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2的文章

〔密技〕臉書智慧型好友名單

以下內容轉錄自PC uSER秘技偷偷報:
===

Facebook最近不斷的開發新功能,前陣子以G+的「圈圈」概念推出「智慧型好友名單」的新功能,預設會以你所填寫的個人資料進行智慧型名單分類,比 如學校、工作、家人、摯友等等,讓我們在分享或查看訊息時能夠更有效的進行,還能指定訊息分享對象、區域性距離等等,更強化社群彼此之間的距離及便利性。

Step

1.在臉書左邊的側邊欄多了一個「好友名單」的管理功能,而且自動多了幾項預設的分類名稱。

2.如果你原本就已經有幫朋友做一些分類,而且和新的預設分類重覆的話,可以在右上方按一下【管理名單】→【合併名單】整合在一起。

3.而我們剛剛在分類裡點擊的管理名單,下拉後還有一個是「選擇更新內容的類型」,這可以讓我們選擇要看到這個分類名單裡朋友的哪些訊息,像是針對一些「遊戲控」的朋友,取消遊戲類還不錯,不然一天到晚都被他們的遊戲訊息刷爆了。

4.設定分類名單後,在發表訊息時可以指定某個分類名單來作群組寄送。

5.如果要將朋友拉進去分類,除了在好友名單裡管裡名單後大量新增之外,如果只是突然加入某一個朋友,可以直接到朋友的頁面去,滑鼠移動到右上角的「朋友」後,就會自動出現下拉名單直接選擇分類。

6.而在好友名單中,只要你有設定你的所在地,就會有一個所在地的分類,選擇後可以從【管理名單】→【調整距離範圍】,選擇要在方圓幾英哩以內的朋友才能 看到訊息。這樣就可以設定區域的涵蓋範圍,這樣如果你在某一地方想要詢問附近的地點時,就可以用這樣的功能,得到離你距離最近的朋友回應,比如問某個地方 有沒有什麼推薦美食之類。
===

半年。換句話說一整年的一半人生我居然就這麼度過了。
雖然說有救濟金可以度日,但下個月只能領最後一次。
再沒事可做就等著去台北車站拿厚紙板卡位乞討了。

最近的面談,似乎又回到我生涯規劃癥結點。
沒錯,目前所投遞的工作職缺性質雷同度跟之前很像,
出自於我本來打算再幹個一年後轉業界正職再說。
但就如席間所說,若要轉戰可以趁早進行,
況且,我若能有一技之長,至少做到中程沒有問題。
雖然我明白助理等派遣工作是不可能做一輩子,
只是又回頭做工程師,「那段」期間所面臨的問題也未曾消失過。

求學期間做數學題目,有的同學可以游刃有餘,
有的人就算給解答看過一遍,下次遇到題目還是想不出解決的方法。
我想大概就是那種感覺。
一個題目,大家都知道公式,…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21)

寫到上次的進度才發現我差點漏了一個活動。
那是在跨完年後的幾天,似乎是在我「告解」之後沒多久的事,
大家忙著消化因為加班所累積的假期,
我也不例外,因為累積的補休只能保留半年,
此刻不休更待何時?

大家上週才玩過小人國,跨完年之後當然依舊,
沒有想要上班的慾望。
不知道誰起的頭,決定集體在同一天下午請半天假。
原本說打算去打保齡球,但未能取得共識,
最後不知怎的竟然找到我住家附近一間玩室內雷射槍射擊的遊樂場。

不幸的是因為習慣性遲到的緣故,
外加頭一次玩這玩意,前面還有一攤小朋友正在活動,
我們沒有多少剩下時間可以玩。
經過專業的解說過後,戰役就此開始。
話說我們連地形都不熟,是要討論啥鬼...
第一戰只是純粹的單打,看到人就開槍。
正所謂瞻前顧後,你躲在屏障瞄準別人伺機開槍,
冷不防就會遭到其他鐵三角在後頭補槍。
這遊戲給王癡漢博士想必得心應手,他最會補別人槍了。
(哎呀怎麼生出了一個新綽號.....)

第二戰分組,我跟大姊以及大姐頭同一組。
我當然是負責深入敵軍範圍攻擊人形標靶。
大姊姊跟大姐頭基本上只負責守住我方標靶即可。
在不斷的閃躲以及昏暗的場地中穿梭,我開始想脫掉身上的大紅毛衣了。
最後第三戰,變成男女分組對戰,
由於人數是2:4男方處於劣勢,又加上還打賭輸的人要被臉上畫畫,
使得最終戰壓力遠比前兩戰來得高。
人數先天的劣勢,不少次我被前後包抄圍攻中彈,
結局也一如預期的被擊敗,遭到畫臉的命運。

但不曉得是第二戰還是第三戰時,
看到身為敵軍的小公主行動遲疑,我毫不猶豫的展開掃射,
就在此刻她的膝蓋撞上了屏蔽物。
在比賽結束大家準備收東西,以及洗掉臉上的作畫時,
小公主走出廁所報告了她膝蓋的「傷勢」。
我成為眾矢之的,僅僅出自於我殺紅了眼導致她膝蓋撞上屏蔽物。
只能說有些人轉換到另一種環境時就會產生不同的性格,
有些意外真的只是意外....(脫罪中?)

結束之後,除了到我住處擠在只有4坪大小的房間端詳一會之外,
我們又去了士林夜市到處吃吃喝喝,
席間我繼續遭到奇怪問題的逼問,
以及理想對象的型,結束了一天的行程。
真要說的話,的確是個短暫卻難忘的半天假期。
室內射擊場收費實在太高貴了,不太有吸引人想要再玩的慾望,
除非中樂透吧?
但等到有錢那天,裡頭不乏當媽媽的人,
忙著照顧小孩都來不及,哪裡有時間出來閒晃呢?

到了一月底,曾經說過要把我改造的計畫,也開…

林志炫-單身情歌MV

圖片
我就是故意要放這首。誰叫今天是....
歌詞:
===
抓不住愛情的我 總是眼睜睜看她溜走
世界上幸福的人到處有 為何不能算我一個
為了愛孤軍奮鬥 早就吃夠了愛情的苦
在愛中失落的人到處有 而我只是其中一個 (而我不是最後一個)

愛要越挫越勇 愛要肯定執著
每一個單身的人得看透 想愛就別怕傷痛
找一個最愛的 深愛的 相愛的 親愛的人 來告別單身
一個多情的 癡情的 絕情的 無情的人 來給我傷痕

孤單的人那麼多 快樂的沒有幾個(傷心的人那麼多 我應該勇敢的過)
不要愛過了 錯過了 留下了單身的我 獨自唱情歌
找一個最愛的 深愛的 相愛的 親愛的人 來告別單身
一個多情的 癡情的 絕情的 無情的人 來給我傷痕
這首真心的 癡心的 傷心的單身情歌 誰與我來和
===

最近面試還真密集,上週五去徵NTU約聘幹事,
雖然當天也很快告訴我榮登候補,
等於叫我繼續往下一站前進。
今天則是去面試某協會的老師助理,但速度超快,五分鐘左右就結束面試不講,
他根本沒問我什麼問題,大部分時間是說這邊的工作內容。

說到面試最後問到「你還有什麼問題要問?」
似乎也要硬擠個問題出來才行。
我硬是問了工作地點的問題,因為明明是「發展協會」,
地點卻是在老師研究室裡頭。
星期三前會給我答覆。
如果再不行,我還有別人引介的公司機會等著。
總之不能再拖了,三月是最後一次領補助的機會。
再下去就要喝西北風了。

另一方面,今天獲得某派遣公司來電,她認為我所丟的大陸人士來台業務缺比較專門,
若是改丟另一職位的助理機會可能比較大。
她說要寄信給我參考,我看了一下發現:
這不就是在丟履歷時,那個越看越像某會所釋出的職缺嗎?
難不成我要回鍋?雖然不是同一個單位,
就算是同一個單位我也不可能回去的,有邪惡軸心把持封殺。
那,用幻想的好了。如果我真能回去,上班時的確有機會搭上同一台電梯。
但別想我會打招呼。如果想報仇,機會又回來了?

最後,今天是什麼日子,我就不必提了。
十幾二十幾年不曾改變的立場,至此有如華X品質,堅若磐石。
(不是以軟擊石嗎?)
好像不跟著跳進所謂的「圍城」裡,人格分數就會被評價很差。
就算真的只是時運不濟,別人還是會找得出你身上的「缺失」,
藉此評斷「致命」的因素在此。
很討厭在整個市場被評價成B級甚至C級,僅僅是因為某些不起眼的因素。

然而我堅信,要離開去死團,
絕對不是為了在某幾天可以享受…

〔專欄〕派遣男友?

圖片
近年來由於工資等因素,各公司企業為節省成本,
穩定正職開始縮編,取而代之的便是派遣人員。
派遣人員如其名,像是招之則來揮之則去,用過即丟的衛生紙,
年資沒辦法累積,一年一聘,基本上沒事就會繼續做,
但只要有事(或單純只是不爽你),說丟就丟毫不留情。

追求正職,誰不想要,但翻開各大人力銀行網站所開出的職缺,
好心在職稱前面掛著「派遣」的以及面試時才跟你說,
我們這邊是派遣缺的情況加起來,
大概佔去七八成了吧。(以叫我去面試過的單位統計來說)
派遣人士的角色比較像螺絲釘一樣,說拔救拔,說換就換,
常常在交接,但所做的工作重要性甚至比那些正職的人還要高。
真正屁股相當穩當沒人敢拔的人,
反倒是位居上層,沒看過他們比派遣忙,
領的錢還比派遣多,有事推給派遣的「工蟻」就對了。
整天拿放大鏡檢視誰幹了什麼事,他們的工作彷彿成了監察官。

本篇文章當然不是解釋派遣跟正職間的失衡有如主人奴隸般的傾斜。
而是:某種程度上,所謂「好人」「工具人」「馱獸」的角色,
可以用標題形容之。
本文可以算是XX節前夕的心得吧。
套用該概念,可以得知,我所定義的「派遣男友」的真義為何。

他,可能有事就必須發動機車去載人。
他,可能必須記住她的喜好與禁忌,不喜歡吃什麼或喜歡吃什麼。
他,可能必須因為臨時狀況,想要買某個東西來吃,
你就必須順便買過來。
他,可能必須基於朋友立場幫忙,但做的已經類似是男友該做的事。
重點:這也不是正職。懂了吧。他當然不可能成為正選,
因為她們極大部分都有對象,基於立場,必須義務做些幫忙的事。

我沒有說這不好。要幫忙很正常,尤其是單身男子,
總比其他有對象的人來得輕鬆,
至少不會有人事後得知吃醋,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然而,跟派遣職一樣的「悲情」,
做了多少或是多久,也不算「年資」。
但正職的缺跟公務員上榜的機率一樣低一樣少的可憐。

練習生待在球隊,要等何時球隊幫你報名選秀。
派遣職要待多久才能找到另外的正職,
也是要等有沒有誰幫忙推薦報名。
可能馬上,也有可能直到永遠還在幹派遣。
雖然某方面,算是「練習」的先修班,
多少還是希望,總有一天能獲得穩定的「正職」。

如同職涯,還在當派遣的人仍茫茫的尋找並等待機會。
我也沒得例外。
至於是否會永久派遣,這就得看職缺情況了.....

不爽練舞

之前曾想過這件往事,
但始終都覺得它實在沒啥點可爆,
只是給人不大舒服而已。
現在就以標題為名敘述吧。

國小六年級左右,口水最多的廖低能校長不知道哪根筋不對,
不知道決策跟他有沒有直接關連,
反正他一定默許了:在該年運動會,高年級的人要集體跳開場舞。
(葛兆恩如果拜託他就爽了,全校高年級的人數ㄟ)
開場舞選的是原住民舞蹈。
不過個人認為,你選原住民小孩去跳還比較有意思,
搞那麼盛大像北韓跳阿里郎是想建立啥優越感?

小孩沒有說不的權利,上層只寬限運動會要參加球類比賽還怎樣的有豁免權,
不用三天兩頭就被12班的一個番婆老師叫出去集合練舞。
我那時超討厭練舞,每當下大雨把操場弄的四處積水時,
就是我最高興的時候。
即便還是要被抓去體育館練習就是。

每次練舞練到一半,總是不知道哪邊她不滿意,中斷重來。
不斷的鬼打牆鬼打牆,
很想跟老師說我不想跳對我人生毫無意義的舞蹈,
佔去我寶貴的童年時光,是緣木求魚的。
某次,又在一連串不知道鬼打牆重來幾遍的練習中被卡掉,
準備幾秒後又要重放音樂。
我使出了擺爛本事,幾乎用亂擺的方式裝死做樣子的揮動四肢。
我真的累了。(老師好像不知道體力會耗盡的樣子)

那位坐在體育館前台上的番婆老師,
(真爽吔,我們練跳舞練的要死她坐著出一張嘴)
此刻手指往我的方向指著大吼:
「那位同學你跳的有夠娘娘腔!!」
我回頭瞄了一下,嗯,應該是在說我,因為前排的人在休息了。
結果當然是重新N+1遍的練習。

不曉得上述情況如果放在現在,換成另一位對象,
有沒有可能會被多事的家長告上去說公然污辱我家孩子之類的新聞?
在大家面前,用麥克風指責,情境的確相近,沒指名道姓而已。
只是,身為老師,能夠使用人身攻擊的字眼,
去指責她認為不夠用心的人嗎?

如果仔細檢視幾位過去國小老師的所作所為,
會咋舌那些年他們的言行實在不足取。
比她誇張的大有人在,只是記憶有限,部分詳情早已散失。

我只是不爽練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