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4的文章

死胖子

圖片
先聲明,本文是要回憶大學那段糟糕的時期某個同學。
一直以為我有寫過,但想想自己根本不想提關於那段時間的人事物,
又何來寫過?
(有啦,寫過人中大師,但他夠奇葩到讓我湊出五篇的長度)

新生一進來都要自我介紹。
他是馬來西亞人。有著中分的頭以及不需要多說的身材,
戴著粗框眼鏡。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是他講什麼關於自己的事情,
而是「我的興趣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對我有沒有興趣」
的驚人發言。起初我認為喔喔還蠻風趣的。
只是表象啦。

為什麼會改稱他為「死胖子」,來自於後面的一些事。
四年期間我都住在同一棟宿舍。
二年級某天他敲門找我,說自己也搬來了以後也請多多指教喔。
說完伸手敬禮一下。嗯嗯拜碼頭好有禮貌。
我能夠回憶起他後來找我的時機點,就是幾次隔天上課要交心得報告。
了解吧?借作業或是我拿到考古題的時候,彷彿定時器般出現在房間門口。

既然我借了幾次作業,他有沒有回報呢?
以下還真值得大書特書。
三年級某次分組報告,已經分配好由他負責隔天的口頭報告。
前一天晚上他又來敲敲門,這次沒有要交作業了,他要來幹嘛呢?
「那個...我騎車摔車,嘴巴那邊撞到,明天報告可能沒辦法,拜託你代替我上台,好嗎?」
當中他翻了兩次我越看越像火氣大嘴破那種的傷口,
還想介紹去吃廣東XX粉。
在我手邊沒有完整的整合報告以及自己口語表達能力處於低落等級之下,
隔天邊看手上的資料邊報告,內容之不通順到想要自我撞牆壁,
然後順便還給一位我不是很喜歡的人在他個人版當笑話PO,看有多悲慘。

火箭隊的哈登擅長在進攻時間倒數幾秒前才傳給隊友處理,
俗稱的「丟炸彈」,
而他著實給我丟了顆炸彈然後什麼補償也沒有。
另一次需要看英文資料的分組報告他還開玩笑的說「我負責做ppt就好」。 心想:你應該是不小心吃了誠實豆沙包了吧。 你是僑生吧?你看到英文資料的機會比我還多吧?? 快畢業的時期,讓我決定在他的肥背上蓋下「CAS」,不,「死胖子」的印章。 某堂課同樣也是需要分組的報告,在大家除了共同必修課之外已經不太往來的時間, 還要找人實在是件痛苦指數超過10的事情。 找人的時候,我聽人中大師轉述,他居然放話說不找我進來。 雖然最後我好像還是不知不覺塞進同一組裡面.... 所謂恩將仇報就是這位死胖子的寫照。 其他人躲負責報告,還會稍微找理由掩飾; 而他厚顏不掩飾的程度就跟他的表皮厚度相等。
男同學就只有個位數,還出了個豬一樣的…

準時下班

灌溉一下網誌。
在職生涯也有兩年左右,
準時下班在鬼島的環境,似乎永遠是個難以正常化的夢。
加班處理沒做完的事,聽來天經地義。
然而每天看到時間已經來到晚上六點,
卻還必須環顧四周,由左至右由近而遠反覆觀察,
請同事以擋板掩護我,好!我以擋板掩護你!
才得以離開至少待了八小時的不自在空間。

就個人經驗來說,尚未碰過沒事早點走還要被白眼的情況。
但看過幾位六點出頭就收東西走的人,
我是以欽佩的眼神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
就拿北韓(化名,反正你知道就好)國際來說,
P主管對於一切的情況明明知情,甚至在背後干預本人應該要被交付的工作內容。
但他老是拿我很早就離開說嘴。
我多早離開呢?平均起來六點半。
15-20天才有一次是6點15加減五分鐘的情況。
他某次說:「你看別人都留到七八點,自己六點多就走,這樣子可以嗎?」
翻譯蒟蒻一下,他意思是大家都這麼奴,你不奴真是不合群,該殺。

可是,好幾週,工作表部份我的那一行永遠都是「文件整理」。
要整理哪個功能,我還要自己選一支來寫,也不知道誰有在維護。
但從來也不說哪天要看,即便我已經寫到覺得自己快變成白痴了。
把你選進籃球隊,天天叫你練運球500下,從來也不教你怎麼投籃。
然後三不五時就說你從來沒得過分,貢獻度bla bla,不教而殺謂之虐形容也不為過。
沒啥事硬撐到六點半還要怪我早走,莫名其妙的無以復加。
(請問寫個頂多是日後參考用的文件需要多緊急?況且有沒有所謂的日後誰知道。)
虧我還聽月報或是其他言談說文件有多重要,根本都在唬我。

所以沒事六點走,也成了一種罪過。自己雖然沒事,
但很多人都在忙,不能自私,也要跟著浪費時間在同一間辦公室。
什麼屁啊。我的情況特殊了點,是前主管存心玩弄人搞的說法而已。
久而久之,不會馬上回家的習慣也養成了。
六點過後看看其他有什麼地方需要整理或準備以便隔天要用,
弄完才離開,已成例行公事。

看看國外下午接近五點就沒人留下的情況也不少,
鬼島要達到如此自由自在的境界,還有一大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