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0的文章

真是不平「帆」

圖片
本來想找出那張當初改選班代後與kf的合照,只是經過我的一番搜尋後,
似乎已完全消失於網路和硬碟當中。只好用上圖代替。

雅虎的信箱對我而言,總是常常會有新信進來。
昨天我照例準備登入進去,但由於火狐狸瀏覽器已經記憶我的帳密,
所以無須再登入一遍。
雅虎首頁的信箱只要將滑鼠移到信箱這兩個字的連結,你如果也尚未登出,
它就會顯示最新信的標題。
「kf,要結婚囉~」(以下用kf代替本名)
?!
什麼?這麼快?
趕緊點進去,其實我看了信件內容,還比較像廣告信XD。
好吧,另外還有部落格的連結,我認出來後就點進去了。
kf兄這位我們貴所第七屆的同學,在部落格上說明了一切,
關於他自己,女方,以及其他對大家關於結婚這件事的要求。
坦白說現在的我對於任何事感受到的衝擊性已經降低許多,
就算聽到或看到誰突然結婚還是怎樣,我已呈現麻木狀態。
也不知道是因為年紀大了的關係,還是因為莫再提導致如此。
(抑或是…年紀大了還是莫再提…)

我的思緒又再度跌回四年多前的九月。
那時我腦中除了對校園內長不高的樹之外,對誰也沒印象。
那天是我們新生報到的日子。
接到電話後,聽說要到多容館集合,大家互相認識,順便選班代。
我騎腳踏車到了多容館之後,迎面而來臉上堆著笑容,留著鬍子的人走過來了。
「你是觀光所的同學嗎?你好你好…」
熱情的對著我拍肩。kf正是我第一位見到面的研究所同學。

印象跳到某天seminar後的自由日,那時的我不知道要研究什麼題目。
我走進了301那間可以眺望木瓜山,視野相當良好的研究室。
kf正好在裡面,我跟他打了聲招呼。
他問起了我近況,以及關於研究上的想法與困難。
雖然那時的我直到研究所二年級才大夢初醒般找到正確的一條路,
但那時他對於研究的想法讓我覺得,這人想法真的高我一階。
可以自在的走著自己想要的路。

時間跳到合歡山戶外教學的十一月。那時許多人被高山症打敗,
包括高山的子民那位。(話說…他有沒有非死不可帳號勒…)
隔天早上蜷縮在救國團山莊用厚被子蓋在身上的我,他走過來了。
「你有感到不舒服嗎?」「沒有。」「那還好。OK的啦!」
我是第一次爬山,很多人應該也是。他也問了其他人。
後來某天本人在為著莫再提自憐自哀的時候,(現在不了!)
瑾姐提到了要我看kf「會照顧人」這件事。後來我才體會到,
對照起來那時我的熱情與關心完全不如他,有的只是自我意識的牢籠囚禁著自己,
憑什麼自…

喇叭彪志〈廿二〉

喇叭志他老兄平時就很愛開玩笑,
不過通常是只有他在爽的玩笑而已。
除了上次拿我電話亂打以外,還要外加幾件事。

在我放假的時候,最害怕什麼?
就是聽到電話聲。根據上次中秋節的召返電話之後,
每當一聽到我手機鈴響,心臟速度瞬間加快50%…
實際上我接到電話的時候,也真的從來沒好事過。
扣掉召返奪命電話之外,還有某次餐廳自己麵筋罐頭沒管控數量好,
我也搞不清楚狀況,只是回答錯購買的數量導致班長大發雷霆,
在電話中掠下狠話揚言要我馬上收假回來。
(蘇班後來說根本沒錯,你早點跟吳班講就好了…嚇我…)
後期則是出現了菜色詢問的電話,炒菜組問我單子之類的問題,
不管如何,那時的手機鈴聲彷彿是我的喪鐘。

而這竟也成為喇叭志下手的目標。
某次一放假,我又聽到鈴聲,看了來電對象,喇叭志。
想想上次他擺老的電話,心想可能又沒好事。
但預防他又在機機叫,不接不行。
「喂!Chen Ka'Oh!你要被召返了。」
我心想,「又」怎麼了?
「那個某某假單沒有弄好,現在分座很生氣,要我叫你馬上回來吔!怎麼辦?」
奇怪,他在那邊沒辦法處理好嗎?我也不過是一個「地下」的假單代理者。
「你多久可以回來?」「大概一兩個小時吧…」
「那麼久?你住家裡還要那麼久?」
「一定要我回來嗎?」「沒辦法啊,分座說的啊。」
可惡…怎麼又來了,而且是小事。
「好啦好啦…我待會收一收就回來。」
「是喔?噹噹噹噹,恭喜你被騙了!」
「啥?」結果是,他用對我來說非常不好玩的點開了我玩笑。
「我現在在花蓮街頭,好無聊喔!你要不要出來跟我逛?」
「我自己有事…」
「沒關係啊!就蹲在街頭看妹啊…」
以下無聊的對話數十句省略後,我掛了電話。
原來我也不過是個招之則來,揮之則去的陪玩角色。

第二件,某天我中午想換新的工作褲,舊的褲子要拿去洗,
此時此刻,他又不請自進房間裡來了。
我正在換衣服,他則坐在旁邊講些五四三的話,
當我正要準備換褲子時,意識到了一件事:他一定會胡鬧。
我便開口:你先出去一下。但這句話沒有用,喇叭志就是臉皮厚。
「反正都是男生,沒關係啦!」唬嚨帶過。
我只好繼續動作了,中午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不僅如此,我還得搶洗衣機。
我想你也知道他下一秒幹啥事了。在跟他用我身上的內褲拔河拔了幾十秒後,
他補了一句結論,說我有胎記。
喔。好好笑喔。

再來就是,我人在辦公室接電話的時候,他老兄又不安分了。
某天某單位打來又找…

〔密技〕打開顯示卡加速功能

圖片
奇怪…我總覺得以下密技不僅以前就說過,還是小兒科,
怎麼電子報又報一遍?
不管,以下內容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依現在的電腦中,顯示卡都已經有一定的效能水準,但有時在執行影音或遊戲畫面時仍然不甚流暢,極可能是因為未啟用顯示卡的硬體加速功能,導致顯示卡未完全 發揮效能,因此建議開啟硬體加速,如果想查看加速是否全部開啟,可以按下〔Win〕+〔R〕輸入「dxdiag」,並按下〔確定〕後看到相關資訊。

Step

1.開啟控制台以後,按下「顯示」圖示,我們要設定顯示卡的進階選項。接著在「顯示」視窗中按下左方的「調整解析度」。

2.按下後會看到「變更顯示器的外觀」畫面,按下「進階設定」。跳出內容對話盒後,切換到〔疑難排解〕活頁標籤,然後再按下〔變更設定〕。

3.接著會再跳出一個「顯示卡疑難排解員」,將「硬體加速」滑桿拉到最右邊的「全速」,再按下〔確定〕。




4.除了將顯示卡加速拉到全速外,最好還要安裝顯示卡的官方驅動程式,才能讓顯示卡發揮最大的效能,跑起AERO特效更順暢喔!
==

好吧,以上內容我每次去看設定,根本都不用改…
預設值就是那樣,我也不懂為什麼要特別講。

回到現實。我在家裡。在7/1號前的最後一次長假。
本打算門諾醫院趁這週先來個預約檢查,不然以後就沒空回來了。
就以之前的工作為例吧。
如果真要搞到假日都要把自己以「義工」的心情來加班,
我是要怎麼買車票回去?
上次請個補休半天之後,某同事某天跟我分析說,
另一個測試部門「都在用放大鏡看」,乍聽之下,
彷彿上次為了補眠的補休變成了不應該做的事。
有那麼嚴重嗎?那天也交出去正式版本後我才回去請個「半天」睡午覺,
該做的事也告一段落不是嗎?
我寧願相信這僅是我同事個人對測試部門的臆度。
如果以上猜測是真的,那我不得不對測試部門有另種看法了…

咦,我好像開始離題了?
先等我講完吧。
我的前同事某次就因為測試部門的主管說「這你們工程師應該要會的啊」,
中午吃飯時他就說很不爽,因為根本沒有人碰到那塊東西,連資深的也是。
所以他會比較「關注」測試部的話語也是常情。(或許槓上了也說不定…)
我沒有感受那麼深刻,所以無從回應他的觀察。
不過,目前跳脫出來後,看著前同事的MSN狀態,有股莫名的慶幸感?!
對,先甭提測試部,我一定會被聯合中心整翻。

回到正題。此刻不檢查待何時?
可是醫院說,根據時間間隔,下次檢查日在…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2-9

好像忘了要正式公佈我目前新落腳處。
自從我離開了前公司後的這三個禮拜,
最大部份做的動作就是上網收信看有沒有哪間公司要我去面試,
而你也應該知道答案了。差不多一天收四次信,
除了一些明顯不適合的職缺寄來之外,(免洗業務、保險…)
我所投出去的履歷全部陣亡。

就連台北市政府相關的公務人員暫代職缺,寄了幾封出去,
最後我想都進了回收筒吧。
就在上週,接到一通來自國科會的電話,
雖說我之前投出去一堆給許多學校「研究助理」等相關職位,
但我怎麼也沒印象我有投給國科會…
我上網查我ejob會員區的結論是:是他來獵人頭的。

口試那關大多是那位組長在講大概的內容,
(但實際上能不能做好,又要看造化了…)
筆試也很勉強的對著四題問答題發揮著寫網誌的精神努力拉篇幅…

就這樣在上週四問我要不要來。當然要,
根據之前幾十投還不一定中一的結果,能夠間接幫自己加薪,
又不必繼續跟程式攪和下去,何樂不為?
(國科會公定價大家都知道35K,之前的嘛…我覺得做兩年還未必爬得到)
至於以後嘛…「專案管理師」好像也有公司徵不是?

那,先祝我7/1開始新生活順利吧。

給未來老婆的一封信-K.O Chen

首先不要懷疑你的眼睛。
這不是轉貼文,所以標題不需要加「轉貼」的字樣。
看到別的地方以此為題寫了相當深情的文章,
本人自認寫不出那樣的程度。
但我願意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另一篇具有本人個人特色內涵的文章。
不囉唆,直接進入本文。
======

給未來的老婆:

這些年妳過得好不好?容我必須這樣稱呼,
因為到目前為止,我還不知道妳叫什麼名字,
更連妳的容貌也摸不清。不,我連妳是否真的存在也有疑問。
或許此時此刻,妳也與我同樣思考著對方何時會與自己相遇吧。

已經數不清有幾次晚上是獨自一人吃著晚飯。這本該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是啊。對我而言,僅僅不過是幾千次的例行公事之一罷了。
每當去賣場、百貨等人潮聚集的地方,
總是免不了看見一對對在自己的世界裡的情侶。
看到那般景象,比較多的情況我是嗤之以鼻,
並對著自己拍著胸脯說:「也沒啥了不起!」
只是,拍著的同時,似乎總有個空虛感飄盪在空氣中。
別人都覺得我比以前還更獨立。
是啊。在還不確定妳是否存在之前,我必須靠一己之力面對所有事情,
也許十年、二十年,或是今生都必須如此…

其實我稱呼老婆可能太快了點,先稱呼妳女朋友比較實際點。
我說說自己以前尋找妳的經歷給妳聽。
在國中的時候,突然會開始注意起一個人。
但在升學壓力之下,自己身為班上所謂「優等生」,
(稱自己資優生,我不敢)就算有意思,也不可能有任何動作。
畢業的時候,我竟然連拿留言板給她寫要說的話也沒勇氣,成為一個遺憾。
就算不當對象,總可以就同學的立場來請她寫吧?
考量到自從三年級換了座位之後就沒有機會交談,變成我師出無名的一道障礙。
升上高中後,我從睜眼起床到閉眼睡覺,碰到的對象最多是課本、考卷,
第三名才是參考書。而這三年的時光,除了先天上讀男校沒機會接觸之外,
更重要的因素是,只要我眼睛不看著跟課業有關的東西超過一小時以上,
家裡那無比銳利的關愛眼神便會投射到以「好學生」身份掛名的我身上,
背負著無形與有形的壓力,我告訴自己,「只要考上好大學,一切苦難就結束了!」
從同學間耳聞他們有人私底下有所接觸與來往,
老師則耳提面命般對全班說,「以後大學多得是機會」,
我選擇站在長輩同一邊。只是,我太天真了。
以為單純只要考上這麼簡單就能改變一切。
他們只告訴我不要「交往」,但不代表不要「來往」。
雛鳥不摔幾次,怎麼學會飛?

我的確考上令人滿意的大學,卻也陷入了不知所措的窘境。

陳奕迅-十年MV

先別提十年,光兩週我就快抓狂了。
歌詞:
==

如果那兩個字沒有顫抖 我不會發現
我難受 怎麼說出口 也不過是分手
如果對於明天沒有要求 牽牽手就像旅遊
成千上萬個門口 總有 一個人要先走

懷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離開的時候
一邊享受 一邊淚流
十年之前 我不認識你 你不屬於我 我們還是一樣
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 走過漸漸熟悉的街頭
十年之後 我們是朋友 還可以問候 只是那種溫柔
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 情人最後難免淪為朋友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 才明白我的眼淚
不是為你而流 也為別人而流
==

以為自己在無業期間應該很自在,
但扣掉下雨天數實在太多,很難出門之外,
在繳清六萬多的就學貸款之後,才驚覺我的存款也不過只能給我撐幾個月而已。
所有的開銷都是在吃老本。還是得繼續簡樸。

離開也兩週了。觀察到前同事們大約六七點左右MSN就下線,
又對照起學長自述的經歷,這…我們真的是在同一家公司嗎?
這邊就不提了,反正我也不在位置上了。

看著大家都在各自的崗位上雖忙碌但也充實的生活著,
我再度陷入了靠運氣吃飯的情形了。
星期二看國科會要不要我,沒有的話也只能像苦行僧般繼續的三步一叩五步一拜,
往下一個目標前進著…

Karl Malone對我人生的啟示

圖片
其實也算不上什麼啟示。單純思考一下。
不過在說是什麼樣的啟示之前,就先簡單介紹一下這位NBA前傳奇明星。
(咦?這透漏我年紀?)
資料來源取自於維基百科:
卡爾馬龍在爵士時期的他跟另一位後衛搭檔Stockton可算是爵士隊主力。
並且,他很少進入傷兵名單。
缺席的場數不會超過個位數。
除了得分與籃板數證明他的實力之外,另外生涯也獲得許多獎項,如:

NBA最有價值球員(1997年、1999年)
11次當選NBA明星一隊(1988年—1999年)
明星第二隊(1988年、2000年)
防守第一隊(1997年—1999年)
防守第二隊(1988年)
14次當選西岸明星隊(1988—1998年、2000—2002年)
新秀一隊(1985年)
NBA50大巨星(1996年)
兩次奧林匹克運動會金牌得主(1992年、1996年)

如果要以學生做比喻的話,他算得上足以拿全勤獎的優等生了吧。
但是,在爵士打球打了19年,球隊一直拿不到總冠軍。
離總冠軍最接近的時候兩次碰到公牛,當然我們都知道,
籃球之神Jordan擋路。
(國中時還情商邊開電視看轉播邊複習功課…)
在1998年公牛爵士總冠軍戰時,國中班上還有零星的爵士跟公牛球迷陣營嗆聲…
那時的我選擇沉默,但是心底支持喬丹。XD

98年第六戰喬丹最後投進致勝一球的那場,我沒看轉播,
那天似乎是因為我在學校還是去補習怎麼的,沒法看。
總之聽到公牛三連霸,就開心了。
只是,喬丹後來便宣佈退休。NBA後來也因勞資談判破裂而停工。
99年重新開打的時候,例行賽場次只有五十多場。
本來公牛陣容因喬丹退休後宣佈瓦解,正是其他隊列強群雄並起的時候,
然而爵士依舊不夠強,被西區其他兩個強權佔去打總冠軍賽的位置,湖人與馬刺。

2003年球季結束後馬龍的搭檔Stockton退休了,他也想要另謀他路,
尋找一隻球隊可以幫他完成拿冠軍戒的心願。2004年他加入了湖人。
而湖人隊陣容原本已有布萊恩、「歐肥」歐尼爾,
又加上他跟另一位沒拿過冠軍的明星後衛Payton,組成前所未見的「F4」陣容,
擺明要拿總冠軍的意味相當濃厚。
就在那年費雪以0.4秒(我只能說一個賽字)丟進逆轉球幹掉馬刺時,
我以為真的這支狂妄的球隊要直接登基了。
但,出身向來實力稍弱東區的活賽隊出乎意料以防守困住湖人隊,
竟以4勝1敗幹掉湖人,那年是我相當高興的一年…
但對馬龍而言呢?哇咧…

喇叭彪志〈廿一〉

寫到這裡,也累積了二十集的篇幅,
也大致能瞭解喇叭志是多麼的厚顏無恥。
但你以為只有這些而已嗎?
在當初一開始寫本長篇的時候,自我預估大概至少要寫20篇。
目前確實已達到評估目標。
搜索我腦袋的記憶後重新預料,可能會衝上30集喔…

繼續下一個事件。
地餐每週三大洗,是之前我就提過的必定行程。
上次他莫名其妙自己老子不爽就利用「學長」身份假裝教刷地真羞辱。
這種事還發生了第二次。
那天大洗,我們所負責的前面走廊需要洗衣粉,
必須要去後面的倉庫拿。
但關於動用倉庫東西的事情,就得向管庫房的另一位學長講。
(其實他也有故事,但無關我也無關主題…番外篇再寫)
一哥學弟跟我在前面發現已經用光洗衣粉後,喇叭志見狀便言道:
「去跟狗要吧。」
(該學長的確綽號被稱為「狗」,本處拿來代稱,並非喇叭當時所說)
(至於綽號由來,一樣,番外篇見。)

「你就跟他說是喇叭學長跟他要的,他就會給你了。」
我似懂非懂的踏著到處都是泡沫與積水的地板,往正在講台上坐著的狗學長方向前去。
為什麼似懂非懂?因為喇叭志講這段話的時候,
他沒解釋為什麼報他的名號就可以拿洗衣粉。我以為這只是小事,
但後來證實這是大事。對於喇叭志來說。

我問狗學長還有沒有洗衣粉?他看了一下附近,發覺沒有洗衣粉的蹤跡後,
就要我自己去後面倉庫拿一包。
拿到手後,我就回前面走廊了。以上一切都很正常不是嗎?
喇叭志問我怎麼自己拿洗衣粉來了,我回答我已經問過他,我自己去拿。
重點來了。
喇叭志此時問了一句:「你有沒有跟他講,是我要拿洗衣粉的?」
氣氛變了。

最後收拾掃具,一哥學弟在去收拾其他刮水器、掃把、水桶的同時,
喇叭志叫住了我,他人依舊蹲在餐廳門口的花圃邊牆上,
彷彿自己已經稱王一樣。
「我是怎麼跟你講的?我叫你跟他講是我喇叭學長要的,你不會講是不是?」
(因此重點不是拿洗衣粉,而是要「報他的名號」去要洗衣粉…)
「狗學長聽到是我(喇叭學長)要洗衣粉他當然就會給,你自己去跟他要,你幾梯的啊?」
(最後一句堪稱完美呈現擺老老兵經典話語)
總之他就唸了一大堆廢話,
記住他到底說了什麼話相當浪費腦部容量,在此不詳述。

唸完總算可以解散到後面集合了。
而這一幕當時也被拿著掃具經過旁邊的一哥學弟看到。
後來他在跟我聊天時也提到「給年紀小的人唸很不平,但是必須接受這種生態」。
我也不曉得這小事是哪一點值得提出來講?拿出來罵?
只是因為沒有提…

檢討舊文(系列?)-seminar後…

各位好。
借用Johnny的習慣開場白一下。
本來我想寫篇關於NBA某傳奇球星的事蹟來證明人生的無奈,
不過最近開始密集亂玩地圖日記,也打算翻出以前「北朝鮮時報」的文章貼一貼當精選集。

有趣了。找哪些文章可以成為我眼中的「精選」,
免不了要點進去看內文。
本文要拿出來討論的文章將來會拿去貼,可是,可是在貼過去之前,
我端詳了許久,除了讓我回想起在那個時候的我遇上的課業困擾之外,
會被我特別重新批判的點在於:我看不懂自己寫的語法。

這跟之前上資策會課程的時候陶子(男)老師說的情況類似,
某天他挖出一個程式來參考看看,發現語法怎麼會那麼美妙,
誰寫的?原來是他自己。為什麼當初會寫的出來,他自己也不知道,
所以加註解很重要。
可是對於我而言,是反面的情形。我怎麼會寫出連我都看不懂的文字?

原文在此
當初寫那篇的原因時間點在研一下學期報告seminar,
算起來已經是第二次報告了,要比上學期多一點東西呈現。
很不幸的,當初本人腦袋依舊呈現自我迷走狀態,
以為第一次寫的東西只是「練習短篇論文的報告」,
索性選了職棒簽賭當主題,下場就是變黑炭。轟到臭灰搭。
(那一棵樹迄今仍在舊網誌裡屹立不搖…對不起,這梗要貴所同學才會懂)
第二次的報告我也忘了寫啥,印象中主題仍沒有新意,還是一樣被挑。
記得俊竹學長(太深刻了,所以不得不提及…)在我報告結尾時對我說:
「以時間來看現在已經第二學期,題目必須要趕快定下來了…」(大意是這樣)
回到宿舍後,怎麼也無法突破想出新的研究方向而沮喪的同時寫下那篇文章。

內文大意就不提及了,連結已經公佈。
這裡我要檢討的地方是連我也看不懂的國文語法。
「一些內容我就沒有去想到比較深層的內涵
(也許是我的專題是沒有在那本綠建築當中...沒有教材可用)」
各位,你看懂了嗎?看不懂沒關係,因為我也不懂。
第一句我還瞭解,只是寫的很拗口,
改寫一下是「我報告的內容有些沒探究到較深層的思考內涵」。
天啊,我怎麼能寫出這等鬼文章??
第二句我不翻譯了,因為光寫這樣我不曉得當時為何我的專題會跑進另一門課的教材裡。
亂七八糟。

「我在想,我到底適不適合研究所整個運作模式?
(中略)
其他報告就甭提了.....我整個思想模式都有很大的問題!!!!!!」
第一句改成「我在思考自己到底適不適合研究所的學習模式」。
唉,改得連我自己都汗顏了。
最後一句很想補槍,何止思考模式,你先把文章寫到…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2-8

近況。
今天早上我至郵局領到了發票的四百元。
好快樂啊,以前中獎的發票多半是貢獻家裡,
雖然幾百塊的金額對於一天的菜錢不過是杯水車薪,
仍是不無小補。
現在則是補到我身上了。就當補助三餐的飯錢吧。

第二,到今天為止我也不過是無業一週而已,
可是感覺好漫長。對於待業數個月的人來說,這不過是小case罷了。
其實就算到現在,還是在思考我的決定是不是正確的。
但只要一想到我會陷入無限迴圈,
今天的加班只不過是為了明天的加班做準備這點,就能清醒了。
因為中心只管時程日期,不管實際執行情況。
常常說某天要交版本,但是前一天就算突然有狀況要臨時變動,
時程還是打死不改。存心搞人嘛。

其實還有一點是那段期間我只要去聯合測試,
吃完中飯後我中間幾乎沒有休息直接搞到晚上七八點,
有幾天連晚餐都沒辦法出去買,因為沒時間。
等測試改東西一連七八小時,對於沒午睡的我到下午三四點就很睏了。
自認長期下來並非長久之計,所以我才這麼決定。

第三,我忘了哲豪提到的重點。大陸會封非死不可。
所以他看不到任何東西。不過應該沒有封Blogger吧?不清楚。
(google撤出中國,可能也看不到…)
信中提到可以選三篇最喜歡的文章。
那我要說了,第一篇…應該大家也不意外,就是搭訕界新手。
至於理由,也不需多說,因為該題材向來都是很多人有興趣。
我也從內文中得到了一些資訊,就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命運。
喔喔,我不能再說下去,已經決定封口了。

第二篇?自己的形狀。其實也出自於內文某段提到莫再提…
第三篇?我想給所有寫到新訓情形的文章。
從內文跟我個人經歷來比較,可以發現同樣很賽的新兵訓練,
(對每個不得不進行國家義務的男子來說)
對他是個「有趣且能獲得體驗的收穫」,對我而言卻是莫名的折磨。
該怎麼說呢…環境不同、面對到的同袍水準以及對不對盤也不一樣,
不能全拿來做一公正客觀的比較,
然而很顯然,我的想法使我過得不快樂。

可是啊,當你真的遇上126那樣前科累累的頑童,
還有128白目高職生兩個鄰兵在你旁邊看你笑話以及當你是個可以「利用」的人,
不瘋才有鬼…然後偏偏強制分到器材班。一定出事的嘛。
(事實上也真的出了不少事…)

也多虧最近的逃離,讓我更有機會去思考比程式與時程更重要的問題…

騎車最怕什麼?

圖片
當你騎機車在馬路上,你最怕什麼?
突然衝出來的流浪狗?這是一個選項,但是在台北市,流浪狗幾乎被抓光了…
機會不高。
(就讀東華時期騎在台九線,機會就很多了…只是我也沒碰到過)

衝出來的人?
別人不長眼,但只要自己長眼,絕對不會他白目,罪還要你來扛。
(一般而言,交通規則說追撞者有錯…)
更何況自己騎車,別人走路,怎麼看都不利。

我說要怕兩種東西。
第一,就是小黃。即為所謂計程車。
我不能說所有計程車司機都是那副德性,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有時趕時間坐計程車進去,還得感謝司機的勇敢。
但就我今天出門洗衣的實例來說,有時還真不知道他們是在趕什麼…
錦西街跟中山北路口交接處今天挖馬路,
(三角椎上還寫路平專案,哈,今天開挖的樣子讓我誤以為我騎在瓜地馬拉勒!)
所以路面縮減。騎慢也很正常,因為我前面的箱型車也開得很慢。

結果我就聽到後面的小黃叭叭了。
騎過了馬路,看到路旁有人招手,後面的小黃就靠邊停了。
那,直到剛剛為止,你都是空車,沒有載客人,
那你是在趕什麼?

就更別提平時小黃隨時說要轉彎就轉彎,方向燈是車頭準備彎了才打的情形了。
這點我想就不用贅述,因為網路上一定找得到一堆相關事蹟,不,惡形惡狀。
另一個東西要小心的是什麼?
有急驚風就有慢郎中。
也應該是台灣特產吧,騎著通常是50cc小綿羊的阿伯(嬤)。
我們也知道老人家行動不會多快,
但你今天既然上了路,起碼看一下左右前後四周的情形嘛。
不要騎在很像是路中央,左顧右盼的頭彷彿告訴大家你可能要轉彎,
但從頭到尾始終是以時速20-30公里左右直行而已。
你一直暴露在危險之下,可是自己卻完全沒有自覺。

有的更糟,騎車只懂加汽油,不知道有機油這玩意,
成天看著他慢慢前進,順便噴一堆白煙給後面的騎士聞。
環保局都沒看過嗎?以前在鄉下
(以台北國的視野來看,我老家花蓮絕對是鄉下中的鄉下)
騎白煙龜速前進的阿婆阿公特多。
就算在台北國,也沒有絕跡。

所以我才說他們很危險。因為你萬一撞到他們,
一定是你倒楣。就算明明是他們一直不知道自己處在險境中。

This is Republic of Taipei !!

任賢齊-傷心太平洋MV

哇,到六月了,此時又得體認到一件事。
不只是一年已經跑掉一半的惆悵。
歌詞:
==

離開真的殘酷嗎 或者溫柔才是可恥的
或者孤獨的人無所謂 無日無夜無條件
前面真的危險嗎 或者背叛才是體貼的
或者逃避比較容易吧  風言風語風吹沙

往前一步是黃昏 退後一步是人生
風不平浪不靜心還不安穩 一個島鎖住一個人

我等的船還不來 我 等的人還不明白
寂寞默默沉沒沉入海 未來不在我還在
如果潮去心也去 如果潮來你還不來
浮浮沉沉往事浮上來 回憶回來你已不在

一 波還未平息 一波又來侵襲 茫茫人海狂風暴雨
一波還來不及 一波早就過去 一生一世如夢初醒
深深太平洋底 深深傷心
==

我是去年退伍沒多久的時候換手機的。
上一支OKWAP用到後來開始講電話會講到當機。
跟廠商(統一會到營區進牛奶)聯絡到半天突然沒聲音,
看了手機螢幕,計時畫面整個停滯,過了三秒後自動關機。
後來臨時從家裡找被汰換掉但還可以用的motorola V66。

雖然所謂要貼在手機上的通訊管制標籤從我下部隊後直到退伍,
完全沒有消息。但是不少人手上有照像功能的手機。
之前有些傢伙比較倒楣,班長說拿出來就乖乖拿,就被記扣假了。
不過這完全阻擋不了趨勢。現在要找那麼「落後」的陽春機很不容易。
但我甘願挖出快退役的舊機來用,打死不買新的換,
著眼於…你知道的。

第一,在餐廳是很危險的。先別講掉到地上這等普通的意外,
地餐多的可是水溝啊…
第二,如果我買了新手機帶進去,不曉得屆時喇叭志會先怎樣玩殘它。
光用想的就很恐怖了。
這不是杞人憂天,而是動物的預知危險能力。

去年的明天,我用0元方案換成了nokia 3120 classic。
到今天整整一年。除了不少刮痕之外,其他都OK。
我的決定是正確的。因為它有照相功能,
腦海忽然浮現如果早幾個月前買的話,
喇叭志搶來拿去亂拍某些噁心的東西…嗚,不敢想了。
以他的水準,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喔對了,這篇不是我連載第21篇,所以我就此打住。
再者是我現在在用的筆電,也差不多用滿一年了。
保固失效了。
某天還在上班的時候在外面吃飯不知道聽誰講,(路人?)
說他兩年就換一台。
依照摩爾定律,很正常。
但以我簡樸政策帶領下,這台要用至少三年…
那,萬一某配件突然壞了呢?
修吧。貴也沒辦法,換一台更貴。

總之,我想說的是,時間過太快,我退伍也一年多,
新買的東西也開始舊了。
時間到底是…

〔專欄〕態度

圖片
最近有感。不是有感地震。
標題也不是跟XX啤酒籃球隊有關係,
(因為他們出了那兩個字的T恤)
而是關於溝通上面的問題。

利用通訊軟體如MSN,由於是以文字表達意思,
同一句話用不同的語調講,就會產生不同的意義。
譬如「你有在看嘛?」
嘛如果是用輕聲(.),給人感覺的口氣僅只是一般的詢問。
但若「嘛」是一聲,
便產生像是「你派大星是不是,連看都不會看喔」輕蔑的語氣。
所以發話者想表達後者,但接受者覺得是前者的話,
單純語氣上的理解不同在此刻異變成不必要的猜忌、誤會。

上述只是一個例子,可能啦,我自己覺得,也可能不只是這樣,
有時候平常在MSN講一講,事後回想根本看不出有何爭議點的語詞,
講到後面就變成有點話不投機。
然後隔幾天丟訊息沒回應,也不知道是有看到還沒看到,
抑或是我必須譴責微軟或是網路服務業者的品質差勁,連訊息也搞丟。

更不知道是不是我命中是天煞孤星,
人一個個最終都會離我而去。
我不懂。
是我潛詞用字能力出了點問題才會讓別人誤會嗎?
偶錯了嗎?
可是如果真的有錯,可沒人當面講過,我也不是凶神惡煞,沒有不敢當面說的理由。

假設本身的部份沒有太大問題,問心也無愧,那這裡就必須嚴肅的說了。
「那你呢?」
沒錯。不可能全天下所有的錯都是單方面的我在扛。
我討厭不沾鍋的說法。好像只要先看看自己,挑一個看起來好像是污點的地方,
挖出來講一講,我錯了,抱歉,啪,狗頭鍘伺候。
然後?如果其實錯誤根本不只有單方面出現,
鍘個幾百萬遍問題還是一樣,然後繼續背著十字架走下去。
公平嗎?

我是不曉得各位看待MSN等通訊軟體的角色定位為何。
是當「即時」通訊,還是當電腦版的手機「簡訊」?
簡訊我們都瞭解,傳送的訊息是一定看得到,幾乎不會漏。
而且不一定要馬上回,這也是他的特性。
但若雙方對通訊軟體角色的認知上不一樣的話,誤會又要產生了。
我丟了一個看起來有點回應急迫性的問題,
丟是丟了,但可能隔了一會還沒回應,
急的人首先會想:「奇怪,是網路有問題是不是?」
至少,不會懷疑你是對問題沒要沒緊(台)。

可是你把丟的問題當成簡訊看的話,代誌就要大條了。
你會想,嗯,等會再回,結果之後突然要忙某件事,不知不覺遺忘了。
就這樣,給人的感覺就是沒要沒緊。
明顯地這不是原意,但表現出來給人的感覺卻不折不扣。

另外還有一種所謂「不知道要回什麼」,所以乾脆不回。
或許自己丟的訊息潛意識中需要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