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3的文章

身體微恙

最近身體出了點問題,趕上了一波感冒潮。
但感冒的不是我呼吸系統,而是腸胃。
話要從上週的今天說起。

上週熱血的無預警現身打羽球,雖然我老早有每週一次的部門羽球。
穿著布鞋+牛仔褲本打算只是隨便打打,
最後我的內衣也全部都被汗水浸透。
也許是這個原因讓我感到有點冷,即便外面穿厚帽T,
騎車回去還有外套保護。
我回去睡了午覺後,一切都從這裡開始了。
禮拜一趕著問題依舊存在的程式,
本來想一路就衝到七點半再刷卡騙騙誤餐費,
我的肩頸卻開始特別酸痛。
原本以為是前一天打羽球所導致的正常肌肉酸痛,
卻是異常疲累。
再加上中午還沒吃幾口便當就產生胃脹感,
已經開始不對勁了,我不得不提早回去(也不過七點出頭)。

回到住處開始狂洩。症狀發作了。
隔天早上也是如此,不得不請出正露丸鎮壓,
但效果依舊不彰。週二我根本無力思考任何事情,
就算是程式卡關的當下也不得不硬撐。
誰叫上週三才交待個要改的程式說要這天交呢?
如果我此時請假豈不是落他口實?
最後也沒允許我請病假,還外加被照本宣科,
照著前幾次自以為人生導師語重心長,但基本上只是想酸年紀跟成就而已的訓話。

我還是撐不下去,不過還是等到寫完結果呈顯後才走到公司對面的診所。
診斷結果就是感冒型腸胃炎。
開了三天份的藥直到前天吃完,但除了沒有發痛之外,
還是在拉。
現在又從藥房那拿了兩天份的藥,希望明天早上可以止住。

我還是必須遺憾的說,白人做啥都是可以被原諒的,
就算是在公司打牌打到11點半引起人事注意,
講一句就OK打發;
我說自己的症狀後得到的是:「喔?這麼巧?」
所以我才不敢請假你懂嗎?

明天開始的一週算是黃金週,週二休半天年假直到週三元旦,
也就是只有三天半的工作日期,然後又是新年第一個週休。
只是年終我猜想在先入為主的情形下應該好不到哪去。
要怪就怪為五斗米折腰吧。

本文應該是2013年最後一篇文章。
這一年大概是最無趣的一年。出遊少不說,
還外加身限處處鐵條的無形牢籠中。
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比2012多了收入吧。

張雨生-口是心非MV

某方面上我是在暗指啦。
歌詞:
===
口是心非 你深情的承諾都隨著西風飄渺遠走
癡人夢話 我鍾情的倚托就像枯萎凋零的花朵
星火燎原 我熱情的眼眸曾點亮最燦爛的天空
晴天霹靂 你絕情的放手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

於是愛恨交錯人消瘦 怕是怕這些苦沒來由
於是悲歡起落人靜默 等一等這些傷會自由

口是心非 你矯情的面容都烙印在心靈的角落
無話可說 我縱情的結果就像殘破光禿的山頭
渾然天成 我純情的悸動曾奔放最滾燙的節奏
不可收拾 你濫情的拋空所有晶瑩剔透的感受
===

又到了聖誕節前夕。
我才驚覺到今年初不過才到信義區附近拍101大樓寫的倒數時間,
不到三個禮拜又要準備跨年了。
再加上外甥當時還沒見世,今年過年也要多一個座位吃年夜飯。
種種的種種,讓我感受到今年比起以往過得特別快速。
大概是整天複製相同工作模式下所產生的空虛感特別強烈吧。

依舊秉持著原則,我不想太多著墨關於工作的事,
即使你我都覺得工作本來就是一種屎,看你怎麼拉,
是一路腹瀉或是龜半天都無法產出,都會讓人感到無助。
(看本文請勿進餐)

我呢?經過上次以為可以改善點什麼的談話後,
驗證上了賊船。
只是想盡辦法要我相信自己很弱,弱到毫無利用價值而已。
我是很不懂質疑的原因為何,僅僅是出自於早在七八個月前的練習情況。
又加上上線報告卯起來往死裡打,
不是關鍵的缺陷也被拿來說嘴,改了四次才准許上傳檔案,
現在又跟我重提那段撞牆期是怎麼一回事?

可以肯定,氣場跟我不太合。
每天作基本的事,我多次表示可以多點挑戰性,
可沒說我甘願死死當傻子永遠做SOP的事下去。
結果呢?你還是自打嘴巴跟鬼打牆。
沒有下次了。沒事我不會自討苦吃跟你約談,
反正你也只會說我沒有時間,不要浪費bla bla bla...
你也在浪費我時間啊。
就是口是心非。

==這是停火線==
本週休因為大雨難以出門,假期兩天實在不夠,
又加上隔天就是開啟無盡的苦難,一到此刻總是無力感充滿著心頭。
喔對,也只有這裡才會想到考試成績資料弄壞後的解決方式就是--
全部重考。
腦包。
哪天業務部業績資料損毀,你也叫他們重跑客戶好了。
如果有誰可以馬上引介我到新環境,歡迎跟我聯絡....

〔專欄〕固執

O型的人,最常被說的人格特質就是固執。
我驗證了這點。
會被說成固執,主要的現象簡而言之,
就是不管別人說了什麼多麼中肯的建議,
但由於違反了心中神聖、似乎牢不可破的原則或者是信仰,
在需要做出決定的時候仍舊選擇自己原先的想法,(也就是鐵齒)
結果最後把自己給玩輸了。

「看吧!你就是那麼固執,才會吃苦頭!」
不知道已經聽過幾百次的一句話。
上述都是比較抽象的形容,
來個我還記得的一丁點白痴事蹟。

國小高年級開始解禁寫鋼筆,終於能擺脫削鉛筆的苦難。
但那時,家裡什麼不多,筆倒是一堆,
不管是撿的還是送的。
很奇怪地,我手邊有的是鋼筆,鋼珠相當粗,
不知怎的一定要把那支筆視為主戰工具。
又加上字體還沒穩定下來,寫起來根本慘不忍睹。
要我換成另一種書寫筆,我可是千百個不願意。
我覺得自己有「義務」把那些被冷凍的筆寫完。
(不知道哪天被怪異聖光照到所產生的想法)
假使那時候的寫作簿還留著,
看完之後我應該會跟多拉O夢借時光機回去巴我自己的頭。

明明知道難用、不好用的東西硬要用,是一大特點。
用不到的東西也捨不得丟,則是衍生出來的。
(近年已會捨棄)
爛到有剩的紙、橡皮擦還是其他根本沒在玩的塑膠類玩具,
就是覺得不想丟,很可惜;但過了數年,我從來沒碰過一次。

另外則是,上大學後我相當不喜歡戴耳機,
討厭耳朵塞住的感覺。
結果只有兩種,不是犧牲我室友的安靜就是犧牲我的聽音品質(因為要關小聲)。
我認為既然有喇叭,就是要開著,也就是要放點聲音才叫「用」啊。
單行道般的想法,不知道所謂的使用有很多種,
又加上難用的東西不好用這一點(耳機太爛卻不換硬用),
產生了加成效果。
雖然並未有什麼嚴重後果,肯定的是中二病仍在體現,
或多或少了影響對於別人的觀感。

害怕改變也是一種。曾經有幾次可以提昇自己的機會,
但因為自己的固執,錯失掉了。
我討厭穿牛仔褲僅僅出自於穿的那間太厚重。
卻又忘記,我還可以買新的。
又討厭穿緊身的牛仔褲,怕哪天穿不下,
事實是我到現在還是穿的下28腰牛仔褲。
對於未知的強加想像與恐懼,堅持不做,錯過了一些時機。

人人都說要「擇善固執」,不能一再聽信自己的想法,
這也是該追求的目標。
只是所謂的善惡標準,又在哪呢?
在想要拋棄自己的固有成見同時,也必須審慎思考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