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9的文章

齊秦-不讓我的眼淚陪我過夜MV

你累了嗎?聽首歌吧。~PTT 張爸
歌詞:
==
你的柔情似水 幾度讓我愛的沈醉
毫無保留 不知道後悔
你能不能體會真情可貴

沒有餘力傷悲 愛情像難收的覆水
長長來路 走得太憔悴
你只留下我收拾這一切

不讓我的眼淚陪我過夜
不讓你的吻留著餘味
忘了曾經愛過誰
慢慢習慣了寂寞相隨

不讓我的眼淚陪我過夜
不讓你的臉夢裡相對
愛的潮水已經退
我的真情不再隨便給
==

又要專題了。從一開始的雄心壯志要山海全包,到如今的能做出啥就萬幸,
真的是天差地遠。
上課上的跟要實做的兩者基本上,還是有鴻溝存在呀…

差點忘了說,喇叭彪志此刻還在連載,
而我在MSN上問了剛退伍的學弟後才發現,
我那個搧屎分隊明年將走入歷史。
餐廳的業務將外包廠商,也就是說,不會有教新兵炒菜,
也不會有人忽然一隻手指頭不見還是壓到之類的鳥事發生了。

在學弟告訴我,以後連行勤分隊也裁掉,剩下的一個偵消分隊也會瓦解,
因為基勤中隊不會只留一個小分隊的時候,
我突然想到:那…誰要做那該死的帳冊,還有業務?
有趣了。號稱機密的帳冊要給外人做?
我不知道。我更不知道以前做的要死要活的請購案、請款案、
其他繁縟的手續文件,是要給誰做?想不到這一切就要消失。

如果他們覺得不用做這些狗事,一切隨著外包而瓦解的話…
那我過去到底是為了什麼在忙啊!!!!!!!!!!!!!!!!!!!!!!!!!!!!
這一切都過去了,沒錯,可是,我要怎麼討回這段乾領六千,
付出多一倍力氣的這段光陰…
喔對,還要加上主計科簡老太婆這段日子一直針對我的行徑。

我到那一刻才瞭解,那時我根本不需要聽他們說什麼就臉皮薄的衝去做。
因為他們也沒鼓勵什麼,只知道挑什麼毛病,看什麼結果。
pity.

好啦!做報告啦!

1121幻真學姐婚禮

圖片
之前偶然之間在噗浪搭上線,
一上線就說近期要結婚了!!
在震驚之餘,決定還是要去看一下,咳,給學姐看一下。
所以我還是來了。這算是我參加過的第二攤婚宴吧。
第一攤是表姐的歸寧。
地點就在這個頗高檔的會場:大直典華。

下了捷運大直站,因為沒有人,所以我就來個全身照。
雖然我後來發現我差點下錯站…囧。


這才是我該下的站:劍南。

附近有美麗華摩天輪,也就是「金色摩天輪」的摩天輪…

一到一樓就有一攤。


這才是會場。其實…我到場之後簽完名才發現還有女方親友簽到處…又囧了。
在帶領之下後我來到了台大桌位,只是…跟我坐一桌的似乎是學長姐們,我不大熟…。
另外誰告訴我上上一張為何服務生變透明了…

典禮開始。而進場的過程我已用影片上傳到非死不可。

交換戒指。

倒香檳。


一定要自拍一下證明我有來過的啊~

眼神很殺…

問了一下,我才發現這碗似乎是傳說中的「魚翅」…
我居然這一生有機會吃得到!!!!

鮑魚。相當有嚼勁,不是以前宿舍賣那種幾片薄薄的鮑魚片的鮑魚飯。
另外還有切半的龍蝦,我只能說三種願望一次滿足啊!!

Cheers~~紅酒。不過我全部只喝了不到三分之一杯。喝多對肝不好。

送金莎花。只知道一堆小鬼頭跑去搶…

後面幾張因為相機不濟事,又在關鍵時刻沒電,
只能用手機拍~
上面這張是抽繡球。

最後一定要握手合照的。只是為何我的笑容很奇怪呢?
學姊很感動的說我還是來了。還用說?
既然約好,我怎麼可能抽腿?更何況,在過去的日子也受到不少照顧…
總之,祝妳幸福。
篇幅不想拉太長,其他照片請見http://photo.pchome.com.tw/hunler/027/

………………
………
我呢?這個時候,你一定知道我要說哪三個字了。

「莫再提」

喇叭彪志〈八〉

那晚我帶著滿滿的背包以及恨意在四洞夭營門前出現了。
除了風比較大以外,我毫無感受到任何颱風的跡象。
在歸去的路上,車上的家人一直安慰我說「反正當兵很快啊,
沒自由也是不得已的…」之類的話,試圖撫平我非常不穩的情緒。

這是徒勞無功的。因為…真的那麼緊急的話,我直接去副供站不就得了?
況且,隔天是週日,副供站會不會開還是個問題。
就算沒有颱風,他們也是休息的。
我帶著這一切的不爽回到了寢室。
晚點名時當然沒有我的名字,不過我還是出去站了。
同梯的一個白痴白痴的活寶,啊,簡稱一下好了,小畢,
就癡癡的笑,並問:「你被召返喔?」

我當下很想炸了餐廳。喔對,他這個智障我也想炸。

隔天一早,風雨交加了。聽著窗外呼呼作響的風聲及雨聲,
我不禁懷疑到底還能不能出營門採買?
後來我被蘇班叫去餐廳了,並且要我拿著採購單準備填寫該補的東西。
結果其他班長打電話問副供站經理,表示他們不會開站。
我被擺了一道。
事實上我也知道,餐廳後面的小門即使用木栓擋著,
風還是想要硬闖進來。根本不可能出的了營門。
所以早餐我拿早點房裡面剩下的漢堡包加開過的花生醬當作我的早餐。
活像個難民。

我只好回到寢室。
寢室當時只有我在,因為另外一個上士班長、一個學弟跟我同梯都還在放假。
也是,只有「我」被叫回來嘛!
我就這樣不知道幹什麼的,一直待在寢室。
找活動室裡面的雜誌看一看,然後睡覺。
說真的,要這樣飄,我在家裡更舒服!更何況,我實際上還在放假。
當然,我後來也走去營區內的全家買些零食補貨。
我早上曾經想要用騎車去那,但是我發現16級風實在威力太強,
腳踏車根本動不了!我還差點被吹走…
中餐我則是吃著全家的飯糰果腹。至於晚上,我也忘了我吃了啥。好像是泡麵。
原本我應該在家乖乖躲颱風的。

颱風過了。我又開啟了下一週的忙碌。
我的不平之鳴又來了。好爽的傢伙啊!我指的正是喇叭志。
當個空餐輔助人,連召返都召不到他,真的是太偉大了。
而我呢?地勤搭伙承辦人?還外兼採買!

蘇班一直跟我強調假會還我。我不大相信這種空嘴的諾言。
而管假的事又是喇叭在負責,結果又問到他了。
他又揚起了那支喇叭,「袂要緊啦!」「沒差啦~~」
(被召返的不是你,當然沒關係)
我聽到有銷假這一回事,便「請教」這位本應該負責的人。
「 喔?可是銷假很麻煩喔!」
一再企圖打消我銷假的念頭。
我又在休假預劃表上把我那天的勾勾給擦掉,
怎知後來送給中隊部蓋章時,依舊蓋了「休」…
就算了吧!看看他們要怎麼補給我!

當然看到這你也知道結果,這個…

香櫻不香,只能泡湯

我這次要來補寫這個國中時候令我憎惡的美術老師。

她從一年級就教我們的樣子。
可是我最記得的不是她畫出多麼好看的作品,
而是她的毒舌。
上課講一講,某個同學做了什麼錯事,
她就會唸唸有詞,以全班都聽得到的音量喃喃自語的說:
「齁…實在是白痴ㄟ…」
上面那句幾乎是她的口頭禪。
然後如果畫畫作品收的比較慢之類的,類似的碎碎念也會跑出來。

先撇開這個,來講些不愉快的事。
我有次立體剪紙作品總算做出來了,
結果到了下午五點半,她人已不在,經過導師指點,
我把我的作品放在她座位上。結果後來那次成績我好像還是被弄0分。
這件事很莫名其妙。

另外一件鬧更大的事是,去視聽教室說要看影帶考美術筆試,
發考卷時我沒有拿到,跟她講時,
她又展開那碎碎念的本領,
「齁…實在是白痴ㄟ~」,把考卷拿給我。
我當下覺得很不爽。我沒拿到考卷,白痴的是誰?
是誰沒有計算好人數?還怪我勒!
我就把這件事反映給大和導師,我覺得受到某種程度的羞辱。
結果經過大和瞭解,她否認有說過這句話。
(正常的,就算她記得也會刻意忘掉)
大概因此就這樣看我不爽,之後美術成績都不怎麼樣。

然而我卻有另一個奇特的印象,
某次發下的美術作業要我們自由在圖上加些線條設計新圖樣,
我拿一堆有顏色的原子筆發揮我的本能,
結果…分數頗高。
我忘了是那件事發生前還發生後了,總之我蠻吃驚的。

反正,我還是很討厭她。
不過話說回來,好像術科的老師我沒幾個喜歡的…

〔專欄〕尋找自己

本來這篇是要挪到明天才發的。
但是之前很多想寫的題目思緒一過,就忘了要寫啥,
導致可以放新文章的時候開了好幾天的天窗。

標題是引自於我還在觀光所唸書時,
上專題報告時,老宋進教室時發現有幾個同學還沒有來,
便開玩笑的說:「他們都去尋找自己啦?」

好問題。標題照字面上翻譯,就是尋找自己到底身在何方。
不過這就跟我們寫聯考作文一樣,
不能寫白,也就是題目出個「鏡」,你就不要寫出「我家有個大鏡子,
我每天早上換穿制服都要看著它…」一樣的白痴國小程度,
而是要寫到抽象意念,提到我需要一面鏡子來反省我所做的事,
處事的態度以及其他打高空的東西,反正老師就是喜歡看這個。

我今天也不會講表面的東西,長久以來都在看我部落格的人都知道。
我都會帶你去思考。
為什麼老宋會說不在場的人是去「尋找自己」呢?
有些人失意的時候,會想到海邊晃晃,
(奇怪,我覺得有個「我很熟悉」的人之前幹過這種事…誰啊?!)
為的就是到一個沒有人干擾的地方去靜下心思考,
思考自己的定位、現狀與未來。
我想這就是在尋找自己。

我正尋找著那個以前國高中,每次段考都拿前三名的,那個有霸氣,
發下考卷時只差沒對同學比COME ON的我。
(現在比的人他也有危機了…)
究竟為什麼,以及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那個自信消失了?
高中的時候嗎?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資優班的那些人把題目當國小考卷在考,每科都90分以上。
我當然是無法匹敵的。

那時就在想,我其實把自己想得太高太遠了。
為什麼我以前國中考得到第一,我現在就要考第一?
誰規定的?為什麼老是跟我說不期不待我的成績到高中會跟以前一樣好,
但是每天放學回家只看到書本,什麼事也不能多做,
連看報紙看一看還會被打斷說:「來唸書囉!」
扣掉有實況野球能玩的PS,我那時的娛樂還真是可悲的少。
沒有電腦,不對,有一台開機後滑鼠只能上下移動,
只有win3.1系統的486電腦,表姐轉讓的。

然後我就這樣被催眠說「自己是個優等生」這樣繼續走著。
只是經過了很多不管是能提的或是莫再提的事,
這個懷疑依舊在我心中。
到現在也是。我考運很強,強到連研究所考試沒啥準備也可以考上。
那就代表我的實力嗎?我不覺得。

扣掉課業不談,其他部份也是。
熟悉我的人應該知道我在講哪一部分。
以這麼多年來看,結果論去鑑定,已經證明了我處在底層。
要翻身?我運氣向來不怎麼樣。

我尋找的是我的定位。我不是天…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1-7

好難得有三天的假期。呃,開場白之前好像用過了。
今天是第二天。雖然是放假,我還是把C++第六個作業給搞出來了。
正確的說,我光看講義上面寫的我根本看不懂他要我們作啥。
直到「參考」其他人的作業後我才知道,原來只是要作這麼簡單的事…

C++鐵定沒辦法拿出去跟人比了。
我不知道怎麼形容C++這玩意。
C語言的確單純多了,只要它不要扯到指標、記憶體配置和寫入檔案的動做的話。
而現在的感覺好像是在C語言上面疊床架屋中,
然後這個屋還長得怪怪的。
以上內容可能對外行人而言更像天方夜譚,
我已經盡力地寫成人類能看懂的語言了。

專題下週又要準備報告了,話說上次報告也不過是兩個禮拜前的事。
在整體方針上面有大修改之外,還有就是…Qt介面也要弄出主目錄。
同時還是有一堆考不完的考試,到這個節骨眼上。
只能衷心期盼我選擇這條路是對的。

〔密技〕自訂非死不可個人首頁網址

天氣…今天是個好天氣。只是一個好天氣的背後就是寒流要來…
先看密技再說吧。
以下內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Step1.先到Facebook首頁將你的帳號登入,此時我們看到的塗鴉牆首頁還是長長的一串無意義的網址。在網址列上輸入「 http://www.facebook.com/username 」連到設定個人化網址的頁面。

2.接下來,你可以看到Facebook提供了你一些建議的用戶名清單,在你想選的用戶名上點一下,就可看到下方出現了一串網址,此網址即為你所會使用的Facebook個人化網址。

3.若不滿意Facebook所推薦的用戶名,可在最下方的空白框內直接輸入你想設定的用戶名,下方會顯示完整網址,點一下〔檢查是否已有人使用此名〕按鈕。

4.訊息會告知你這個用戶名有沒有人已經使用,若很幸運的尚未有人使用的話,趕快按下〔確認〕把這個網址註冊起來吧!

5.此時會出現設定成功的訊息,並附上你的個人化網址,今後若有人問起你的Facebook,直接給他這串網址就行啦!

6.今後即可利用個人化網址來登入你的Facebook首頁(即你的塗鴉牆頁面),網頁標籤上還會顯示出你的姓名。若還想要更改網址的話可至【帳號設定】裡的「用戶名稱」去更改,只有一次的更改機會喔!
==

以前密技都是跟軟體有關,現在已經被噗浪和非死不可給蓋過去了。
這大概是趨勢的關係吧。

再談談近況。昨天家人帶了一些補給品上來,
原本有點吃緊的消耗品再度獲得補充。
本來想說搭車跟著回老家,
但是想想回到家業已中午過後,
只待星期一一天後,隔天又要搭車趕回來,似乎太趕,
況且待在家是不可能好好看書或是作作業的,
這點我很懂。

下次回家已經是明年的事了吧!
想不到我也有離家間隔這麼久的一天。

萬芳-新不了情MV

總算考完了煩人的計組。
先聽個歌吧:
歌詞:
==

心若倦了 淚也乾了 這份深情 難捨難了
曾經擁有 天荒地老 已不見你 暮幕與朝朝

這一份情 永遠難了 願來生還能再度擁抱
愛一個人 如何廝守到老 怎樣面對一切 我不知道

回憶過去 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為何你還來 撥動我心跳
愛你怎麼能了 今夜的你應該明瞭
緣難了 情難了
==

天氣冷沒關係,不要下雨就好。
偏偏今天…這陣雨似乎還要來個幾天。

不談天氣,課程將近滿四個月。我到底會了什麼?
我不大清楚,我只知道現在的課業還是依舊壓縮在短短不到八堂左右,
就教完換下一科的步伐。
C++?到最後幾頁的講義都講明只是帶入門,進階的還在後頭。
然後,所發講義的份量比情與義還薄。
短短幾堂課就要瞭解這在搞啥鬼,坦白說,蠻難的。
好啦,我知道有private跟pubic區域的函數,
還有一堆「爸爸」跟「兒子」要認養…

我在這裡多久,就有多久沒回家。
看著某人可以週末就回「休息站」…咦?好像類似的話已經在前面數篇講過了?
那跳過。
不知道家裡又多了些什麼東西?我的房間是否各式東西都安好?
那台原本是我的家用上網桌機,多久沒開機了?
還有,我家附近那棟新開的遠東愛買,我好想看一看啊!!!!!

也許一月結訓時我會回去一趟,假如公司通知我上工日沒那麼快的話。
但這一切都只是也許。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來台北兮不復返!!!!

喇叭彪志〈七〉

我好無奈。整個禮拜就等這一次放假,
結果莫名其妙的教召擋住了我回家的路。
本來以為我留下來是為了幫餐廳扛菜之類的事,
但是後來證明,我根本不需要留下來,餐廳內場的事我派不上用場。
當你聽到基勤中隊三個分隊,只有餐廳要管休,
你新訓的同梯都回家,只剩你留在這出不了營區,
那種恨意不言而喻。

我打電話回家告知了這個該死的消息。
星期六早上,形同以在營休假的方式,我起來了,
雖然週末不用去副供站採買,也不用去聯隊部跑公文,
可是不禁會疑問:我留在這裡幹嗎?!
喇叭志說今天去隨便加個班看要做啥事,我也不能自由活動。
雖然他自己也是拖到九點多才跟我出發去辦公室。
你要知道,他也是混大仙。

下午他又出怪招了。
以半強迫(洗腦)方式說去全家買幾個零食到辦公室吃,
也要求我買個零食。雖然我根本不想買。
買了些東西過去,他就把我的洋芋片跟他買的可樂果混在一起,
並且吃得比我還快,作勢要全部吃完。
本來我買零食只是要自己當存糧用的。現在吃不太下還要硬買…

教召時期到了。我站餐廳門口時看到了一堆穿著工作服的社會人士,
其中不乏留著長髮的飄逸男子,與身上的工作服真是毫不搭軋。
又一個禮拜過去了。
我等了12天,總算可以放假了。這段日子,因為接近月底,
又開始忙碌準備九月份的帳冊,挨主計科簡老太婆的罵也夠了。
下週沒演習?很好!下週沒其他司令部督察來?OK!
可以「正常」放假了。
我星期五拿到假單後,蘇班要我好好休息。
我總算度過了看似平靜的一天。對,「一天」而已。
因為我忘了,有個颱風接近台灣的事實…

說也奇怪,近年來侵襲台灣的颱風都是假日限定。
去年928的颱風就是。星期六早上其實沒有風雨。
但是我發現我的手機有通未接來電,是蘇班打來的。
想想是什麼要緊的事,便回撥…
「喂,蘇班,什麼事嗎?」
「喂,明天颱風要來,今天晚上你就收假回來!」
!!!!!!!!!!!!!!
第一通我先打了馬虎眼,我以未有準備為由,跟家人商討對策…
想說以另有行程為由看看能不能不需要回去。
「我告訴你,這叫做『召返』,你不回來你就死定了!」
掛上第二通電話,我的腦袋一片死白。

為什麼又是我!!!!!!!!!!!
我很不爽的打包一些東西準備回去。
拜託!中秋節過到一半還要回營區看那看到想吐的餐廳,
此時心中沒有十萬個為什麼,只有十萬隻羚羊要趕。
所以今年也是中秋節的時候,聽到全國防颱國軍大召返的新聞,
以及看到非死不可上一些在當兵的老同學的恨意時,
就讓我想到這一天。不過那天可是只有「我」限定的召返。

(…

六度分隔理論

這是個有趣的議題。
我引用一下維基百科解釋何謂「六度分隔理論」:
(休怪我拿這充版面…)
網址: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D%E5%BA%A6%E5%88%86%E9%9A%94%E7%90%86%E8%AB%96

==

小世界現象(又稱小世界效應):

假設世界上所有互不相識的人只需要很少中間人就能建立起聯繫。六度分隔理論(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後來1967年哈佛大學的心理學教授斯坦利·米爾格拉姆(Stanley Milgram,1933年—1984年)根據這概念做過一次連鎖信實驗,嘗試證明平均只需六個人就可以聯繫任何兩個互不相識的美國人。


米爾格倫的研究本來在無特定的市民大眾進行,而不是在專業的、需要高度合作的數學界及演藝界進行。然而仍遭受不少抨擊。於首次連鎖信實驗(紀錄於未註明日期論文"Results of Communication Project"),米爾格倫寄出六十封信給堪薩斯州威奇塔市自願參加者,請他們轉交到麻薩諸塞州劍橋市某指定地點的股票經紀人。 參加者只能把信交給他認為有可能把信送到目的地的熟人,可以親自送或者通過他的朋友。

雖然有50個人參與了實驗,但組中只有三封信送到了目的地。 當信傳到第五個人手上時,只有三封信抵達了目的地。米爾格倫在他1967年的那篇著名論文中提到在最初的試驗中,其中的一封信在不到四天的時間內,就被傳達到了目的地,但是他卻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那就是實際上只有不到5%的信件最終被送達了。

在隨後兩次連鎖信實驗,因完成連鎖的比例太低,實驗結果未被發表。但是幸運的是,研究者發現很多微妙的因素會對連鎖信實驗的結果產生極大的影響。研究者嘗試在不同種族和不同收入人群中來重複實驗,他們發現巨大的差異。事實上,在米爾格倫合著的一篇論文中揭示如果信件的最終接受者為黑人,實驗的送達率為13%,而如果是白人,則送達率上升為33%,儘管實驗者開始的時候並不知道接受者的種族。

雖然飽受議論,米爾格倫帶來不少新奇的發現。經過多次改良實驗,米爾格倫發現信件或包裹在人們心目中的價值是影嚮人們決定繼續傳遞它的重要因素。他成功將送達率提升至35%, 以至於後來更上升為97%。拋開對「地球是很小的」這樣論斷的懷疑不說,人們對「某個特定世界是很小」的論斷是沒有絲毫懷疑的(例如:從某個學院…

〔專欄〕「不准哭!」

這是家長對付小孩時我最常聽見的一句話。

依照莫非定律所說,越不想發生的事越是會發生,
小孩的哭鬧也會發生在不該發生的場合。
接下來,家長為了立刻中斷這個哭鬧程序,
(中程式的毒…)
家長第一步就是說標題這句話,
可是通常沒有效果。

在我過去的孩提經歷,以我這個淚腺發達的性格,
這句話也聽過不少次。可是我很乖,我幾乎沒在公共場合哭過,
反而是在家裡被罵的時候。
但是我不懂啊!當你想要哭的時候,
別人用命令句叫你不要哭,你就真的停得住嗎?
情緒一來,啥都不管了,誰管你要我不准哭?門都沒有。
結果就是哭得更大聲,然後招來更多的罵。

雖然我還當不了家長,這個問題我還是想不出解答。
是因為,如果小毛頭起動哭泣模式之後,
就進入無敵狀態,任何責罵都無效,所以先搬出這句根本是無濟於事的話?
然而多種事實證明,即將進入無敵狀態的這段期間,
任何一句話都會加速他轉型的過程。
對不起我說得太抽象了,就是讓他更快哭泣。

如同你看到別人的螢幕裡面,他在你的魚缸裡偷寶石,你趕緊制止,
可是他還是按下滑鼠按鍵,「鏘!」又一顆被偷了。
咦?上面那段跟本文有關嗎?
有啦,我只是拿來作譬喻,順便警告一下當面偷寶石的某些「常客」。
反正這篇也會同步到非死不可上面去,
只是會不會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想一想當小孩還真可憐,
被罵到自己的某個「點」被觸發時,還要叫你不准動,
這跟叫狗乖乖待著不准吃放在牠眼前的食物一樣殘忍。
我們都覺得這樣對狗很不忍,可是沒聽過有人覺得對小孩很不忍,
即使我也覺得小孩哭鬧有夠吵。
像是三四年前我搭火車回家考研究所考試,
我在的車廂進來了一位婦人帶著三個小孩,
其中一個就開始哭鬧。結果我前面的一對大學※※(請自行填入,我不想填)
逗弄他之後,我想在車上好好看文章的念頭完完全全地被打散掉了。
大聲唱歌、玩鬧,彷彿變成了兒童樂園的車廂,
本來覺得他們沒座位坐還…
我當然睡不著。但是其他睡覺的旅客也沒反應就太奇怪了。

怎麼講到這裡去了?如果我是老師,八成也是離題王。

易來福的新竹一遊

圖片
上上個禮拜二,我們浩浩蕩蕩的騎著機車殺去新竹。
為的是去專題取材,雖然本組已經定下那大餅般的題目,
直到上週五時被組長宣佈砍掉重練過,
這次只是跟去看看。
(註:標題為elife,電子居家生活展示區)

但是這些照片還是要公佈一下。
說實在,新竹也頗大啊…一堆快速道路,
繞來繞去也好幾十公里了。

傳說中的中正廟,裡面都是蔣公銅像。真是開了眼界。
過來的一路上似乎不怕測速照相機,時速一度飆上90,希望是我看錯。

從展示地點可以看到高鐵站。


謎一般有如巨蛋的場地。

夕陽實際上沒有照片那麼小,可是就是拍不出來。
由於版權問題,我沒有拍內部陳設。

晚上吃完肉圓後就吃了碗豆花。
這家店很神奇,有五樓的空間給你隨便坐,
外加透明電梯,以及一堆的遊樂器材如抓娃娃機、投籃機之類的。

回程還是飆到80,我這台最小隻的100油門催到底只是維持距離不被拉開…
我最後想問:一路上真的沒有測速照相喔?

下次不知何時能再去新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