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9的文章

喇叭彪志〈四〉

他當然還有個工作,那就是負責收我們的莒光作文簿。
想也知道莒簿上是不要太講真心話的地方
(因為「一家烤肉萬家香」,一人出名天下知),
但是奇怪的是,在我問為什麼會看我莒簿的內容時,
他竟然很正經的跟我說:「我是負責看莒簿寫什麼的。」
我後來才發現(每次都是後知後覺…),會認真在看莒簿的只有班長以上的人物…
也就是說根本沒有人指配他當「心輔士」(比喻)這職位。
此為他喇叭第一次所響起的號角。
會這樣說只是合理化地監控我有沒有寫他什麼壞話…這點以後會發生。

收集所有人的莒簿到大樓是他的工作,但由於我帶了台腳踏車進營區,
也合理化地把部份的莒簿給我運送…
好吧,我想既然我有車,給一下方便順便也無所謂。
只是我給這種人方便只是給他更多的偷閒時刻,
增加我自己額外的業務…

我脫離了菜比巴第一個月不能排假的時期。
但是,對家就在附近的我來說,排長假無意義,
第二就是我的工作是類似平時的週休二日上下班制,
必須配合高階單位他們上下班的作息。
做為帳務組的學長,他理所當然地接下了替我排假的任務。
他說:「每個禮拜都排六日,這樣OK吧?」
我疑問了。因為照排假方式,大月10天小月9天,
再加上新兵第一週沒有休到的兩天,每週休下去還有四天的假。
結果他很正經的說:「新兵前三個月是不能排休假的。」
「假不會吃掉,以後會還給你。」(以上分別為喇叭二與喇叭三,後來都被推翻了)
我就這樣只好乖乖的把這些假積起來。
(以後我才發現其他組學弟第二個月就開始花掉積假…)

進到了九月,照著計畫,我期待著放假的時候。
雖然跟八月一樣都是兩天假期,但是放隔天早上八點跟當天下午五點就差了15小時。
所以一到九月,整個心情就好多了。
是嗎?
第一週要收假的星期天,我接到蘇班電話,
說因為隔天司令部的人要來視察,所以當天下午六點多就要提前收假掃餐廳。
好吧,算我倒楣,司令部的人吃飽沒事幹要跑來這邊,我們就得掃乾淨給他們看。
結果他們好像也沒過來…
第二週,是個有點飄雨的中秋假期。
可是在放假前我聽到了一個消息。蘇班說他要去受訓到下週三才回來,
但是每個月的月初我們就要趕帳冊出來,現在這個時候我們當然是沒做完的。
坦白說,剛分組來到辦公室,看到厚達幾百頁的帳冊時,
我已經對未來失望了。雖然我現在還是對這過去很失望。
週日我收假了。在我眼睛睜開的星期一,我到辦公室後才發現,
沒了蘇班我幾乎寸步難行,雖然他說可以打電話問,
然而我手機的通話撥出時間已經破了一小時…我當時月繳288。

分座找不到蘇班…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1-4

今天是教師節。殘念的是,在我過去的印象中,
讓我好到印象深刻的老師不是很多,相反地,
卻有不勝枚舉的怪行惡狀成了我之前寫過的回憶文。

最經典的當然就是明義國小教師群,
出言不遜率大約佔去我遇過的老師40%,
舉凡背後打耳光的電腦老師、拿到藤條就會爆氣100%的萬年代課瘋婆子、
以及莫名其妙失智,不知道自己帶那一班亂推人的老太婆、
還有上課會花個10分鐘講佈施因果輪迴的,嗯,還是老太婆。國中的部份,我倒是著墨的很少。
只想到國一健教老師那胖婆每次上課都得靠在講桌上搖來搖去講課,
只差我沒有下課拿拖把把那一區塊的油吸乾…
然後每次小考要抄他念的題目,念超快,完全不管我們來不來得及。
這樣她就有理由因為考不好用她的指甲捏我們耳垂…
坦白說這種懲罰方式…不知意義。要不要順便幫我打個耳洞?啊對,國一還有一個瘋狂國文女老師佩勳…
也是上課上一上會抓狂的那種,具有拿到藤條戰鬥力提昇50%的屬性。
那時手掌沒有被打爆脫皮真是萬幸。
說到這,我記得更清楚的是那個疑似有躁鬱症及雙重人格(Tamama?)的美術老師…
這就得另外要開一篇來講了。高中要說的話,除了說英文像法文的溫某某、「改變」我一生的周導、
大老粗作梗昇之外,再來就是恐怖的音樂老太婆啦!後面兩位就寫過了。

大學…說實在,這部份要有印象很難,因為每學期的課表總是不一樣,
印象要很深的不容易。可是!就是有一位!就是系上的「謝!保暖」。
(我怕她搜尋到這裡告我…)
也具有雙重性格屬性。(這個世界是怎麼了?)
開心的時候,講課拼命講她的梗,開心的不得了;
不爽的時候,馬上臉色一沉,當場讓報告者難堪都可以。
總之她的言行引起不少人反感…哎呀!這樣講下來,我還有兩篇文章可以寫勒。

邰正宵-999朵玫瑰MV

我敢講有人又要說怎麼又是老歌…

歌詞:
==

往事如風 癡心只是難懂 借酒相送 送不走身影濛濛
燭光投影 映不出你顏容 仍只見你獨自照片中

* 夜風已冷 回想前塵如夢 心似冰凍 怎堪相識不相逢
難捨心痛 難捨情已如風 難捨你在我心中的放縱

# 我早已為你種下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從分手的那一天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花到凋謝人已憔悴 千盟萬誓已隨花時湮滅

Repeat * # #

==

經過偽士官長的分析,我發覺我好忙。
忙在有非死不可、有南極公園、有東方海溝、外加我無名還有一個支線!!
目前還同時存有四個信箱帳號…
若要全做完這些事一輪下來,少說去掉半個鐘頭。
但我就是要這樣,咬我啊!!XD

回到正題,我要正經一點。
最近每個禮拜都會有考試安排進來,平時要好好鑽研的機會不斷地被壓縮著,
甭提到我們還有平時的Linux作業,
雖然這堂課到十月中就沒了,解脫了!
也不要忘了,兩個月前說要在10月底做出來的C語言作業,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怎麼開動…

船到橋頭自然直?且問君搭鐵達尼否。
不要還沒看到橋,自己就沉下去了…
到時你只會看到企鵝在你旁邊游來游去…因為你來到南極公園了。(冷)

共體時艱

圖片
圖:王家的三杯兔。對不起,你非食用。

月到中秋月團圓,然而我還未必回得去。
一來車票來回一趟,自強號來回票將近一千, 沒錢啦!
二來,我不知道到下個週末時我的報告、考試、作業有多少…
所以肖想吃我買提拉米蘇回來的人,請到廁所報到,我會製造…呸呸呸!

其實還有另外一件事要報告。那就是我家裡另外一台桌機,
原本也是我主場的那台桌機已經五歲了。
沒聽說過它有任何異常現象,看來還是安安穩穩地帶著我媽上網。
五年吔。我上一台主機板在第三年半的時候突然顯卡抓不到,
宣告淘汰。那時的記憶體還是用現今已經絕跡的SDRAM。
現在用的?能撐就撐,撐到死為止。

我還是想要一台桌機。不是我貪心,是我已經把筆電當桌機在燒了。
為了以後擴充著想,我還是得有一台桌機。
只是,那時候我應該工作有一段時間了…
至於這台聯想…自求多福吧!我不知道哪天當我聽到萬一一個零件需要換掉,
給我報價五六千時,頭上的青筋會不會熊熊斷掉,把他放進讓渡名單…
沒錢難辦事,上次去家樂福的那一整天就燒掉一千多…
不共體時艱是不行的。雖然我想回家看看我那台電腦安怎,
可是…嗚嗚。

嘖,純粹寫生活的事篇幅就是比我選定好題目寫的篇幅少。
不過對一般人來說,我平常的篇幅已經令人看得吃力了…

913機車長征台北之旅

圖片
最近卯起來都留在學校到晚上九點多…
都是因為那該死的Linux程式設計課,要寫得有那麼一回事,
真的不是我這簡單的頭腦以及簡單的課本兩者加起來就會寫那麼簡單。
也導致我到現在才有空交待一下上次的旅程。

畢業也四年多了,直到現在我才有空拍大門…
誰叫我那時窮得只剩下錢,不,剩下一堆A4紙呢?
對不起,我知道這張照片一出,會閃到一些人…
但考就考上了,算我好運,謀嘜安怎?(………)

傅園。傳說中,大一新生不得入內,否則將遭二一…誰知道。

這天是開學前的社團聯展。我是想不透哪個社團可以騎馬…= =

傅鐘。每天敲21下,剩下3小時給你放空…不,思考。

我們接著看下一張…

活動中心大樓一樓。本來右側是個超大的自助式餐廳,毫無質感可言,
現在變成了高級餐城。說到餐城,要不要加位置啊?(中非死不可毒)

總圖書館。進去晃了一下,沒發現熟人。好像有看到一個容疑者,
不過由於過於臭老,我無法確定…XD

醉月湖。通往湖上涼亭的階梯是有故事的,相關鬼故事請洽谷歌…

鴨子。有霸氣,會看鏡頭。

另外一隻直接在樹下乘涼了。

鵝君。奇怪,看到牠們後我就想先溜去「動物樂園」收蛋了…

NTU最引以為傲的瑠公圳生態池。
本來這塊地是農場的…說到農場,我又要去收我的石榴了!!(中毒過深!)

從這角度看,像在公園。

我一定要跟待了四年的老宿舍合照的啊!
雖然裡面有拖鞋王、大便王、還有講電話超激動的僑生…

後來三年我應該就住在二樓中間那間。不過門禁進不去,無法確認…

最後一張遠觀。照片背後的荒地已變成學子宿舍區。 總之,當時沒有相機可以讓我東拍西拍真是一大敗筆…
不然我早就可以弄個時光隧道專輯了。

好久沒看打群架了

昨天的洋基藍鳥比賽,雖然沒有看轉播(也沒時間看),
感謝現在有youtube,就是有人一定會錄到,才讓我看得到。

然後又讓我想起了十年前的這個影片:

算算也整整快十年前的事了。那時候還上了報紙正刊頭版。
而那個時候我在幹嘛?我是一個16歲的高中生。
只是那時候在「聯考」這個超級大怪獸的淫威之下,
我家第四台合理地不予申請安裝。
所以直到近幾年看緯來體育台重播,我才知道是怎麼打起來的。
有畫面總比只看照片好。
同時我也發現洋將遇到這種事特別激動。乾脆以後開著專欄專門放這些影片如何?
這樣會不會變成我好像暴力狂…

喇叭彪志〈三〉

他到底在辦公室裡的角色是如何?
我一直沒有特別關心注意,因為新手上路,
自己該學的東西就很多了,外加天天不時要收別單位公差的錢、出案子、
審退伙案、接白痴電話
(對不起,但是我真的覺得有幾個打電話過來的人老是問重複的問題…),
還要外加每次月初必定狂趕的帳冊,號稱每月十號前沒給聯隊長批「可」我們就完蛋。
(事實上自從97年3月後就未曾有10號前出帳冊的事發生了…)
哪有時間去關心喇叭志在幹什麼。

不過我時常可以在電腦前輸入資料時,他老兄也在電腦前輸入他被交待的資料,
然後他的那張嘴巴始終停不下來,
據他的講法是,快樂過也是一天啊!
我的耳朵就開始不快樂了。「………,偶ㄎㄟˊ(OK)?」「喔。」
前面通常會烙幾句聽起來應該是笑話的東西,後面接OK。
然後他的唱片一直跳針…不斷重複這些話來干擾我打字的心情。
一開始還覺得很幽默,但是他人一開始機車後,到後來我剩下虛應故事的笑聲。
然後偶爾做不好事,那張嘴又開始:「………,是不是啦?」
這個句型前面通常會念一堆妄加揣測的話藉此挑你毛病,最常見的就是
「你看XXX不爽」,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我啥也不能說,只有:「最好是啦。」回應。
不然真的我不知道該對這種令人無言的責問回答啥?

過了這一兩個月,我大概知道他在幹什麼了。
「支援」空餐業務、填寫假單、捏造,不,製造每個人的行車安全考卷。
看起來很忙嘛。錯了,到後來我才曉得他居然可以把每一件事當成大事做,
讓自己看起來有在做事。
你說支援空餐業務嘛,請注意,地餐的我和蘇班是兩個人做,
後來蘇班在辦公室的時間比我還少,等於我在坐鎮辦公室。
他呢?空餐有位雇員王姐,等於吃下八成的業務,應付主計科簡老太婆的電話也是她,
而喇叭志呢?我聽到他跟王姐間的對話,不外乎是喇叭志怎麼都不學空餐的退伙算法,
喇叭志只負責說:「沒關係啦!」「安啦!」「不要緊啦!」
彷彿這一切都不重要的樣子。事實上到他退伍前,他也沒學會啥算法,
也沒辦法應付其他空餐單位的問題。
他的功能在於幫不會電腦的王姐打資料進去,印出來,僅此而已。

寫假單?我是不懂他為何老在我們上班時間寫最近要放假的人的假單,
後來還在寢室寫假單,有時候快十點才進辦公室。
行車安全測驗卷是應付上級用的,表示我們都有做測驗喔!!
結果他老兄很會見縫插針,只要我下班有點不忙時,就會問:
「你現在很忙嗎?幫學長好嗎?」「這樣不算是在拗你吧?」
(最後一句等於此地無銀三百兩…)
然後要我幫他分著寫考卷和假單。菜比巴敢說不嗎…

〔密技〕google也可以當proxy

吾等都知道,proxy是代理伺服器,可以代抓你要的網頁資訊,
以下內容轉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1. 請先到這個網址「 http://code.google.com/p/gappproxy/ 」,下載右邊的「GAppProxy-1.0.0beta.exe」檔案。

2.將檔案抓回來並執行後會自動解壓,請再點兩下資料夾裡的「gui.exe」檔案,便會啟動GAppProxy客戶端程式。

3.開啟GAppProxy主畫面後,勾選「Use FetchServer」,並填入「http://fetchserver1.appspot.com/fetch.py」,最後按下〔Save〕儲存設定。※Note:設定後請不要關閉GAppProxy,你可按下〔Hide〕讓它維持在背景運作,如果想要每次開機都自動執行GAppProxy,可按下〔Service〕將它註冊成系統服務。

4.保持GAppProxy在開啟狀態,接著我們要設定瀏覽器的代理伺服器,在Firefox中設定Proxy位址為「127.0.0.1」,Port為「8000」。

5. 完成以上的步驟,就可以透過GAppProxy代理伺服器開始瀏覽網頁,平常被封鎖的網站現在應該都可以進去了。想確認的話,可連到「 http://ipid.shat.net/ 」,這是一個用來偵測電腦來源的網站,我們發現瀏覽器的種類竟然變成「AppEngine-Google」了,IP也不是你原本的IP位址囉!
==

今天Linux程式老師彷彿火山上身,平時就在抽問作業,
想不到第一個就是我。
很不幸的,他抽到的題目我卡住沒跑得出來,
本以為依照慣例,他會抽下一個。
「那你做了哪幾題?」咦????
我只好挑了最簡單的第六題,本以為展示完後就換下一位。
「還有哪一題?」那個…你吃錯藥了嗎?
我又繼續展示著更簡單的第七題。終於結束。
然後,老師繼續問著下一位倒楣者,不,同學。
一樣地,遇到沒做的就問「你做了哪幾題?」

在問完所有題目後,老師開始不悅:
「題目不是放著不會就不管啊!」「夜間輔導的時候可以問啊!!」
「以後出去到公司,一樣不會寫,你還是馬上被打回來」
「人家月薪四萬塊請你,你還不敢去」
大概是因為這些在他眼中如同小兒遊戲般的程式,當交到我們手上時,
竟然題題成了龐加萊猜想。
可是!我們上次上課是兩天前的事。也就是說,我們只有兩個晚上的時間想…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1-3

今天校園停了好多車,我看了佈告:
「新生入住日」
難怪了。看著許多菜比巴(自從當完兵後一律都用這名詞形容新鮮人或菜鳥)
到處在校園遊走,以及宵夜街旁邊的社團活動大樓空間變成了臨時家樂福,
前面擺滿了許多新的腳踏車。
那時正值我要買午餐的時刻,我在牽車時聽到了旁邊的家長對著他小孩說:
「你鑰匙都拿到,串好了吧?」「還沒啦!等下再串!」
看來也跟我那時一樣,對新環境產生了種焦慮感,
此刻如果家長加以「為你好」般的連珠砲關懷叮嚀,
就會有些不耐煩。我聽到那位新生的口氣就是這樣…路上也有接待新生的同學拿著板子、穿著背心走來走去,
接下來要帶著新生認識新環境。
想想八年前的自己為了參加所謂的迎新活動,特別一大早搭火車去台北。
其實同一日還有花友會的迎新,結果「又」在「勸說」之下
(誰叫寄給我的手冊上寫著「會有學長姐透露選課訊息」呢?)
大老遠到台北,下午五點多又要趕火車回去。

那時的我穿著幾年後碰到雨水發臭破爛的涼鞋,去大門口會合。
(現在想想,我的形象就這樣被定型了…涼鞋短褲的老伯…囧)
看著漸漸匯聚的人群,我的親友團開始評論:
「看起來女生比較多喔?」「嗯。」
沒錯,現場看起來,我找不到幾個男的。等到一定時間後,就這樣被帶著走到活動中心二樓,
進行接下來的簡介與自我介紹。
到現在仍一樣地,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我介紹。
匆匆地說完自己的背景就趕緊坐下了。
活動時間變成新生自行聊天時,我就趁此時進行我最大的目的:問學長姐哪個老師好。
然而我的腦袋沒有想到那麼多,不知道共同科目的老師一堆,
根本也問不到什麼。我也忽略了與其他新生彼此的互動。
不過也不能完全怪我,我高中三年來跟書本面對面的時間比人還多,不看還不行。
叫我去跟人聊天,拜託,先叫我去跳醉月湖吧。最後又趕著火車回家去了。但是回到家我一直研究著選課的事。
想不到我終究選到了英文科的地雷。
八點這要早起的課,加上教授選的教材每篇課文份量「精實」,
字有如螞蟻般微小,一篇六七頁,
還要加上教授他解釋課文講到關鍵處還令人傻眼地呼嚨帶過,以及他那平鋪直敘的語調,
讓我萬分的想要回去躺在寢室,一樣都想睡,我寧願回宿舍。
最後我怎麼pass的我也不知道。後來這莫再提的四年就這樣度過了(按:一語帶過?)。
我最有回憶的不是跟誰誰誰出遊(因為沒車…),
而是某些人的「經典」話語與現實。這點我就不提了,點滴在心頭。我又回到了現在。事實是,我好想再讀一遍大學。
如果有回溯器擺在我眼前,我絕對不會猶豫按下開關…

趙傳、辛曉琪-彷彿是昨天MV

最近一直在啟動儲思盆的功能…


歌詞:
== (辛)深深愛 癡癡戀 無怨無悔誰也沒法兒勸 
那時我愛似湧泉 其實愛已不完全 只是我沒發現
人還在我身邊而幸福卻已離我 那麼遠(趙)剎那間 又好似 回到昨天我試著讓諾言實現
可是我不知如何再往前 面對或是欺騙 兩邊都是深淵
無論我怎麼選 都面對墮落的邊緣 或是傷悲的容顏(辛)彷彿是昨天(趙)彷彿是昨天
(辛)卻已回不去那天(趙)回不去那一刻纏綿
(合)雖然愛曾如燦爛的火焰(趙)彷彿是昨天(辛)回不去昨天 就算你有心
(趙)將舊情從溫一遍(辛)才發現(合)時間讓妳我都改變==

時間進入九月。而課程也號稱將進入核心階段。
果然嘛。新兵下部隊最快樂的七天結束了,前面一個月的歡樂課程沒了,
取而代之的是搞不太清楚在幹什麼的語言。C語言一個就夠了,他又衍生出了好多分枝,像生長在Linux上的版本,
長在8051處理器版子上的版本,除此之外還有組合語言,
我實在不大理解為什麼我要知道CPU怎麼把指令丟來丟去…
在思考它是怎麼把暫存器裡面的東西丟的瞬間,CPU早就跑了幾千萬個指令了…
我差點忘了,以後還有個C++,他又是全面進化的一個產物…我已經可以想像到以後幾年我留在公司加班寫這些冷血的東西,
下班之後回到家面對的還是冷血的東西(電腦)。
週而復始,一年過一年,何時是盡頭我也不知道。
罷了,這都是為了符合那些「期望」,那些認為你的腦袋就是該考好成績,
進好公司,得到好待遇如此普遍卻氾濫的期望。

昨天說出自己要騎車到台北的期望時,果不其然地遭到「勸說」,
每次都是這樣。我會不知道這有多遠嗎?
我會不知道路況有多複雜嗎?
別人或許都開過蘇花公路好幾趟了,難道沿路的落石和霸王的砂石車就不危險?
為什麼我不能像別人一樣被獲得信任與授權?
再三年多我也30歲了吔!要不要看看其他跟我同年紀的人都在做什麼?
我又在做什麼?每次都說要獨立自主,然而每當要有所突破時,
又開始提出很多讓人心生恐懼想退縮的情況進行勸說…
然後講電話的音量講到可以讓不必要知道這件事的我姐知道…
心情實在差透了,所以昨天我才會想一路飆到海邊去…深刻覺得某些事一一報告出來只是徒增我自己的困擾。
連我拉幾坨屎都要關心了。

東晃西晃,晃到漁港

圖片
今天在外面吃完飯,不知為何覺得又再度陷入悶爆的情況。
當我騎到民族路那條路時,我不打算轉回宿舍,而是一直往西騎下去。後來騎一騎,想到乾脆就衝到漁港去看海。 明明不知道路,卻還是一直往下騎。 到了漁港之前,還繞錯路跑到沙子路…
要曝光久一點才會有這種效果…觀景橋。

另一側。


靜默的漁船。 不免俗的要拍一張與招牌的合照來表示我真的來過。


夜景。我啥也沒吃,因為我只是想看海。我沒有要跳下去。 就這樣匆匆又飆了20公里的路回去了。 在去那的過程中,有台白目的紅色March以我手可觸及的程度, 硬佔到我的路權想超車… 如果我因此擦撞怎麼樣,他就別想好過…

不是在抱怨什麼的延伸閱讀

圖片
前面有一篇寫到我真的不是在抱怨什麼的文章。
它突然勾起了我記憶中另一個別人的經歷。
時間要回到大學時候。

大三大四那時每晚我與最好的朋友--度龍800等級的電腦訴說心聲的時候,
(這樣寫起來應該看起來不會宅…吧?)
我的室友常常跟他其他兩位同樣高中的室友講他的苦惱。
起初我也沒在意,因為我只在意我自己,(好獨…)
被一堆的問號擠滿了我的腦子,以致於稍微產生出一種反社會人格特徵,
好在沒演變成我拿刀殺進系館…我在說啥?
繼續,我每天這樣聽下來,我一直聽到某個關鍵人名,應該是他同學。
雖然我不認識,但是我也知道了,那個人是困擾源。

怎麼個困擾法呢?我聽我室友有時用高亢的假聲模仿她對他說的話,
內容大概是她跟室友說的一些關鍵對話。
然後最後補一句:「真是糟糕啊…越陷越深了」
雖然這樣,我還是無法瞭解全貌。這樣有什麼好困擾的。
最後我室友公佈了她寄給他的信件內容,我總算知道了…

信中內容大概是不滿室友一再閃躲她,她都表現的很積極了,
為什麼一再不願正面回應…等等。
懂了吧?這是倒追!!
你說他帥嘛…我只能說我們這一寢都是老實人樣。
你也許會問,可能女方長不怎麼樣吧?
我告訴你,他們系上辦的畢業舞會,我看了裡面幾張照片…
如果我是我室友,我老早就不是團長了。啊!!!!!!!!!!!!
至於我室友為何不面對她、接受她,那就是個人的喜好與考量了。

所以我能說什麼?光是看外貌來評判一個人的受吸引程度,
那是不準確的。絕對不準。至少在我身上看到不少與感覺經驗自相矛盾的例子。
「該是你的就是你的。」阿茂說的對,我走錯了,我不該來到藍星上的。
對不起,我不該繼續存有任何幻想的。我只是來執行「藍星人生體驗」任務的。
總部快帶我回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