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0的文章

全班公敵山豬

圖片
本來這篇文章不在我計畫之內的。

思考了一會,突然想起這位國中時代有夠惹人厭的同學,決定寫一點。
自從國一開始,他就不是很討大家喜歡。
主要原因是他的腦袋比國小生還幼稚,還在玩國小學生的把戲。
像是起鬨啊,製造聲響之類的,然後被大家罵了三年,還是不改那死樣子。

我被荼毒的事件,像是他拿椅子擠我這件事就是一個例子。
(請洽這篇文
還有之前的訂做褲事件,他也起鬨得很快樂。
另外一件小事,就是他很不喜歡被別人唱「郭XX怕小鳥~」這旋律。
(請用sol sol mi sol la so唱…)
只要有人唱這首歌,他就會馬上翻臉暴怒質問唱的人。
好笑的是某天我去另一個同學的座位時,不經意的吹著這旋律的口哨。
後來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到我旁邊怒問我吹什麼?
他問我這問題的當下我才發現我吹的是這首歌…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他要反應那麼大。

國中最敏感的就是霸凌,我看過別人被打被玩弄,
我自己也算曾被玩弄的受害者,
我還蠻常看到他被班上其他人飛踢,認真的那種。
不過絕對沒有人會同情他,因為他實在太白目了。
當然,如果我印象沒錯的話,他也很常搞國小欺負女生的招式…
也無怪乎成為全班公敵啦。

他還敢嗆導師。
某次導師在課堂上以勸說的口氣跟山豬說:「山豬你bla bla…」
講完的下一秒,他就立刻起身對著全班以及導師說,
「請同學跟老師不要再山豬山豬的叫我!」
(然而現實上,他聽到山豬兩個字還不是會回頭…)
他講完後,也很自然的被另一個同學嗆:「你本來就叫山豬!」
我也不知道這段插曲到底代表什麼意義…

寫到這邊,其實我對他做過什麼事的印象已經快忘光了,
能夠記得的都是經典中的經典。
當然,我也歡迎補充,只是到目前為止,只有一位出面補充過…orz
誰叫塵緣如夢,同學都各分飛了呢?

本來以為非死不可可以強大到幫我找出第三位國中同學,
然而事與願違,迄今仍未有下落。
我再挖出這一張來看:
他就是躲在我背後探頭那位。
你問我在哪?看得出來是哪位吧…
而圖中出現的同學,現在也大多早已不見蹤影…
大概要哪天在路上不小心撞到才會碰見吧。

非死不可能不能再強大一點呢?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2-5

這是搞笑漫畫日和最經典的浦島太郎篇。

回到我的現實生活,我已經上班兩個月了,以日期來算剛好是前天。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明每一天的生活,
因為每一天都是以機械化般的存在著,
上班打卡、開電腦、改程式、compile、載入機器、測試、清機…
一再重複的動作。

然後最近,我才發現又面臨了事情大條的時機。
從噗浪跟非死不可上我也有透漏一點情況,
總之就是當初聽起來很模糊的時程,
現在成了我必須要完成的期限。
今天不加班好像成了我的罪惡。
但是明天我要去待命IKEA一整天, 沒辦法測;
後天下午要去聽規格,去了半天的時間;
週二要去聯合測試另一個東西,沒時間;
然後,星期三要交。

現在你要我去加班,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我才剛睡完午覺,還是感到疲勞。
坦白說,要怎麼寫出一個人機介面,我根本一點概念也沒有。
難保重演上週那瘋狂的一天,耗一整天,結果白作工,隔天還是要重新做完。
真是夠了。

接下來怎麼辦?當然只有盡量做,如果星期三弄不出來,
我也只好坦白。
然後星期一跟星期二(不知道週二是不是會耗在聯合一整天)加班測試。
當然可以狂賺補休時數,只是有沒有時間花掉它,真的沒人敢保證。

只能說難怪學長要轉單位。他也跟我說的很明白了。
就是因為賭爛。而我,接手了他的位置…

微糖.去冰

圖片
抱歉,圖片與本文真的完完全全沒有關係。
不過你也應該習慣了我的風格。
這張不過是我某週週末在住家四處亂晃時的發現。
看到它你才會發現台灣所謂一百多個政黨是怎麼來的…
他有沒有在運作,誰也不知道。

回到標題,當我在附近亂走口渴得時候,便會到在台灣相當蓬勃發展的茶飲店,
買杯三十塊左右的飲料來喝。
從一開始,我都選擇甜度冰塊正常;
後來除非天氣很熱,我選擇了去冰塊;
再來我喝了一段時間發現口味有點甜之後,
在某一次點飲料的時候說了要求「微糖、去冰」,
自此我就沒有變化過了。

那刻後,我也喝到了茶葉真正的味道。
以前要求甜度正常,總覺得喝下去只是糖水加點茶的綜合體。
因為以前還在家的時候我還會撒茶葉在茶壺裡,泡茶給家人喝。
沒加糖的茶也喝了一段時間,所以不加糖可能還比較適合我。

小時候天天喝鋁箔包的麥香紅茶,真的是很恐怖,
我居然不會喝膩。另一個恐怖點是,糖尿病的風險…
還要外加天天可以啃掉一包洋芋片,
現在身體沒出事真是老天保佑。喔對了,
我的小時候,指的是我國小…

亡羊補牢,為時未晚。我很早以前就很難馬上嗑掉一包洋芋片,
也很久不再喝太甜的飲料。
下次你也可以試試微糖的飲料,如果你向來習慣點甜度正常的話。

孫悅-哭泣的百合花MV

兩三天前換我要哭泣了。

歌詞:
==

*窗臺上時鐘滴滴噠噠
窗外面 雨在下
我凝視著 落滿塵埃的吉它
只是愛情 這根弦鬆了

#我是花瓶中 哭泣的百合花
告別了泥土 就是愛你的代價
你是我眼中 最後一粒沙
我含淚也要輕輕的擦

+我是花瓶中 哭泣的百合花
被你輕吻後 不經意的留下
你是我心頭 最深的傷疤
讓我明白愛恨的落差

重唱 *,#,+

%時鐘走停了 雨也下夠了
勸自己別再哭了
一切都算了 曲終人散了
對你說 再見吧

重唱 %
==

怎麼說呢。星期二的晚上在聯合信用卡中心地下室的我,
告知我要把程式過版上傳,才可以回去…
但是該死的BUG卻一直沒有消滅,修改了程式後也無法解決問題。
根據我的統計,電腦CPU編譯完修改後的程式一遍就要花掉兩三分鐘,
載入到刷卡機裡加上他自己重開機對比資料,就花掉四分鐘。
然後刷卡測試一下,也花掉兩三分鐘。
所以一小時內頂多改6次測試……
如果整個完成要上傳程式到FTP時,還要先置換掉一些檔案,
等他傳完也要10分鐘,因為檔案頗多…

也因此我被傳完才能回去的緊箍咒困在大樓裡,
九點、十點…我在此刻想起了當兵的時候被分座一聲令下,
硬留加班做帳冊到凌晨一點的往事(詳見喇叭彪志連載)。
結果我又再次締造了歷史。
大約12點45分,我終於上傳完還是有小問題的程式版…
(結果隔天說不行,也就是我白熬夜了)

出了大樓也凌晨一點整,當然是不會有公車的了。
搭著計程車回到公司樓下,被夜間加乘多收20塊後,
眼看著大樓門口是鐵門深鎖。
從信箱口往裡面看,警衛還在,我要求開門上去後,
又發現還有另一個阻礙擋著我,那就是保全系統與鐵門。
打電話到保全服務專線解除封鎖,結果客服部主管也打電話給我了,
因為他要跟我講怎麼開鐵門。但是我還是開不了。
所以一點四十多分的時候我放棄,走出了大門口…回到我住所附近。
但我回去公司的目的就是拿鑰匙,鑰匙不在身上,我只能…睡外面。
沒錯,露宿街頭。

我深夜在外頭遊蕩,卻找不著可以睡覺的地方。
只好跑到附近小廟的塑膠椅躺著,可是很奇怪的,
這麼涼的天氣,蚊子還硬要在頭上蓋著外套的我找空隙鑽進來咬我。
雖然根本沒有睡著,時間卻過的很快,眼看著天色由黑轉亮著…
快七點左右重回公司想看有沒有人先開門,
警衛說還沒有,不過他說旁邊樓梯往地下室方向有地方可以睡。
我走到地下室,有一堆辦公椅放著。
我就這樣補眠了半小時。
晃到七點四十…

〔專欄〕別把你的幸運視為理所當然

圖片
圖為本人去京站百貨的一景。
雖然跟本文無關,但也似乎暗示著什麼…
==

無論是翻開報紙,或是聽別人講某某人的親身經歷,
訴說著他又跟※※怎樣不愉快,(你們自己知道在這邊被打馬賽克的詞都會是啥…)
還是又為著什麼樣的白痴小問題煩惱,
我都很想罵一句: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某寫過類似文章的陌生人說得對。
肯點頭跟你在一起,那的確是需要很大的勇氣與決心。
回頭想吧!你會隨便對一個陌生人想過這些事嗎?
就連朋友也未必了。
然而可悲的是,現在普遍看到的是濫用自己的條件與運氣,
一再製造問題與事件的人。
就跟貧富差距一樣,有人朱門酒肉臭,就有路邊凍死骨。

你會說這種事是要靠自己努力的。
對,提昇自己條件當然要靠自己努力。
但你難道天真的認為只要自己努力就可以了嗎??
這不是唸書那樣有念就可以得高分,還是做工作就可以熟能生巧。
有一半的機會是操縱在別人手中。
不然我們也不會看見某些其貌不揚的人還可以弄瞎別人這種事。

我們以前嫌上學很煩的時候,別忘了偏遠地區的小孩要上個學是件奢侈的事;
我們嫌工作很煩的同時,也不能忘記有些人迄今還無法找到工作…
這也是一樣吧。
你在煩晚餐去哪吃跟另一半意見不合的時候,
可曾想過,有些人正吃著不知道幾千次只有一個人的晚餐…

無論如何,都要珍惜可貴的機會。人心會變,你更該慶幸當下的你。
至於本人,我已經不知道怎麼說了。
分析SWOT也不知道分析幾遍了,看來看去,關鍵還是在O(機會)。
我也很清楚,從以前到現在,O一直是流星般的難以捉摸。
天下有篇文章說到某位女性說一天上班只會碰到六個男生,
(上司啊、管理員、店員和她爸爸等那篇)
當然通通都不是適合對象。
我動了一下腦筋想一想一天上下班的流程,我碰到的人數好像還比她少…

最後附上一段程式碼,
我想不學C語言的你絕對看得懂,因為我有註解;
懂語法的,那你絕對知道我的邏輯。
程式名稱?就叫他2013吧。
==

#include "pity.h"
#include "life.h"
#include "fatal.h"
#include "single.h"
#include "sunglass.h"

int main ()
{
 int age,kaoh;
 bool single,miracle=0;…

喇叭彪志〈十七〉

我的惡夢並未隨著新學弟的到來而解脫。
十一月底左右,新學弟進了兩位,
其中一位說要編到我們這組。
本來想說這一切會因為新人來,減輕我的工作份量。
不,大錯特錯,不要來。

新來學弟名字跟三立一哥酸梅賢同音,
在這邊我暫且代稱為一哥。
這個一哥並不是本文主角,但也佔了我後半當兵人生一個角色,
亦正亦邪的角色。
當他在報到第二天跟我一起站餐廳門口時問我問題的口氣,
讓我感受到他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說油條,嗯,我可以保證。

先簡單帶過他,因為他的油氣曾一度讓我錯覺怎麼又來了一個喇叭志。
到了後面大家熟了以後,已經不太把我當學長看了。
其實主要是因為我根本不想鳥這學長學弟制,
才不過一年的時間擺啥老?有多老?
所以工作上一度產生很多嫌隙…一方面我已經作這個位置做到身心俱疲,
努力做被罵,想擺爛更糟,已經沒心在上面了。
他說話的口氣也漸漸滲入了酸的味道。
至於我,我也從一開始的不爽,到後面則習慣如此的模式。

一開始,他還跟喇叭志在我中午想要在房間小憩的時候,
聯合起來對我毛手毛腳…
要不然就是在辦公室一起做弄我。
以下有個很好的例子。
某天晚上加班到七點,我自己忙著做該做的事,沒注意到他們的預謀。
突然聽到喇叭志說要叫外賣飲料。
然後要我輸入某手機號碼打電話過去,
電話接通了,我開始照他們的說法點飲料。
電話那頭一直很狐疑,我也很快驚覺這是個騙局。
原來…喇叭志把另一個炒菜組學弟(人在旁邊設計一週後的菜單)的手機拿來玩,
開始玩起亂打電話的遊戲,結果我就成了受害者。

事情都做不完了,誰管你們在搞什麼鬼啊!
在我掛掉電話的時候,我看見了他們那邪惡的笑容。
當下我真的超級不爽,但是一樣,壞人永遠最難打,你也不能怎樣。
你可以知道喇叭志是真的飄到一個境界。
居然有時間搞這些玩意。

好不容易下班回到寢室,
小我一梯的學弟他也在辦公室做庫房的事物,
所以也大概瞭解這間辦公室的生態。
他對我說我很可憐…學長跟學弟兩個夾殺。
 話說的沒錯。因為他跟喇叭志似乎有些嫌隙,
至於從何時開始的我也不會注意。
而他跟一哥的嫌隙則是從某次採買車回到餐廳下貨的時候開始的。

當時一哥想請他幫忙下貨,
而他回了句:「是,學長!」(實際上他是學弟)
也因此他成了在喇叭志跟一哥的眼中釘。
在下班到蘇班的房間討論與閒聊的時候,
這兩位最常說的一句就是「他很愛拍分座馬屁」。
所以啊,跟這兩個弄壞關係的話,下場不…

〔密技〕噗浪背景偽裝術

對於喜愛噗浪、熱愛噗浪,沒有噗浪就吃不下飯、睡不著覺,
甚至就會活不下去的噗浪癡、噗浪狂來說,
這值得分享。

以下內容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Step

1.沒有偽裝之前的噗浪,實在太樹大招風,稍微接觸網路及新聞的老闆都會發現不對勁。

2.連上「 http://plurker.pixnet.net/blog/post/26817391 」以後,會看到一連串噗浪偽裝樣式的介紹,一共有六種,範例中我們挑選公司中一定會用到的Outlook Express介面來偽裝,按下「按這裡」的連結即可。

3.接著會跳到噗浪頁面,提醒你是否確定要更換樣式,按下〔確定〕即可。

4.接著噗浪就變得如同Outlook Express一樣的外觀了,尤其是將瀏覽器的功能表隱藏起來以後,效果就更好了。
==

之前已經在我個人噗浪上放過這連結,
這次公開給會看到這偏文章的人,見者有分。
我個人是用outlook,只是不知道後頭的經理有沒有察覺過這是個假象…

開啟另一個話題。
對照上週的忙碌,
今天根本不知道在晃什麼--一半原因是午睡模式啟動頭腦昏--一轉眼就過了一天。
然後據說明天因為對外宣稱「還要去測試」,但是我們已經做完該做的事。
所以呢…嗯,一切盡在不言中。

可是啊,其實昨天還是有人被假日加班荼毒到。
大概再過個半年,我就沒有太多好日子了。
不,也許再幾個月,我就準備被案子壓了。
這是我要的生活嗎?不知道,為了賺錢,什麼都有可能犧牲。
只是,犧牲的時間划得來嗎?我自己也不是很肯定。

難道不做這行,就沒有加班嗎?當然不可能,又不是在歐洲等先進國家,
沒啥加班國力照樣比我們強。
但是可以思考的是,
犧牲的自由時間是不是會讓自己成為了一個工作機器,
腦袋只裝了工作的東西,跟只灌了工作需要軟體的機器人沒啥兩樣。
回到家只想休息,什麼都沒辦法好好思考。
你真的要這樣嗎?

顯然地,我一直很想保持清醒狀態,然而現實不大允許我這麼做。
才進來沒多久,還能如何?也不能隨意說走就走。
是啊,我幹麼自找苦吃,為了有著平均比較高的起薪,
放棄了原來我比較熟悉的學科領域,半路出家以學不到半年的東西吃頭路。
我是神經病嗎。
想要有比較固定的自由時間,怎麼還要跳火坑?

我常常向現實的無情做文字上的抵抗,卻往往也向現實低頭著…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2-4

假期永遠不嫌少啊。我今天就睡了兩次小覺。
今天是第二天。但是我一直在提心吊膽。
為什麼呢?
因為聽說明天為了測試報告趕在12號交給要出國的聯合大姐,
所以QA要提前到那邊測試。
如果需要到我的話會再聯絡,雖然現在還沒接到通知啦…

不知道是好還是壞,接下來並未有出現在週一和週五的連假。
只有端午節和中秋節的週三。
已經不存在連假的前提了。
但對我而言,回家的路似乎又更遙遠了…
這就是人生吧。被工作綁著,想要偷閒?事情先做完再說。
然後就這樣,我也不知道要過多少年如此一成不變的日子。

好茫然啊,就算有了固定職業,還是不免陷入一樣的迴圈當中。
應該是上次加班已經加到頭昏了的緣故。
人生的十字路,我還在路口徘徊著…

〔專欄〕緩衝區都是留給別人用的。

來到了專欄文時間。
咳,意思就是這類文章只會有我的胡言亂語。
也不知道有沒有啟發性。

先從這個實例開始。
我們都聽過開車上高速公路,要跟前車保持距離好幾公尺。
這麼做是以防萬一突如其來前面發生啥追撞還爆胎,
或者是對向車道一台失控的卡車飛過來掃檯…
後果不堪設想,有了稍遠一點的距離,至少我可以看到前方的狀況怎樣再做應變。

可是你們也知道,車子多的時候,你的緩衝理論就不管用了。
白目的駕駛就會想:「哇,剛好有空位,我插了!」
如此跟前車的距離瞬間被縮短。
好,你再退。另一個白目又來了。
如果白目的駕駛數量多的話,你根本只是在為他們保留位置卡位而已。
真的出事怎麼辦?當兵馬俑陪葬吧你,就為了那些白目。

第二個例子,我先以我自己為一個模擬案例,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不是關鍵。
就是我住的地方離公司很近。
而我懷疑我為什麼會接到加班留很晚的位置,是因為上面考量認為我離家近,
晚回去比較沒關係,不用趕車。
可是,我住的那麼近不是因為我願意加班到深夜,
而是避免每天都在舟車勞頓。

所以我才說緩衝區都是留給別人在用的。
你有沒有遇過一種情況。
小時候自己買了個消耗品備用。
但是別人會看到你多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東西,想說你沒有用到借去用。
原本的立意是給自己以防萬一用的,最後在用的人通常都不會是自己。

我們要怎麼給大家灌輸正確觀念呢?
多出來的東西,並不是說沒用到就硬要用到。
所謂以備不時之需,我刻意保留一點緩衝空間,就是在做這樣的工作。
物盡其用,也不該是用在這個地方。
這樣說好了,你要不要看到別人的存款,
就編個理由說「反正你又沒用到,借我用算了」?

話說回來,我也只能想好險我住的近,
不然隨機分配工作接到要加班到晚上九點多,回去通車半小時以上,到家也10點多…
也不知道是為生活而工作,還是為工作而生活著…

好吧,我希望這篇有帶給你思考以上意義的機會。

Vitas-opear 2 MV

這次,來個俄文歌吧…

歌詞:
==

Дом мой достроен,
Но я в нем один.
Хлопнула дверь за спиной
Ветер осенний стучится в окно
Плачет опять надо мной.
房子修好了,但屋裡只有我一個人,
用背輕撞門,秋風敲打著窗戶 哧哧作響,我又要落淚了。

Ночью гроза,
А на утро туман.
Солнце остыло совсем.
Давние боли
Идут чередой.
Пусть собираются все.
深 夜還暴風雨呢,而早晨已是渺茫的迷霧,
太陽完全冷漠了,過去的痛苦也逼近了,讓一切都準備安排好吧。

Дом мой достроен,
Но я в нем один.
Хлопнула дверь за спиной.
Ветер осенний стучится в окно
Плачет опять надо мной.
房子修好了,但屋裡只有我一個人,
用背輕撞門,秋風敲打著窗戶哧哧作響,我又要落淚了。

Это судьба, а судьбу не могу
Я ни о чем просить.
Только я знаю, как после меня
Станут ветра голосить
這是命運,而我無法掌握,甚至什麼也不能問,
我只知道:在我之後該如何站在風裏高歌。


==

上班一個月了。
好消息是,我領到了人生第一筆薪水,雖然看起來不是很多,
外加我還要把錢拿去付房租,
所以扣下來大概剩個三萬左右。
喔喔,我終於可以自力更生了。

壞消息是,上個禮拜開始接到case,
但很不幸的我在星期四試圖調整我公司筆電的硬碟分區大小時,
它切爛了。連系統都進不去,
請來救援光碟也找不到我的code。

只能重灌啦。光重灌等環境全部灌好安頓好,
一天就過去了。
真正全部灌好是隔天的中午。
結果案子本來要在那天出去測試的,
但是因為硬碟資料爛掉導致我慢了兩天的工作天,
以至於我現在必須用加班補回我的進度…

唉…
我也不想這樣。套一句當兵的話,怪我囉?
我只想把C槽弄小一點,硬碟也很不巧的自己發生錯誤,然後就掛了。
很簡單的原因。我又沒能來得及做備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