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1的文章

喇叭彪志〈卅六〉

我不想再等五篇之後才寫完結篇了。
一些細節會隨時間漸漸淡忘。
所以,本篇為最後一集。

退伍之後的一個月左右,
那時還在等著去桃園受訓前開課的日子,
下午五點多一如往常,我去打擊練習場挑戰90-100km/h的速球。
回家時,發現我的手機出現了一組陌生號碼。
這段期間,因為我上網登錄履歷,
一堆有的沒的公司開始通知我去面試,
但大多是保險人壽型態的職缺,
你也知道,我若去拉保險,不超過一個月,
我的人脈就消耗殆盡,想要躲我的人就更多了。

可是某幾通電話實在讓人好奇,令人不得不回撥查證,
不想讓自己錯過任何一次的面試機會。
我回撥了092X的電話過去。
電話那邊接通了。「喂?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你知道我是誰嗎?」奇怪了,老是有人愛玩這把戲,
自己找人不報告自己是誰的。
大概是嚴XX吧,高中同學,以前也接過很像的開頭。
就在他不斷地問我,要我猜他是誰幾次之後,
我潛意識恍然大悟了。該死的聲音。
是喇叭志打來的電話。

我居然自己挖了一個坑給自己跳。
那通電話不要理會就好了,結果我居然回撥一通根本不該打的電話。
「你何時退伍啊?」
「我退伍一個月了…」
「什麼?早就退伍了?你咁是人?退伍都不講的喔?」
開始裝熟了。

「你退伍怎麼沒請我吃飯?」
(奇怪了,你退伍也沒請我啊?拗學弟?)
「要不要找一天我到花蓮,出來請我吃一頓?」
我開始使出收訊不良的招數。
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結束這通電話,
尤其是一個臉皮厚不可測的人。
敷衍的說「喔…」「好啦好啦」
「可是我下一個月就要去桃園,恐怕沒辦法喔…」
「去桃園幹嘛?」
結果又多花了一點時間解釋來龍去脈。
其實根本不用對他太認真的,他可是喇叭志。

「啊,我要洗澡了,我要掛了,掰掰…」
「喔,掰掰…」
終於結束了幾十塊被浪費的通話費。
真的是臉皮超厚的一個人,
過了一個月居然還敢拗我,你真的以為你還在軍隊裡面?
大家都出社會了,你不知何來的學長優越感就別拿出來拗人了吧。
可喜可賀,這支電話再也沒有打來煩我了。
我倒是很懷念以前OKWAP的手機有來電警衛,
他的電話正好可以給我列入第一支被封鎖的手機號碼。
可惜還不到退伍,手機講一講會當機,只好丟了。

掛上了電話之後,我一直擔心他還會繼續找機會打來亂。
大概是他也聽出我在電話裡有點不爽他,所以不敢再打來了。
現在喇叭志大概在他老家宜蘭繼續做機車黑手吧。
然後,繼續在下班之後,幹著跟…

喇叭彪志〈卅五〉

在他放假之前,提到了一件很討厭的事。
當兵下部隊,有所謂的站夜哨。但我們聯隊已經有憲兵站門口,
因此我們要站的是「大隊安官」。

然而,所謂大隊安官,
做的事就是看輪值表排你要幾點去中隊大樓報到,
到了一間叫安官室的房間,跟教官報到,
然後接下來的事,就是坐在裡面,「看守」槍房。
你要配戴不應該叫警棍,可是明明就是警棍用途的一根棍子。
(這段我也不知道要如何解釋普通的防身棍…)
配戴安官臂章,在至少10本的簽到簿簽名,
如果不簽名,就準備被禁假處罰。

簽完名之後要幹嘛呢?
我也不知道。說實在的,因為我的安官時段不能在上班時間,
大多排在晚上10點到12點大家都已睡覺的時段,
一個月總有兩次我只睡不到五小時就要起床準備採買。
通常到晚上11點,教官也是直接把電視遙控器遞給我,
要我看啥自己轉,然後轉身進去小房間睡覺了。
電視台轉來轉去,沒幾台能看,轉到緯來體育,
畫質也不清楚。所以我先拿報紙看,
這時連軍聞報都變得很好看。不知道為什麼,
被關進營區的這段日子,連很八股的東西也可以打發時間。

大多數是連被我挖出前面幾天份的報紙也一併看完了。
無聊了。怎麼辦?
第一選擇是寫莒光作文簿。第二順位是,偷打盹。
在營區會有什麼特別的大事?
除非共產黨打過來(還要特地攻進本中隊大樓),
我才有麻煩,不然誰要闖入營區偷槍彈?

身為帳務組,沒啥權利爭取福利,有得是屎缺屎任務給你擔。
被排到半夜時段,也沒得補眠。
喇叭志在之前11、12月時,還曾自得其樂的對我說:
「我跟偵消那邊的說好要給你三次安官。」
真不曉得表達你的學長關係很罩炫耀給我看是有多麼得意?
到了二月,他老兄要退伍,但安官照排他兩次時間。
其中一次在他放假時間。
在他放假前,不僅煞有其事的把假單的工作「交接」給我,
又輕描淡寫的說:「你跟一哥看看誰要幫我站…」。
也沒明確指明要誰站,但很明顯,沒人想站半夜。
這就是討厭的事。

結果到了那天,本來想好好睡覺,但蘇班闖進我寢室。
「喂!Ka'Oh!你去站喇叭志的安官!」
我不甘願的爬起床,穿上不想穿的工作服,
也是在這麼冷的天氣騎腳踏車去大樓。
忘了為什麼不叫最菜的一哥去站,大概是因為一哥簽了志願役,
跟蘇班同寢,交情比較好,反正我耐操耐罵嘛!

只能說喇叭志專門挖一堆大大小小的坑給別人善後。
很不幸地,就算他退伍之後,我又收到另一個坑,
就是很早以前所提過被召返的那…

〔專欄〕「怪」與莫再提

圖片
上圖已經有8年歷史。

我在舊網誌寫過「在怪與不怪之間」一文。
內文大概是解釋我的怪其實不算很怪,
然後囉里八唆寫了看起來像研究論文的東西,
好像也沒解釋到什麼,
不變的是,一直到現在,還是有人覺得我怪。

當時在一個大家都忙於自己的論文,
以至於沒有什麼人特別有時間理你寫啥的網誌中,
我寫了一篇讓自己比較高興的文章。
天真的我被人問起相關問題時,老是回答說「我在XX日寫了…」
結果勒?當然沒有效果。蠢斃了。
還以為自己的網誌跟雅虎首頁一樣很多人光顧勒。
況且,問題根本不在我解釋了什麼,
而是我後來的行徑依舊高深莫測,
所以就算我寫了萬言書,還是一個怪!!!

為什麼我今天突然這麼說。之前Skype上我問了M,
我是怪在哪裡,想藉此瞭解問題的癥結點。
雖然她說不出個明顯例證,卻點醒了我。
腦海的膠卷又快速倒帶。
被綁住的那一千天,除了影響我的想法從樂觀到悲觀取向之外,
又因為不想自討沒趣,某幾次上課要走進教室時,
看到迎面而來的人,正想舉起手打招呼時,
他們的眼睛卻看著別處,絲毫沒察覺眼前的我好歹也是一份子。
舉起的手瞬間改變方向,往自己的後腦杓摸去…
我不是沒有嘗試過主動的念頭,但偏偏忽視的人往往比較多。

後來,轉向與PTT為伍,當時寫了些什麼連我自己也不懂的東西,
我已經不敢回想。依稀記得,可是我非常希望忘記。
那就是「宅力」蓬勃發展的象徵。
能怪我嗎?若未遭逢某個變故,絕對不會誤入歧途的。

有幸考上研究所後,面對的人變得友善了,
但習性並沒因此巨幅改變。
評論報告上搞笑的ppt,雖然「笑」果十足,
但自己的報告內容非常淺薄。
恐怖的是,我關心自己的網誌和MSN暱稱,比活生生的人還要多。
而我自己卻沒有察覺,仍持續地在宅的道路上行走著。

一個原因是怕生吧。所以兩相交乘之下,混合出一個詭異的氣質。
開始轉向的點可能是當兵。在搧屎分隊的摧殘之下,
突然不怕生了。這可能是當兵唯一對我的正面改變。
只是退伍後上了某專班,好像還是有一些我不想回想的舉動。
大概獨處慣了,很難真正檢視自己,有些事不加思索,覺得不會怎樣,
過了幾個月後又重複的後悔。現在就是在後悔。

到了去年,換了工作環境,經過事後瞭解,
當時的我還是有相同的評價,揮之不去。
為什麼?What should I do?
在此再強調一遍,怕生是原因之一。
打電話是我不大喜歡做的事,
接通電話後腦海裡的字典突然文辭…

上班一週年。

圖片
不說我還沒想到,今天(23)日正好是我滿就業一週年。
去年22日,我穿著太過正式的西裝去報到。
本來不想這麼早上班的,但上一篇網誌有提到,
大概是為了集合所有人和弄專案方便,才定22號那天來報到。

那讓我折騰了兩天只為了找最讓人不滿意的台北國房子。
賺的錢有將近三分之一得繳給不知道黑不黑心的陌生人,
想要存錢確實不大容易,
萬一你是22K專案的人,錢都拿去抵房租、電費、日常消費,
最後你能存多少?

根據之前某商業金融出版社的調查,
不少人工作存不到錢,等於做白工,
賺到的錢只能跟生活支出打平,
每次休假走在路上,看到房屋仲介店的玻璃窗上面貼的專案,
某些一兩千萬的別墅,不禁要問:你是貼給誰看的?誰買得起?
給郭台銘等富豪看嗎?那些好野人難道出門不會給司機載,
就剛好走路經過你這家店,又剛好看到你廣告,心頭一橫就買?

回到剛上班的日子。
在我填完人資需要的一堆表格時,看到「工作保證人」的單子,
心裡又犯嘀咕,你要我隨便去找親戚朋友嗎?
這樣不好意思吧。那時我還找不到可以開口的人呢。
上面除了要我貼保證人正反面身分證影本,還要簽名蓋章。
所以我又得把表格寄回家裡,印完再寄回來。
一整個很不方便就是。
反正就這樣過了幾個月,挫折感隨著時間推移的累加,
火山爆發蜂炮炸裂,我決定走人,不帶走一絲雲彩。

跟家裡說出我要走人不是突如其來的決定,
卻也面臨一段「抗爭」。
不外乎要我相忍為國,不,為自己,
說太快決定,以後怎麼辦之類的話,
我難道不知道後果要自負嗎?反正決定不會更改,
卻又讓心情更加沈重了一點。畢竟曾說要往這條路走看看,
只是想不到學的東西跟要做的其實沒有太大關聯。
有關連的地方只有程式語言本身,但仔細想,
當時連課本前面幾章的作業我竟然也卡了快一個禮拜才全部寫完,
很顯然地這科目讓我討厭了。

我不像數學系的人有概念,說這個值串到另一邊就OK了之後,
解答就完成了,而是一半想邏輯一半亂猜嘗試,
通常在試過超過10遍錯誤而解不出來,就準備死在那。
另一方面,地下消息也普遍認知,
我所安置的組別工作性質會剝奪靈魂的光彩。
本來只是想,喔,忍一忍就好,
但除了晚回家這回事後再加上我還必須外出洗衣這劣點,
生活作息開始亂掉,很想吃晚餐卻沒時間吃,也開始便秘。
老家不在台北國,家事也要自己打理,到了極限後,我走得很自然。

我懶嗎?懶惰病不只我會得。
只是,過去我嘗試過的錯…

〔密技〕砍臉書上不想玩的遊戲

以現在許多人繁忙的生活,要去管臉書上的某些遊戲有沒有收菜,
還是啥金幣沒有收,已經是很奢侈的事了。砍了它吧。
以下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臉書上玩遊戲時都會授權許多應用程式取用個人資料,所以當不玩後,一定要記得移除。

Step

1.首先打開臉書右上方的【帳號】選單,進入【隱私設定】。

2.接著在隱私設定頁面的下方,找到「應用程式與網站」並選擇「編輯你的設定」。

3.一進入頁面就可以看到「你有在用的應用程式」清單,請點擊右方的〔編輯設定〕。

4.這邊就會列出所有你使用過的應用程式,請仔細檢查,找出用不到的後點擊右方「X」刪除。

※很多朋友都會忘記刪除已經用不到的應用程式,但這些程式還是會取用你的資料(例如借此拉你朋友也來玩遊戲),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是應該定期把過時程式刪除。
===

但不幸地,我有上千個遊戲跟心測,懶得理它了。

四天。再過包括今天的四天,我就可以跟這間斗室說再見了。
想當初也是經過一番折騰後才找到這間房子的。
那次我只花了兩天的時間在台北找房子。
因為前東家給我一個措手不及,本來說好我要三月一日才上班,
結果某天睡午覺被電話吵起來,一接起來後竟然跟我說:
「不好意思,因為有新專案要開始,可否請你提前到22號上班?」
整個計畫被打亂了。

本來有兩週的時間可以好好找房子,
瞬間縮短成一週。當天週末只好趕著北上,
手上只有從租屋網印下來,刊登的照片看起來還能住人的網頁。
第一天,我跑了四間房子,通通都有缺陷,
第一間內裝不差,只是在南京東路上離捷運有點遠,
外加管理員老頭不知道在跩啥,問他問題就兇了。
所以一氣之下,不爽租。
其他間沒電梯就算了,其中一間公寓的樓梯讓我以為,
台北也有魔法世界建造的階梯。
歪七扭八不說,樓梯間還有門鎖中的門鎖,
開了一道門還有下一道門要開。
少一支鑰匙就回不了家了。我是在玩RGP嗎?一層一層解密?

所以我沒馬上給仲介回應。因為隔間詭異,
回想起它的牆壁材質,可以肯定隔壁的聲音我一定聽得比現在更清楚。
第三間的房東更妙了,我已經說好時間要看房子,
就在我快到該地點的時候,他老兄的手機斷訊了。
過了20多分鐘,也沒有回應。
看著門牌自力救濟找,眼前面對的是斜度有60度左右的狹窄樓梯。
爬上去看後,樓梯間鐵門擋住了去路。
看了看環境,覺得樓梯實在很恐怖,下雨天一滑,
一屁股就從二樓剛好滑到南京西路上的人行道給大…

孟庭葦-風中有朵雨做的雲MV

圖片
一到三月就一直下雨?
歌詞:
===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 一朵雨做的雲
雲的心裡全都是雨 滴滴全都是你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 一朵雨做的雲
雲在風裡傷透了心 不知又將吹向那兒去

吹啊吹吹落花滿地 找不到一絲絲憐惜
飄啊飄飄過千萬里 苦苦守候你的歸期

每當天空又下起了雨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
每當心中又想起了你 風中有朵雨做的雲*
===

之前找到了新房子,其實是在將近走投無路的情況決定的。
看著591上面還能接受的空屋,打了幾次電話,
結果碰到最多的是,「這間已經租出去了喔~」。
極速秒殺應該找我去拍的。房子還沒看,就被秒殺了。
當晚看完新房間之後,幾經思索,馬上決定簽約。

但隔天,我上網隨便看看,看到一間新刊登,條件差不多,
更好的是房間在一樓!仔細推斷刊登時間,
正好在我跟房東簽字的時候…這就是命吧。
再隔一天,我又看到一間在景美捷運站附近,
只需要6000。條件也是差不多,看了照片,
也只能說莫非定律威能強大:

一、想要的房子,一定先被別人定走;
二、簽完約後,一定有更好的房子出現。

都實現了。
唉,說再多也無用。反正租屋嘛。又不是買斷,
真的不爽,合約跑完再找就是。
不過,容我延伸到莫再提這回事。
上述兩條定律的第一條,也是同樣地不斷展現在我的人生當中。
你想要的,通常身邊早就有個礙眼的男士幫她拿包包。
只是,我還沒簽約就是。這條也是其他好友說過的話,
像「一定有更好的XX等著妳…」具有安慰性質的空頭話。

買3C產品這檔事也差不多啊。越晚買性能越強,
可是總不能不出手買下吧。
一樣的道理嘛。
3C產品對一些生活中不常使用人而言,算是一種奢侈品,
就算不買,也不會怎麼樣;
而莫再提對我而言,也漸漸接近於一種奢侈品。
不買會怎樣嗎?好像也不會怎樣了。

〔專欄〕宅這個字。

搜尋了一下,以前就曾經寫過不少類似概念的文章。
怕自己又再次老調重彈,確認過後才敢說,
我這次要說的東西不一樣。

現今最常出現在我周遭的字眼,「宅」說第二沒有字可以說第一。
大概是跟我本人個性有關。
只要稍微做點自己「想做」的識貨是決定,
「你好宅喔!」我就會無言一次。
 真的宅嗎?不,我應該問,你們所使用的「宅」,究竟指稱的意義是什麼?

「宅」這個字會轉向去形容那些「隱蔽青年」,
源自於日本「御宅族」,詳情不在這多說,請自行google。
在台灣所代表的意義,也早已不是當時「對動漫模型狂熱」的說法。
而是「不與人打交道、通常莫再提、外表猥瑣像豬頭」類似的形容。
我,也不少次跟這個字掛上邊。看看我的非死不可動態,
三不五時就出現,要我跟這個字少扯上關聯。

真的是這樣嗎?常碰電腦錯了嗎?
當然不。我想問題是出在「太常」碰電腦。
怪我囉?如果假日可以找到剛好也有空的其他人,
一起去逛逛某個商圈,我不會拒絕啊。
我不是那種一聽到邀約,
就說「你們自己去吧,我今天一定要升到XX級打到XX寶物才行」的人。
因為我根本不玩線上遊戲。

穿著出問題了嗎?也許。之前我有提到,因為「沒人會管你穿什麼」,
影響了我一些觀點。
每當我突然想到自己竟然就穿個XX人壽送的白色棉質衣服,
上面印著LOGO,外加幾個洗不掉泛黃的斑,
以及跟青蛙軍曹膚色類似的長褲就去上課,
我大概瞭解為什麼莫再提會莫再提了…
原本以為不是很重要的地方,第一印象就把我打進底層永難翻身。
甚至,先前還說過我的衣著需要「救」。
有這麼嚴重嗎?我當時心想,
如果是真的很關心我的人,是不會注意我穿什麼的。
如今看來大錯特錯。所以阿宅才會這麼備受…「關切」。
但是關切歸關切,沒有人會想進一步認識阿宅。

性格宅?
嗯…這可能是最大的因素。但,你總不能要求每個人都是夜店咖,不,
我講的例子太極端,都是辯才無礙,
自己知道上台演講,大概不出一兩分鐘就想逃離下台;
一拿起話筒,就忽然忘記自己怎麼去形容明明是很普通的事情。
也因此,只有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
(像現在我的確是獨自一人,坐在馬桶上生文章…多虧無線網路)
才會覺得自在。
若是要加上曾經有些不好回憶的話(莫再問),
更會加深這樣的念頭。
稍微說錯話(還不一定有錯勒),就會被閒言閒語,
甚至翻臉不認人,也不知道原因,
為什麼我自己的心情需要被你影響?奇怪了?

本人對於這個字是偶發…

喇叭彪志〈卅四〉

拖稿太久…因為本網誌已漸漸轉型為週記的緣故。
讓我回想一下之後的事。
在他進入無敵狀態之後,一整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境界。
除了比平時更變本加厲的放屁之外,
更是過著只會在寢室跟其他老鳥抽煙打牌賭博的日子。

先說放屁。他最常玩的老梗是,
自己闖進我寢室後,先用嘴假裝屁聲,
但冷不防就放了個真屁。
有夠幼稚。玩到後來剩下把寢室紗窗擋住不讓我出來,
然後再假裝(或放真的)屁,
浪費我不少走去澡間盥洗的時間。

另外某天,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對,
採買回來後我整理包包,準備再去聯隊部辦公時,
「今天不用那麼趕。」
我已經把快爛掉的包包整理好了,但他一再地說「等我」
「不用那麼快~」
然後,他又把我找去他寢室,看他慢條斯理的整理東西。
「事情已經弄不完了…」我哀號著。
他拿出了一個玩意。那是外賣飲料的塑膠空杯,
裡面裝著一隻螳螂。真的有夠閒,有時間去抓螳螂?
「反正已經有學弟了,幹麼那麼準時去?」

螳螂試圖爬出杯子,他用吸管把牠戳下去。
後來把螳螂倒出來,拿吸管去鬥牠。
「好兇喔!」
就這樣,我看著牠鬥螳螂鬥了五到十分鐘。
心裡只想著「你到底要何時放我走」。
直接走人又會在那邊說三道四的,而且絕對會拿出「學長」兩個字來說教。
說教?居然輪得到他來說我們?哈哈。

過了十多分鐘,我們出發走去基勤大樓。
途中會經過營站,他又拉我進去逛了。
等到進了辦公室,分座狐疑的問我們怎麼那麼晚進辦公室。
我沒多說啥,我也忘了當時說了甚麼,總之呼嚨過去了。
只是一哥後來有點不爽。
喇叭志事後大剌剌的跟我說,這就是「飄」。
對,我是飄到了,但雜魚一樣多的鳥事不會消失,依舊算在我頭上。
學長,既然你有這麼多時間,怎麼不幫忙跑公文?

時間到了他退伍20天前。
他說要請假直到退伍前三天,所以開始放肆。
某天早上我們又是趕著清晨五點半的採買車出發。
他老兄早起了,但卻坐在餐廳門口玩起手機。
我禮貌上(奇怪了,他何德何能接受我的禮貌?)問了他,
「學長,要不要上採買車?」他搖了搖手後,繼續忙著玩他的手機。
依照慣例,待退只有3天不用做事。
他老兄自動延長了一個月。
採買回來辦公室,空餐的潘班很生氣,因為到了10點還看不到喇叭志。
人在哪?在寢室玩手機抽煙吧我想。
我在二樓陽台看到他姍姍來遲走進大樓。
我們11點就要回餐廳站崗,他也不用站,只是在餐廳後面的花圃抽煙而已。
早上就這樣只來了一小時的班。
真是太優秀了…

寫在莫再提大日之前

圖片
Again.
明天又是「正常」的上班日。
但我很清楚,是自己說服自己要讓它所代表的意義變得很正常而已。
實際上,這也不是國定假日,沒有放假,當然不具有任何實質意義。
就算不放假,對我而言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日子。
再普通也不過了。

又跳票了。
翻一翻以前寫過的文章,不少次曾立誓說「今年是最後一年」
「這次是最後一次」…等,然而不變的是,
那幾句話重複了數年,總是可以在下一年繼續使用,
然後繼續開著自己也不敢相信哪天會兌現的空頭支票。
之前的文章,似乎也可以在每年差不多這個時候,
改個時間、地點後,繼續張貼下去。
自己也忘記究竟有沒有跟以前數年的文章重複內容過…不重要。

這個問題重要嗎?
我是很想在長輩或是誰誰誰說這個問題的時候,
直接講明「我不幹了」。省得一直問下去,
不能交待任何進度,卻又看似必須解答。
那我說再也不幹了,你們就不會問我了不是嘛。

以前碰程式的時候,遇到最多的情況就是你不知道怎麼解答。
試了數十種的寫法,但要求的成果依舊跑不出來。
在接近極限的時候,絕對會出現「我不想寫了」這個念頭。
那時我的確照辦,不幹了。
看了別人的解法,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怎麼想,也不可能照你的方法寫出結果,
因為那是你的思維,不是我的。若要照我的方法走,
可能要拖到數個月後才能解決。
那,我有沒有決定一了百了的權利呢?
你們都會說,還早、還早,我也大概知道,
那是因為你還認為我到50歲還想結婚,當然還早。
錯了。你真的不瞭解我。
就像某相關日劇的男主角所說,誰想分享自己的地盤。
(雖然結局還是…)

習慣是很恐怖的,當你都是以一種模式固定走著,
突然間要你換成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模式走,勢必面臨一大適應期。
心裡產生的恐慌感絕對存在,並且會加以抗拒。
到這年紀有哪位「善心人士」還有時間容忍?
到這邊你一定會說「一定會有」,我也相信天天買樂透的話,
我「一定會有」頭獎可中啦。
機率太低啦。

其實我不該如此灰暗的。
但當你習慣了每一次的落敗,每一次的結論都如出一轍,
期望「奇蹟」出現的機率,也漸漸等同於18億給我一人獨得…

「*但故事的最後我好像還是說了掰掰?*」

年假沒了

圖片
東邊的太陽上升了~~
10天的年假就在昨天劃下句點。
(要不是多請了1/31-2/1兩天假,還會更短…)
意猶未盡嗎?當然。

這次過年是往南的方向走,
照片是我們住在東太陽溫泉旅館時早晨的景觀。
太陽直射房間的強度很驚人啊。
泡溫泉過夜之後,則是繼續往南走,直到屏東親戚家。
說到屏東,我不曉得是怎樣,
這次天氣預報說年假這幾天天氣會很好,
但也未免太好了。好到我很想穿短袖,
只是早晚溫差會比較大,讓我打消念頭。

初二回到家之後的兩天,我也不曉得到底時間怎麼溜走的,
已知我想要小午睡,就睡掉兩小時…
再來是昨天才剛回到台北國,一整天趕路,也不知道在放啥假。
假期沒了。
請認清現實。

再來呢?對我而言,最急迫的莫過於找到下一間房子,
擺脫蟹房東這間樓上小孩亂奔跑、沒洗衣機、空間狹小、隔音有夠爛、
鐵門砰磅響的鳥地方。
只是,你以為俗又大碗的房子會等人嗎?
今天聯絡了兩間房東,第一順位的已經被定走了,
大概是在過年前就被訂了吧。
第二順位說要到3/13號才有空房子,
也就是說我如果要住那間,得先當兩個禮拜的流浪漢。(…………)

明天就要去看環境了。
只是,現在手上的牌沒一張比皇后大。
連能夠稱得上Joker的牌,我想也找不到。
因為,沒一間有電梯,也沒一間在一樓。
明天那間能夠說得上優點的,大概只有空間比較大。
但,不確定有沒有洗衣機,如果又要叫我自己到外面洗,
那只好謝謝再聯絡。

開工了。只是感覺缺少了一點點。
難道是…算了。不提也罷。

總算還是回到家了。

圖片
很不高興的搭上了下一班自強號。
本來早已買到太魯閣號的車票,只是說這些都無益了。

話就要從28號晚上講起。
到了晚上六點半,想說乾脆洗個澡算了,
洗一洗七點整出來,正準備收東西出發時,
我才發現,髒衣服根本塞不進我已經放新衣服的包包。
臨時找了別人給我的袋子後,
已經是七點十分的事了。

該走了吧?不對,在此刻我又發現,我還有單位發給我的八寶飯要帶回去。
還有盥洗用具等,我還沒完全收齊。
踏上捷運站階梯的時候,已經是7:19分。
本來打算要去站內的7-11買些東西吃的,但晃了一分多鐘後,
我的胃告訴我根本不需要買。(稍後上車時我的胃卻鬧彆扭…)

21分上月台。但奇怪了,平常出車很快的淡水線,
等了兩分鐘後來的是黃線的車。
坐到火車站要五分鐘。
下車時已經27分。看到這邊,你也覺得「還好吧!」
結果好死不死,台鐵哪次不誤點,這次特別準時。
我上了月台,頭上是第九號車廂的入口標誌,
但沒有看到任何車廂在眼前。

往右邊一看,大約數十公尺外有眼熟的太魯閣號車頭。
好吧,慢慢走應該就到了。
心裡嘟噥著為什麼停那麼遠,這樣我要找四號車廂要多遠啊。
說時遲那時快,車開動了。
我以為他是要開到正確的位置上,但不對勁,
它越開越快,走了。
留下傻眼的我。

看了手錶,30分。
這…我算遲到嗎?
我的認知是,他的時間是「到達」時間,不是發車時間。
結果這個誤會,讓我不得不馬上接著搭35分的自強號。
不然下一班要等到八點多了。

打電話回報,免不了一陣責難。
其實一切都可以避免的,只是很顯然地,我對台鐵的發車習性沒有完全掌握…
上車坐了一下的地板,在七堵之前,不少人站在走道上。
但過了雙溪之後,我回頭望了後面車廂,發現空出不少空位,
於是就跟它賭之後那些座位不會有人上來。

我賭對了,一路就坐到花蓮。
而且還是兩人座,其中一個位置當然就給我行李坐了。
如果是坐太魯閣號,極有可能旁邊是個啤酒肚大叔在打呼,心情可能不會太好。
雖然時間晚了一小時多,我還是回來了。

在此預祝各位新年快樂,事事順心如意。
今天開始的連續三天,我都在南部渡假,可能沒辦法上網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