了,
所以颱風假可能有點困難。
喔,如果真是這樣,真是令人沮喪。
雖然不出門我可以清掉一點日劇、電影、卡通啦…

〔密技〕MP3切割工具

圖片
這雖然不算微調電腦效能的東西,
但是我覺得這將會很好用。
以下內容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手機是現在非常普及的3C產品,幾乎是人手一支,手機也不像以前鈴鈴鈴的響,都是好聽或Kuso的音樂聲,想要讓自己的手機響起來時可以吸引別人的注意不 用網路到處搜尋,我們可以動手自己來截取MP3音樂,不需要軟體,不需要技巧,Online MP3 Cutter讓我們在線上二個步驟簡單的完成切割MP3的動作。

》下載位址:http://cutmp3.net/

Step

1.進入網站後,點擊左上的〔Open MP3〕來載入音樂檔案,載入時等候一下讀取音源及音軌,大約5秒左右即可。

2.讀取完畢後,我們可以接調整下方有二個三角形的拉條,這是用來選擇要擷取的時間範圍,如果使用調整拉條不夠精準的話,也可以在方的〔Splitted File Size〕直接輸入起始及結束時間。

3.最後要輸出檔案,只要按下〔Cut〕再選擇儲存的位置即可。


===

怎樣?我是用nero的wave editor去剪音樂,
所以沒在用這個。不過如果你沒安裝nero的話,那就相當實用了。

最近?我最近很好,
除了每天早上跟紅綠燈爭取時間,
今天被一個無腦老兄在線前亂換邊,害我無法即時趕上一個紅綠燈之外,
其他一切如常。

好在經過上週的會議後,除了今天聽會議記錄聽到耳朵長繭,
其他倒是沒啥急忙的事。
說到會議記錄,以前做量化研究撒問卷出去等回收結果的我,
只耳聞過「貴所」同學們對於整理錄音檔跟逐字稿感到頭疼。
但我現在體會到了。

有的長官講話跟周滷蛋一樣含糊,
讓我必須把音量調大才聽得清楚講的內容;
但不幸的是,我為了聽清楚內容需要反覆播放同一段內容,
不知道為何錄音筆那時遭受碰撞,碰撞聲也同樣反覆的撞擊我的耳膜…
聽完了一整天,我感覺耳膜的確需要好好休息。

再來就是有些「大頭」說話一堆贅詞,
我自動過濾掉「那個」「這個」「什麼」後,
整份紀錄看起來才不會像國中生寫的週記。

聽完不過一小時的會議錄音檔,竟也花掉一個工作天。
難怪最近覺得時間過好快。
在此為當初選擇走質性研究的貴所學長姐弟妹們致上最敬意。
我什麼事都好,就是不喜歡聽錄音檔打逐字紀錄。
呃,如果你還要跟解程式來比的話,我還是乖乖戴上耳機好了…

〔專欄〕感謝那些給予負面能量的人

好久沒寫寫長篇了,
但這次,我不保證可以寫得跟以前一樣長。

很多時刻,我們會碰到一些點,
而那些點足以令自己想起先前某個「莫再提」,
然後一連串的事件、人物有如粽子般地牽引出來,
最後到達痛處,通常是特定對象的人。
把這條線拉到底「取出」之後,心中的無名之火也跟著點燃,
不臭訐譙個幾句,
並詛咒他們下場悽慘以稍稍撫慰自我曾被傷害過的心靈,
直到心裡舒坦而停止,
但效力僅只於下次再被提起之前。

有些傷害當初不會瞭解有多麼重,
還以為只是個皮肉傷而已。
但過了五年、十年,每當不自覺地想起時,
你才知道,那不僅僅是擦傷,根本就是蜂窩性組織炎。
而那些明明是製造爭端的主事者,你知道,
他們依舊在地球,不,台灣的某個角落快樂的活著,
或許還把這些事蹟毫不在乎地跟另外他熟識的人當作茶餘飯後的笑話訴說著。

好想掐死他不是嗎??
為什麼加害者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
也許有受到,只是因為他們依舊存在,依舊快樂的講自己過得多爽,
我們無法感受到正義回來了。
但,經過一些思考後,我知道了,其實那也是一種試煉。

要不是經歷過完全遭孤立,你怎麼忍受的住現在的疏離?
你沒跌過這一跤,當你遇到接下來的各奔東西,
當聚集大家不再是易事,你怎麼承受只有自己一人的生活?
當你面臨過幾乎所有人都只是戴著面具應付你的存在,
卻在你不在現場時成了他們笑話來源之一,
你得知真相時,不會崩潰嗎?

要不是經歷過被當奴才的日子,你怎麼承擔的了工作不順的過程?
當每個人都可以把你非故意的過失加以指責,
把錯誤歸咎到你身上後就等你承認錯誤,
即便錯誤不能完全算在自己頭上,
你能保證未來當同樣的情形發生之後,心中那自信的支柱不會龜裂崩塌?

就憑過去曾經走在黑暗裡,(我不敢說是地獄,但也很近了)
才懂得珍惜現在的光亮,哪怕是一點燭光。
現在所謂「草莓」,不就是因為「過太爽」,
不曾遇過挫折,只是一點不如意就彷彿天崩地裂般,宛如隔日將是2012。
當你有了比較對象,對照過去更加黑暗的時光,
面對現今僅僅是路途上的小坑洞,絕對不易被它絆倒。

想起那些曾經給予自己負面能量的人,我們不可能大而化之,
一笑泯恩仇,畢竟他還未必給你面子泯呢。
但若缺少他們的負面能量,我們不會明白什麼叫「最壞」情況。
就算以後碰不到這麼糟的情形,也算難得的經驗;
倘若碰上了,我也懂得如何改變策略應對,因為你們給了我寶貴的經驗。

感謝你們,在我生命中…

周杰倫-給我一首歌的時間MV

這次放新一點的歌好了,不然感覺我會與時代脫節…
歌詞:
====

雨淋濕了天空 毀得很講究
妳說妳不懂 為何在這時牽手
我曬乾了沉默 悔得很衝動
就算這是做錯 也只是怕錯過

在一起叫 夢~
分開了叫 痛~
是不是說 沒有做完的夢最痛~
迷路的後 果~
我能承受 這最後的出口在愛過了才有

能不能給我一首歌的時間
緊緊的把那擁抱變成永遠
在我的懷裡妳不用害怕失眠
哦如果妳想忘記我也能失憶

能不能給我一首歌的時間
把故事聽到最後才說再見
妳送我的眼淚 讓它留在雨天
哦越過妳劃的線我定了勇氣 的終點

雨淋濕了天空 毀得很講究
妳說妳不懂 我為何在這時牽手
我曬乾了沉默 悔得很衝動
就算這是做錯 也只是怕錯過

在一起叫 夢~
分開了叫 痛~
是不是說 沒有做完的夢最痛~
迷路的後 果~
我能承受 這最後的出口在愛過了才有

能不能給我一首歌的時間
緊緊的把那擁抱變成永遠
在我的懷裡妳不用害怕失眠
哦如果妳想忘記我也能失憶

能不能給我一首歌的時間
把故事聽到最後才說再見
妳送我的眼淚 讓它留在雨天
哦越過妳劃的線我定了勇氣 的終點

哦妳說我不該不該 不該在這時候說了我愛妳
要怎麼證明我沒有說謊的力氣 哦請告訴我
暫停算不算放棄 我只有一天的回憶

能不能給我一首歌的時間
緊緊的把那擁抱變成永遠
在我的懷裡妳不用害怕失眠
哦如果妳想忘記我也能失憶

能不能給我一首歌的時間
把故事聽到最後才說再見
妳送我的眼淚 讓它留在雨天
哦越過妳劃的線我定了勇氣 的終點

妳說我不該不該 不該在這時說了愛妳
要怎麼證明我沒有力氣 告訴我暫停算不算放棄
妳說我不該不該 不該在這時才說愛妳
要怎麼證明我沒有力氣 我只有一天的回憶
==

前幾天真是被一個大規模會議搞掛。
像是審查資料,兩三天前我才看到內容,
其他像是座位表、桌牌等等小東西,在開會的前一天晚上七八點,
我還在努力地,一邊被罵一邊跑上跑下做組長交待的事…
等到大致完成時,我也創下了到這邊後下班最晚時間:十點。晚上十點。

在我進行把資料裝進50個資料夾的過程中,
我回想到了那天,五個月前跨夜下班的一天。
也許是曾經經歷過那瘋狂的一天,
即便辦公室的人早已沒剩幾位,
我都覺得還早。
老實說,我還是必須再強調一遍,如果資料早在一個禮拜前弄好,
根本不需…

0815+0829台北植物園一遊

圖片
頭一次看著空白的標題列許久,我卻不知道要寫什麼文章。
這本不應該發生的啊。我可是號稱(誰號稱?)「文章工廠」的人咧!
好吧,只好先擺擺幾個禮拜前我去植物園逛逛所拍的照片。
植物景色比較多,我跑了兩趟才照完。
由於照片頗多,其餘的照片就去相簿看好了。


路過的貓。


又是貓…

我不曉得此野貓怎麼不怕人…

夜鷺,覓食中。

鴨子。






慵懶的黑貓…

傍晚,我走出了植物園,來到這…

如果前幾天樂透頭獎得主是我的話,我就會住這了…(夢)

其他照片真的太多了,請到這裡觀看全貌。

喇叭彪志〈廿六〉

我不是因為喇叭志的牽拖才收假回來處理事情的,
而是除了上次提到婚假退伙的事之外,
放假前一些沒有交待給一哥完成的事要了結。
我在電話裡本來喬好說下午來一趟,處理完就回去。
但我真的「安心上路」了。
沒帶任何換洗衣物,騎車回到營區,車子也隨便停在人行道上。
以為我真的只要忙一個下午就OK。

回到辦公室,大家都驚訝我的現身。
不過更賭爛的是,當我開始著手把桌上一堆公文準備清理時,
電話又響了。除了婚假者原單位的承辦教官之外,
我印象中還有照X隊的彭姐。
一來電話又開始問東問西,突然被叫回來心情已經很不高興,
她又問了一堆似乎不是我所理解情況的事,
我連回答也是隨便講講。

下班了,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因為我察覺一哥「試圖」把我留一晚。
另外喇叭志也在旁邊推波助瀾。
這個人很奇怪,沒他的事卻在搧風點火,
大概他只要看見我比他留在營區的時間久,
就能獲得愉悅感。
被他們聯手以「拖」字訣阻撓,我吃完了晚餐,
卻也不得不在寢室過一晚。
好樣的。憑什麼硬留本來應該在放假的我呢?
因為出問題?
(說不還給我假的人卻是分座…「出包還要補假?」)

真想請教,後來對照辦法規定不得退伙,他錢也沒吐出來啊?
既然這根本不成錯誤,又為何不還我假?
在這邊當小兵,是沒有本錢爭取權利的。
多說一兩句還會被反擊「放假是給你的優惠,不是應得的」。
要不是這裡叫部隊,你看看拿到一般公司行號來講,
勞工團體保證要你吃不完兜著走。

第二天早上,吃完了平淡的早餐,
因為是接近跨年的時候,營區的人顯得更少。
本來打算要吃完早餐回去,「又」再度被勸說因為一哥一個人忙不過來,
(我一個人在搞帳冊的時候怎麼沒人可憐我忙不過來…)
「情義」相挺的結果之下,我又繼續上班了,
而且這些時間最後還是沒還來。
直到中午吃過飯,總算找到時機辭退,
趕緊離開餐廳。
雖然六天的假被搞到剩下四天,
能夠離開鬼地方就是萬幸。
在中午餐廳休息時間前趕緊打包回家,
不然萬一在寢室碰到喇叭志,他一定又想為了攔我而講話,
然後淨講些拿去當不可燃垃圾燒掉都嫌浪費火種的內容。

我成功逃離了。
時間匆匆來到2009年初。而喇叭志也將在一個月半後退伍。
破百的人尾巴越來越大條,
而他也開始轉變成一隻怪獸…
在說到怪獸行徑之前,我講了一些他的白痴提議。
包括對發票這回事。
他說,如果他發票有中,他就把錢拿出來請我;
我中我就拿出來請他。
話說得很合理,但…

誰給我生路?

圖片
最近本無大事,但是好巧不巧,
第一位登上大聯盟的台灣投手卡馬曹被抓了,
也勾起了大家去年不愉快的回憶。
喔,我指的是有看球的「大家」,沒在看棒球的,
本次文章你可以跳過。

今天又跑出了這則新聞:
林英傑: 給小曹一條生路吧2010-09-03中國時報【歐建智/羅東報導】
     「給小曹一條生路,一次再打球的機會吧!」興農牛林英傑說,我很怕經過這次波折,曹錦輝就斷了去獨立聯盟的機會。牛隊鄭達鴻聽到小曹哭了,他說:「這是我第1次聽到他哭了,我還是相信他。」
     林英傑與鄭達鴻都是曹錦輝在高苑工商的同學,兩人不約而同表示,自從曹錦輝出事後,我們就沒有再連絡了。林英傑說:「同學這麼多年,我好想他可以打個電話給我。」鄭達鴻更是不知小曹昨日一早返國被拘提的消息。
     林英傑很關心曹錦輝之後的去向,擔心因為這次的拘提,小曹就被限制出境,不能再去美國尋找打球機會。他說:「如果變成這樣,小曹前3個月的努力不就白費了。」
     鄭達鴻還是很相信小曹,他表示,小曹不缺這些錢,且個性很海派可能遭陷害。像每次到KTV唱歌,小曹都會找很多人同行,甚至花費10萬元都是他自己付。
====

很好,非常好。給他生路,對,我們不需要趕盡殺絕。
只要他別再次出現在台灣的職業球賽中。
所謂婦人之仁,就是說提議給他機會重返中職的人。
試問,以前黑了這麼多次事件,倒掉多少球隊?
你們都不知道嚴重性?
以前或許還有拿槍威脅放水,可能還有點「情有可原」;
但最後,還不是永遠逐出棒壇?
更何況,現在是拿利誘出來,你們自己就貼上去!
有人逼你嗎?不,這是你們自找的,
結果現在才在說請原諒我!

那好,我網開一面,看你「稍有悔意」的份上。
對嗎?那是不是意思是,既然我還有「一條命」,死掉可以重來,(電玩術語)
只要我好運沒被抓,高興要拿多少有多少,
就算被抓到,哭一哭又是一條好漢,直到下次被贓到之前。

有這樣穩賺不賠的事?
想想某藝人吧。被抓到吸毒後哭著原諒,
原諒的後果就是讓他被抓到第二第三次。
真是廉價的原諒。

棒球的部份就此打住,來談談自己的「某些過去」。
如果他們可以被原諒,那為何我不行?
他們犯了欺瞞比賽公平性的事,仍厚著臉皮敢提出要求;
請問:我又犯什麼滔天大罪,讓你們選擇視我為寇讎?
猶如鸚鵡學舌般,跳針地重複「好奇怪」「好奇怪」,
卻對我根本毫無任何基本溝通與瞭解。

沒有你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