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3的文章

〔專欄〕業務心情

我不是做業務的。
早在一開始準備進入職場時,
清楚的了解到自己在口才方面的不足。
原本尚未覺知,但在某次對著錄音機講話再聽自己聲音的時候,
 「這是在供啥碗糕?」
每個字都黏在一起,講話速度比我想像的還要快。
之前某首歌的rap,也毫無困難的說上口,毫無違和感。
換句話說,我根本是用念rap的速度在跟人對話。

真是佩服從以前到現在聽得懂我在說甚麼的人。
你們從來沒說過「講慢一點」,或是「請再說一次」,
我聽自己的聲音檔都想重播了....
總之,業務的路就在聲調低沉,速度過快,以及怕生中滅絕。
先別說介紹產品,光是要跟不熟的人攀談,完完全全是我的罩門。

房仲徵才號稱保障前幾個月月薪,退伍後也曾想過要不要丟看看履歷,
找了分享文章後,證明我不選擇是正確的。
常在路上等紅綠燈時看到房仲或保險、信用卡推銷癡癡的看見路人就發傳單或名片,
也許一整個下午都站在路口做宣傳。
我不需要保險,信用卡太多,當然也沒錢買房子,
遇到業務我都會禮貌上揮手拒絕收單。
會停下腳步聽推銷的人非常少,就跟電話推銷保險一樣,
難道聽你講了一大串廣告詞就會花錢買了?

業務被拒絕是常態,但誰也不想跟業績過不去。
工作需要嘛。
只是我一貫拒絕揮手時,也曾把自己換成那位推銷者過。
之前寫的【已讀不回】與業務的心情還有點相似。
自己把想法與話題發送給別人,但可能接過手後馬上就丟在路邊,
同時標記已讀,嗯,當然也不回。

做業務會不會因此熱情減退呢?總是會,在經過一連串的拒絕後。
我就很佩服還在當業務的人。
只是業務面對的是眾多不熟悉的人,推銷的是上面決定推行的產品;
我們則像是無時無刻對著熟人或者可能不大熟的人,
推銷名為「自己」的產品。
自己可被推銷出去的價值彷彿建立在能夠帶給別人多少「好處」與「愉悅度」上。
上述說法偏向功利主義,但想想,
中了樂透的人為什麼怕突然一堆人來借錢呢?
為什麼我們不想跟「嚴肅」「無趣」的人交談呢?
為什麼我一拿到考古題,就有人莫名問我手邊有沒有呢?

不可否認,某些程度上,可利用價值變成決定回應與否數量的關鍵因素。
妳長的好看,我覺得光是看就讓我心情好一整天,
就算妳發表個只有一個字的動態,也可以被大約平均數十人按讚,
然後回應有五六篇問「怎麼了」「還好吧?」。
而且,就算不解釋也不會有誰為難。
反觀....平凡的傢伙(我就不稱為魯蛇Loser了),
真的出了些事情po網搞不好…

分身便當

標題所謂分身便當,
不是便當突然多出一盒,
而是這幾個月訂便當下來我所發現的陰謀。

每當中午11點前都是我處理便當的時候。
早在接手沒多久,我就把每天輪值表都排好了,
省得每週還要想這家便當店是隔了幾天才訂過,以免吃到膩。
在傳單資料等傳到我手上時,
早有一堆不知道是否還有營業的便當店,
菜色看起來很豐富,光是看照片就餓啦。

實際上當然沒有想像中簡單且完美。
在訂購的日子體會到便當店不敢說的秘密。
我所指稱的便當店,是分店連鎖加上中央廚房的餐廳。

一、傳單上絕對不寫地址。
店名很天才,舉凡諧音或是只要跟香扯上關係,
都能列印在傳單上。要不然就跟日本裝熟,
說供應日式盒餐。但看遍整張傳單,你絕對找不到他們究竟在哪。
傳單會寫外送地區遍及何處,但分店有多少間,你也無法得知。

二、店名、電話不同, 但打過去絕對不報自己店名。
「便當店你好~」常常是中年男子接起來的聲音。
我通常會先問是XX(店名)嗎?
他當然會說是,不過我想問店名根本是多餘的,
自己發的傳單改一堆名字,誰會記得?
每天忙著接單跟外送就差不多了。
至於為什麼要換一堆名字呢?很簡單,
某間分身高達六七個的中央廚房我就訂過,
被三個人幾乎同時投訴說當天的飯很難吃。

更有甚者,便當盒亂裝導致湯流出不說,還隨便拿紙箱拆下的瓦楞紙當隔板,
殊不知裡頭藏了一堆小蟑螂到處跑....
為了怕使用同一個名字導致被列黑名單生意下滑,
只能大打分身戰術,連電話都申請一堆完全不同的專線
(最後還是轉到自己家)來求生存。
我說啊,怎麼不從根本--把飯做好的原始點開始思考呢?

三、傳單照片與菜色雷同。
最明顯的一點。有人發現手上剛拿的傳單跟之前某間拿過的一比對,
發覺肉根本長的一模一樣,裝的餐盒也一樣。
這就不用多說了。
菜色一點是我自己發現的,
某間分身餐廳一定會讓小三拼飯跟士林香腸飯一同出現,
只要符合上述情況,該傳單店家為分身無誤。

做了三個月也有些心得了,不過訂便當的輪值直到本月底就結束,
我也省得每天早上沒辦法做正事還要被嫌的麻煩...

5566-我難過MV

為何會被稱為「神曲」呢?
某種程度上他應該算好聽....
歌詞:
===

那一年默默無言 只能選擇離開 無邪的笑容已經不再精彩
你害怕結局所以拼命傷害 說是我擋住你的美好未來

你堅決 不希望我等待 我便默默的讓你走開
如今你 受了傷回來 叫我如何接受這安排

#我難過的是 放棄你 放棄愛 放棄的夢被打碎 忍住悲哀
 我以為 是成全 你卻說你更不愉快

*我難過的是 忘了你 忘了愛 盡全力忘記我們 真心相愛
 卻忘了告訴你 失去的不能重來

Repeat all once,#,*,#,*

也忘了告訴你 失去的不能重來
===

先說最新難過的事。
我的事務機「又」壞了,正確的說應該是半殘現象。
改成連續供墨之後,就處於「家畜的安寧」狀態,
印起來一切正常,但就壞在管線墨水會倒流,
導致墨匣裡面的水位漸漸下降.....
今天,它又一貫莫名回報某個墨水匣沒裝好,
(我根本沒動它,大概有10%的機率會在列印途中因此中止等著故障排除)
我氣得開關一下它蓋子,它就再也不會回報上蓋打開了。
下週末我還要抽時間去送修它。我寶貴的假期啊...

第二個我難過的是颱風沒早來。
上週五雖然蒙受恩惠,公司提早中午放人,
我也省了一天的訂便當雜事,
但隔天因為颱風才發威摧殘,
想去看的展場通通因為颱風關起來了。
所以,我度過了超級無聊的週末。
(murmur:當初能揪唱歌的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第三個我難過的是呈現僵局的現況。
雖然我用考試成績暫時拉起先前被看衰小的情況。
(說到這我就很不懂了,三科考90分的你一樣發專案給他,
我三科考100你就要特地開會議室約談我,這是?)
難道林益全的那句話又要套用上來了嗎?
另外,在公司網路呈現封閉狀態之下,
失去自由度的我也越來越難開啟跟別人的新話題。
我一直在苦惱著,你了解嗎?

最後我難過的是,今天在西門町拿回改的牛仔褲後,
走在一對閃光後面,他們講一講就親了一下,
我難過的不是反觀自己,難過的卻是,
在我已練就不用墨鏡也能處之泰然的時候,
似乎有個無形珍貴的東西也跟著放棄了。
一時之間很難說明那是甚麼。
可能是個叫做「期望」的意識。

〔專欄〕坎迪.克拉許

圖片
「Sugar Crush!登登登登登...」
人品好,自然又愉悅的通過一關。

最近火紅的手機遊戲當然就是這款消掉糖果的玩意。
本來我還糾結在其他自得其樂的遊戲當中,
五月下旬本著好奇心,下載來看看到底是多熱門。
結果當然一發不可收拾,也許是因為前20關根本是給小孩歡樂玩的。

接下來,一路佛擋殺佛,神擋殺神,
一堆人被我瘋狂超車,
只花兩個禮拜多就衝到70多關,
如今也來到147這傳說中的難關。

玩到現在的感想就如別人所說,
純粹運氣加人品。
曾經組過三顆巧克力糖,但那次沒有過關;
卻在某次啥糖都沒組的情況下無意識的登登登過關了。
運氣的確佔了一定的機率。
除了組成特殊糖跟你會不會過關兩者間沒啥特別關連,
部分關卡需要特殊糖消除生長於轉角的果凍,
以及沒事會增生的巧克力吃掉我本來準備好要組成的糖果連線。
當然,最大的限制來自於移動步數。
有幾關甚至在最後一步驚險通過,就算老天可憐我好了。

截至目前為止,147關還在卡著我,要不是某次手機閃退,
我真的不需要繼續糾結於此。
說了以上普遍大家都有同感的東西,來點其它的吧。
人生何嘗不是一直在打通關?
前20關在人生,就像幼稚園裡面苦惱怎麼對付班上某個特別討人厭的傢伙,
或是怎麼把不喜歡的點心吃下去一樣。
(當時超討厭湯圓,嚼不爛,吃不完又被抓去罰站)
隨著時間推移,我們懂的技巧多了,但難度也跟著增加,
像是國中小應付多到爆的平時考跟期中期末考。
萬一老師跟增生的巧克力一樣麻煩,默寫考不好還要打你,
上他的課簡直是種折磨,腦袋像卡關般的腫脹。

來到這個年紀,卡關的因素更複雜。
(雖然147關放在人生全進度中,頂多在國中階段而已...)
大概了解後面關卡還有龍捲風之類的怪物干擾。
投射到當今,我卡關又卡在哪呢?
若是要把我塞在社會普世價值觀的話,莫過於莫再提可以說說。
但,難道過了這關,遊戲就結束了嗎?
跟現在玩不完的關卡一樣,有了對象,你就會被問何時結婚;
結了婚,問你何時生小孩;
生了小孩,問你何時拼第二個;
就算沒有第二個,接下來還會問你小孩成績怎麼樣,
準備考哪裡,喜歡哪個科系,然後又出現二度輪迴,
問小孩何時結婚....&^%#。
關卡根本無限增生啊,直到我們離開放下一切為止。

你可以選擇移除遊戲,跳過所有麻煩的關卡。
而我也開始對遊戲厭煩,想要移除它。
但我找了又找,似乎找不到移除的選項,
仍舊不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