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3的文章

愕零一生:始。終

還記得這篇文章嗎?
唔,我想大概除了阿男跟我自己之外,
誰會去記得幾年前我自己寫的啥鬼承諾。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就點我複習一下。
繼續,轉眼之間,彷彿搭上時光機般,
那天來到我面前了,也就是當前,
也就是現在,也就是正在打著字的我所正進行的動作的時空。
當初寫了甚麼,我不用特別回頭去看,
也知道內容是啥(完全廢言)。

就像選舉開的芭樂支票,時間一過常常跳票打臉一樣,
三年前以為它不至於確切成真,
然而我不知道直到今天的這段期間內究竟發生了甚麼幻術,
或許是時間快轉之類的,每天照樣日出日落,
不管是經歷工作低迷,轉換環境的歡樂,
抑或是更久的無業人生,唯一不變的還是自己的生活型態。
從臉書上漸漸開始得知他們的轉變,
無論是改變某個狀態閃一下別人,還是分享充滿喜氣的相簿。

我也很驚奇究竟是另一種甚麼幻術發生在我身上,
可能是凍結,或是隱形披風掛在身上,
一直沒有開啟任何可以想像的可能。
連能夠想像的空間也沒有。
(這樣講可能有些武斷,我忽略了之前幾年的確有人引介「機會」的場合。
實際上以結果論而言,連續集都演不到第二集是能稱得上甚麼?)
時至今日,除了上班搭電梯看看跟我同一班但在別層樓的人看幾眼之外,
甚麼也不能做。

今天上面還發信宣導說高階主管認為大家常在用LINE很不爽。
ㄎㄎ,網路該封鎖的都封住了,連手機也想進一步管,
大概想打造一間朝鮮公司吧。
從如此情況看來,別說開拓新來源,連舊識都要搞丟了。
我賣了時間,也把舊情感開始賣了。
難怪大家都知道要趁學生時代找,現在也體會到甚麼叫被「困住」。
舊人難重啟以前的熟絡,新的怕有毒(認識到小人之類的....)。

今天對於那個承諾而言,是一種「終」。
但從今天起,也同樣是另一種「始」,是甚麼的「始」,
難以名狀。看開,是一種始;即將遇見,也是一種始。
相同的是,至始至終,還是保持一貫的生活型態,
持續的形塑著一個叫「KaOhChen的人生」。
(看了不少美術館展覽的簡介文字,風格越寫越有那種感覺...)
會不會因為某種不可抗力因素改變,沒有人知道;
會不會因為不斷淬鍊而終究獲得最終解答,也沒有人知道。

想睡了,在此祝賀我自己平平安安地離開逢九之年,
繼續往下一個階段邁進。

感謝中華隊

圖片
我想,看到這支安打後,大家都以為前天將是創造歷史的一夜。
即使結果仍舊找上「蘇逸芬」,那一刻的感動還是存在著。
最後的兩好球、兩出局,距離勝利就只剩些微的差異。

甚麼時候我們打敗過全日職一軍的球隊?
沒有。
1992年巴塞隆納奧運,那時未開放職業球員參賽;
2001世界盃,日本只有一半的職業球員;
2004年雅典奧運,最後也輸給再見高飛犧牲打,一樣的4:3輸球。
不光是我,稍微懂棒球的都知道日本棒球實力遠勝於我們。
至少制度上完勝,要不是黃會長開始動手落實改革,
中職恐怕還在因循苟且,打一年算一年只期望不要解散的拖命。

以往比賽的內容常常是被搶到兩好球後就等著三振。
一個人安打上壘後,後面三位通通出局。
就以2003年亞錦賽為例,松坂大輔丟幾個150的直球,
中華隊就跟不到了。
從最近亞洲職棒大賽和經典賽看的出來,
對方派出一級投手壓陣,我們也有機會跟到球甚至扳倒他,
雖然關鍵時刻的得分能力仍然有限,壘上有人的大好機會沒辦法製造大局,
能夠將近兩年防禦率不到2的田中將大給打退場,
可不會是假的。

從投手陣容也看出我們的脆弱。
能夠派上場壓住陣腳的,似乎不外乎旅外那幾隻,
加上中職一兩位,然後其他人選來當啦啦隊或敗戰處理而已。
對古巴一役也徹底的將此弱點暴露出來:
菁英盡出後,其他人就沒辦法壓制了。

不管如何,比起前兩屆只有預賽命,打到8強賽已經有長足的進步。
對日韓都差在比賽後段,之前是一開頭就被打爆,
還能不欣慰嗎?
當然,打國際賽不可能只自滿於欣慰而已。
以我們要資源沒支援,硬體軟體都在殺豬公階段,
把棒球當刺激向來因打壓而低迷的民族精神的興奮劑,
比起其他國我們又花了多少心力在投資棒球上面,
如果真的那麼看重的話?
國球不是棒球而是贏球,這句話從來沒錯過。

衷心希望幾個禮拜後開打的中職人氣可以藉由經典賽而回春。
不希望經典賽的人氣是所謂「一日球迷」的跟風號召,
像是前幾年我們沒參賽卻也跟著瘋狂的世足賽,
真的需要關心的時候卻又不見蹤影。
最重要的絕對是,不要再有放水的事了。
到時全盤皆輸,甚麼都沒有,連看了十多年球的我自己都會離開了吧。

最後,還是感謝中華隊帶給我們充滿希望的比賽。

心魔

以前我在同社團的人他在ptt2的個人版最先看「心魔」這兩個字,
一直以來不知道他到底在糾結甚麼,
到底是甚麼東西被稱為心魔?
向來無憂無慮的我,到了漸漸脫離學校生涯之後,
開始感覺到它的存在。

大概是從何時發現的呢?
我也不大明瞭。但可怕的是,
隨著一些重要事件的發生,它就冒出來開始作祟。
心魔的定義究竟是甚麼,我查了一下,
簡單來說是某種心理障礙,在做決定的當下時,
總會適時跑出來造成他無法踏出那一步。

這麼說的話,那時心魔早就時時在我身邊了。
很多次因為怕麻煩,錯失了可以改變的機會。
就拿...「香菇頭」來說好了。香菇頭是我的正字標記。
從國小直到當兵被剃平頭前,從來沒有改變過。
買了把電動剃刀,省了不少出去外面剪的花費;
但始終沒想過要改變造型,譬如打薄剪短。
不知道哪根筋不對,連剃成像現在兩邊短的髮型也沒意見過。
任憑頭髮生長出兩層的厚度,直到我被糾正該剪頭髮的時候。
不過也只是兩層變成一層半罷了。

當時討厭潮流。這大概是中二病的延長體現。
因為牛仔褲太緊,我想要做自己,所以從來不穿。
更恐怖的是,某段期間我開始想留鬍子,有電動刮鬍刀,
心魔作祟,懶,想看鬍子能長多長。
當時沒有買數位相機自拍,忘了自己長得多恐怖。
若是有照片,想必是鄧佳華第二吧。
不知道誰是鄧佳華的請找帥哥FBI這鳥稱號去找圖片,
但我建議最好不要隨便找,晚上是會做惡夢的。

莫再提也算是一種,雖然近年來漸漸淡到無感化。
以前是「怕」,算是一種社交恐懼症吧?
就算別人一再提醒,要表現得相當自然,
直到今日還是有某種不自然的感覺。
現在轉變為「無感」,也就是「反正也不會被認真看待」的感覺。
有人也會建議從身邊看看,但根據看的結果,
感覺只是朋友的就八成,看起來可能的也被訂走,
剩下的就是0了。
我也快找不到自己我相同處境的人可以分享心得或苦處了。

上面所說是最新的心魔,並且無解中。
現實上往往也殘酷的驗證這隻魔獸的威力。
當然我不能說本島完全沒有符合我心中條件的「那個人」存在,
但憑心中的雷達去掃描人際方圓,的確困難重重。
照目前只能吃「隨緣」泡麵的法則過下去,
大概也跟其他數百萬人具有相同的結果吧。
(PS:據報載說台灣單身人口有八百萬?我是不知道從哪推估的,
已知從自己認識的人統計,根本不到兩成)

即使寫到這邊將近尾聲,
總覺得還有一個心魔存在,然而我無法形容到底是什麼,
只知道在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