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1的文章

「因為我不知羞恥!」

圖片
最後倒數兩天。
該交待的事情也該辦辦了。
誰叫文都簽了,木已成舟呢?
然而對最近情況的發展,似乎有些出乎意料的不斷延燒。

本來經過電洽,給了我令人失望的消息,我什麼也不會拿到,
還要背上言過其實的罪名。
一想到該拿的都拿不到,還要扛黑鍋出去,吞不下去。
但經過「反應」,突如其然的電話通知我戰局逆轉了,
該有的錢跟證明都突然有了。
這還不打緊,連某政府相關單位(我就不明講了,事情還在進行中)
還特地來這邊進行演講,席中某位資方打手
(不好意思,從上次你對別人的強硬態度讓我感覺你根本就是打手)
還透漏本人全名圖謀不軌,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感覺我越來越紅了。(還是更黑?)

接下來,我所準備的反擊也將出鞘,若真需要「效果」,
層級會更高…
推測就算我離開,也還有後續效應會發生。
一方面擔憂對自己未來會有不良影響,
但自己摸摸鼻子吞下一切就走,難道就沒有不良作用?
沒錯。我什麼都不說,「就算」要回鍋,也會因為之前紀錄導致遭到列入黑名單,
根本不可能被錄用。與其如此,何不大幹一場?

「危險心靈」的謝政傑,被迫大聲說自己不知羞恥。
因為他不想默默接受不應該的規範(課外補習)。
最後他走上抗爭,一個人在未知的道路上前進奮鬥。
而我也間接被宣傳說不知羞恥,不做事。
而事情發展,似乎有讓我變成謝政傑的感覺。
我不想搞大,只是不想被摸頭就走,背後還要承受幾支冷箭罷了。
只是某些單位皮要繃緊點,後門走多總會爆炸的。

等著瞧吧。

飽食燒肉

圖片
圖片與標題無關。因為昨天又不是吃這玩意,
只是拿舊照片當參考圖樣。
(話說昨天應該稱為「烤肉」)
結果今天凌晨三四點感覺胃部還沒有把那堆肉給消化掉,
肚子有股脹氣感。

吞了三顆正露丸之後,繼續睡到六點多有些便意,
不過看過「情況」之後,畢竟那不是瀉藥,
肉塊目前位置大概在我腸內吧。
結果跟老人生活一樣,沒事六點多就開始活動,
當然我還是回去睡回籠覺一小時,不然要幹嘛?

最近身體有些意外,扣掉肚子不舒服(寫文章的此刻好多了),
大前天打籃球在最後一場走位防守時,
踮起離地的右腳被外力踢了一下,
那一刻我的耳朵彷彿聽到了某條韌帶被張力拉開的聲音。
揮手示意表示我無法繼續打球後走向了旁邊,把鞋子脫下。
摸著傷處,意識到以前跟研究所同學打球時,
有些傷兵懊惱自己受傷的心情。我打球這麼多年來(謎之聲:你職業的?),
第一次受嚴重到不能繼續打球的傷。
之前頂多只是翻一下船,但跑一跑又沒事。
比較大條的兩次是在中壢打排球的右拇指根部韌帶戳到發炎無法彎曲,
以及研究所打籃球疑似因為翻船導致腳底板某個很微妙的區域有條筋怪怪的。

為求慎重,隔天就去馬偕醫院檢查,因為該部位有些腫起,推拿太危險。
但在不懂價位的情況下,莫名申請了診斷證明書,150。
ㄎㄎ,我以為這玩意只要二三十啊…
只好當作進入傷兵名單的紀念。
醫師診斷只有輕微拉傷與扭傷,算不幸中的大幸。
給了我消炎藥,交待只要冰敷、休息即可。
而在昨天過馬路時發現行人紅綠燈只剩10秒綠燈,
過了馬路之後才想起我的腳前一天是走路都有問題的。
好的真快。

是不該鐵齒了,尤其是年紀已經逼近三十大關。
以前可以不熱身打球運動,也沒發生問題,
到那次就算熱了身還是受傷,
證明身體機能開始老化啊…
健康還是比較重要。

大概需要再一個禮拜的時間我就正常了吧。
但多少還是會有陰影的…就跟其他受過傷的職業運動員一樣。
(謎之聲:那你又多職業了…)

20110820 去東吳晃

圖片
我好像常常去沒人特別想去的地方晃。
就當作是冒險吧。

要說有什麼關連的話,只有當初我姐第一次考大學時上的就是這間這回事。
後來因故只待了半學期就離開了。

暑假沒有幾間吃的店還會開著,只好去小7買了涼麵吃吃。
看了學校地圖,東吳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小,
而且…還有一半的校區在半山腰上。
假使台大校區也有一半在半山腰,你看看要怎麼騎腳踏車…
真是佩服就讀東吳的同學們。

發現錢穆故居,而且還是開放時間,我就進去啦。

我只碰到兩位參觀完走出來的人。

裡面還維持著擺設裝潢。

牆上解說有提到錢教授後來因病沒辦法繼續到校上課,
但仍然有自願到他家聽課的同學,照片顯示塞滿了現在我所在的客廳。
我想想以前的某老師…有誰想去謝X煖家聽她唸你呢?
我從不寫空白的~~~筆記,筆記寫想殺妳~~
又發作了,抱歉,繼續看照片。

上了二樓,另外擺設相關著作與書房。


坦白說,每當我到大賣場、家具店時都會患一種看到床就想躺上去的病。
在這適合午睡裡面又開冷氣的時刻,我又成功克制住了衝動。

我停在故居的時間頗久,大概是因為冷氣吧。
最後頂著中午37度的大太陽騎著10多公里的車回去睡午覺了。
更多照片在本相簿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13)

不久之後,兩位將要離開本會的主角現身了。
不用懷疑,大家讓他倆坐一起,既然是歡送會,
席間談論未來他們的打算以及在這邊的一些事情。
但不知怎麼的,有人開始提到我的事情。

事情回到我剛來報到的時候。
我正接手那位打算離開主角之一的S的職務。
她分享給大家的事情有兩件,
第一件是她來我座位想要找我時,發現我正對螢幕傻笑。
坦白說我根本忘了當時到底看到什麼訊息而笑,
只記得應該是個可笑的轉貼文章,
不巧的是她走過來剛好看到我的表情而已。

第二件則是,她問我一件事要處理,
我回答了「等我把信寄出去」。
但,用outlook寄信一秒也不用花。
想了一下,大概那時候我正在編輯信件內容,
其實根本還沒寄信。看似奇怪摸不著頭緒的回答,
都有原由,但缺乏解釋的情況之下,就變成一個奇怪的人。
除此之外,更指出我曾經向她借了釘書針,
當她問起我是否有釘書機時,我竟說沒有。
很矛盾?

又是簡化認知的產物。我當然沒有屬於自己的釘書機,
剛來沒多久,還沒有分配到必備文具。
所以我借了別人的來用,但別人的釘書機裡面沒有針,
既然自己連個釘書機也沒有,更甭提釘書針了,
所以才向她借。我說的「沒有」,指的是沒有「自己的」釘書機。
結果這也成為奇怪的事蹟之一。

突然間,話題轉到我FB上自拍的影片。
大家問起S有沒有看那部影片,並且誇張的形容我已經忘的差不多的內容。
我急忙地想要插話解釋,但顯然發言權與解釋權永遠不會在我手上。
不,嘴上。因為她沒加我好友,好在她不會看到影片在幹嘛,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看過那影片,我絕對被列為火星人。
M笑著補了一槍,「宅的跟什麼一樣…」。 
後來大伙開始起鬨要求我現場來一首歌,
好像是歌劇魅影,我也忘了。
「不用了,不用了…」一邊一手撐著頭婉拒再次當現成笑話製造機,
某個黑色的染劑開始在內心擴散…

後來,大家說另一位男主角想要問我一句話,要我聽他問什麼。
(雖然我覺得這是經過精心設計的橋段)
「胖打…你是不是宅男?」
……………
我快不行了。有條青筋橫列在我頭腦側方,它快爆裂了。
某些程度上,「宅」用在我身上太多次,聽起來更像是種歧視。
一時之間我無法分辨這是玩笑還是諷刺。
後來,能源一哥說了個跟大姐頭「特徵」有關的話,我不禁噗哧一笑。
「胖打,妳很奇怪,跟妳很熟是不是?」
我又再次收斂起笑容,變成了p-p-p-poker face。
雖然那句也曾經對能源一哥說過,而…

阿杜-堅持到底MV

圖片
之前說要來一首,我就放了。
等等…這首已經九年前啦?!
歌詞:
===
在水裡 在火裡 我的愛 不變不移
就算時光倒回去 我也追到十七世紀

*在風裡 在雨裡 妳的雨傘吹翻過去
我絕對毫不猶豫 為妳披上我的外衣

#是妳讓我看透生命這東西
四個字 堅持到底 喔…
如果沒有妳 我的生活回到一片狼藉
是妳讓我翻破愛情的密笈
四個字 堅持到底 喔…
不管有多苦 我會全心全力 愛你到底   (堅持到底)

Repeat * #

當妳看進我的眼裡 我的心顫抖不已
妳竟然溫柔的說一句 感覺累了時候 讓我抱緊

Repeat #
==

最近別人身邊發生了一些事情,
過程中還一度搞到差點面臨危機,
好險在冷靜過後一片平坦。

以我這微不足道的立場,那時並沒辦法阻止她執著尋找沒有真相的舉動。
同時,以我單純的人生經驗來說,也提不出任何可行性的忠言。
也許是立場相當客觀,一聽到那隻史前動物的前科,
我的直覺告訴了我這完全只是她在興風作浪。
後來幾位「心靈導師」的說法也同樣驗證了我的想法。
沒事就好。

後來N好奇問了我,
(由於妳跟M同樣的英文開頭,我只好用另一個字母代稱…)
我會對未知的以後害怕嗎?
萬一我的對象以前的XX也來搞破壞,
收拾起來絕對相當麻煩。坦白說,
我很難對於沒有發生,不,發生機率不高的事會產生任何不安。
譬如你問我害不害怕開飛機突然故障?
誰都不想遇上吧?
但我根本不會開飛機,就算會開,我也沒有私人小飛機可以開,
所以我能害怕什麼?

那,我又在堅持什麼呢?
難道是因為我自己的「堅持」才導致目前不上不下的情況?
應該先問,我有「堅持」什麼嗎?
我想想…「寧缺勿濫」算嗎?
同學會有人一聽到我的事,就會問我怎麼不看看身邊的同學、同事呢?
簡單說就是沒有特別感覺,和條件標準設多高完全無關啊。
猜想某些人會認為莫再提這種事「很簡單」,
類似於丟履歷的方式,只求應徵上,至於好不好是其次。
但這可不是工作做不爽就走,是人吔,
是會累積生活經驗、記憶的親密的人吔。

大概是心中的堅持,才會數十年來如一日。
找工作你也不會太隨便吧?真要先求有,
何不把網站刊登的所有職缺全部投一遍,從業務、文書、苦力都給它丟下去?
也因為堅持,而欠缺行動力。
但我為何要對感覺普普的人展現行動?
不是很矛盾嗎?

是否理想陳義過高了呢。

颱風假

我們是不是很久沒放到因為颱風侵襲而停止上班上課的假了呢?
最近幾年氣候也沒異常到颱風不會生,
但偏偏來的時候都不巧妙,
不是在週末,就是剛好彎個一邊跑走了,頂多只有邊邊擦到本島。
我稱之為「假日限定」,
說也奇怪,假日限定才來掃興的颱風還真不少。

最近一次的颱風我只想到引起八八水災的莫拉克。
南部地區成了威尼斯,部份山區更是成了洪流橫行的水道。
那個時候我人在中央大學上課,
當天的確是停課了,但不曉得南部的災情會如此慘重,
直到隔天新聞報導才瞭解這下嚴重了。
再更早的颱風是我當兵(2008)時,我永遠忘不了這颱風。
在喇叭彪志的連載第八集提到了這颱風讓我的中秋假期被召返吃掉這件事。
你不知道在16級風騎腳踏車的感覺就像在水中走路一樣,
舉步維艱,為了騎去離寢室一公里外的全家買糧食,我半路撿了被狂風吹走,
掉在路上積水的帽子好幾次。
我還蠻怕當時上風處吹落了來自機場的鐵片之類的玩意,
屆時吹向我時一定來不及閃…

你說這算放假嗎?算啊,但我本來就是在放中秋假期,
結果只能乖乖待在全員避免外出的無聊寢室過了一天。
要是我在家好歹可以看個電視,但軍營…算了吧。
再更早的話,我只記得龍王颱風,把東華大學的宿舍屋頂掃掉好幾片磚瓦。
然後本來那天是專題報告(seminar),就這樣順延一週。
也就是說,我頂多遇上停課,從來沒有停班過。
工作到現在也不過一年多,暑假也不過是第二年,也許還有機會放到吧?
可是通常要放到颱風假的程度時,災情也會傳出…
想要馬好不吃草,風大不釀災,奢求啊。

最後懇請不要再給我們假日限定的颱風,拜託老天。

〔專欄〕外貌協會

圖片
哎呀,我自己提了個叫做莫再提的水壺。
哪壺不開提哪壺。
本來歷年的網誌中,每逢「特定節日」都會進行所謂的「反攻」,
也就是宣揚「教義」,對抗光害的事情。
但不知道從哪一年開始,就算節日到來,
文章也懶得發了。
大概是察覺我只要把去年同樣日期的文章複製貼上好像也差不多吧。

先前某天某次聚會,某人(怎麼那麼多某…)要我做個排名。
(詳情就…不用問了)
雖然,排名本身實際上無助於改變本人任何情況。
(連已婚、將婚的都丟進來排是怎樣…)
最後的發現是,我好像也屬於外貌協會的一員。
聽起來好像我只是個單純看誰好看就照喜好排的樣子。
只是要公道的講,第一印象看外表,根本是當前的「普世價值」。

先別提莫再提,公司面試應徵人,為什麼我們要打扮正式?
你覺得面試官會不在乎一個穿拖鞋穿T恤的人進來會場,
然後乖乖聽他回答問題,並且公正客觀的給予分數?
想也知道。
之前新聞也報導過一個研究,長得比較好看的人,錄取機會的確比較大。
請問,這跟實際工作能力有關嗎?
另外還聽過一個潛規則,科技公司上司看履歷照片是個正妹,
管她會不會寫程式,先找進來再說。
所以,要怪我囉?

翻出過去的舊照片檔案,我對於當時沒有如此自覺表示遺憾。
恐怖的長頭髮、細邊眼鏡,如果再晚個幾年覺醒,
也許我就跟戰鬥哥一同跳著Megu Megu fire~的舞蹈出現在youtube上。
不然,你以為現在我為什麼不再請我媽幫我剪頭髮,
還要特地去找理髮設計師?不用花錢的家裡剃一剃不要,還要花個幾百塊?
還不是因為標題的緣故:廣大的會員在你我身邊。

也許你會說,身邊就有反例,XX也沒有多帥…云云。
我之前也寫過類似的文章,任何事都有例外,
恐龍也能有龍騎士駕馭,台客也能後座載正妹,
2012世界末日之前,什麼狀況都有。
唯一能確定的一點,就是過去N年以阿宅造型出現卻不自覺的我,
明顯被時代歸類為戰鬥哥那一群的…
我發現戰鬥哥穿的衣服,跟我以前那時候穿著型態很像,
就是把穿在家的睡衣也穿出門了。
不堪回首。

只是,我的堅持還需要多久才能回報,
現在沒有答案,以後也不確定。
來一首阿杜的堅持到底吧。

最後一個月

圖片
最近有什麼事嗎?
若真要說的話,不外乎就是某人把牠的理想實現了。
就是把我送走。
有別於牠面對以前其他助理們被牠氣到自己提出辭呈簽後,
又忽然切換成另一種人格安撫摸頭的情形,
牠念茲在茲的一再提醒補槍王要怎麼處理我,
也終於,我看見了那份幾乎未曾有人循此途徑離開的簽。

想想從一開始,合約內容形同賣身契,
也和租屋契約相去不遠的地方是,對於乙方總是極盡所能的加以「規範」,
(白話的講法叫壓榨)
甲方要怎麼幹,都可以訂出自己的玩法。
不意外。

別人都以為是牠向來衝動的氣話,要我別放在心上。
但就之前可以在我不需要出席的組內會議上,
痛批本人一小時的行為看出,
這個人是玩真的。真搞不懂,
是有什麼深仇大孽值得讓你浪費大家時間聽你抱怨。
有做沒做都是你自己在講的。真正弄出了表格,
又丟了幾近找碴的要求質問,然後正好配合你要的答案:沒做事。
(廢話,你隨便掰一個從來沒人做過的事來質疑,當然不會有人做啊…
這就好像自己拿著鏟子在路上臨時挖個洞,再來罵「你路都沒在鋪,沒做事!」)

玩真的就玩真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嘛。
沒人贏得過耍賴的人。
就算拿以前做過的東西擺在牠眼前,還可以指鹿為馬。
沒有人這樣搞的。如果上個班還要像是在宮廷裡面,
只要朕說得算,哪管事實不事實,意義早已消逝無蹤。
牠最常講的一句就是學校沒把我們教好,總是要求60分及格,做事也只做60分;
我更想補充,在這邊會有人把分數一律評0分,就算答案跟以前人寫的一樣,
自己有錯時總是先開別人一槍,把人給弱智化。

據我瞭解,暑假過完八月結束時,
我也不再出現這棟大樓。感傷嗎?
難免會有一絲絲,畢竟還有夥伴在。
原本打算12月左右領完年終再說,但畢竟我們無法與野獸說道理。
換角度想,至少我多活了三個月。
上次威脅我的時候,是說六月不准我出現呢。
不過,想想也真衰毛,三月初真的是忙到分身乏術,
四月放完假喬不出會議時間還被罵,
五月就放話要我走。還真沒見識過接手不到兩個月就放話要人走的事。

電影「隔離島」最後主角問了一句,
「要當個怪物活著,或是當個好人死去?」
如果我還要留戀繼續死賴待著,終究也只是牠口中那隻,
在14樓晃來晃去的怪物,即便牠所說的話向來都是瞎掰的成份極高。
而我,選擇讓你上簽「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