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0的文章

〔專欄〕砂礫裡.是.撿不到.珍珠的

圖片
※本文帶有主觀意識,可能引起爭議,請小心閱讀,不要丟作者石頭。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2-1

現在似乎只有週末時段才有空寫東西了。

剛來的這一個禮拜,我們這群菜鳥純粹的只是聽課,
聽著信用卡刷卡機是怎麼的運作、機型,還有相關格式與代碼。
中途下課至少是一小時半後的事情,所以我必須很努力的克制自己度咕的欲望…
雖然我察覺到幾次我是坐著睡著的…又來了。

在前天,我跟著外勤工程師回來才發現,
我們已經被分好組了,我被分到聯合信用卡組,
現在正要研究新格式,可能日後將有一番「好日子」…
這也是上頭安排的,由不得我選擇,就跟當兵被分到鳥餐廳一樣…

我能不能看懂程式要改啥鬼呢?
以後會不會出什麼爛BUG等著我修呢?一定的。
還有以後如果有問題,我們會常駐在聯合那邊,
屆時會是什麼樣的光景等著我,我也不知道。

好好享受一下一個月的快樂時光吧。
日子一久,我不知道以後回到住所時,還有沒有精力上網打這些字。
唯一的好消息是,我快要有公司的電腦了,上班時也許可以看到我出沒於噗浪中。
只是我要注意一下後頭的座位經理在不在就是了。
菜鳥沒得選位置,只能挑剩的,所以只能看著學長搬到位置相當優良的死角區…

這就是上班的生活。

關於我租屋處

圖片
說說我住在哪好了。 簡單的講,走沒幾步路就是往民權西路站的地下道。

林強-向前走MV

圖片
歌詞:
==

火車漸漸在起走 再會我的故鄉和親戚
親愛的父母再會吧 到陣的朋友告辭啦
阮欲來去台北打拼 聽人講啥物好空的攏在那
朋友笑我是愛做暝夢的憨子 不管如何路是自己走
OH!再會吧! OH!啥物攏不驚
OH!再會吧! OH!向前行

車站一站一站過去啦 風景一幕一幕親像電影
把自己當作是男主角來扮 雲遊四海可比是小飛俠
不管是幼稚也是樂觀 後果若按怎自己就來擔
原諒不孝的子兒吧 趁我還少年趕緊來打拼
OH!再會吧! OH!啥物攏不驚
OH!再會吧! OH!向前走

台北台北台北車站到啦 欲下車的旅客請趕緊下車
頭前是現在的台北車頭 我的理想和希望攏在這
一棟一棟的高樓大廈 不知有住多少像我這款的憨子
卡早聽人唱台北不是我的家
但我一點攏無感覺
==

我也向前走了一步,那就是今天。
今天雖然很不爽的被不知打哪來的蚊子每隔一小時叫一次,
害我睡不大安穩,但是我至少還記得今天不能遲到,
因為這是上班第一天。

住在民權西路捷運站旁,時間步行到公司綽綽有餘。
我大概在八點半左右才出門,時間點是不少公司所要求的到達時間,
或許羨煞不少人也說不定。
看著自己的裝扮,還真不習慣脫離學生時代的樣子。

到了公司,才發現自己並不是如同104上面所說的,
只徵選一人的工程師,跟著我進來公司的人還有幾位,精確的說,
有五位。其中一位的職務是軟體測試工程師。
看了大家的穿著,赫然發現我自己標準到不行,
連經理也沒打領帶,只有我西裝外套、領帶、褲子一應俱全。
不過這也是應該的吧。
只是我很難想像如果換做是我穿著休閒裝扮來報到,
而其他人穿著正式時,我會有多囧…

填了一疊個人資料後,接著我們就被帶去認識各部門了。
我爆到的地方是總公司,接下來上班的地點還不一定,
也許是在第一關面試的大樓,抑或是總公司的七樓。
聽著簡單介紹的讀卡機機種與格式,我開始意識到這裡說操不操,
說涼…哪裡會涼了。
程式搞不出來我就完了。

It's my life in the future.
最後附上本人西裝半身照。

永別了,1C6

圖片
當你要離開,想我,用你最後的鏡頭。
(好像跟某首歌歌詞類似?!)
今天我就這樣離開了我住了長達半年,不只ㄟ,七個月的72號。
雖然昨天依舊以11度等同於露宿街頭的溫度睡了一晚,
但是今天一早醒來,也終究必須接受這是最後一天的事實。
為什麼我會這麼懷念呢?

之前也提過,在我剛來的時候多的是螞蟻,
大的小的兩種勢力都有。
也因此,我的垃圾桶被荼毒好久,吃完剩的零食包裝袋就成了牠們的糧食來源。
甚至,行經路線經過我床舖上的冷氣線路(如圖),
有幾隻自己迷路不講,竟咬我眼皮叫我起床!!!
怪我勒!

再來是我房間裡那個開不了的櫥櫃門,據說後面是管線,
每天早上我只要聽到水聲流過,就知道樓上起床了,還剛上完廁所。
說到這,我又不得不提一天可以洗三次衣服,住第四間的煙蟲工程師。
他讓我成為噗浪上最熱門訐譙人物。
本來想最近嗆回去,但是我最後待也沒幾天,就不管他了。
總之,住在那邊所做的任何事,都成為我難忘的回憶。
雖然我不認為頂樓水管破裂跟我們有關…(噓…)
我的腳踏車前輪爛掉了,留在那邊等著處置,應該沒人會要吧?
除此之外,沒有什麼東西留下來。

永別了,1C6,雖然這房間擁有兩間窗戶讓我冷的半死,
但是通風的確很好,如果天氣好的話。
看完最後一眼,我關上了房門。
就此告別。
我是TI503最後一位離開的。能夠當一個closer,算不賴吧。

喇叭彪志〈十三〉

在他擺老後的一段時間,我完全沒跟他講話。
正確的說法是,因為每天就這樣忙碌,
我跟他的業務幾乎沒有交集,所以我也樂得清靜,
至少不用應付他那沒幾個有營養的話題。

先跳出這段期間,我又回想到過去有幾段他的言行,
現在,我覺得實在很天才的事。
首先,在我進來的三個月,當然就會得考慮到未來工作的事。
我說我還沒有確切的方向,大概會從本科系去找。
他老兄出了個主意。
「我看你畢業後就跟我在宜蘭那邊的機車行工作,內容是幫忙牽車掛牌。」
「一台車一百(?!),還不錯啊。」
「總比你出來還找不到工作好~」

評語:喇叭極致。
其實他講到掛牌,我已經不大想聽了…
他老兄是黑手起家,專門修機車,
結果把我的學歷講得一無是處,聽起來還要在他底下工作的樣子…
好險我沒心急答應他。
先想想,假設屆時我腦殘跟著他跑,如果出了什麼問題,
他大概又要使出擺老會巨星的戰術了。
除非離開那,否則我絕對無法擺脫被這傢伙吃死死的宿命。
絕對。

另外一件事則是,某天下午,我一直坐鎮在辦公室,
那天不知道為什麼,重要的事一直被其它臨時發生,
卻又不能不做的事攔截優先權,
以至於到了下班,沒有辦法有進展,
我記得的是,那天三點多開始公差陸續進來,
本來該去跟聯隊部大樓的簡老太婆接洽事宜就此擱置。
蘇班打電話問我進度,我到最後只能說我走不開。
那天公差我記得是遠在機場對面的作戰隊,
除了繳名冊之外,又突然說要繳錢,我又得開領據給他,
結果開完之後又來公差繳錢,就這樣來了大概三個單位的,
時間也因此消逝掉。

就此,分座就直批我事情速度一直辦不快。
下午六七點,辦公室撤了,心情低落的我就這樣出來了。
不僅僅是因為被罵,而是我所作的公事,通通是必要的,
我叫公差等,有些等不住就落跑,還是沒辦成事。
而我一旦去了簡老太婆那,就無法掌握回來時間,
因為她這老太婆會怎麼飆人,花多少時間算計我出了什麼錯,
接下來時間耽擱多久,完全是未知數。
總之我在選擇被罵還是應付一群等不住的公差之間,我選擇了後者,
兩種選擇都一樣下場,就是忙到翻,只剩下被罵的程度。
很不幸的,似乎我賭錯了。

他老兄又把我叫去陽台那邊要跟我談談。
隨便吧。反正還能更爛嘛。
他問了問我今天下午做了哪些事,我也大概講了一下,
然後他又講了分座不爽的點。
此時變成了好學長模式(不是擺老模式喔):
「我當初在早點組bla bla…(此段講過去怎麼忙的事)」
「你知…

猛假

圖片
這是一篇遲來的感想文。
之前幾天,起訴書出爐了,幾個已經認罪的球員被列名在內,我不意外。
而不認罪的張誌家、陳致遠,也求刑兩年。
曹錦輝、謝佳賢雖然沒事,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們在沒有比賽的時候,
是過著多麼荒唐的生活…

其中幾位被列名的知名球員,很可悲,通通當過中華隊國手。
還有旅日、旅美的經驗,就連白手套也是旅外球員(黃俊中)。
從這一波起訴書清楚看出,我們的職棒比較像是打給組頭看的。
一邊跟球迷揮手致意,一邊跟組頭、白手套收錢,
枉費球迷舟車勞頓往返各球場,甚至比我還沈迷,購買相關商品。
結果這一切攏系假,你要叫人如何再相信?
先別說今年開幕戰會有多少觀眾,就連我也未必有動力開電視看轉播了。

我只能說好在我當初選的研究題目不是中職,
不然此刻可以證明我寫了一篇無助於改變現狀的東西。
而由於球員一遭起訴,下場當然就是掰掰,永遠不要再來了,
表示曾經是我們中華隊主力的這些人就此被拔除,
國內的人才就這麼多,偏偏多了幾個不自愛的人,
年底的亞運等國際賽,還剩下誰能找呢?

話說,我有兩顆簽名球,是2003年世棒賽所有球員與教練的簽名,
上頭有大聯盟的胡金龍、有日職一哥陳偉殷,卻也有「大魔神」莊宏亮的大名。 如此尷尬的狀況我當然是視而無見。 只是有些鄉民問到他們要怎麼處理手上某一黑人的簽名球時, 你說要是你的話怎麼處理我的狀況呢… 塗掉? ……………
我選擇繼續維持原狀,乖乖地放在我抽屜裡。 畢竟有大魔神的簽名,不管他是多麼垃圾,光是這樣就很特別。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1-12

賀新年,祝新年,新年到,慶團圓;
可是過完年就要去上班~

一到過年,先不免俗的在這邊先跟大家拜個早年。
雖然每年許的新年新希望在我身上已經成了裝飾品。
許願越許越辛酸。

好,那麼我還是不免俗的回顧一下過去一年的日子,
因為我看到某人的部落格最新文章正是在回顧過去的時光。
那正是我過去每年都在個人版和部落格做的事。

過去的一年,前半年的光陰被揮霍在搧屎分隊裡面,
聽學弟說這個分隊將在今年被裁撤,包給外面做,
就為以後被分發的菜鳥感到幸運,你們不用再被荼毒,
甚至少了一隻手指頭之類的,恭喜…
(這段我好像講過…)
也為過去被主計科老太婆教訓到毫無尊嚴的我感到無奈,
如果這個分隊早一年被裁掉,我根本不會陷入另一種悲慘的命運,
更甭提以我的背景來分發,竟還硬生生從行勤被拉過去…

那段日子就不管了,反正連載還在持續中,先不多說;
接下來5/19日退伍後,我終於可以安穩的睡覺了,
也在那個時候申請了噗浪帳號,開始了噗浪人生。
接下來連非死不可也開始經營,不過一開始的幾週我的好友只有四人…
六月,我終於買了筆電,外加一顆外接硬碟,
兩個願望一次滿足,但是我那先前在東華存的薪資也因此失血…

筆電到手後,就不得不提到六月初去聽課程說明會的事了。
這應該又算是改變我一生的決定。
半年的這段期間,除了一心想要可以獲得不錯待遇的工作,
也開啟了很多視野,無論是人還是物。
直到現在,一個禮拜多後我即將步入職場,
如果不是去聽課的機會,以我的背景去找工作,恐怕不容易。
(雖然現在這類工作也不好找就是…)

最後在此祝賀大家,2010年新春愉快,萬事順利。
我的部份,就不期不待吧。
還是那句老話,沒有出事,就是好事。

20100207慈湖一遊

圖片
這是我在回家前最後在桃園出的遠門。

其實那天早上還是陰陰的,但是我還是硬來了。


但很明顯,一到山區,整個霧氣很重。
不過我後來才發現,其實是我的相機鏡頭起霧了…


黑天鵝?



我走到了陵寢,但看起來大家都在等開放時間還是衛兵交接吧,
所以我沒等了,因為快中午,我該去找吃的…


這張證明了起霧的很嚴重…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尊是陳菊拆的那尊…

我後來打算跑去角板山行館看看,不過看到停車位還要另外找…我就打消念頭了。

最後一定要有一張照片證明自己來過。

好啦,我在桃園的日子也結束了,過完年回去只剩要搬家。
說到搬家跟找房子,又是一個爾虞我詐的競爭…
更多照片盡在此相簿。

葉歡 姜育恆-天天等天天問MV

我這麼愛點播的歌,直到現在才波出來…

歌詞:
==

從你走出那扇門 世界特別黑
把我留在夢裡面 靠回憶去安慰
相識到相戀 太多苦你不曾了解
不珍惜怕錯過 太在意怕失落
*兩人用心走一回 點滴都可貴
過去都是我不對 只求你能了解
相愛到相怨 總會有感動和埋怨
我會永遠等著你 只要明天還有你

#天天等天天問 天天盼著你的人
對我痴對我真 付出犧牲
天天等天天問 天天戀著你的吻
我決定陪你到老 甘苦過一生

重唱 *,#
愛你這麼多年 我也害怕斷了線
想你想到深夜 何時回到我身邊
季節不停改變 多少情人各分飛
我一旦說出承諾 每句都是海誓山盟
重唱 #,#
==

不過我現在不用等了。
今天決定主動出擊,問台大那邊的情況是到底要不要用我?
那邊的助理在中午吃飯時打回來給我,
說已經通知老師回mail給我,但是在言談中透漏
「你的專長可能不大符合…」
好吧,我看就直接衝另一間好了。
(抱歉,在此我必須打馬賽克一下,因為本文會同步到非死不可)
打電話過去,人資說因為上週五跟主管講說我可能沒辦法報到,所以要報告一下。
其實,我沒把話說死啊…
後來,應該是人事主管打電話給我,並且說在那天我說無法確定時,把機會給了另一位…
喔喔!!好險我先開槍啊!
所以她說要把那個人的機會收回來。
真是千鈞一髮,如果今天我沒打電話,
接下來還要撒履歷海的人就是我了。

除了上班還是要穿得很正式這一點我不大滿意之外,
(我喜好自由…)
大概已經底定了。
2/22因為他們要展開新專案,我必須銜接上去,所以那天就是我的上班日。

最後真的恭喜我自己,我有頭路了。
可以好好過年了。

可喜可賀 兄弟象葉君璋

圖片
雖然本人號稱是運動迷,尤其是棒球迷,
但是自家關於體育方面的消息沒幾篇…囧。

如果還(有耐心)關心國內棒球的人應該知道,
除了打假球的新聞之外就是國際賽的常客,
以及資深老將葉君璋,
在經過先前一段兩隊主事者不知道在演什麼戲的情形之下,
最後日前總算攤牌後,簽約加入兄弟了。

經過我就簡單說一下吧。
應該還是有人已經不管國內職棒的消息了。
去年年底前,興農牛宣佈釋出幾個球員,
但是其中一位最令人意外的莫過於已經打了14年的資深捕手葉君璋。
球團說法是戰力考量。這句話本身就是一個笑話。
就算他先前說想退休,一個退休儀式也不用考慮?
先前奧運八搶三對加拿大那一場他的表現還烙印在腦海裡,
一個常常入選中華隊的人叫戰力外?
你是用大聯盟水準評判吧?這樣的話,我看全中華隊都要叫戰力外了。

好,釋出就釋出了,沒辦法挽救,大家都在猜是組球員工會的因素。
球團當然是否認的了。
另一方面,兄弟象本來說好要找之前中信鯨的王信民回來蹲捕,
因為打假球案抓了一個,交保一個(據說認罪),
剩下的捕手中,陳智弘的玻璃體質讓他常受傷,陳瑞昌除了年紀大了一點,
他的膝蓋是早就不太能蹲了。
剩下一個林家緯,好像去年球季也不過出賽不到20場…
但是據王信民說,兄弟只有口頭說過要找他,並沒有跟他聯絡…
(真的只是自己在說好的…)
而他決定跟私底下接觸半年的興農洽談…
所以兄弟突然回頭找葉了。

接下來就是鬧了幾個月的人球案,興農突然發聲明稿說,
以後如果別隊吸收興農丟出來的問題球員,不排除解散球隊。
結果兄弟一聽到,馬上ㄍㄧㄨ起來,說暫緩吸收,
並且要興農解釋有沒有包括葉君璋。
興農左邊說既往不就,右邊說無權干涉吸收動作,就是不講「可以」兩個字。
後來葉去找興農高層,還見不到人。
就這樣推來推去擱置了一段時間。所以鬼才相信這跟球員工會無關。

後來會有所進展的緣故在於La New熊在領隊會議提出問題要興農說清楚,
興農也沒辦法打混了,只好說給予祝福且同意。
也因此,葉君璋加盟了兄弟象,這是許多龍迷無法接受的事實。
(還有個事實是,前一個兄弟主戰捕手也是前味全龍的郭一峰,但是據說「認罪」了…)

我也不會想到啊。
要問就問為什麼興農要突然丟出葉君璋。
不然一個用錢也買不到那資歷顯赫的捕手,為什麼屬於戰力外?
所以我從這個故事得到的教訓是,
人家有心要弄掉你,是不需要正當理由的。
就算別人猛打你那鬼理由,只要裝…

喇叭彪志〈十二〉

那天餐廳要大洗。
我們又在辦公室忙到快六點,喇叭說要趕快回去。
我先回到了餐廳,後來才想到…
我同梯說要幫他注意假單,我忘了這回事。
所以我又趕回去大樓裡,找了找同梯的假單,前後也花了二十分鐘才回到餐廳。
一回到餐廳,喇叭已經在拿打掃用具了,看到我,
便問:「你剛剛跑去哪裡?」

我本來想說我剛跑回去拿同梯的假單這回事。
但此刻我的腦袋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想起了喇叭志之前跟我講過…
「以後不大需要幫同梯,自己的事先做好再說」
(奇怪了,說要幫忙拿假單的也是他,說不用幫的也是他,真奇怪)
我心想,說我去幫同梯拿假單,他又要呱呱叫,
隨便掰個理由吧。
「我剛去全家啊!」
錯了,大大地錯了。因為接下來,不知道哪根筋不對,
以下他又開始展現著老鳥的威風。
喔,講白話點,那就叫擺老。
擺老會的巨星當之無愧啊。

「你去全家?你為什麼要去全家?」
「我就隨便看看啊…」
「你知不知道今天要大洗?」
「我知道啊。」
「那去全家幹嘛?之前邀你一起去,你不要,自己又後來跑去,搞什麼啊?」
唉,就算我要去逛,我也不想跟你一起去…
「我告訴你…我們帳務組(一要擺老的時候就會變出「我們」兩個字)
下班時間是跟餐廳一樣七點的,你還沒下班去全家?」
我想,前提是你還沒能先走的時候我下班時間是七點才對吧…
你能先跑的話哪會等到七點?

然而我還不知道這只是個開始。
開始刷餐廳前門的階梯了。他此時就開始喇叭:
「我教你怎麼刷地板,以後學弟來你才會教…」
笑死了,我再蠢也知道你哪天不教,今天教刷地根本是在針對我…
說到刷地…我的腦海開始放映起之前的大洗他在幹嘛…
我在拿著水桶沖水,他老兄到後來看我這菜比巴在沖,
自己就大大方方的蹲在旁邊的階梯抽起煙來。
我真的想一再說,真的很像俗辣…

我在刷地,不管我怎麼刷,他就是硬要挑說我刷的方法不對啊…
不夠用力這種鬼理由都可以講,反正這就是我所說的,
他老兄的嘴已經進化成喇叭了。
後來沖水,他又要教我拿水桶潑水的方法。
我實在不想跟他繼續玩這種老鳥電新兵的把戲,
潑水我也隨便潑潑。我的工作服潑水時被巡邏箱刮到了,他也沒理。

他又有意見了。
「你在潑什麼水啊?」
「我腳打滑啊。」
我的腳真的打滑。不過這不重要,就算我不打滑,我還是不想鳥他。
他接下來繼續發揮他的長處…我也看到此時其他幾個學長來了,
帶著看笑話的心情,因為我聽到了他們悄悄話裡面說到了「電新兵」。
此時的…

幾天前又回教室一看

圖片
我回去的目的是要問證書怎麼還沒拿到。
問完林小姐說過年前會寄出去後,我到了二樓一看,
原來桌椅已經被搬到教室外面。















教室裡面已經開班了。
上什麼課我沒有很仔細的聽,不過很像是在上8051。
至於裡面的桌椅當然換掉了,全黑的,質感看起來就很不錯。
那我當初為什麼要忍受鍵盤架滑軌整組爛掉,必須把鍵盤拿到桌上用忍它半年啊!!!!(翻桌)
不會早點換!!!

算了,說這一切都太遲了。
不知道其他人一些有的沒的小東西有沒有來得及拿走?

最後,我必須補充的是,我早上決定打電話去問第一間公司了。
等太久了。
「您好,我是之前有來應徵的…」
「你是從花蓮來的那個嗎?我有印象…」
「不知道結果是怎麼樣…」
「你是已經錄取了啦,只是主管還沒確定報到時間…你的時間是寫三月一號嘛…」
呃…我想插一下話。
錄取怎麼沒有跟我講,好平靜啊…
現在只等NTU的結果,以及明天另一家公司怎麼跟我講條件,
我再來決定要去哪。
這個年可以交待了,我至少有工作了。
恭喜我自己。
………
……
…。


不要提過年的時候會經過哪一天!!!!!

【南極劇場】搞笑漫畫日和1-11

嗯,本來想說這篇出現的同時,是我宣佈錄取的時候。

可是過了兩個禮拜,還是沒有消息啊!!!!!!!!!!!

一開始接近結訓時,聽到別人打著履歷海戰術便有些狐疑,
難道不怕到時排面試行程排不進去嗎?
事實證明,台灣的HR效率…
所以到現在,我也開始進行了有條件的履歷海戰術,
只要看得上眼,條件欄啥也沒多寫的我就儲存,
我就丟,反正你也未必會看不是嗎??

唉,準備要過年囉!下個禮拜會約的廠商應該不多了。
我還是回家吧。
過完年繼續看看後續發展。
什麼?你說什麼?
你說這個月有一個節日?喔,就二二八啊!
不是?你指的是月中那一個?
啊!我想起來了!

你已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