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9的文章

喇叭彪志〈二〉

上次講到哪了?就是我下了部隊,
被分在一個無論是風氣還是環境都跟我個性相扞格的搧屎分隊。
就算現在解脫出來這麼一段時間,我還是這麼認為。

下餐廳開始的一段時間,開始了熟習環境以及工作任務的生活。
一大早大約五點多(其實不用那麼早起,然而我的盥洗時間比較長+菜比巴的關係…),
我就得趕快換裝到餐廳的早點房看原料有沒有少,
存量不夠的話就要卯起來寫兩份採購單,趕在六點多時出發到副供站。
除此之外,還要看幫忙搬菜的公差有沒有來,10噸的大卡車有沒有來,
如果還沒來,你就得放下你正在寫的東西,跑到前廳去打電話問。
那時還抓不準數量的我,早上卡在該買貳砂幾包,蕃茄醬幾罐就花掉一堆時間,
還要想到底還有什麼東西要買,每日的早晨時間總是很趕地上車。

「我根本沒注意廚房有啥鬼東西的,偏偏每天都要看…」
我心裡想著。喇叭志前面幾天告訴我有哪些東西要看且必買,
我也努力的抄在我的筆記本裡。
最初某天採買回來之後,我就被帶去大樓準備辦公。
走路的路上,喇叭志默默的走著,我也跟著他走。
「你還沒有帽子?」「下部隊不是會發嗎?」
我以為下了部隊,隊上就會分配衣服褲子。結果不是,
連新訓發給我們的領臉盆憑單到了那邊之後毫無用武之地。
他指著他頭上的F-16黑帽:「走在路上最好戴帽子,不然會被記…」
我就被帶去軍品部買了頂150的帽子。
說實在,我完全不覺得這哪裡值150了…。

到了大樓之後一樣被蘇班教育著怎麼把報表key進系統裡、公文怎麼做怎麼跑、
一堆的事情開始上身。臭腳誠學長後來一段時間才過來,
那是因為還得幫忙下貨的關係。然而還有一說是他在飄…
那時的我還沒有注意到,喇叭志在辦公室的功能是什麼。
光我自己該學得東西就快爆了,更別說早上對單子看到後來眼花對不下去,
還被半途拿走學長自己對去了。
一切都被嫌慢,就算到後期,我還是被嫌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耽擱時間的意外總在我身上發生。

第四第五天左右在跟著臭腳誠跑聯隊部大樓熟悉環境時,他說:「到時候我就要走了。」
「為什麼?」「帳務組頂多三個人。」「以前只有兩個學長,一個空餐一個地餐。」
我無法想像兩個人的帳務組是怎麼撐的。只要有人出去跑文,
剩下一個留在辦公室的就很難跑開了,還得應付彷彿菜市場般,
老是有其他單位的人進出的辦公環境,喔對,我們電話平均30秒就會響一遍。

菜比巴的前七天適應期沒了,代表著蜜月期結束了。
就算你很委屈,你真的適應很慢,也沒有學長會可憐你。
我醒來了,看著手錶上的時間,5:09。
想到…

〔密技〕設定EXCEL列印範圍

你說我運氣是不是真的很差?買液晶螢幕這玩意「中獎率」高達三分之二!
先報密技再繼續聊。
以下內容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如果在一份檔案中只要列印某一部份的資料,以Word來說可以用頁數或選取範圍來設定,而在Excel中就有很多種指定列印範圍的方式,可以讓各位依照不同的狀況來自由選擇。

Step1.首先從〔檢視〕活頁標籤的「活頁簿檢視」群組中,點選〔分頁預覽〕按鈕。
2.接著畫面會出現「藍色線條」作為列印的邊界,拖曳「藍色線條」可以設定要列印的範圍。
3.然後在分頁預覽檢視中,任意選取某一範圍,在按一下滑鼠右鍵,從選單中點選【設定列印範圍】選項。
4.這時候會自動將範圍縮小成選取範圍,其他範圍則會呈現灰色狀態。
5.最後按下鍵盤上的〔Ctrl〕+〔P〕就可以直接列印選取範圍。
==

來這邊已經一個多月了。
感覺一個月過得很快,在幾乎每日上課彷彿在打延長賽的情況之下,
回到宿舍的時間通常都在七八點,最晚是十點二十的紀錄。
我的書架上堆滿了電腦書籍,總厚度已經可以當板凳坐了。

然而,我也不敢保證我會了其中八成,尤其某些科目不是短短這段時間就可以速成的,
有時還要靠天份。
這又再度讓我想起當初被抓到膳分的時候,短短一兩週硬要我承接業務,
然後搞得天昏地暗一樣。當適應時間對他們來說不再是理由時,
你簡直是有苦說不出。

如果我當初去報動態視覺班,大概我天天都在畫漫畫…好快樂啊。(是嗎?)
但我想家人不可能特地花掉10多萬只是讓我去畫漫畫,
然後出來還不一定找得到工作。這不是他們要的報酬。

之前打球意外被球吃蘿蔔,過了兩週還是沒有好轉。
(其中的因素是一週前不信邪硬打又碰到)
以前通常過了兩三天就復原,這次卻要吃中藥、擦藥膏。
難道這正告訴了我要正視年紀的問題了嗎?

下一篇繼續寫喇叭志。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1-2

圖片
上課上到連寫字都可以寫到睡著了!!
我的老天。
不知道為什麼,其他人可以半夜一兩點出去吃宵夜,隔天精神奕奕,
我只要超過12點半多一點就寢,隔天早上就會開始神遊。忘了一點,我今天又再度於五點半多醒來。
這個當兵的餘毒迄今還未能清除於我體外…。
難道是窗簾遮光不力害的?有可能。
我的房間可以看見東出的太陽,主因是他沒錯!
可是,我觀察到其實太陽真正變得刺眼是接近七點的時候,
所以窗簾的影響在此要打個問號。
那,到底是為什麼時間過了這麼久我還會這麼早起床呢?我的機車終於來了。前兩天騎著它亂跑也跑掉共35km的距離,
中壢市真的很大,比起花蓮來講。
前天晃一趟就快15公里,在花蓮,最遠買個肯德基只要2公里。
算去遠一點的地方好了,到門諾4公里。
由此可知中壢差不多是花蓮市的2~3倍大。
如果再常常跑下去,機油不出半年多又要換了。在這邊補充一下,部落旁邊那個留言板也是可以利用的地方,
跟以前北朝鮮時報一樣,給你留非關文章內容的東西…
那邊真的需要灌水,謝謝…

聽說明天是…節是吧?關我屁事。一句話簡單明瞭。

中間那個字不是死,只是剛好像死。

〔專欄〕公平、不公平?

先前我有提出這個問題。
為什麼我們總是覺得世界上有這麼多不公平的事情?
就以我聽到學到的兩個原則為例:80/20原則與馬太效應。
80/20指的是八成的資源掌握在兩成的人手裡。
馬太效應取自於聖經故事,大意是有資源的人又加給他更多資源;
沒資源的人就是硬要從他手中搶過來分給資源已經很多的人。

我們也看到貧富差距的問題:好野人的小孩可以上貴族學校,
教的是雙語,上下樓有電扶梯,有溫水游泳池,學費請拿出十幾萬!
同時,我們也看到偏遠地區的學校,上課要走很久的路,
沒錢吃營養午餐,更別提家裡有沒有買電腦了。
於是,好野人家的小孩硬是比別人的競爭力高,以後還可以輕鬆寫意出國沾洋墨水,
就算是去那邊躺著過水,學歷也是比我們這些土雞好看那一丁點。
散洽人家?四年學費付得出來就偷笑了。
好野人家小孩考上大學,要車嗎?爸爸買給你!!
這就是我所看到在校園裡面開著新車亂竄的大學生…
對了,我是騎著從家裡帶來,不知從哪撿來的腳踏車看著他們的。

大概我再衍生下去,就會變成資本主義跟社會主義的論述了。
然而本人寫文章向來不是在寫社論,也不是在寫論文還是名家專欄,
更不是專寫出讓人想睡覺或是直接按end看結尾的文章的人。
所以關於要不要改變這種現象,請洽社會學家。
我們再回到這個議題上,並轉個彎:好人與壞人。
(沒錯,就是你想的那個議題)

我們總是怨歎,不對,不是我們,是遙遠的「他者」,他們,
說好的女生總是被壞人騙走。然後自己一個人看著這些王八蛋,不,
這些光害年年在重要特定節日一再地刺痛心中那說不出的缺憾。
就以我待在搧屎分隊的情況來說,我上有喇叭彪志,下有痞子(他也自稱自己過)學弟,
一個有私生女,一個七年偷吃四遍。
好精彩啊。
說實在,我如果把他們這些經歷公告全國女性,我不曉得有幾個人還敢跳火坑。
可是,佔便宜的,擁有源源不絕機會的人,總是他們。所謂壞人。
我不敢講我是好人,也不知道我到底算不算好人,我只知道我不可能幹上述那種事,
如果我有機會的話。那有違我的本意與良知。你沒女性親人嗎?

為什麼?我想了很久,到今天寫這篇文章,我還是不知道答案。
為什麼上面那兩位吃喝嫖賭都會的人,總是有人會被這種…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人,
吸引,然後,我平生也沒做啥八點檔或蘋果日報所報的事情,
不吸煙不喝酒,在搧屎分隊裡根本是個異類的人,
卻是在這邊寫著探討公平與不公平的文章?
我真的不懂。竟然是「我」還不得不提前規劃我人生的「日落條款」,
如果這幾年再找不到人就…咳,偏離…

趙傳-努力活著MV

我努力了…

歌詞:
==
這些年你好不好 好像瘦了
聽說你現在很愛笑 你一定受夠煎熬
想見你 我知道你還是會說我不要
有沒有我不重要 遠遠想著你也好 離開你其實我不見得過得比你快樂
明明我就是你的 你的權利我還留著
我很認真改變自己努力活著 面對人前人後的苛責 我還在等

I DON'T WANNA TALK ABOUT 從前忘了
聽說你長髮不見了 你一定受夠煎熬
想見你 我知道你還是會說我不要
I DON'T WANNA TALK ABOUT 遠遠想著你就好
離開你其實我不見得過得比你快樂 我不懂怎麼割捨 只想把你留著
我很認真改變自己努力活著 面對人前人後的苛責 我還要等或許你會笑我怎麼會如此愚蠢
難道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讓我重生
你知道我就是這種人 你認識的我就是這麼單純
其實我不見得過得比你快樂 我不懂怎麼割捨 只想把你留著
我很認真改變自己努力活著 面對人前人後的苛責 努力活著
==

上了一個月的課。
但是挫折感開始累積著。短短一個月,我竟然要吞下將近六本電腦參考書之多的內容。
複習是重要的,可是最近回去之後也沒多少時間好好看它。
看到之前學長們的發表會,怎麼也想不透我可以到時候懂那一些看不懂的程式。回到主題,讓我想到以前那個在seminar上被批個幾點缺點就不爽n天的我,
以及在搧屎分隊被簡老太婆等人半公開的羞辱後忍辱負重的我。
的確兩者有相當大的差距。
這是件值得欣慰的事。被罵個臭頭後我竟然沒有掉頭就走。
如果拿到幾年前發生這種事,我不可能承受的了。
難道這是因為年紀的增長以及對於一些事情看開了?除了自身的轉變,還有更多知識、才能的學習,
無一不是在改變自己努力活著。現在社會好像有三頭六臂是理所當然的事。
爸媽那代沒有電腦、還沒全球化,在職場還是一樣生存;
現在沒有證照還是多國語言能力似乎就沒路用了。現在要生存比以前還辛苦啊。

一路好走,白貓。

圖片
本來要放MV的,不過先插播一下。

我在這篇文章中寫過
之前我還在花蓮的時候,在三更半夜牠跟另一隻貓不斷的喵喵叫,
曾經造成我到兩點多還沒有入眠;
有時又看見牠伏在水溝旁等著抓錢鼠。
而青蛙會集體消失的原因,我也懷疑過牠。

然而這一切在前天都終止了。
經過家人告知,在前天凌晨兩三點的空地有「腳步聲」。
後來又傳出了幾聲貓叫。
到了早上,我媽發現院子裡有個白色的東西一動也不動。
牠走了。
要處理牠時,屍體已經僵硬,死因不明,有一說是被狗咬死,
可是我媽說並未聽到狗叫聲。為何離奇身亡,又是一個謎團。(這句話怎麼老是出現…)

最後牠埋在我家空地的籬笆旁長眠。
一聽到消息時,忽然覺得以前牠幹的事都無所謂了。
牠也不過只是個在都市的夾縫中生存的小動物罷了。
我們家的空地正好可以成為牠的半個家,然後行為乖張了點,晚上不睡覺喵喵叫,
那也是因為牠的作息就是這樣。沒人餵養牠,牠就只好自己找點東西吃,
什麼都抓來吃,just that.

R.I.P,白貓。(?~2009.08.14)

喇叭彪志〈一〉

新連載又誕生了。
我想了又想,這個標題形容他再恰當也不過了。
喇叭指的是他的嘴,彪就是他長得一副壞人臉的樣子。志,還用說嗎,就他名字啊。

~~本文開始啦啦啦~~

坐在聯隊部二樓會議室裡,聯隊長正在跟我們口沫橫飛地離營宣教。
路老闆說:「你們能抽中空軍,本身就是一件很幸運的事!!」
身上穿著入伍以來才第三次派上用場的藍色軍便服的我,
忽然思緒停了下來。是啊,想當初我也沒到抽籤現場,
給市公所的人代抽,就抽到了空軍。
聽各方人馬的意見,空軍比起陸軍、海軍、甚至於海陸這個大家庭,
已經是很好過了。

容我說一句。操中有爽,爽中也有操。我是後者。
在下部隊那天,都已經叫到行勤分隊那邊,讓分隊長跟我講我未來的工作大綱是啥,
去吃中飯回到辦公室後,隨即風雲變色。(這段我以前講過,大概簡單帶過)
「糟糕,我弄錯了!」人事員汪姐叫到我的名字,「有!」沒有其他原因,只告訴我:
「你是膳食分隊!」我舉起的那隻右手瞬間凍結。
我的腦袋不斷地有如洗衣機的攪拌棒打轉,是為什麼,我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孽,
還是我的專長欄填了什麼不該填的東西,才讓我被改到另一個單位?
原因到現在還是不明,又是一個謎團。

總之那天晚上,我就跟著去了餐廳。不對,是去餐廳出人力,洗大鍋子之類的。
因為菜比巴的七天內,就是被當成人力派遣中心的人到處幫忙。
看著後廳黑麻麻的水溝和破了洞的大鍋子,無奈的想,難道我要做菜嗎?
說實在,要我做菜,倒不如把我變成一道菜,宰了我吧。
這段期間既然已經被分派到這裡,我也跟其他學長一起作息,
晚上七點還要鎖餐廳後面的小門。
「學長好了!」「叫那麼小聲!!沒吃飯喔?」
「這就是學長電人了。」我心裡想著,在踏上往寢室的小土道上。
「我還真是不走運。」

下部隊第三四天左右,被叫進大班長(簡稱吳班,跟你聽到佛地魔三個字是一樣的效果)
的寢室裡,他抽著煙,要我們放輕鬆的或坐或站。
聊了各位的背景後,便開始分組。
我最快被定走,不知道是不是我跟餐廚完全無緣的關係。
(既然如此,又何必分過來?)
早在被叫進去分配組別之前,我也跟在這邊的學長聊過,
除了他們跟你說,膳食很操喔!之外,也跟我提過我會被弄到帳務組。
等等,在他們跟我講這些之前,汪姐也跟我提到我會在帳務。
奇了,難不成她有預知能力?後來證明了,這一切都是喬好的…
而他們也提到這組一位學長的思維怪怪的,他的話可以不要聽。
之前提到會在我這組的班長和學長的名字我一開始都沒印象,
只有其中一個我記得名字。臭腳誠。(名字是我現在…

《轉錄》你不會永遠十七歲

本來要開動寫那位喇叭嘴學長的事,不過這篇文章比起他來更有價值。
我也是從非死不可(facebook)上偶然看到這個老文章。
看完之後我只想說:作者你在幹嘛?父母的威嚴勒?

==
牽掛草莓族 -- 你不會永遠十七歲 文╱陳津穗

屬於草莓族的兒子即將退伍,最後一次放假,一進家門就說:「買輛車給我吧!下禮拜,我要開車回部隊領退伍令。」役期近兩年,能安然而退,身為父親,按說該高興才對,沒想到我卻心情低沉,思前想後,久久無法回應他的請求。

記得送他入伍時,耳提面命他注意言行,軍令如山,不得輕忽,他卻不改輕佻地說:「國家靠我去救,一定毀了!」我殷切期待,他經歷軍隊磨練,可能會較成熟穩健,事實上依然故我,不禁長嘆,難道這就是所謂一輩子的牽掛?

上班領薪?三萬幹啥
年年考試?父母撫養

他回家後,丟下行李就想溜,我輕聲問他:「退伍後有什麼規畫呀?」他成竹在胸答:「K書準備參加十月的考試啊!」他可算得精,以考試之名,申請延後入營,足足玩了三個月;現在,他要故技重施,算算,又有幾個月好混了。

看我陷入沉思,他倒過來勸慰我:「爸,您不用操心,家裡多我一人,也不過加雙筷子而已。」話說得可美啦,事實不是這麼回事。猶記得,我常常張羅好飯菜請他入座,他探身一瞧,轉身走人:「我吃泡麵。」我算了算,桌上大大小小有十道菜,辛苦的老媽還在廚房揮汗如雨,聽兒子要泡麵,氣得差點提菜刀追出來。當兵期間,他返家一定帶回大包髒衣物,老媽邊洗邊搖頭,我還得不時說「以色列戰士的母親驕傲晾征衣」的故事來安慰她,而兒子那種永遠長不大的心態,教人擔心。在家,日上三竿,老媽去催駕,兒子說:「人家晚睡,幹嘛要早起?」母親問:「那你能這樣過一輩子嗎?怎麼一點都不急?」只聽他灑脫的笑:「急?急什麼?妳去探聽一下,我們這屆法律系兩班,有幾個人在上班?就算去上班,每月不到三萬元的薪水能幹什麼?」母親焦慮再問:「那你總要努力準備吧?」他顯得不耐的答:「考試那有這麼簡單,有學長考了十年,還在考呢!」如此不是擺明要父母再養他十年,先預告,請不必沒見識,不要如此大驚小怪嗎?他翻身睡到自然醒,那管母親的長嘆。

手機不新?被偷最好
機車壞了?扔天橋下

聽他口吻,讓我想起他大學四年用手機、換機車的行為。他讀書學費父母全包,吃住在家,每月另支一萬元零用錢,卻入不敷出,非要去打工,收入全用在無謂的消費上,像手機通話費,至少兩三千元,動輒五六千元。而且每當新款手機上市開始廣告,他…

Dororo化之自白

圖片
(圖:嗚嗚~~又把我忘了…)
Dororo,乃克羅羅(keroro)軍曹的漫畫版五位角色裡最後出現的。
忍術高強,善隱身,然而毫無存在感的他總是被遺忘…
每當有好處都沒有他的份,不僅如此,當他想起小時候的事時,
就會不小心想到每次keroro是怎樣的「利用」他,打開了他的心靈創傷。

為什麼這隻K隆星人好像我啊。

印象中不少次,我總是從別人的口中聽到他們又去了某某地方,
或是某個爆點話題,但是我卻不在場。
切斷一下,如果你也有這種感覺,那就是你在團體中有某種程度地位的危機…
切回來。對我的情況而言,最常見的就是名字寫錯。
你也許會覺得,寫錯名字沒什麼大不了,也許是懶得選字嘛。
可是如果連該用正確名字場合的時候也寫錯呢?
而且,不寫錯別人的,我的一定錯?
以我而言,最最常見的就是把我最後一個字寫成「宏」。
從國中到現在,一樣有人寫錯。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練成了隱身術,讓他們都未曾去想,去查清楚到底我的名字叫什麼。
我聽過,我的弘字被寫成那樣是因為不少人都叫那個宏。
所以直覺上就會補那個宏。

怪我囉?怪我的名字不跟普羅大眾一樣?
其實我一直很想改名,反正一開始這個名字不是我取的(廢話,你怪嬰啊),
也不是我爸媽取的,而是我阿嬤,管怎麼命名管到她孫子來了。
(別怪我對阿嬤不敬,她真的沒啥在關心我們家,just care $$$)
結果勒?運氣就是差人一截,穩贏的事也會搞到輸,不會贏的事一定不會有奇蹟。

扯遠了。當人家對你印象不深時,就會跑出這樣的結果。
更離譜的還在後頭。你有聽過畢業紀念冊連名字都寫錯?
有!千真萬確!連校稿都懶,所以那本我連買都不想買。
如果我今天把你名字寫錯,你高不高興?特別是要把你名字半正式出刊,
還把你名字寫錯,你想不想殺了那個排版的?

再來一種情況:「XXX…我們班有這個人嗎?」
「XXX,他是誰啊?」
如果當事人在場,這大概是囧到爆的話。
偏偏我還聽過幾遍這樣的話。
我想一定是我的隱身術真是出神入化,以至於過去的那段日子裡有些人,
連我有沒有在當場都不知道。

我自認已經盡力的展現我可以展現的部份,其他我不展現的原因在於,
對於那個領域的話題我不是很熟,硬講也講不出所以然,
因此選擇聆聽罷了。
最後結論:當dororo並不是我的錯,只是腦子裡缺一個公關部門來幫我美化與推廣。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1-1

颱風天,寫文章的天。
可是我要寫啥?我也不清楚。

我一直在對比別人的部落格跟我自己的兩者差別在哪裡。
答案是差很大~~!!
別人的部落格寫的是自己生活的大小事,
或是當做課堂的網路筆記本,隨時研究;
更專業一點的是變成自己網上的攝影展、美食評論、旅遊週記。發現了吧?以上文章在本部落裡面,通通找不到。
我可以這麼說:因為我每天生活一成不變,所以寫大小事的機會也不多;
把上課內容當筆記本,只有對自己以及上同一門課的同學有效,
其他人恐怕只會看一眼就跳出;
我只有一台陽春,用了三年多的相機,再加上攝影者的思維異於常人,
拍的照片幾乎沒有人像,也沒機會到偏遠的地方拍美景,所以攝影展註定是沒戲唱;
我的舌頭對於任何食物只有能吃與不能吃兩種分辨方法,所以也寫不出美食評論;
旅遊週記就更別提了。我現在也不過才一台腳踏車是要凸幾個台灣?
不要到時候新聞SNG連線我從山區裡被救出來就萬幸了。好在,我還有一顆會胡思亂想的腦袋以及源源不絕的用字方式,
光靠寫一堆自言自語的廢話竟然也可以撐這麼久,也是一個部落客的奇蹟。
之前風雨大的跟啥似的,結果聽說晚上才登陸…
今天晚上看來還是很難睡的好。祝各位颱風夜平安。順便祝八八節快樂。
下一篇…我真的很想寫我當兵時那個「ㄨㄟˇ」大、有「ㄓˋ」慧的學長,
他所幹的事蹟。人不要臉天下無敵,他不要臉到沒人想提。
等我心情好一點我再來寫他,颱風天寫個鳥人,颱風假的心情就沒了。

〔密技〕讓筆電電力更久

恭喜颱風來到,我也免除了明天小考的一途。
啊呀,先講密技再說。
以下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如果你手上有Windows XP SP2/SP3系統的筆記型電腦,是不是總覺得只要插上USB 2.0的裝置以後,電池就消耗得特別快,即使開了休眠還是一樣耗電?其實這是因為微軟在USB 2.0的驅動程式中有BUG,導致USB裝置會持續使用中,讓CPU無法進入省電模式,在某些機種中,甚至差了一小時的續航力呢!對於這種啼笑皆非的情形,還好微軟還有良心,悄悄的發布了一個透過修改登錄檔就能更正的方法,讓我們的筆電不至於白白耗電。

Step1.在Windows XP SP2的筆電中,首先請按下桌面左下角的〔開始〕功能表,並點選其中的「執行」。接著,在「開啟」中輸入「Regedit」,然後按下〔確定〕。

2.開啟「登錄編輯程式」視窗後,在左邊找到「HKEY_LOCAL_MACHINE\SYSTEM\CurrentControlSet\Services\USB」這串機碼,如果沒有的話則請自行新增,點選進入之後,在右邊按下滑鼠右鍵選擇【新增】→【DWORD值】。

3.接著將這個新增的DWORD值命名為「EnIdleEndpointSupport」,然後用滑鼠連點兩下進入編輯畫面,在「數值資料」中填入1,並選擇「十六進位」。

4.如果你用的是Windows XP SP3的話,還得再加上兩個DWORD值,一樣建立一個名為「EnIdleEndPointSupportEx」的DWORD值,並將數值設定為「1」。

5.另一個DWORD值則為「EnableIdleTimer」,一樣設為「1」即可,然後按下〔確定〕並將登錄編輯程式關閉,重新啟動電腦後,你就會發現你的筆電變得更持久囉!
==

不知不覺,(我怎老愛用不知不覺形容時間飛逝…)我已經在北部三個禮拜了。
看著同學的通訊錄住址,發現到我似乎是唯一來自東部的人。
西部對我的意義而言,除了台北市我曾經窩了四年、桃園有親戚住、
有研究所同學結婚定居在新竹、我有個莫再提的老家在嘉義、
菜比巴新訓時在台南大內、高雄是大學前室友老家之外,
我一概不清楚。

超陌生的。

接下來等我的機車跟我會面之後,我相信這附近一帶的路會被我摸清楚。
但我也要有時間給我摸才行。
現在風好大,但願住在樓下一角的我不會半夜被風吵醒。

晚安。

不知所謂的戰爭

在我的腦海中,存取的記憶當中,主要以國中為多數。
在種種的白痴國中生階段,我等會要說的是一件可提也可以不提的事。
(那你幹嘛講?)
因為實在是白痴國中生才會幹的事,不知道為何一直記在我腦海當中。
不說白不說,我還是交待一下好了。

發生在國二,某天下課,有四個人加入了這場戰局。
分別是阿龍、立家與松、老鼠跟莊神。
阿龍是個個子比我小的人(現在就不一定了…),跟莊神不錯;
莊神是成績足以與我批敵的人,到最後一次段考演出「奇蹟逆轉」的人
(詳見「被作掉的第一」);
老鼠…簡而言之是當時「狐狸」的男友,那狐狸又是誰?
若要解釋給不知道的人聽的話,她是我的死對頭(課業上的)。
立家與松:我幼稚園的同學(其實莊神也是)。一個很油條的皮蛋。
有點像126,不管是性格還是長相。
簡單介紹完,進入本文。

某天接近中午的下課,我站在我的座位上東張西望,忽然間我看到了:
立家與松跟阿龍在幹嗎?吵起來了!!
眼看這兩個人快打起來了,阿龍被林總拉開,並問他:「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
(回想這句話,應該是整件事最成熟的一句話…)
拉開之後,事情還沒有結束,因為傳到莊神耳中,他不爽了!
他在黑板前用手指著立家與松,「有膽來單挑啦!」
盡是一些挑釁的言語,他也同樣被某人架擋著,但我忘了他是誰。
而立家與松也不甘示弱,用手指指著自己的臉頰說:「來啦、來啦!這邊啦!」

看到這邊我覺得讀者好像跑了一半。

結果不知道為什麼,老鼠也來參一腳,罵了莊神。
結果大伙被勸離坐回位置上時,莊神又丟了一句:「俗仔只會袒護癟三啦!」
引得立家與松和老鼠回頭,差點又起衝突。
下午某堂課(應該是數學,因為導師在),他們一夥人就被導師叫去約談。
至於是為了什麼牽連這麼多人來嗆聲甚至快動武,還是我心中永遠的謎團。

不過也證明了國中生要起衝突,是不太需要什麼理由的…
如果以上當事人有看到本篇文章,歡迎在底下留言。
不過我想是不可能的。

對不起,這篇文章純粹在回味某件超級無聊的往事。
可是下一篇有可能還要回顧往事。

任賢齊--任逍遙MV

來到這邊,真的是任我逍遙了…==
歌詞:
讓我悲也好 讓我悔也好 
恨蒼天妳都不明瞭
讓我苦也好 讓我累也好 隨風飄飄天地任逍遙

# 英雄不怕出身太淡薄 有志氣高哪天也驕傲 
就為一個緣字情難了 一生一世想捕捕不牢 
相愛深深天都看不到 恩怨世世代代心頭燒 
有愛有心不能活到老 叫我怎能忘記妳的好@ 讓我悲也好 讓我悔也好 恨蒼天妳都不明瞭 
讓我苦也好 讓我累也好 讓我天天看到她的笑 
讓我醉也好 讓我睡也好 把愁情煩事都忘了 
讓我對也好 讓我錯也好 隨風飄飄天地任逍遙Repeat # @

隨風飄飄天地任逍遙
==時間悄悄進入了八月。
課也上了兩個禮拜,課業上的問題嘛…假設有時間讓我思考的話,
其實內容不過就是那樣而已,還要加上一點數學頭腦的思維才得以應付自如。

自我審視一番,我快可以列入傳奇人物之一,
過去六年多讀的東西都是以人文科系為主,
面對的只是較為簡單的條列式及情境式思考,
現在跳過來看理工類的東西(這應該算吧),也沒有特別適應不良的問題。
人家是理工跳人文,我卻邁向反攻大陸的路途。今天又上完了一週的課。在週休二日的日子裡,
大家都回去家鄉了,有的人是家就在附近,平時上完課說回家就回家。
這跟過去在讀東華和401的我一樣,而現在主客易位罷了。
要回家的機會真的不多了,蠻感慨的。
然而我若還是一直待在家中,難道就會有出息嗎?

下週三要考最棘手的C語言了,希望一切平安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