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0的文章

20100127石門水庫一遊

圖片
幾天前趁著天氣好一點,晃到了本來就很想去的石門水庫。

嗯,天氣真的很好。

騎機車的入場費只要30塊,合啦!


這是從洩洪道底下往上看的情景。
在這邊的路面寫著嚴禁停車,我想如果洩洪的時候把機車停在這邊,
車子應該會很乾淨吧!
不過洩完後大概車子也沖到後池底了…

從底下看的另一邊。


一片石頭…

後來我才發現,要爬到壩頂得走另外一條路。
原來我的路線走一走,走到中線收費區…

我來到集水區了。有遊艇可搭。不過我沒去搭就是了,純看風景。


從壩頂上往下瞧,可以看到底下就是我原來向上拍的地方。
如果這是水上樂園的滑水道,不知道有多刺激…

住水庫水上如何?

這樣水位算夠吧?

遇到小黑,拍一張,牠對我搖尾巴。

遊完一圈後,我的油也快沒了,順便在這邊加油,
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在石門水庫加油…

其他照片請至:
這邊

陳小春-神啊救救我MV

莫再提…

歌詞:
==
上帝會保佑我的 愛情總會來的 我在夢中一切都有
可惜現實呀 常常是相反的

愛她的男人很多 那我又算什麼 我在雨中喝著悶酒
反正幸福呀 對我是奢侈的

*心裡太清楚了 其實她不愛我
 奇怪 地球上怎麼會沒有人 看上我

#神啊 救救我吧 一把年紀了 一個愛人都沒有
 孤獨是可憐的 如果沒愛過 人生是黑白的

△神啊 救救我吧 一個人晃了半輩子了 為什麼
 我這樣的男人哪 就快要絕種 她呢 又在哪兒

Repeat *,#,△,#,△

上帝會保佑我的
==

時間回到1/2,貴所同學會那天。
大家在席間交換訊息,互相問候工作之餘的同時,
我也獲知了一些學長姐已經結婚等的新動態。

本來以為一切都一如往昔。
但在我快要進入午睡模式的同時,主辦人瑾姐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我向來都是以Dororo的模式生活著)
問起了我的近況。大家也開始把眼光注意到我身上。
「你現在呢?」
「我在上工程師班,八號結訓。」
(有人笑說同一句話我已經跟不知道幾個人解釋過了…一來就要講一遍XD)
「那以後有沒有什麼計畫呢?」
「就…找工作啊。」
「那,除了工作之外還有什麼計畫…」(做了點手勢)
「沒有ㄟ…」

我不是不懂,是裝不懂。
我當然知道,自從畢業旅行到宜蘭傳藝中心玩抽籤機玩到當機,
這個事件一直成為話題。(至於是抽什麼籤,勿問!!)
從那時到現在也過了三年,一切一如往昔。
我更知道,那個問題的「點」不是完全在工作與前途上。
那一刻,我又再度打了躲避球。

不清楚那位在馬祖奮鬥的同學現在有沒有「改變現狀」。
我只知道我自己,除了撒著內容有如金坷拉廣告般的履歷之外,還是在找工作,
然後靜候「司法」判決。就是這樣。
退伍完後到上課完的日子,還是一樣的過著。

那天一開始集合後去了城隍廟,擁有導遊身份的瑾姐解說著廟裡某尊神像的由來,
並對我們說著:「可以去拜喔!」
我問了一些問題。最後還是對著神像默念些東西。
過了這麼久,我想應該可以透漏另外一件事了。
我在九月中回去台大逛了一下。我這裡沒說錯,因為照片都在,也有人證。
只是我沒有提到的是在去台大前去過了龍山寺。
至於行程內容是什麼,應該也不用多說了,雖然結果是好的。
所以我才會問,能不能重複拜同一尊神。

那天過後也過了快半年,還是在原點。
「隨緣」這兩個字,我聽了不知道幾年了。
最後,我想說,我目前不拜關公,也不拜三太子,
我拜「呂洞賓」…

〔專欄〕享受孤獨

「塵緣如夢~幾番起伏總不平~到如今都成煙雲~」
哎呀,這首歌已經唱到耳朵長繭了。
不過,它始終可以為每次的人生階段告一段落時搭配著,更有感觸。

本次文章不搞笑,來點認真的。
自從結訓之後,大家一個一個像是離巢的幼鳥,紛紛展翅高飛離開了72號。
雖然說這裡蟲特多,隔音也不怎麼樣,
電費亂算,還有一些青面獠牙跟洗衣王霸佔,
還外加隔壁幼稚園三不五時放個「sorry sorry」干擾睡眠,
(好像越說越糟…)
不過在這個地方製造了許多回憶是不容抹滅的。
像是頂樓進行了使肉類與蔬果等類溫度提昇至沸點以上後進行食用的行為。
(說太明白等一下房東邱小姐就會抓人了…)
嗚,好想哭,一定是風吹來的沙跑進眼睛裡了。
風吹來的砂,飄到我的眼睛裡,誰都知道我在哭泣~~
STOP。

前面好像又花了上百字鋪陳,快進入主題。
現在我又回到那個七月剛來的時候,全部的人中我只認識我自己的情況。
每次出門後,一回到宿舍,只剩下靜謐的牆壁、個人物品,
以及用風扇散熱中的筆電與我互相對看。
這不是頭一遍,也不可能會是最後一遍。
我很清楚,這是必然的,無法逃避的現況。

第一次離家住宿是在考上大學的時候,那時跟著三個大四學長一起住。
剛搬來第一天看著他們堆放許多雜亂的物品,第一個念頭是「這能住人喔?」
不瞞你們說,我們寢室給其他外人看,每個都說我最整齊。
我不大喜歡一個空間裡面存在著其他幾個陌生人,
就算跟室友們熟悉之後,我一直都是這樣。
但是我也習慣了。

到了研究所,聽說一人一間,我總算獲得了個人空間的自由感。
第二學年,我沒抽到宿舍,為了通勤方便,我還是在外面租了房子,一人一大間。
不是我在說,真的很大,如果它是學校宿舍的話,起碼可以排八個左右的床位。
我也是這樣過了一年。第三年抽到宿舍,但單純只是拿來當倉庫用。
因為我不保證會不會哪天要過夜。我還是有用到一晚過。
當兵就不用說了,新訓一個大通舖,下部隊四人一間。
你不習慣也不行。直到現在又回到一人一間,我已經視為理所當然。
講了這麼多,其實想講的是,過去八年我有七年都在家外面過。
不少情況是一個空間裡面只有我一個人。
當然,有些部份是個性所然,就算空間裡有其他人,我還是當自己一個人。

每當聽到啥「沒有你我活不下去」,就覺得很可笑,
我不會說出那種話。
你不會沒辦法適應自己一個人面對自己的情況吧?
對我來說這已經是家常便飯,有沒有人來找聊天對我來說只是…

喇叭彪志〈十一〉

上次提到來到了國慶日,我好不容易可以有了四天的長假。
可是在放假前一天,你也知道上禮拜的那通鬼電話,
讓我這次放假時有所顧忌。
只能跟著他這傢伙摸東摸西摸到六七點。
那天晚上在辦公室,他就這樣慢慢寫著假單,
再慢慢的說「拜託」我把一些假單分給這個禮拜也要放假的人。
我就這樣騎著腳踏車到他們寢室去分掉假單。

回來辦公大樓也差不多快七八點了,他才說:
「我沒有強迫你發假單喔,我只是認為幫忙大家不是很好嗎?」
全都是他的屁話。不幫他發,就要電人;
幫他發讓自己晚回家,又說自己沒強迫。
這就是我為什麼稱呼他為「喇叭」的原因。
雖然很不爽,總之我終於回到家裡,能夠一天不要看見他那猥瑣的臉,我就很快樂。

時間再往下跳到下一週的放假。
他老兄不斷的在辦公室裡打噴嚏,害我也擔心起自己的安危。
王姐叫他去看醫生,他依舊放大絕:「嘸免啦!不要緊啦!」
但還是一直地抽著衛生紙擤鼻涕。
然後,大約4:50PM多左右,他人就不見了。
我就有點不爽了,哇,上次你老兄說我落跑先走,
那今天你就可以不到五點走人,有沒有那麼好當的學長啊?
對啦,王姐說你是生病,所以要先回去,喔,
那你不是說你不用看醫生?很勇健啊?
全部都是你的理由。

原本以為電話事件過後,一切又如往昔,
但是接下來有幾個插曲。
首先是某天我還在地餐下貨,他老兄先到辦公室,
後來打電話說車輛中隊(簡稱車中)的人要來辦案子,
但很明顯我人一時無法走開,晚一點才過去。
當我趕到辦公室時,那位新訓跟我同梯的公差正要走人,
他跟我打招呼說已經把案子給另一個人(喇叭)後就離開了。
我回到辦公室後看了案子,才發現金額算錯了…
喇叭根本不懂地餐的東西。

我馬上衝出去把公差攔下來,要求把金額改正。
不然公差這一趟會直接送到主計科女魔頭簡姐那邊,
然後她這老妖婆一看到案子不對,又要打電話過來罵人了。
不是我審的東西卻是我被罵,不行吧!
改正過後,蘇班跟喇叭嚴正的說:「以後地餐的東西你不要動。」
這個結可能也導致後來他一直有意無意跟我講:
「你不要害我被罵好不好?」
真是好榜樣。

另一個插曲又再次把我跟他的關係搞僵。
那是某天星期三餐廳大洗的日子。

(待續)

再來一次,空蕩的教室

圖片
上次那張照片被我幹掉了,導致只有文沒有圖。
今天我要把履歷寄給玉山銀行,所以必須去找林小姐一趟,
而我也再次用「刷卡」絕技闖進來了…

在幾個月前,人聲鼎沸,燈火通明,如今徒留空蕩蕩的座位。
我又想唱歌了,老師「塵緣」請了:
==
半年如夢 程式作業擺不平 摳比師都成煙雲
座椅也空 宛如回首袖底風 一堆零食香 掉在深深舊夢中
*松果落盡 一身放空在風裡 回頭落葉在車籃裡
資策大樓 孤獨無人訴情衷 現在剩我腦殘沒醒

中央長路 起伏不能由我(因為有「麵包」降速)
人海超多 吃飯總要先走
宵夜後門 要選哪一邊 任多少竹筷放在籤筒
人隨風過 日子總是還要過 不管計概在上什麼 
一顆排球 可以把我韌帶戳 只剩小黃會聽我說

*第二端歌詞起始點
==

今天去了第一個面試。
坦白說,C語言我錯不少,真是見笑…明明不難啊。
不知道是不是自我感覺良好的關係。
結果在火車上就通知我第二階段面試要來了。好快啊。
接下來就要看其他家的情況了,目標當然是過年前橋好我未來的頭路。
至於日後的發展,由天吧。

〔專欄〕人生勝利組

所謂人生勝利組是啥鬼?
我最近在某些討論區,不,我直接講明是哪裡好了,
PTT這偉大的BBS站。

出現這個名詞本來還不知道是啥,
後來我明瞭了。就是某些男性,長得帥,有個相當賺錢的職業,
娶了或是有個不錯的老婆、女友。
代表人物:達比修有。(日本職棒火腿隊王牌投手,不對,已經是日本國家隊王牌了)
講到這邊大概可以猜到我接下來又要說我是多麼的不幸了。
所以我先盡量不要把自己貶的一文不值。
就現況來分析吧。

目前我最高學歷是碩士,但是並不是社會普遍認定的理工科系那些熱門的。
又由於跟我大學唸的圖書館領域實在很跳tone,
我自己也很難跟別人解釋這其中的奧秘。
而現在我又多了更跳tone的背景,也就是會寫一點程式的偽工程師。
如果別人真的問起這其中的心路歷程,
我要怎麼好好解說到讓別人聽得懂的地步,
那的確是我一大課題。
(可能也沒什麼人想認真聽吧,我想,哈)

所以每當我一看到徵才條件中,裡面一提到要資訊理工相關科系的背景,
就必須停下來思考:我該不該投下去啊?
以我接觸不到程式語言半年的情況,我怎麼知道要把程式寫得好?
(更別說有些職位要求數年經驗…)
我有那個屁股吃那個瀉藥嗎?
(…………)

懷疑自己是必然的。但是我也不想起薪只有可憐的25K,在台北很辛苦的。
如果天天加班到晚上九點寫程式只有25K,
不用寫程式,去應徵其他我原來本科系的職位,
做點企劃可以30K起跳,你想我會選哪邊?
不用腦想也知道吧…

又是一個矛盾點。
再來講別的。勝利組的人還有其他先天條件的優勢,
很明顯的我同樣也沒有。
也許你會說,又不是每個人都有優勢,可是一樣可以得到他想要的,
所以不盡然如此。
是啊。
只是我還是不明瞭,平平都是普通人,我的一些際遇卻顯著不大普通…
更別說莫再提了。

如果你還要我講最近的事,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評論這件事。
知道內情的人,你放在心裡就好。
本來不需要弄成這樣的地步,最後卻沒辦法畫個好句點。
認識我的人應該清楚我不是那種會亂講的壞人。
但現在既然說什麼也沒辦法改變,我當然只能就此打住。
最後我還是要說,我不會輕易「關門」,雖然目前我不會再有任何動作。
就這樣。

以上有點離題了。
總之,現在的我必須專注在研究找工作中,
至於這個結,以及我其他個人的問題,只能留待時間來替我撫平了。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1-10

突然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結訓完到現在不過五天而已,我卻突然失去重心。
不是要找工作嘛?對啊!
可是我這幾天除了看四個1的網站,或是依林是的網站,
建立好了履歷表,東找西找,就是找不到自己想要的職務。
不是一看要求要有工作經驗,就是需要的技能我並沒有學到…
(MySQL、PHP…課沒上過啊…)
我又頭大了。

看來我還得延長住一個月。
不然我等著面試,來回花蓮台北不知道要跑幾趟。
人不在北部,什麼事都很難做。
今天算是找工作的第二天。我還要想想該走哪一條路…
我沒有賣肝的本錢啊…

最近我快看到我家長什麼樣了,
總算。先回家吧。

Rick Astley-Never Gonna Give You Up MV

來首英文歌吧。結果歌也是老的…

歌詞:
==
We're no strangers to love, you know the rules and so do I
A full commitments what I'm thinking of
You wouldn't get this from any other guy.
I just wanna tell you how I'm feeling, gotta make you understand.

Never gonna give you up, never gonna let you down
Never gonna run around and desert you
Never gonna make you cry, never gonna say goodbye
Never gonna tell a lie and hurt you.

We've known each other for so long
Your heart's been aching, but you're too shy to say it
Inside we both know what's been going on
We know the game and we're gonna play it.
And if you ask me how I'm feeling, don't tell me you're too blind to see.

Never gonna give you up, never gonna let you down
Never gonna run around and desert you
Never gonna make you cry, never gonna say goodbye
Never gonna tell a lie and hurt you.
Never gonna give you up, never gonna let you down
Never gonna run around and desert you
Never gonna make you cry, never gonn…

20100102 觀光所新竹同學會

圖片
因為專題的關係,我不能寫文章。現在已經結訓了,我就來寫點東西…

在新年的第二天我九點多出發到車站,只是買了車票搭上列車後,
我才發現我正要往台北的方向走= =
所以我多花了半小時回到了中壢火車站這個原點。(蠢)
又多花了半小時才到新竹火車站。

本欲打算騎機車到新竹,在我看了PAPAGO計算距離後:
「這不就跟我上次衝台北一樣遠嘛!!!」
我打消了念頭。後來晚上下雨,證明我是對的。
出了車站,瑾姐告訴我集合地點在城隍廟那,
雖然上次我來過新竹,但是我也只來過那一次,路不熟。
所以我走東門街時又走了反方向,好在我走到路的盡頭時,
我察覺到上次到新竹時我跟丟其他人的車就在這裡…
所以我又走回頭…直到跟大家碰面時已經是11點半的事了。

看到許久不見的同學(兩年?),其實變化不大,
多的是各有成就。像在馬祖算是「落地生根」的Johnny,
穿著已經像是一般上班族的樣子。
後來我們就順道進城隍廟裡逛逛,如上圖。

新竹中央市場。

我為什麼在看旁邊…

我說過我已經背景化了…

接下來大家就去吃中飯,我們去了鴨肉許,我點了鴨肉米粉。
其他就吃了刨冰…等。

下午到了人文年代繼續敘舊。

聽著別人的人生故事,會令我不禁感慨現在的情況,我還是一樣的處在準備中。


順便幫11號的壽星郁峰慶生。這個蠟燭會開花。

火頗大。



睡著了。我最愛偷拍了。
雖然到下午的時候我也睏了,但是我沒有睡著。
晚上吃了一家麵館後,就回程搭火車回去了,
Johnny也必須趕回去馬祖。

最後以杜甫「贈衛八處士」結尾: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
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

呃,中間詩的內容寫得太老,不適合現在的情形,故就此跳過。

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

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