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3的文章

隨性搶票

圖片
我好像沒提過6/15那天的情況。
(六月都沒在寫網誌,當然沒提...)
重新補述吧。

我住處附近有三間小七。
所以選擇地點就很多,決定的因素就由排隊人數決定。
距離下午一點還有半小時多的時間,我選擇先去其中一家買便當,
順便觀察情況。有位胖胖的男學生(看得出來)不斷在ibon前面點啊點的,
很明顯就是所望(sone,本人自譯)。
我決定回去吃完飯再來看看。

將近50分,我出門繞一圈觀察其他門市,第一間,隱約看到兩個人在排了;
第二間,有三個人的樣子,鐵定沒份,只好到原先買便當那間看看。
結果還是只有那位學生在排隊,我只要等一個人就可以。
等他買完,我開始戳ibon。由於沒有太多預算(還在付筆電分期),
打從一開始就鎖定最便宜的兩種位置--800與2800。
搶票之前,我在這裡看了一些文章發現800可能非常搶手,
但想姑且一試,點了800,系統卻告訴我流量管制30秒...
等了30秒後重來,查覺到可能大家都在搶800,決定改回策略買2800的票。

位置要選哪邊好呢?偏中間的DEF好了。那就E吧。
戳一戳就順利進入決定數量畫面,愉悅的印出小白單。
好像太順利了?為了搶結帳10分鐘,趕快到旁邊ATM領錢。
此刻便遇上了全台大當機。
我前面先買的胖學生也沒辦法結帳,時間一點一滴消逝中。
擔心10分鐘不結帳導致失效,座位被取消,我又回頭再戳ibon,
然而系統直接變成清票中,完全無法再買任何票券。

店員告訴我先把姓名手機留下等候進一步公告通知。
把結果交給上天吧。下午兩三點店家馬上電話通知我可以領回白單。
查到公告,利用查詢系統查到了自己的訂票號碼,
看起來是成功了。隔天打算利用信用卡結帳,
還跑了三家小7尋找能夠刷卡的店,只是前兩間一間只能刷聯銀卡,
一間直接說沒有。(那個可刷卡店家列表騙人...)
最後一間雖然有機器,但結帳時店員處理發現無法用信用卡刷,只能用現金。
又得乖乖的去ATM再把錢領出來。

結帳,完成心願。當初考量時間,買下了21號黃3E17排(交給電腦所選),
就這樣,生涯第一次看演唱會的機會降臨到我身上了。
回去看文章,發現一堆排數小時仍落空的向隅者不少,
更顯示我運氣夠好。

接下來就是得準備望遠鏡,據說在三樓人會跟米粒一樣小。
我不知道該不該帶應援物,應該先問:我還能帶啥?
自己是可以印照片....但屆時誰看的到?
多帶多麻煩?我現在都很淡定,買東西都會考慮很多....

在此感謝老天願意賜我機會讓我隨便戳就買到票…

〔專欄〕悲情與悲觀

原來距離上次寫網誌已經三週了,
漸漸懶的動筆,不對,動手打鍵盤才是問題。囧

標題的兩個概念,悲觀與悲情,您覺得這兩者的關係為何?
具有絕對相關吧?
只要天不從人願,並且接二連三不斷發生的話,
我們可以稱作悲情。
當然,這是在非人為因素,俗稱「運氣」的名詞操縱的情況之下。
譬如說好死不死鳥屎掉到頭上之類,
或是落石剛好擊中車子等自然因素。
(話說,我還真沒聽過誰被天外鳥屎擊中,古早動漫中老是有鳥屎擊中梗,機率頗高)

心臟強一點的人哈哈一笑就過去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可能需要去行天宮拜拜。
以前像我鐵桿又鐵齒,從來不認為拿香跟拜可以幫助我甚麼。
也許隨著年紀增長,多的是超過生活經驗所能決定的事情,
不知如何是好時就選擇求籤丟一下笅,管他是不是電腦程式隨機選擇,
還是純粹物理機率問題導致的。

被悲情強力衝擊之後,是會改變一個人的生活觀與價值觀。
你可能會叫他多多看發正念的書,像是「秘密」之類的。
是否有效,見仁見智。當自己嘗試過後,又再度被現實打倒時,
悲觀已然成為禁錮自己的銅牆鐵壁。
不管誰來勸說,恐怕僅只於安慰作用。不,連安慰劑都稱不上。
最有可能就在FB等社群網站上卯起來寫發洩語詞,
大家都知道他在不爽,可是沒有人能救他,
也不會有人去回應那篇文章。

好熟悉的感覺。我上PTT看某個討論板,
有人感到困擾的事,就是他的好友常常分享負面情緒,
久而久之也傳染到他自己。
底下很多人心一驚,這不就是在說自己嗎?
我看到這裡,也驚了一下。
原來,某段期間,我的悲觀已經成為了傳染病原,
不自覺的藉由臉書等分散出去,
變成一個不會太被討厭,但也難以被喜歡的帳號。
直到某件事說開後,我被點醒了。

所以,現在的我除非忍到極點,很少講關於工作怎樣,
還是誰又不揪我之類的事情。(懶的講了...)
雖然工作上的確我覺得很芭樂屎的氛圍還在持續啦。
但誰過生活不辛苦?
難道我的苦會比其他人只是沒說出來的苦來得強烈嗎?
除了純粹發洩,真的很不爽之外,
有些斬節(台語名詞)分寸還是得拿捏。

我承認,我是悲觀取向。人生歷程上,也有不少悲情。
我也正學習著把悲觀的念頭放掉。
至少像某歌詞所說,能夠呼吸到明早的空氣就是一種幸運。
寫在又是無意義的週一凌晨,是該休息了。

下次補個上週搶演唱會票的過程好了。

聰明點了

一個人騎在傍晚,六點的台北City。
等著心痛就像,不對,我不是來寫歌詞填版面的。
我正尋找著在禮拜天還有開店的機車行。
時間回到下午接近五點時,
正要出發前往理髮店,修剪我每隔五週就會爆炸的頭髮。

路程大約15分鐘,但為了破candy crush,
(一個禮拜前才剛下載,目前卡在77關....但也超車不少人)
稍微晚了一點出門。
想了一下行車路線,決定從建國飆過去可以省好幾個紅綠燈。
走建國北路的好處是沒啥測速照相機。
以時速將近90順利通過紅綠燈跑上高架橋的機車道,
此刻感覺龍頭怪怪的。
一種被「牽引」住的感覺。根據之前類似的經驗,
我直覺是輪胎又漏氣了。
轉彎後下車查看,果然沒錯,我前輪有點扁了。

一時也查不出到底哪裡扁掉,只好用時速50小心的騎到理髮店。
經過協助查看,發覺是充氣處的塑膠頭已經裂化了,因此漏氣。
剪完頭髮去所說最近的兩家店看,兩家都沒開。
印象中基隆路上瞄過不少機車店,就看看吧。
騎到第一家,老闆說換個頭要300塊。看了看前輪胎後他又說,
前輪胎都「磨到」這麼扁了,建議我一起換,原價1000算我950。
我實在沒打算要花這麼多錢,況且剪頭髮已經支出一筆了,
現金也不夠。「我再問看看。」

問過之後,稍微了解換個充氣頭不會那麼多錢,只是不曉得要多少。
悄悄的我牽走機車,再往前繼續找店家。
第二家在對面,也有人在修理車子中。
問過的結果是只要150,而且根本沒開口要換前輪。
解決。
至於我為何當下決定離開第一家呢?
除了錢的因素外,他跟我提到前輪胎的狀況時就露餡了。
前輪胎會扁的原因是,它沒氣啊。
胎紋等都還在,根本不是啥磨平的因素。
等第二家幫我把氣打好,半圓形的弧度又回來了。

修車最怕遇到黑黑的店。
很幸運的,我不再像以前只是隻待宰的羔羊,
傻傻聽單方面建議就行動。
在台北久了,對於支出的事都會變得精明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