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5的文章

〔專欄〕自我滿足效應

先說明,我不清楚心理學上有沒有類似的名稱,
一時印象中沒連結起可能相同的專有名稱,
姑且稱之。

所謂自我滿足,大概可以這麼說:
當自己獲得(通常以有償方式,或者耗費心神精力)一件東西,
但實際上並未產生預期的效果,
或是沒過多久該物以更低代價即能獲得時,
明明自己就是所謂的冤大頭,
此時我們自己不會勇於承認當了潘仔,
而是觀察該物其他的優點,獲得某方面來說心靈的補償。

上面的描述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東西買貴了。
在別的商場也許有更低價出現,
或者是昨天剛買今天就打折如此不巧的事。
此即為滿足效應的觸發器。
「反正搞不好一下就賣光了,也買不到」
「我今天就要用,來不及」
「還好沒差多少錢」
不同於酸葡萄效應說的是沒到手的東西的壞處,
而是收斂於自我化解,安慰的心理。

實際上真的就如自己所陳述的事一樣好嗎?
當然未必。因為沒能用較低的代價獲得,
也並非沒有機會取得,只是資訊缺乏下所致。
有形的部份說完了,照例還是要拉非有價物來救援一下。

沒錯,我就是要講找對象。
有的案例是明明對方不怎樣,真的要說啥吸引人的地方也提不出幾點,
好像也沒那麼喜歡。
但由於自己年紀不小或是其他不可抗拒因素,
就這麼順應趨勢結婚,
即使自己滿意度頂多算普普,還是會安慰自己「還不錯」。
當然別人無權評斷是好是壞,
只是靜下來思考,你是無法抗拒真正內心的缺憾感。

所以,就像我去大阪明明買兩日券就可以,
反正第一天只剩半天,
結果我耍天才買了三日券是怎樣!!!!!
下一篇繼續環球影城。

京阪五日遊札記(24)

圖片
(本篇其實沒有照片可以輔助,只是通天閣太多張可以拿來放)
就在發現我還漏買東西時,不得不打消洗澡的念頭,
穿上外出衣服,又再次走進天滿橋站地鐵....
認真計算的話,三天來進出8次以上不誇張。

只是時間也晚了,趕搭車要緊。
進入離峰時刻,車子來的有點慢,不過就在下一站下車而已,還算近吧。
買三日通行券雖然有點不划算,扣掉第一天只剩下半天能用,
但看售票機的指示,就算有英文可以切換,我還是不知道要怎麼買。
(隔天我就領教到了)

大約花了跟從西門到江子翠站差不多時間,我才到站。
才隔一站卻感覺很久。
靠著大概的方向感,走出車站往唯一一間小七的所在分店狂奔。
如果不在日本而是其他東南亞地方,
可能還不敢那麼自在的在接近深夜時間行走。
彎過轉角,總算找到目標的小七。

雪肌粹一樣擺在該放的分類架上。
總共擺了6盒,但我一下就掃掉5盒。
不知情的店員大概還想怎麼深夜還有個掃貨客會來....
結帳完慢慢走回車站,經過商店街還發現幾位穿著不甚邋遢,
但顯然是流浪漢的人橫躺在椅子上。
有種十點多就該乖乖待在房間的不安感。

到月台等車,班次間距更久了,又多花10分鐘才搭上車。
第三次回到飯店,我想是不用再出門了,可以洗澡了。
檢查我的腳趾甲,一部分腳不舒服的來源似乎出自於此。
可是,出國前只記得剪手指甲,腳趾甲卻忘了。
怎麼辦呢?雄雄想起,我在搭電梯時,看過牆上有貼著告示,
本飯店部份生活用品像是吹風機、剪刀等都能外借,
當然不外乎指甲剪。
於是我先谷歌指甲剪的日文怎麼說之後,下去櫃台借了,
當然,還是用日文講的,要我英日文夾雜溝通,我還真的開不了口,
到底要怎麼將兩種語言組合,況且組合後能不能正確表達我的意思也是個問題....
總之我又一切正常溝通無誤的解決指甲的問題。

遠從神戶回來的同事終於在將近快一點時回到房間。
聊聊今天行程之外,最重要的還是討論明天去環球影城的確切出發時間。
趕緊盥洗完之後就睡覺,只是第二天開始我提議,
共用被子會有搶被戰爭,而我是輸的一方,
被拉動會驚醒,不怕冷的我選擇蓋白色的襯被。
但第二天晚上的冷氣異常冷,總是選擇錯誤決定的自己,
不再鐵齒,蓋上一件沒在穿的可拋式浴衣入眠。

(待續)

京阪五日遊札記(23)

圖片
眼前出現了巨型筋肉人模型。
因為漫畫作者是大阪人,順便在通天閣一百週年時擺出特展。
(不過我以前印象中有看過別本作品畫過他,
卻忘了是在哪個作品出現過...)

介紹看板上面也帶出不少漫畫內容,但沒看過的我只能匆匆帶過....
走道左手邊的紀念品販賣店已經拉起紅線打烊,
我所能看的除了漫畫相關特展之外,還有那尊大阪福神的祈願玻璃箱櫃,
裡面丟了許多零錢紙鈔,但讓我疑惑的是,
福神是擺著展示用而非祈願用的吧?不過大家將錯就錯,也罷。
走出了通天閣已經八點半,剛好為這天旅行劃下句點。

等等?劃下句點?好像還有重要的事沒有辦?
通天閣一樓隔壁的藥妝店指引了明燈。
有兩罐維他命補品我還欠著沒找,順道進去吧。
招牌寫著營業時間到九點,半小時應該夠我搜尋。
一進店裡,離我最近的櫃子剛好放著維他命罐商品,
核對照片與確認價格後,馬上拿走兩罐。
我可不想再被缺貨一次。

麻煩的事在後面,我姐此刻用LINE追加商品,
偏偏其中一樣似乎規格有所出入,走了一圈店內,
外加給店員看照片終於在打烊倒數10分鐘前找到。
此時我看見店員已經準備關入口大門了,
一方面卻得癡癡的等回應究竟是否要買。
再猶豫下去時間真的不夠啦!!會連其他拜託代買的都買不成了。
隔天去環球影城,勢必無可能在去找別間藥妝店。

總算千鈞一髮得到回覆,倒數三分鐘左右排到免稅櫃台,
是中國籍店員幫忙處理,至少語言方便可以結帳快些。
順利的退稅後付款,了結任務。
我慢慢從原來走到通天閣的商店街回地鐵,
晚上九點已幾乎沒有路人,
只剩跳錶速度驚人的黑色計程車偶爾在路旁呼嘯而過。

走到地鐵步道往月台的方向,車站人員快步從我身旁跑過。
前面似乎已經有一位人員在月台前階梯上處理事情。
由於階梯通往月台,我一定得經過,走近發現,
有位老先生倒在樓梯上,頭部流血.....
既然已經在處理中,就乖乖等車好了。

經過兩三次轉車,本來昨天還跑錯月台,
就在這幾次的反覆「練習」後,憑感覺走就對了。
其他同事人還在神戶,於是我又是最早回來房間的。
既然今天買了不少東西,就例行的展示戰利品拍照,上傳FB。
「買太少!」看看回應者,顯然是大宗買手在勸敗,嘻。
然而,我接收另一道來自家裡的訊息,表示洗面皂沒有看到。
什麼?你不是說不用買嗎?回頭檢查發現,是語意表達的誤會,
我自動過濾掉了原本要買五塊洗面皂的指示。

也就是說,我還要出門一趟?
打開離線地圖…

京阪五日遊札記(22)

圖片
觀景台上繞一圈,以福神Billiken的數量最多,
誰叫他是大阪福神呢?
而祂腳底給摸,一次香油錢200的樣子,
我選擇跟祂合照就好。
但燈光對比關係,如果對焦在祂身上,我的臉就全黑了。
為了畫面的協調度,相信神會諒解。(自我感覺)
看著時間已經八點左右,再逗留也沒啥意義,
順著指示走下樓梯到三樓,從那裡才能搭向下的電梯。
三樓幾乎沒開燈,乍看之下只是類似搭電梯前的通道,不作任何裝飾等。
但我錯了。

除了有幾尊擺設像是章魚燒Kitty外,就算少一層,
夜景還是能欣賞的,遠處即為大阪最高建築Abeno Harukas。
同樣的相見恨晚,留待二巡再去參訪吧。
而靠近塔的左下角森林處正是天王寺動物園,
動物園的後方建築是美術館。
這幾個點加起來,又可以多待一天。
電梯此時也來了,無奈之下又走進了黑暗的電梯往出口方向前進著....
我以為一出電梯就是一樓出口處,然後150塊台幣的門票錢就燒掉了。
但看到相關裝飾,哎呀,還有通天閣歷史沿革介紹可以看啊。

時間已經八點十多分,牆上說明著通天閣當初建造的歷史,
還能看到精緻的微型模型。
說實在,是該好好看沿革說明了解一下歷史才對,
只是沒有中文翻譯也是白搭,日文閱讀能力沒那麼強。

來到glico區,驚人的不只是用積木拼成的經典圖案,
還有販賣區的大量巧克力餅乾甜點。
至於數量有多少,我想還是到現場看才能體會什麼叫錢不夠用.....
買個他好幾盒帶回國啃,想歸想,
只是一個人能力有限(也怕巧克力融化),只能匆匆看看。

就在我從旁邊走道離開商品部,想說該回去了,
轉角後眼前的展示又讓我緩下腳步....

(待續)

驢哥

「咯呵呵呵呵....」
已經在目前住處呆了三年左右,
感覺到與我同一排的鄰居也換了不少。
之前常常出沒的鄰居年齡層偏低,
也比較可能找到新的租屋處後就馬上搬走吧。
反觀對面側的鄰居年齡層是中老年,
去樓梯間倒垃圾時看到的也常常是舊面孔。

原本隔壁住的人我記得很清楚,
經過門口時常常用不甚準的音調唱著聖歌,
是個虔誠的年輕大學生基督徒吧。
然而大約半年前左右,我再也沒聽到聖歌過,
取而代之,搬進來一位「驢哥」。

為何要叫他驢哥呢?主要是因為第一行的關係。
接近半夜的時候,從我的牆壁(居然可以穿透水泥牆)
就會不定時傳出像是驢子在笑的聲音。
我以為是哪邊電視開太大聲,想找來源,
它總是來自於面對窗戶的左方。
那千篇一律的驢笑聲,頓時我明白了:
怎麼有人笑點這麼低?
平均一個晚上可以聽到四五次左右。
我是不知道他究竟在看什麼劇導致能夠一連笑個好幾次,
還是誇張到不行的程度。

另一點就是,到了牆壁更薄的浴室,
很不幸的我跟他洗澡時間有些重疊,
他最喜歡在浴室唱歌。
事實上,在房間亂唱我也會,但到了浴室能夠像他投入像是演唱會,
唱到咳嗽中斷後還要繼續,實屬罕見....

前些日子將近凌晨一點,
躺在枕頭上的我還能隔牆聽到熟悉的驢笑聲.....
可以猜測大概是爽到不行的大學生才能揮霍睡眠時間吧。
不過至少他沒抽煙。最早剛搬來時,我一直能從排風口聞到煙味,
當下真的快窒息了。

好鄰居的確用錢也難買。

京阪五日遊札記(21)

圖片
走進了一間麵店。客人似乎只剩我一個,
可是你有得選嗎?反正打從自由行一開始,我都是一個人走的啊。
用日文點了上圖當晚餐,580円。
坦白說,裡面有肉的部份,除了魚板之外,
就剩參雜在麵條裡類似雞皮的玩意,
很快的,一百多台幣但沒啥肉的麵被我喀光了,

距離通天閣關閉時間只剩不到一小時,該找入口進去了。
看見塔底一邊有著大大的告示牌說入口在另一邊走下樓梯的地方。
跟著告示繞過鎖起來的門口,走下了樓梯,
感覺一點也不像是入口,倒像是某些小型禮品販賣店舖的通道。
但它的確是通天閣的入口處,我看到賣票處與電梯就在眼前。

翻了導覽手冊,提到如果購買三日券車票,買通天閣門票時,
可以省100円。700円變成600円。
買完票的眼前是電梯,電梯的門口讓我想到某些綜藝節目,
藝人出場時開門的半圓出口。
大概等了五分鐘,明明只有從一樓到地下一樓的距離而已。
電梯開門,還有電梯操作員說明。

由於接下來還是在搭電梯我就沒拍照了。
原本以為電梯就是直達通天閣頂,
開了門後才了解我只是從售票處上來地面罷了。
其他三座電梯才是真正能搭上去的。
這時工作人員跟我檢查票,翻了翻皮夾跟褲子口袋,
奇怪了。
票收到哪去了?找了10秒左右,後面還有兩位散客正在看我表演變魔術,
表演把剛剛買的票變不見了。
工作人員此刻出聲,他發現了一件事:
票安安靜靜的站在我上衣口袋裡。
「斯咪媽線...」尷尬的笑著把票交出去剪,上了電梯。

電梯裡一片漆黑,不是沒開燈或是燈管壞了,
而是有螢幕播放著通天閣相關的影片,一整個像是太空館的特效。
電梯玻璃是透明的,可以看見自己正快速的往黑暗的天空飛去。
大約不出兩分鐘,塔頂就到了。

首先看到的是大阪福神像以及其他尊的小神陳列著,
不過重點是要來看夜景。當然不能錯過此時俯瞰大阪市的機會,
也順便上傳幾張臉書打卡去了。
高架公路與幾棟有名建築還能稍微辨識,
但距離自己原來出發的天滿橋有點遠,我想是很難找到的....
稍微繞了一圈,咦?就這樣?
600円都花下去了,應該要看慢點吧。
於是放慢腳步,讓相機鏡頭表現表現....

有幾張受限於反光與室內外光亮因素,
重拍好幾次才達到我想要的效果。
還沒加上等其他閒雜人等淨空時抓時機拍景嘗試的次數呢。

(待續)

京阪五日遊札記(20)

圖片
在護城河邊欄杆欣賞風景的同時,
也意識到天色開始漸漸暗下來了。
提醒了我,今天是最後一天完全自由行了。
因為隔天要去環球影城,一整天都無法玩完的園區。
晚上則是要去吃老闆請客的燒肉店,吃完也差不多該回飯店休息,
是的,就算想去哪裡,也無法跑太遠。

在我所倚靠的欄杆底下的草地,有幾隻貓出沒,
其中一隻趴著,顯然懶得抬頭看正在呼叫牠的我。
繼續向前走,仍有其他隻貓懶洋洋的休息著。
好吧,既然不確定給不給摸,慢慢走回飯店吧。

接近出口的地方,還有梅林可以走;
還有個中日友好紀念碑,只是現在情況算不算友好呢?
走出大阪城的範圍前,有一段路兩旁都是巨石,
有位老先生居然在此對牆壁打網球。
只能說奇葩怪老子不分國界。
一出口研究了方向,只要向左走沿著外護城河走,
就回到了要去飯店的路口,不會錯的。
當然,沿路上我一直觀察著護城河,
沒有寶特瓶、 死魚、塑膠袋,只有游泳池可以比擬的清潔程度。
路旁有樹也有雜草,就是看不見任何一點落進河裡的東西,
護城河又相當深且廣,到底是怎麼維護的,好想知道。

回到了飯店,柔軟的床舖紓解了點酸痛。
然而,目前其他人的行蹤,有的在今天跑去姬路城、有的去看賽馬場,
晚上則是到神戶合流吃晚餐。行程已經獨立的我,
勢必趕不上到神戶的時間。
雖然原本在出國前也想去神戶,但總得取捨,
於是乎晚餐變成自理。能去哪呢?
此刻我突然想起了第一天從關西機場坐南海鐵路看到的那個建築:
之前心想可能會因為大夥集體行動的關係沒得看,
這時機會就在手上。
通天閣,決定是你了。
對於地鐵路線已經瞭若指掌的我,為了晚餐跟最後的觀光景點,再次出發走進地鐵站。
轉了幾次車後在天王寺站下車。
某漫畫將它設計成有警署在上面,當然是不可能的事。
天王寺站出口前兩旁的牆壁上有不少動物園廣告,
又是個殘念的地點。
根據手冊提示,通天閣只開到八點半,
到站時已經七點多,趕快隨便找間店吃好了。
只是,不僅在天王寺站下車的人不多,
明明該有不少人在通天閣兩旁的商店街餐廳出沒,
也因為時間關係又要進入打烊預備時間,
使得我必須快速瀏覽到底還有哪間店仍存活著。

就在通天閣轉角處有間麵店,看著招牌上的標價換算台幣,
價位還可以,只好進去吃了。
其他間相鄰的店,比較像是續攤時會選擇的地方,不適合我....
而且價錢也高了些。

(待續)

京阪五日遊札記(19)

圖片
手指不停的打字回覆臉書訊息,
也慢慢走到了大阪城門口,
陽光刺眼的程度讓我不好觀看手機螢幕的畫面,
更重要的是我必須切換相機模式拍下門口的景象。
雖然我曾經來過,但那也是快要20年前左右的事了,
就當作重新再來一遍吧。
進門口的左手邊是個黑色木頭牆,名為多聞櫓。
奇妙的事在腦海發生了:除了大阪城本身之外的景象我大概忘的差不多,
但此刻我想起來了曾經走過黑色大門這件事。
舊時記憶的景象從深處被挖起。
不過現在不是對比舊時記憶的時候,時間不多啊。
走進多聞櫓順著步道走,迎面而來的是武將們。
是在進行什麼cosplay活動嗎?
當然不是,剛好昨天跟今天大阪城進行著相關祭典活動。
後面照片會說明一切。
走了幾步路,往左方的西之丸庭園裡頭看,
又是個一望無際的景象,一來腳沒力走不了太遠,
二來另外還要入園費,兩者考量下去應該沒時間看大阪城,
匆匆一瞥。

進入大阪城還要走過一條橋,人潮開始增多。
迎面而來的是水戶黃門出巡啦!!

陣仗龐大,遊客也不少,我還要穿過人群才能慢慢接近大阪城本體。
其實也已近在眼前,因為開始有不少陸客在前方數公尺處各自佔地抓景拍照....
在大阪城路上的右手邊還有個小小博物館,但我選擇看城本體優先。
大阪城已翻修重建過,磚瓦金色部份顯得特別亮。
走了一段路,口也有點渴了,
終究敵不過渴望,左邊的商店賣飲料冰品,
我選擇了剉冰,芒果口味。然後日幣需要300....
買了冰當然要選個地方坐下來慢慢吃,
放眼望去,有座椅的地方早已被各方遊客佔去,
空著的位置沒有遮蔭,坐下去沒多久冰馬上變成水了吧。
看了看,只剩下樹下周圍一圈的水泥護欄可以坐,
一邊挖幾口慢慢吃,一邊抬頭注意情況。
為什麼?我頭上的樹枝多得是鴿子,
你的確該擔心是否正中牠們上廁所的路線....

時間已經接近四點半,入城門票雖然我捨得花,
只是進去也沒辦法看太久,五點就要關門,不太划算。
從城底下走過抬頭看,依舊能感受那股氣勢。
坦白說就算要來第二遍我也願意。
慢慢地,大部分的人也開始往出口方向移動,
我手上提著模型的紙袋把手其中一端也因為碰到水跟汗而斷裂了.....
本來以為只能從入口的橋原路回去,
原來另一邊也有橋供出口離開。
遠處護城河開來一艘觀光船,國小去的時候,好像沒有搭過啊。
結果現在還是沒機會搭,我難過。
話說護城河乾淨的程度令台灣人都驚呆了,
別說塑膠袋,似乎連雜草落葉都看不…

〔專欄〕挑戰你的底限

圖片
不知道你有沒有遇過一種情況。
在網路上(臉書等相似平台)比較常發生,也有當面講的情形,
只是實在會顯得太白目,除非真的眼白成份太多不識大體,
下場就是被討厭。

那就是:你可能很喜愛某個對象,
而對象不光侷限於真實世界的偶像,數量不只一位,或許多位,
可能是虛擬的,更或者並非人類(?!)。
你將喜愛的情感無意或有意間透露給好友或是其他親近的人。
然而基於某種不知名原因,
也許是普遍「酸」的精神,或許是本身該對象有些負面消息,
抑或是刻板印象,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
「蛤~~那不是之前做過...(套入負面或可能暗示負面形容詞)的嗎?」
以韓國類偶像為例,就是整形;
兄弟迷就是「暴動爪」、
動漫就是「宅宅喜歡」之類的。
(以上是舉例,聽到上述形容詞早已是家常便飯)

通常喜愛該對象的自己不能突然對自己親戚好友翻臉,
此刻就得放寬心胸,以一種迂迴的概念否認剛才所說的事情。
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練就半秒轉化心情的功夫,大概隨即翻臉罵人。
著實令人好奇,為什麼有時會出現跟自己關係不錯的人,
攻擊自己喜愛的對象呢?

這就跟「綠豆糕」的課文,咳,正確的說是「雅量」那篇文。
自己喜愛的事物,對你眼前的人而言,
或許早已恨之入骨,只是他也不好意思表達得很明顯罷了。
無論如何,我個人意見,當陳述負面形容詞哪怕是一丁點,
都是種傷害,就算多麼地細微。
如果可以,最好別太過表達自己對於對方喜愛對象的負面訊息。
所謂粉絲的精神啊。
也有情形是自己充其量算是半個粉絲,
不好的地方自己多少看不下去(如某爪隊高層決策,自己球迷也失望),
會跟著批判,在確定他並非狂熱型粉絲時,才算進入安全範圍。
更或者是,以上都是我想太多,單純是閒聊時說說而已,
哪裡需要開一篇文章討論這些?

遊記該繼續了....

京阪五日遊札記(18)

圖片
吃完中餐,看手機的離線地圖研究我該怎麼走到東梅田站。
就這麼出了大阪站直到外頭的景觀水池區。
當時氣溫也有27度左右,不少幼童在玩水,
看來沒有禁止戲水的樣子。
(台灣就不適用了,您說是吧?)

我往北繞了一圈發現方位錯誤,
應該要往回頭路才對,也就是圖片的階梯下來後往右邊走即可,
連水池都不需要經過。就當作是看看街景吧。
先不提講了千百次街道整潔的差異,
街道的磁磚鋪得平整,這也是望塵莫及的地方。
隱身在眾多行人當中,沒人認識的城市裡,
地圖沒有明確跟我說究竟地下鐵入口在哪,
只能邊看街景觀察有沒有指標。
過馬路,眼前還有阪急百貨店、商店街,
基本上應該花半天時間在這邊好好逛的。
但我不是「閃靈刷手」,恐怕也只是徒增腳底的負擔罷了。

過了兩條馬路,看起來離地鐵最近的路口就在附近,
可是一直沒能發現,奇怪了。
在過個轉角之後,總算發現雖然外觀像是地下停車場走上來的樓梯間,
但指標寫明是東梅田站的地鐵入口。
慢慢的走向閘門,過了兩三站我終於回到了飯店。

到櫃台前,我要拿鑰匙,但是櫃台人員跟我說了個事件。
可是,我雖然會說鑰匙的日文,不代表我聽的懂後面說的事啊~~~
只好用日文說「用英語講」,這才知道,正在進行房務清理,
至少要等20分鐘後才能進去。
本來想先把手上所提著的兩支老婆模型放到房間後再走到大阪城的。
在大廳等了一會,不知不覺發現時間好像有點晚,
也不曉得何時手機設定時間自動調成所在位置,而非原先的台北時間,
看時間時我都會自動加一小時,結果把自己搞混了。

不管了,就先去大阪城吧,下午三點多,距離四點半停止入園的時間所剩無幾。
也好在往後走沒多久就是大阪城,只是天氣實在熱到不行,
走到護城河時跟第一天晚上拍的照片相比,
晚上去晃倒像是在玩恐怖冒險遊戲,
你不知道何時有狀況或特效跑出來。
看了大阪城地圖,除了天守閣是本體之外,還有其他花園、紀念館等遺跡,
心想應該是無法全部走完了,能看半圈就該偷笑了。
迄今為止除了回飯店時坐在椅子上休息之外,
縱然布鞋買的是有氣墊設計的厚底鞋,
也無法紓解扁平足本身在長時間步行之後,
所產生的刺痛感。在台中走到腳底發炎的感覺再次襲來....

另外我昨日晚上才了解出國前只剪手指甲是不夠的,
腳趾甲忘了剪,也因飛機規定等,沒有帶出來。
得不斷的跟不自在感覺抗爭著。
到了入口前的橋上,順手打卡,很快的獲得某學姐快速回應,
在回覆留…

京阪五日遊札記(17)

圖片
從難波站開始往北直到梅田站下車,
大阪車站就在這裡。至於我為何要跑去大阪車站呢?
我是來朝聖的。出站後走到大阪車站大廳,
看之前查到的資料,似乎要走外頭電扶梯到五樓才行。

到了四樓我肯定沒有走錯,因為看到了告示牌。
上了五樓在我眼前的便是柯南咖啡廳。
為了宣傳今年度的新電影「地獄的向日葵」而開設的。
震撼我的不是能夠親眼目睹在別的網站分享到這間咖啡廳,
而是眼前排隊的人算了一算,大概要兩點我才能進去裡面吃飯。
可是,我在外面看了看,注意到一件共同點:
每個排隊的人手上都有張「整理券」,也就是預約券號碼牌那種。
我問了LINE群組內前一天有進去點餐的同事,她說當時沒拿券。
怪了啊。不管是已經在規定路線內排隊的人,
或是在柱子下坐著休息的人,沒人不拿券的,
而店員消化人潮時,都會叫號。
我也很在意入口旁邊擺著整理券已發光(好像寫的是類似意思)的牌子。

等其他顧客問店員完之後,再次開啟日語模式,
上前問今天的整理券還有嗎?(請自動翻譯簡單日語問句,我就是那樣說的)
「斯米嗎線...」聽到第一句我就知道完全沒機會入場了。
只能在外面拍拍照以資紀念,含恨走下電扶梯。
在等候的同時我看到遠處有百貨公司的摩天輪,也是有名景點之一,
一樣三個字,沒時間!
入口處有怪盜小子跟東京死神柯南的玩偶。
菜單也有列出,至少600円起跳,但沒差了,因為沒機會進去。
我大老遠從1700公里外的台灣來,只能殘念。
至於為何會知道這裡,就拜網路文章分享之賜,
但此刻我只能在火車站內其他餐廳找中餐吃。

大阪車站複合著百貨公司,(就跟台北火車站等轉運站一樣型態)
要找吃的不難,問題是價位。
不可能期望附近有三樣主菜只有50塊還是可以點一晚滷肉飯30元的小吃店,
畢竟這裡是日本,況且還是車站的百貨。

看著樓層指示牌,地下二樓有美食街。
(百貨公司美食街都在地下二樓已經是常識)
電扶梯一路往下,卻只發現生鮮超市跟禮品專櫃,
沒看到美食街?不禁懷疑我到底哪裡搞錯了。
在刊登美食街照片的告示牌前面研究方位,
看到另外兩位日本小兄弟也要去美食街,決定跟著走。
(如果跟的是小妹妹應該會有警察來問我....)

到了地下二樓門口前的地圖,我才發現自己錯在沒有再走進去,
以至於未發現美食街入口。
好吧,開始研究...鐵板燒跳過...豪華套餐跳過...
烏龍麵店好像還可以,但打從一開始來日本就在吃麵有點膩。
發現隔壁…

京阪五日遊札記(16)

圖片
我繼續走上寬度只有一個人的電扶梯,二樓三樓各有其他動漫產品。
其中三樓已經陳列了目標模型。
但本著先觀察再動手的精神,先看價格,再講求不傷荷包。
眼光所及的模型範圍,都大約在五百至數千不等。
繞了幾圈,想想其他樓層都還沒逛過,暫且擱置先不衝動購買。
況且,我還沒逛到其他間店啊。
往後方走去,出現了上圖某個有名新番的原稿介紹跟服裝,就不多談了,
這也是店內唯一能夠拍照的區域。

繞上去四樓五樓,分別是漫畫本和卡牌決鬥區。
(看來宅文化已經是日本出類拔萃的生活文化之一了)
全棟五樓賣哪種膏藥全數探查完畢。
此時也花了半小時以上,但意猶未盡,我從落地窗看到對面還有獨棟類似的店,
名為K-BOOKS,便搭電扶梯出店跑過去了。

其實那間店只有兩層樓而已。一樓賣的也是各類漫畫本,其他商品都在二樓。
殊不知,我踏上了面積不大的二樓後,逗留時間超乎我預期。
該店二樓不只賣動漫商品,還有AKB等偶像海報。
但這也並非我逗留的主因,而是光我的目標模型可以挑的種類,
足足佔去其中一排櫃子的整個架子。
這家店內部相關照片
等會再來選吧。順道看了其他排的別種作品相關商品,
雖然也有賣模型,但就是沒有想買的衝動。
(順便一提,陳列商品集中在新番,舊番如外星青蛙等我快找不到了)

結果,出乎我意料的,在該架子前躊躇思考將近半小時以上。
到底該買哪幾個呢?我不斷的看著盒子外的包裝,以及外頭貼的價格標籤。
之前沒有在研究為何價差可以差一兩倍,
明明眼前一整架區間都在1600-2400日円之間而已。
後來才知道我所買的是「景品」,
就像夾娃娃機或扭蛋機可以轉到的品質,
塗料不大精緻,就算是標注未拆封品,還是能看出中國製的特色....
(註:有些是退貨後發現商品外觀有損傷,重新包裝後上架,會標注已拆封)。

預算本來是買一支一千左右出頭的即可閃人,但在我發覺平均價格時,
改變了想法:買一支不夠,你有買兩支嗎?
於是擴增額度,再追加一尊。
光是思考能否提昇我個人的感覺度,時間漸漸流逝中。
最後心一橫,從架上抓下兩尊走到結帳櫃台。

我又開啟了表現日語能力模式。
開口問店員有沒有免稅折扣,又再次打了我一槍。
就當免稅是撿到的好了,我專程跑一趟不買白不買。
店員跟我確認商品項目,(雖然沒有聽很懂,但我知道是在念商品名)
發現其中一個是已拆封,外表掉漆。我怎麼沒檢查到呢?
提出了更換要求,但此時我說錯了換的日文,…

優克李林-認錯MV

圖片
翻了舊文,我居然從來沒po過,反倒是另外一首重複兩次,
不過沒人注意就是。

歌詞:
===

I Don't Believe It 是我放棄了妳 只為了一個沒有理由的決定
以為這次我可以承受妳離我而去 故意讓妳傷心卻刺痛自己

一個人走在傍晚七點的台北City 等著心痛就像黑夜一樣的來臨
I Hate Myself 又整夜追逐夢中的妳 而明天只剩哭泣的心

怎麼才能讓我告訴妳 我不願意 教彼此都在孤獨裡忍住傷心
我又怎麼告訴妳 我還愛妳 是我自己錯誤的決定

我要告訴妳 我不願意  教彼此都在孤獨裡忍住傷心
我又怎麼告訴妳 我還愛妳 是我自己錯誤的決定

是我自己錯誤的決定

===

首先要跟手機認錯。
自從分期付完之後,它就開始陷入被我摔的命運。
第一,在打擊練習場從口袋掏出來,顏面著地;
第二,去台科大吃晚餐,停車後掏口袋,
側邊著地導致不怎麼牢靠的邊框跟背殼一同出現凹痕,
在我還慶幸主畫面螢幕沒傷到的時候,
今天早上起床拿起放在旁邊的手機時,
我忽略了充電線短的因素,拉到眼前時手滑,
由於反作用力,它就像是放在彈弓上的石頭一樣,
彈出...掉落地面。

本來還以為畫面沒事,但經過一定角度光線照射,
破功了。發現一小區塊的摩擦痕跡。
我在想為何手機廠商不研究灰塵的成份,拿來做手機螢幕不就得了嗎?
可能別人也想過,但牽扯到成本問題之類的事。
灰塵所屬的礦物類可能還不夠量產。

但可以肯定的是,華O品質真的是以卵擊石。
漏水不說,還容易撞凹。
真的別放太多重心在手機上。
下一篇繼續遊記,商店的部份沒有太多照片,會以文字為主。

京阪五日遊札記(15)

圖片
第三天早晨,比起去清水寺一大早大雨令人擔憂,
是個大太陽的好天氣。而我在放棄跟去姬路行程的同時,
也為自己爭取到了完美的、完全自由的行程。
在出發前的說明會,我們人手一本(其實是兩人一本....)拿到觀光導覽手冊。
翻到大阪部份的頁面,提到的便是有關動漫電器街的篇幅。

東京有秋葉原,大阪也該有類似的區域吧?
那就是電器動漫街,位在日本橋附近。
依舊比鬧鐘早起的生理時鐘,在同事先行出發去他想去的地方後,
吃完早餐的我回到了房間。既然沒有趕行程的壓力,
普遍店家10點開店,稍微晚點出發加上車程,差不多到站時就開店了吧。
我是這麼想的。日本橋站出站後(日本車站出口將近20個,會迷路...),
開始了尋找手冊上介紹的店家之旅。
然而我沒發現黑門市場就在商店街裡面。不過目的既然不是找藥妝,
就...不管了。
(上圖台灣八月上映電影版...等等我怎麼有點了解?)
過了馬路到對面應該是手冊上介紹的那間店附近,
但怎麼找也沒發現類似發音的招牌名稱。
早上十點多已經有幾家店開始營業,
索性走進一間明顯有在賣模型,店面也頗大的店看看。
回台灣之後能夠相比,光這裡一間店,
台北能夠拿出來相比模型種類、規模的店家,
我找不到。

上了二樓,確實有同一動畫的模型,但並非鎖定要買的目標。
除了模型玩具,還有貼紙、鑰匙圈、玩偶等飾品販賣,
看似普通,但回來之後才發現在台灣扣掉網購,
要在實體店面買的管道幾乎沒有。

欣賞完不少單價破千的高級模型後,繼續轉往其他店看看。
抬頭一看招牌,才發現我早就逛完手冊寫的店家了。
往右手邊的路走去,也有不少間小型模型店林立,以及漫畫店。
如果今天我逛的是秋葉原,大概花一天泡在裡面就飽了。
回頭往大路繼續前進,第二間便是首張照片的店面。
門口的電視螢幕,放映的是聲優演唱會畫面。
左手邊有通往地下一樓的階梯,旁邊放著扭蛋機。
到了一樓,書架林立,看來是賣漫畫書的地方,其他空間似乎是卡牌決鬥,
以及其他愛好者畫漫畫的場所。
繞了一圈沒看到特別的,折回一樓店面繼續逛。

更多在眼前的除了雜誌書籍,還有目不暇給的文具商品堆。
而且,有些人物我甚至叫不出名字。(不夠宅?)
繞了兩圈左右,發現該店沒主打販賣模型,再次邁向第三間店的路上。

第三間店叫Animate,之前在西門跟光華附近有兩間分店,
但之前搜尋結果似乎收起來了?
地下街原本有賣模型的店也出租掉的樣子。
看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