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09的文章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1-6

度過了看起來恐怖,但是卻相當歡樂的專題報告。
過去幾年待過曾經為了四次要寫15頁內的seminar報告,
以及怎樣製造效果的投影片傷神的研究所,
客觀的自我評量我們的報告…「這一定被釘死的啊!」

想到我第一篇的研究計畫報告,題目是跟職棒簽賭有關。
(結果現在還在賭…)
洋洋灑灑歡樂的寫了將近10頁,東引用西擷取,滿心歡喜的上台展現自己所查到的資料後,
被學長也是經過準備的評論殺的滿頭包。
你如果不是我同學的話,我要說一下我被評論的內容。
(是的話請跳過,因為你們早已聽過了)
總的來說,除了格式不符標準之外,對我這篇報告最大的結論是:
一篇憑藉報導內容所妄下斷語的報告。
也可以說是bullshit。

我為了這篇自我感覺良好的優秀文章煩了兩三週都不想改寫。
以我的報告回頭檢視這次專題,這…不用消說,老許教授(大膽刁民!竟敢這樣稱呼!)
一定把這篇甩在地上的啊!!!口語化的文字太多了。
還好這裡不是研究所,相當強調引用來源與格式,以及立論的邏輯,
說真的,如果論文這樣寫我可能爬不出學校大門…

經過當兵的荼毒,連我也忘記什麼叫正式嚴謹的文字運用了。
是該回想一下了。

薛岳-如果還有明天MV

這首歌,送給中職。
歌詞:
==

如果還有明天 你想怎樣裝扮你的臉
如果沒有明天 要怎麼說再見
我們都有看不開的時候 總有冷落自己的舉動
但是我一定會提醒自己 如果還有明天

我們都有傷心的時候 總不在乎這種感受
但是我要把握每次感動 如果還有明天
如果你看出我的遲疑 是不是你也想要問
我究竟有多少事還沒有做 如果還有明天

如果真的還能夠有明天 是否能把事情都做完
是否一切也將雲消煙散 如果沒有明天
==

最震撼的消息就是才剛結束遺憾的總冠軍戰(對我來說是遺憾),
結果隔天就爆發出打假球的消息。
現在最新進度是又多了四個新的人被約談。
曾經說過有人涉賭就解散球隊的洪瑞河領隊,
現在態度比較保留。真的要收嗎?
現在頂多看到一個莊XX的片面之辭,明確的證據我還是沒有看到。
(莊XX實在讓我不想寫他,他當初被叫「救世主」…現在變毒蟲兼白手套)

不過即使最後全身而退,我想明年的票房也應該不能看了。
現在看來,已經兩個坦承罪行,不可能全身而退。
(上次某檢察官自己簽賭害到一些沒錯的人,現在…還有第二個嗎?)
我很想讓自己相信這些都是亂寫的,可是曹錦輝都承認有吃飯了。
要人不太相信瓜田李下…很難。

希望那天看到11點多的17局比賽不會是告別的倒數第二場比賽。
如果還有明天?如果還有明年!
如果還有中職21年,你想做什麼樣地改變?
我說的「你」是中職高層。如果中職還活著的話。

當每個人都說在打假球,你試圖辯解,
可是新聞卻又你打了一巴掌,你還能說什麼?

喇叭彪志〈六〉

我起床了,懷著相當大的恨意起床了。
匆匆換上工作服,連臉都沒有洗,
趕忙寫著廚房缺的東西後,我又搭上軍卡出發到副供站了。

人很奇怪,有個物極必反的現象,我就是。一起來雖然一肚子火,
在東搬貨西蓋章完,到了吃早餐的時候我想趴在早餐店的桌子上讓我自己好好睡一覺。
可是我睡不著了。我怎麼也無法進入睡眠狀態。
等到車子要開,其他人要叫我起來,以為我正在睡覺,
實際上我根本只是趴著。

回到營區,一樣地又要回到辦公室處理那沒有解決的帳冊。
做空餐的王姐似乎耳聞昨天的加班,問起關於昨天做帳冊的事,
分座後來也說「昨天加班到11點嘛!」
可是他們都不知道真相,所以我解釋其實實際上還多了兩個小時…
不知為何,早上辦公室突然靜了下來,大概是因為大表還要給簡老太婆看,
也因此我又再度趴著了,一樣的是,我還是睡不著。

補充一下,中午11點前,帳務組就得回餐廳門口站著,
任務是開餐廳的門迎接其他單位那些不知為何,
有時間提前下班跑來餐廳問我們:「開飯了沒?」的餓鬼。
明明11點都還沒到!重點是,這些單位居然可以這麼早來餐廳門口等,
不知道是過著多麼爽的生活。(比起搧屎來說)
而且,如果一不注意,關著的門就會被他們硬推開,彷彿暴民。
萬一給他們溜進來,他們就會辯稱說:「外面好熱,吹一下冷氣嘛!」
結果就換我們被班長噹了。會責問我們為何時間沒到放人進來。
所以我很討厭某些作戰隊的原因在這。我們還要等到12點半才能開動,
那時有些好吃的菜已經被掃光了。

另外一個任務就是收客飯錢,所謂客飯是要看進來的人是不是雇員,
或是非401聯隊的人都要跟他們收錢,放在自己身上(不是A掉),
然後下午回辦公室又要算這些錢貼飯票,再繳錢給行勤的班長。
只是這個任務通常會因為一堆要跑的公文以及愛亂跑不見人影的班長給耽擱,
以至於辦公室的某抽屜常常堆了一堆錢…

回到站在門口的我,我真的覺得好累。我很想靠在門口睡覺。
這個時期的喇叭心腸比較好,除了跟我講帳務組沒有這麼累過,
還問說要不要待會早點吃飯到寢室躺。
之後開飯時也跟其他人講「我有小瞇一下,Ka'Oh他沒有睡」這個事實,
雖然事實上他瞇的可久了。

中午休息回到寢室後,我試著讓我自己相信我很累,但是我還是沒有辦法入睡。
然而隔天,睡眠不足的威力發作,我開始打瞌睡…
就這樣過了幾天,想說這個禮拜放假,回去補個眠吧!
想得美。

週三的時候班長釋放出消息,因為下週開始要教召,
預計會增加大約兩三百人的用餐消耗量,所以…週六日管休。
當然,,…

令人難忘的最後兩場比賽…

前天晚上,本以為在八局4:3即可安然度過這一場比賽…
然而九局下半的一個失誤,讓統一攻下追平分,
就此開啟了延長大賽…人在教室的我,眼見比賽來到10局結束,週末教室只開到九點,
便匆匆趕回宿舍把筆電重新打開看比賽。
結果,我就這樣一路看了兩小時。想說要洗澡,
偏偏兩隊分數屢攻不下。深怕莫非定律發生,我一刻也不敢離開太久,
誰知道下一秒戰局會不會有所變化?
14局…15局…17局!!

莫非定律終究發生了。在11點時我覺得我先拉個屎再出來看,
就在我正要走出來的時候,全壘打出現了。
我還是沒有第一時間看到畫面。該死的莫非定律。昨天更是令我搥心肝。
除了最後看到一堆橘色的「髒東西」丟下來之外,
還有這個爆笑的打擊…

我無言了。今年球季就這樣結束了。還是以一堆驚奇的方式結束,
像是最長的比賽、一堆5:4的比賽以及上面影片那種情況。

我不去7-11啦!咬我啊!!!

宿命般的比賽

這是昨天的比賽,被我看到最後一眼。
然而第三場比賽,也是十局下半五比四!

如果再回到更早以前,2001年的總冠軍戰第五戰,
也是以再見…失誤結束比賽。

待會的第六戰…奇蹟要出現啊!!!
==最近的課太擠了了吧!甚至還把假日吃掉拿來考試。
然後8051做不出來,還是依舊要交。
再來下禮拜就要第一次報告專題,
我必須在這幾天寫出第三第四部份,對了,
我看C語言的作業要隨便「改」了。

一切都是這樣的趕。

〔專欄〕小時可愛,長大變態

圖片
每當我看到有人對著小嬰兒或幼兒說:
「哇~好可愛」並且逗弄的時候,我都會想到這。
沒錯,我很喜歡一些動物,尤其是毛茸茸四隻腳的那種,
牠們小時候也很可愛。

可是,我怎麼也沒辦法把人的小時候與動物的小時候相提並論。
先從外觀談起。
說實在,看著小時候的照片,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我無法對著無毛的猴子,咳,類似無毛的猴子產生一種想要親近愛護的感覺。
尤其是當你知道你的人生前幾年都在睡覺、哭鬧以及流口水中度過時。
呃,上面那一句有點多餘。

這只是其次,我主要針對的是,每個人都有小時候嘛。(廢話)
那麼,那些所謂壞人,或者是我們身邊周遭一些鳥人,
小時候都是一樣可愛吧?
對,誰知道為什麼過了幾年後開始被某些東西污染了他們那殘缺的腦袋,
導致人見人厭,變成了別人口中可憎的對象?
當你看到這個人就倒彈的時候,你看到他小時候的照片還會覺得可愛?
若屏除掉個人喜好,也許可以。
但是,你絕對不可能去除得掉。
你會恨不得回到那張照片生成時的過去,把他給宰了。

每當我在一些場合看到小孩子說著天真的話,
我不會想他現在是多麼的天真可愛,
而是想,再過個十年,搞不好你這小子就成了別人眼中口中避之唯恐不及的王八蛋。
光想到這,我就覺得…長輩們別高興太早。
眼前那可愛古錐的毛頭小子只是假象。
以後他若天天跟你伸手要錢、成天打混、偷雞摸狗,跟一堆不三不四的傢伙混在一起,
你再來回想他的可愛,也沒用。

人是很複雜的。
不過我想,這一篇一定有人會罵我想太多。
個人意見嘛。

香港仔松林

本來依照進度要寫以前的老師,他不在我的計畫範圍內。
只是,不知怎地,在上課的過程中腦海飄出一句:
「不要蔣花啦~」(不要講話啦)
喚起我對他的印象。

他是我國中二年級開始來的歷史老師,還身兼童軍課教師。
說實話,以上課方式來講,他沒什麼可以討論的,
因為我反而比較對他突然轉頭皺眉對著我們說那句口音極重的
「不要蔣花啦!」印象超深。
啊,正確的說,他上課幾乎都是用很重的鄉音在講歷史,
我不想睡也難。

某次他放我們自習,當時我是排長,我正在改其他人的小考考卷,
結果他冷不防地敲了我的頭。我嚇了一跳。
其他同學在旁邊說:他要改考卷。
有必要這樣嘛…

記得他為這類小事噹我還不止一次。
另外上童軍課時,我在座位上打童軍繩打得很好,
怎知我一叫上去後一直打不成功,
他就在旁邊一直念…卻不教如何處理,讓我很難堪的下台了…
其他人也為我打抱不平,直說他一直逼人…
其實他比較好笑的點在當有同學說了笑話,他那種想笑卻不敢笑的表情。

他禿頭,長得很像某個港片演員,只是我說不出來…
搞不好是他演的。XD
現在?搞不好退休回香港去了。

喔!他很難寫吔!沒梗!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1-5

掐指一算,距離結訓(明年)1/8只有三個月。
現在目前為止,我們還有部份作業還沒處理掉。
真是令人擔心。更別說我們題目還沒確立,
以及之後會不會有錯誤要大修的可能了。我真是擔心以後未來能做作到什麼。
萬一做個幾個月發現這種生活不適合我,我又該何去何從?
你看看人家所謂「工程師」,就是燃燒自己生命,也未必能夠得到該有的報酬,
這不就跟我之前所「唾棄」,所鄙夷的搧屎分隊地餐搭伙承辦人這職務一樣嗎?
而且,前者是你想辭職也辭不了,
後者一辭,然後呢?我要做什麼?
人生只是無盡的煩惱。說點別的東西好了。
最近正是職棒進入季後賽的時期,然而現今似乎沒有辦法完全關心比賽戰況,
無論是早上場的洋基或者是下禮拜的兄弟…
再下來,NBA也快開打了,我依舊看不了半場比賽。
想一想,以後工程師的生活也是這樣無日無夜,
我又想跑了…囧
PS:邱小姐似乎發現了某個秘密,我是不是該毀滅底下某篇可當呈堂供證的文章…

喇叭彪志〈五〉

好圓的月亮啊。
這是當然的囉!明天就是中秋節了嘛。
尤其是三更半夜的時候,營區道路的路燈都關了,
更顯得月光的皎潔明亮…等等!為什麼我人還在外面?不是早該躺平了?
這一切都是帳冊惹的禍。

話說回到週一那天接近下班的時間,本來慶幸我已經把一些事告一段落,
想說既然帳冊一天也搞不出來,就明天再拼囉!
只是,分座下達了指令:「你今天就要把帳冊打洞穿成冊,明天一早開始跑了啊!」
「不盯著你們都不會動啊!」「都要講一步才會做一步!」
我開始感受到那股怨氣,那股沒有把帳冊生出來就要把我生吞活剝的氣勢…

完了。我心想著,今天該不會要八點才回得了寢室吧!
「那個喇叭(喇叭替換原真名),你教Ka'Oh怎麼key怎麼印報表!」
分座自己也沒有想要下班的意思,並且不時地走到我的座位旁邊站著,
正確的說,是盯著我看。我緩慢地把每份文件打洞,
因為打洞機不能打太厚的文件,所以整個進度又更慢了。
但是,最重要的目錄、預撥表、調節表、收支平衡表、大表,我通通都不知道怎麼key。
「我不大清楚這是要怎麼弄,你就把這些…那些…key到裡面修改。」
這是喇叭志在這一天唯一教過我的一句話。
因為他說他弄空餐比較不懂我地餐的東西,因此,絕大部分是我看著以前的帳冊,
一頁一頁邊看邊做…。

現在有了疑問。那他做了空餐這麼久,不是有在幫忙key in帳冊的東西嗎?
他到底學了啥鬼?說真的,
他除了可以使我感覺「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待在辦公室」的用途之外,
完全沒有作用。
「好事聯播網:現在時刻,九點整。」
要報加班啦!這時的我才弄懂上面一大堆表的作用,印出一堆該有的文件。
可是問題來了。我發現大表中收與支兩邊的數字不一樣。
正常人想也知道,一定有問題。然後我就這樣繼續尋找著裡面每筆項目的數字,
一欄一欄去找去對。
不然主計科的簡老太婆也不會放過我。分座也在九點多時離開了辦公室。

到了11點多左右,我總算找到了問題所在。
至於過去兩個小時中,我除了除錯之外,
還要把一堆收與支的案子金額key到每天採買要key的系統內。
結果一對又發現錯,讓我又要一筆一筆重key。
而當我找到問題總算把大表改好之後轉頭發現,
喇叭志已經人坐在椅子上,兩腳放在桌子上睡著了。
我不想叫他了,因為…沒用處。

好啦,現在要來印其他沒印的部份了。
因為之前改來改去,導致先前印的東西通通不對,現在總算印好了,
我還要把這幾份重要部份弄出簽呈…訂好釘書針!
弄好簽呈的時候已經是…大約凌晨一點。
你沒看錯。因為收音機一直…

袁小迪、向惠玲-漂泊的愛MV

來首台語的。
不要笑!想當初就是靠台灣龍捲風(!!)衝起來的!

歌詞:
==

(女)你漂泊的人 漂泊的愛 漂泊走天涯
(男)心 滿是傷痕 已經超載 氣魄展袂出來
(女)等無一句交待
(男)苦楚萬般無奈
(合)咁一定要失去後 懺悔才會知

(女)日黃昏紅紅的天邊彩雲  刺激阮茫茫的空白靈魂  
青春是袂凍擱回航的船 袂凍擱打剩
(男)一支煙 吞吞吞透入心腸  對你的虧欠阮條治嘴唇  
給你的結局是有緣無份 寫無新劇本
(女)你的人 
(男)漂泊的人
(女)你的愛 
(男)漂泊的愛
(合)漸漸消失在最遙遠的無情海
==

第二句暴露了我當時風靡著某鄉土劇。
到現在最後五集的影片檔還在我電腦裡…

回到現實,現實告訴了我,必須做出C語言的資料庫作業、
讓0851(恁爸無閒)的8051專題、Linux程式作業和最後的大專題…
但是成效不彰,我甚至忘了我昨天到底在幹什麼。
除了解決掉早該看完的Keroro電影版之外,好像也不知道做什麼,
好像看了一下Linux最近教的進度之外,啥也沒動。
今天則是把C語言作業勉強把一定會出現的程式碼修修貼上之外,
就…算了。

明天又得出發到教室了。雖然我比較想龜在宿舍當個隱蔽青年,
但是現今有位喉嚨不大好的咳咳少女會注意誰想當落跑雞…
讓我不得不成天都在206教室。
可是,安西教練,我想要睡午覺…

加上天氣詭譎多變,氣象局放話說要下大雨,一想到我的鞋子恐怕要濕掉,
就更加煩悶。其實真正的原因也許是我好久沒回家了…

1002中秋前夕烤肉

圖片
在兩天前辦了之前說好的烤肉大會。

地點在頂樓,我想讓房東邱小姐知道這件事的話可能會抓狂…
不過先斬後奏了,沒差!
把東西搬到頂樓之後,才發現風勢相當大,因此又把烤肉架群再往上搬一層。

我也難得可以登上頂樓,才發現景觀是多麼的良好。

往樓下一看,我所住的地方附近超多荒地。

上圖已經可以看到陸光路了。

夜幕低垂,又是一番景色。

生好火後便開始烤肉了。只是當天不知道為什麼,我吃不多…

現在我光看就很飽了…

實際上圖中的東西還有一大半未消化完…

正所謂另起爐灶。

我也開始偷拍了…



男哥,你是想被磚頭千年殺嗎?



江上,你這關公…現在看照片還是看得出來臉有紅到…

這天至少發爐三次,不過拍起來色調好奇特…

此時我沒喝酒,我只是想躺著…

到了九點多,雲層也逐漸散去,看到了月亮。
雖然還不是中秋,但是月亮依舊很圓。

我交待完啦!

〔密技〕讓EXCEL重複列印標題

雖然我們用WORD的機會比EXCEL多,
好歹參考一下吧。
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當我們在使用Excel的時候,資料時常都有超過一頁以上的可能性,最麻煩的是按下列印時,就會遇到第二頁以後無標題的問題。如果您還在使用「複製」來讓每頁都能出現標題的方法,那您就太沒效率了!其實如果要讓每頁自動出現標題,只要輕鬆幾個步驟就能完成!
Step1.開啟檔案後,依序從〔版面配置〕活頁標籤的「版面設定」群組中,點選〔列印標題〕按鈕。
2.出現「版面設定」對話盒後,切換到〔工作表〕活頁標籤,上半部可以設定要重複列印的標題範圍。這裡以標題列為例,點選標題列後方的圖示按鈕。
3.再來選取標題範圍,這裡以「$1:$2」為例,選取完畢後記得點選「版面設定-標題列」後方的圖示按鈕。
4.將標題範圍選取完畢後,再按下〔確定〕按鈕即可。然後按下鍵盤上的〔Ctrl〕+〔F2〕就可以切換到預覽列印。
5.最後,再依序從〔預覽列印〕活頁標籤的〔預覽〕群組中,點選〔下一頁〕按鈕,這裡就能確定第一頁以後的頁數都已經加上指定標題了!
==

颱風來了,氣溫突然莫名地下降,
之前熱的要死的天氣在最近幾天變的截然不同。
好家在的是,烤肉時半滴雨都沒有下來。
現在窗外可刮了風,應該也在飄雨…

從家中已經帶了幾件長袖的衣服,只是我好像沒有提醒要帶長襪。
本來打算中秋節這幾天回去拿東西的,但是調課一搞,
于小智的課提前到週二上,我得明天弄出他要我們做的作業。
假使我昨天回去,今天我就得回來!
我筆電沒有灌VM,沒辦法打作業。
看來我將創下最久未回家紀錄:至少兩個月!!

現在有為專題打拼的味道了。
剩下的四個月,要弄出一點東西給其他人看,
著實不是很容易。更重要的是,大約到今年底就要開始修改自傳履歷等,
還有面試…那時我又會在哪呢?
真是漂泊的人生。

〔專欄〕宅,其來有自。

這件小到不能再小的事,發生在我來這裡上課之前的七月。
雖然只是我所看到的一個小角角,
卻引發了我心裡有如蝴蝶效應般的漣漪。

那天中午,家裡開放中餐自理。
中餐自理是相當難得的事,為了共體時艱,
家裡幾乎都是自己開伙,除非家中生意太忙,或是媽媽煮到煩了,
才會開放像這樣的歡樂時段。
(所以什麼花蓮有名的小吃、點心,根本沒有機會去吃…別驚訝)

簡單說明完,接著到我騎著機車載著我姐到肯德基去買中餐了。
到了店面,人雖然不多,但是點的餐似乎要花點時間做,
所以我們只好找個座位等。這段期間除了喝著手上一杯他們打發,咳,
怕我們久候所給的飲料外, 就只能無聊的看著排隊的人。
中午的時候,最多的就是學生來排隊。
此時,我看到了一個國中生,他吸引了我的目光。
不是他多麼亮眼,而是他的穿著…
他背著書包、穿著制服(廢話),跟著媽媽一起來點餐。
只是,那條褲子怎麼我越看越怪…因為褲管有點短,使得底下的一截白襪露了出來,
搭配著看起來像是球鞋的鞋子(我忘了),以及他理那有些「整齊」的西裝頭,
整體而言,就是一個怪,連普通國中生的樣子都稱不上。

我的耳邊想起了以前常常跟我說的那句話:
「你就隨便穿,反正沒人會看!」
每當我出門時都是這樣跟我說的。
好個隨便穿,我就這樣把穿著「隨便」的風格到大學去了。
到後來我才明白,不要說特定場合,就連一般場合「隨便」穿都有問題。

之前在中大校園裡,我又發現了無敵藍白拖的蹤跡,他的主人穿著他向一間教室前進著。
某篇報導關於校園穿著的新聞寫到,教授看到藍白拖同學要上台報告,
連忙要他換雙鞋子再來。想不到現在還有人執迷不悟。
隨便穿嘛!家長們。穿的宅不是偶然,
也許就是你們說的那句隨便穿產生了某種程度的效用。
至少,我就這樣被蒙在鼓裡好幾年。
再怎麼樣,人還是先看外在的,外國研究已經做出這麼明顯的結論,
你不信那是你家的事。

一想到我那短褲拖鞋扛下幾乎那時四年的治裝,
才驚覺到那時懶得洗襪子的我犯了很大的錯誤…
現在改,還來得及嘛?

我啊知。

0926永安漁港+楊梅遊記

圖片
過了一週才有時間寫寫該交待的圖文並茂版。

上週考完試,看完我的牙齒之後大家就去衝之前吵著要去的永安漁港。
由於本人某天發神經,一路往西,向著未知的道路前進,
變成了先遣部隊的偵察兵,我先看過了永安漁港。
所以這次我理所當然成了帶路的人。
路上很好走,除了到新屋時要左轉之外,一路都是直線,
最快可以飆到70公里,不過還是要安全駕駛,我說真的。
(要不是某人說快睡著了…)

接下來就不用多說了,到的時候已將近六點,
就先看看風景吧。



門口還是要來一張。

吃飯最大啊!所以就先找轉角進來這一家開始點菜。
只是生魚片太少了!而且哇沙米不夠辣,因為我沒流鼻水。

吃完後爬上我之前拍的那座景觀橋,不知為何唯獨這張曝光過度…
所以超亮。

你看,這張就不會啊!
在橋上拍照的過程中,由於風太大,曾經把相機吹落…
好險我有綁帶子在我手上,不然你們是看不到這些照片,
而是隨著風沉入大海…


東吃西吃之後,看到行動咖啡聽就點了冰沙坐下來喝了。

我有看到月光海,可惜拍不出來。

本來想用這張當文章封面相片的…不過這麼做的話我應該會被打。
看到我手上拿著相機,就警覺到我想偷拍;
只是妳們千算萬算想不到,在玩鬧的時刻我會突然按下快門。
剎那便是永恆。警覺性怎麼不見了呢?

吃完後,又在「建議」之下,衝到楊梅鎮的山坡上喝個茶。
只是我沒料想到會來這裡,騎車上山坡沒穿外套的後果就是我騎到皮皮撮…

到了這個喝茶的餐廳(抱歉我真得不知道這叫啥),
外面的溫度計是20度。裡面的價位是100up。
我錢包又失血了…


最後將近11點我們回家了。在以車尾燈互相辨識之下,
回到了宿舍,但也差不多晚上12點…

最後這張,我是不會再玩第二次的…
邊騎邊拍有夠冒險…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