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1的文章

〔密技〕刪除windows更新記錄

以下內容轉錄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每次Windows Update更新完後都能在檢視記錄中看到成功及失敗的項目記錄,雖然說這些記錄並不影響我們電腦上任何操作效能,所佔空間也不大,不過很多人還是習慣不要在電腦上留下任何垃圾,因此我們可以透過幾個步驟快速將這些記錄刪除。

Step

1.在Windows Update裡可以看到曾經更新的記錄,不論是成功或是失敗都在這裡面,雖然說這些記錄完全不影響電腦操作,不過有些人就是不喜歡電腦留下一些Log檔案。

2.如果想要刪除這些記錄,請先在開始功能表中輸入「service」,上面會出現一個「檢視本機服務」,在上面用滑鼠左按一下執行。

3.開啟「服務」視窗以後,在右窗格中找到「Windows Upadate」,然後在上面按一下滑鼠右鍵,跳出選單以後選擇【停止】將自動更新服務暫時停用。

4.進入我的電腦,勾選資料夾選項「進階設定」裡的「顯示隱藏的檔案、資料夾及磁碟機」。

5.接著開啟檔案總管並進入「C:\Windows\SoftwareDistribution\DataStore」,將裡面的「Logs」資料夾及「DataStore.edb」刪除即可。

6.再回到檢視更新記錄來看,會發現原本的記錄通通消失囉,這樣做只是將記錄刪除,並不影響原先已更新的系統檔案。
===

上週末我過的蠻充實的。
週五週六兩天以「打工」性質,去科教館幫忙站兩天的活動攤位,
要解說舞台旁邊那小小一角,某高工改造的節能開飲機原理。
只是原本只要求我講述那台只是競賽的優等作品,
沒料到的是不少路人一直要求我講製作原理。
一來我從來不是理工人,二來可能大家以為顧攤位的我就是學校的人,
不曉得聽完我超簡短的講解後會怎麼想....

後來趁著空檔看解說牌內容以及不斷跟每個路人重複述說之下,
自己理出了該講什麼的簡要大綱。
唯一不足的是,除了兩個板凳之外,什麼桌子也沒有,
大部分的時間是站著的。
這對於新訓站到腳底板抽筋的我是個考驗。(我是扁平足,再次強調)
活動人氣方面,週五顯然是靠著戶外教學的學校光臨,
有獎徵答才不致於冷到爆。我甚至還被抓到台上一次,
好在台下沒啥觀眾。

週六就好多了,一批批的小學生都會適時陸續進場。
但不曉得,為何有幾個小惡魔拿到口笛一直吹...吵死了。
沒有筆電可以上網的情形下,只有隔壁工研院展示節能熱水裝置的人陪我講話。
本來以…

辦公室戀情

圖片
標題並不代表本人情況,特此聲明。

說到標題,其實我更該咬牙切齒的。
當初就是某位人面豬不知道聽誰道聽塗說,
也許是那個最愛搬弄是非的王八蛋博士加油添醋,
間接導致我黯然離開位置。
至少,以先前牠知道某人正處於此狀態後開始找碴,
讓他氣的離開後,我相信那絕對是牠的地雷。
(註:傳聞疑似是王八蛋博士告密。這傢伙當雙面人怎麼不怕天打雷劈?)

以上並非本文重點,我正盡力擺脫該死的官官箱護黑幕。
就單純談論它吧。
就我所接觸過周遭情況而言,例子其實不多,
如果範圍可以拉大一點的話,學校的班對應該同等被列入。
扣掉高中和尚學校,國中大學研究所加一加也夠了。

國中方面,就屬班狐(到目前為止她還是沒有我FB,沒在怕~)
她們那對最高調。高調到下課走一起,坐在一起,
妳摸我臉我碰妳手,閃死了。
當時除了頭髮最多什麼都沒有的我,除了冷眼看著他們能撐多久之外,
啥也不能做。這就是我史上最早被閃光傷害的開始。
就跟不少班對一樣的下場,最後也不意外的隨著畢業上高中就掰掰了。
(有關班狐的文章介紹在這在此

反正國高中能夠躲過師長家長的封鎖打壓,
課業考試作業堆疊的車輪戰襲擊,
外加心智成長導致觀念改變,
能夠撐到最後共結連理的大概5%以下吧。也沒統計可以看。
相反地,一到大學,每個高中生就等這一天脫掉韁繩,
不僅擺脫課業束縛,年紀也到達18歲的假成年年紀,
(會說假成年,出於總會有幾位白痴大學生幹蠢事上社會版)
只要「能為自己行為負責」,終於能有自由意志選擇想做的事的開火權了。

才一年級下學期左右而已,一位從美國遊學一年回來的學長就這樣,
「訂」走了某個女同學。其他搞鴨子划水的我不清楚,
就以這對為例吧。不僅大家祝福,現在也還在進行式,
只是我沒關心到底結婚沒而已。我上某BBS站觀察一下好了。
看完,完全沒新動態,就當還在進行吧。
總之就算有班對,也不足為奇,或許我就讀的系女生眼睛長在頭上,
抑或是男生比較偏向阿宅類型(咦?我算在裡面?),
所以成對的少的可憐,大概都外銷出去了吧。

宛如不存在的透明人生過去,考上「貴所」,
雖然學生人數不多,但恐怖的是成對比例之高令人咋舌。
在此不明說有誰誰誰,以印象來說,至少4-5對。
也不意外的,我又缺席了。
當然啦,如果翻出我的舊照片,根本別意外為什麼缺席。
若要解釋的話,大概是共同研究或是共同辦活動才引發的情感。

其實,關於辦公室戀情或是班對的…

人中大師(2)

圖片
本圖告訴你,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當我的命運最終只能跟他坐在教室最後一排時,
便註定了接下來幾年踏上奇怪的上課旅程。
在旁邊有時不是他而是另外比較有話講的同學跟我聊天時,
同時也在催眠自己,「我跟他是不同的!」
「我還懂XXX,這區別很淺顯易懂吧?」

下學期的時候,正是聽說有晚會表演的活動,
近期幾個月通通都要全員留下來練習表演內容。
而我又獲得更強力的佐證:
在我準備牽車滾回宿舍當阿宅的時候,
我被叫住被要求日後要跟著練習。
而他好像被遺忘了。
表演結束過後,我才從他口中得知,他人在台下看表演。
聽起來,不令人無言嗎?居然連在幕後幫忙也沒人開口請他。
只是最後我得出的最終評價,
以其他人可能跟派大星不相上下的觀察力而言,
我跟他像是火星人跟冥王星人的差別,不存在。
我SK吐用再多,也沒白回來過。

他向來上課穿著總是運動夾克,看起來像皮鞋的皮鞋,
以及會露出白色襪子的長褲。
也不曉得怎麼回事,他的嘴唇始終處在乾裂狀態,
坐在他旁邊總是看他在剝皮。
(我想,不應該繼續描述了...有點噁心)
後來也觀察到,他眼鏡鏡片旁邊已經出現裂痕,
卻未曾修理過。
其實以我當時的穿著跟他一起拿出來放,
基本上是沒有差異的,都是「宅」。

上課時,我可以注意到有種奇怪的氣氛。
平常不會顯現,但如果老師提起他的名字,
我可以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女生低聲驚呼的聲音。
好險我平常上課沒有獲得這樣的「殊榮」。
因為就連平常上課連被點到的機會也是少的可憐,
明明我沒翹過課啊...
(但我還是在大學最後一次導生宴體驗到了)

我最常掛在PTT上面東晃西晃。突然間有個不熟的id敲我。
他直接了當的說自己就是人中大師。
他掛離線,所以我沒辦法從好友名單中找到他。
我曾建議他把自己的id寫在班版自介以便對照,不過他似乎沒那個意思。
也就是說,他想徹底隱形,也不曾在板上寫過任何一篇文章跟大家聊天。
這是個人自由,就不管他了。只是好奇當時我比較「黑」的情形下,
要走低調隱形路線的人應該是我吧....
後來好奇查了一下他個人檔案,暱稱寫「hi hi girl」。
...........
不想研究了。
我選擇進行第兩千多次離開PTT的動作。

(待續)
(還能寫到待續也是很奇怪的事...)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17)

在2010的最後一天,我們收到了來自多管閒事務科的公告信:
由於頂樓施工,禁止跨年夜上去看101煙火。
此信一出,直覺不是他們多麼擔心我們安危,
而是想要減少到頂樓的人數以便留給自己人好好卡位。
雖然這個想法很瘋狂,也不無可能。
稍早在下午時刻,我接獲大姐頭的消息,
想要上頂樓看看101方向的風景如何。

搭電梯到22樓後走了樓梯間到頂樓,上頭布滿施工用的鋼筋與土沙。
環顧四周評估了一下,景色是開闊,
不過頂樓風強,即便在大太陽的白天依舊冷風颼颼。
回到座位後就收到那封信,
彷彿是有人跟監一般,發信警告我們。
直到下班,我盤算跟以往一樣,打算待在電視機前面看完煙火噴完就睡覺。
吃完晚餐,我把車騎到機車維修站,里程數剛好該換機油了。
就在我等候廢機油慢慢流出的時候,M打電話來了。

「胖打,你今天晚上要不要來公司跨年?」
咦?不是說不行嗎?
「我今天要回家跨年,你打電話問她們,掰掰~」
不知究竟怎麼決策大轉彎。
趕快回家盥洗,但當時我想去的念頭只有50%。
沒記錯的話,那時我機車要碰運氣才會發動。
後來去保養經過檢查,發現電池壽命只剩9%。
有次前一天晚上還能夠出門載衣服去洗,隔天早上竟無法發動,
差點決定要請假一小時。
我花了九百大洋,刷了卡下去換掉電池。
總之我覺得在寒冷的冬天裡,啥都有可能會壞掉,不想出門。
就在九點多,我的手機響了,是大姐頭。

「胖打~~你要去跨年嗎?」「我在考慮...」
 「你要不要來載我?」
???
真的喔?
「妳在哪邊等我?」「台北橋下來XX號.....」
以路程來說,去三重接她再騎到科技大樓,少說也要一小時。
更何況在回家的路上我察覺到車子變多了,
紛紛往101大樓信義區的方向前進。
不管了。戴上安全帽,我向台北大橋前進。
一路上我在想,不是有X哥嗎...他可以開車載大姐頭去啊,
怎麼會反過來搭我的機車吹冷風勒。
新年後的幾天在中午閒聊時才從大姐頭口述以及大姊姊的「演出」、
能源一哥的唉縫記錄之下,
得知當天有所爭執,一度危急交通(在橋上停車算不算...),
所以不想給他載。
(至於詳情不便在此述說,好事都近了..)

就這樣緩緩的,我從該死的三重路上返頭向著上班大樓前進。
說到三重交通,每次一下台北橋的重新路,整個感覺就是不對勁。
可能是出自於公車不時會靠站,計程車亂鑽,
加上不少看起來像是流氓或台客騎著機車從你身邊呼嘯而過。
回程到…

周杰倫-開不了口MV

圖片
很多苦悶,開不了口。
歌詞:
===

才離開沒多久就開始 擔心今天的妳過得好不好
整個畫面是妳 想妳想的睡不著

嘴嘟嘟那可愛的模樣 還有在妳身上香香的味道
我的快樂是妳 想妳想的都會笑

沒有妳在我有多難熬(沒有妳在我有多難熬多煩惱)
沒有妳煩我有多煩惱(沒有妳煩我有多煩惱多難熬)

穿過雲層 我試著努力向妳奔跑
愛才送到 妳卻已在別人懷抱

就是開不了口 讓她知道
我一定會呵護著妳 也逗妳笑
妳對我有多重要 我後悔沒 讓妳知道
安靜的聽妳撒嬌 看妳睡著 一直到老

就是開不了口 讓她知道
就是那麼簡單幾句 我辦不到
整顆心懸在半空 我只能夠 遠遠看著
這些我都做得到 但那個人已經不是我
===

本來MV想放冬天裡第二把火,但擔心導致文章沒有人想看,
因此作罷。(所以以後也不會出現念你)

寄了一些履歷信件,詢問進度,大多是沒有下文的結果。
我不曉得各公司的人資是在幹啥。
刊登的職缺資料,過了數個月還是掛著,
也不知道是真的缺人還是在測水溫。
之前去過應徵被打槍的職缺,又因為更新日期的關係跑到前頭,
一樣在缺人。我該不該說是你們要求太高了?
在過年之前有沒有機會獲得正職,此為開不了口其一。
沒人知道答案。

其二是,得知目前舊業務出現了亟待補足的缺口,(就是洞..)
原因出自於我誤解單據並非「不告不理」,
而是就算老師不知道要請,也要告訴他記得簽名然後寄回來。
聽到後整個傻眼。也因此消化不了的預算等著一一清理。
不禁又回想起三月開始沒多久幾乎要忙到爆炸,
只記得一些該做的大項事情,還沒完全搞清楚,
不斷的搞線上系統,還要外加煩惱說很在意結果沒啥人想碰的智慧財產燙手山芋。
搞到最後連頭路也丟了,還被冠上莫虛有的罪名。
想說自己遇到的難處,也不知從何說出口,
依照以前當兵最愛看的結果論,就是一概被否定。
原來號稱跟我「協辦」的人,只要說都是我在弄就可以免責,標準多做多錯。
反正就我自己扛嘛。
況且還外加一位專門說冠冕堂皇好聽話的某北七博士背後不知道扯我多少後腿。
充滿無助感不知從何說起,此為其二。

兩三個禮拜後就是我姊婚宴,雖然遲了快一年才辦,
但終究算是個「成果展」。(?!)
想到眼前晃過不少對熟人閃光的照片,
跟我差不多年紀的人就算成為人夫人妻也不用意外。
如今的癥結點是:我追尋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好幾次可以看到相關訊息告訴你,現狀不會是永遠。
但連商品保證書也只能給你…

Be A Joker

圖片
上圖為從內湖大X發的落地窗看出去的美麗華摩天輪,也是本團的轟炸目標。
從以前(在本網誌一提到以前這兩個字,通常意指國小)開始,
有意無意間就會思考起自我形象。
有些人從外在行為表現上,無論是學業或是其他術科方面,
都有令人欽佩的演出。這種人我們視為優等生或是模範生。
通常你找不到他的缺陷,在每個同學的心目中是個無懈可擊的聖人。
但我相信生活過的會很累,
而且,我也不是典型的模範生。光是音樂科就是大罩門。
連譜都不會看,鋼琴不會彈的傢伙是要比啥?

另一種反差是無惡不做,呃也不是,
只不過訓導主任或是老師常常要為該員搞出的壞事進行約談。
在每個人心中,他就是背骨囝仔。
什麼公物被破壞,頭號嫌疑犯通常會指向他。
而在成長過程中似乎每階段都有一兩位,至於最後有沒有成為社會版常客,
就不是本篇討論範圍了。
我當然也不會是所謂的壞人,乖到都變宅了呢。(?!)

兩種極端扣掉之後,普通的人佔大多數。
其中,有人深具喜感,譬如做些搞笑動作或是口技一流,
總是有用不完的梗。有時過了數年,大家記得的不是誰最優秀,
而是誰的笑話有夠白痴。

向來我都有錯覺,以為自己是走路人模範生路線。(很矛盾的描述)
就是...在班上他不常講話,沒啥記憶點,但考試成績會突然竄出來的黑馬。
往該路線前進,是我的目標,但也是我永遠辦不到的事。
每換個新環境,原本開始形塑的形象總是因為某些因素或是糗事,
漸漸暴露出「原形」,原本想走的路線也走偏,
成為偶爾因為自己腦袋不靈光或是其他因素出糗的小丑。

本來認為,平常生活已經夠煩悶了,「娛樂」一下也無可厚非。
然而當我洋洋得意向家人訴說有趣的梗時,
最常被念說「不要當小丑」。
我不是很懂。到後來才慢慢發現它的副作用。
大家平時玩笑開慣了,習慣會把那人的「點」拿出來取笑,
或是他自己本人也是很愛拿出來讓大家笑一笑。
但,他萬一哪天想要認真的時候,有人會察覺嗎?
神經大條的繼續依照原來的氣氛,嘻嘻哈哈後跳過。
就算他本人覺得相當不愉快,可能也不會有人特別在意,
直到爆發。不是不爆,時候未到。

如果真的爆炸,其他人又會怎麼反應呢?
可能會覺得以前怎樣都無所謂,為什麼今天莫名其妙發神經?
殊不知真正緣由是自己見微不知著,在有跡象可循時未能察覺。
沒有人知道你何時是認真的,就是可怕的副作用。
所以從中得知,你必須要有相當大的心臟強度,
才能不讓自己老是會被沒有察覺自身需求…

〔密技〕輸入法改字不重打

11月了,但午睡會流汗是怎樣....
以下內容轉錄自PC uSER秘技偷偷報:
===

從舊注音換到新注音輸入法的理由,大多是因為選字方便以及它很「聰明」,會依慣用字幫你自動選字,但也因為他太聰明,時常幫你在打了一串字之後自動幫你修 改了前面的字,雖然發生的機率可能不太高,不過當我們只要按下〔Enter〕時,文字底部虛線消失後就無法再重選前面的字,必須刪除重打,這樣的說法是不 對的,就算按了〔Enter〕虛線消失後還是可以重選打錯的字哦,往下我們就來看怎麼做吧。

Step

1.原先在打新注音時,都會一整列打完後,在按下〔Enter〕或是切換成英數模式之前,文字底下都還會有虛線,可以回頭再下拉選字。

2.不過有時新注音很容易自作聰明,原本的字我們在打的時候可能是對的,不過打到後面如果還沒改到就按下〔Enter〕,還是得回頭重打那個字。其實我們 不需要將字刪掉再重打,如果是在上一句剛打完的情況下,我們只要將滑鼠遊標回到上一句錯字的地方,再按下快速鍵〔Win〕+〔C〕,就會再出現底虛線,也 就是可以再選字,這樣就不需要重新打字囉,直接重選即可。
===

話說,民國一百年不到兩個月就要說再見了。
這種一整年就匆匆消逝的感覺並不陌生,
幾乎每一年都在上演的戲碼,
不多不少一年的時間,該遇上的活動通通又要複習一遍。
比如說:跨年。我個人習慣是在家裡看電視放放煙火就倒頭睡,
還比較合我的個性,只是今年跨年我是在科技大樓裡破了慣例。
今年又會怎樣,我也不知道。

說跨年又太早了點,先從12月的活動說起。
12月初我姊補請低調的婚宴,我自然是必須下去屏東幫忙的。
所謂幫忙,也就是站櫃檯收紅包,跑龍套的人形立牌角色。
到時候也許還要跑腿做啥,一切機動。
差點忘了,12月初大姐頭生日會也是要辦的。
去年的12月吃麻辣鍋,活動人數滿檔我還記得很清楚,
結果一年也到了。同時大姊姊的預產日也將至,
會不會到時組團參訪,我也不知道。
12月底的聖誕活動,究竟會怎樣進行,也是看誰交棒企劃。
行程居然可以填到滿檔,也出乎向來都是阿宅生活的我的意料。

跨完年的三週後就要過新年。這次比以往早,
希望在過年前可以就職,就算沒有紅包拿,也要有薪水拿吧。
也忘了究竟送出多少次履歷,現在依舊是自由狀態。
所以,我很難諒解某人當初專斷獨為的行徑。
牠不知道工作不好找嗎?自己高興斷人頭路,掰個爛理由就成立了,
然而…

熱死了!免費的動物園之旅

圖片
本次遊記嘗試採用報刊方式下各分段之標題。

今天天氣好清爽 柏油也發燙

感謝忙碌的小公主給我們的票券,
才有機會不用多花幾百塊的門票進場。
而大家也各自攜家帶眷(或是帶閃光)的趁著難得機會遊玩。

聽說下禮拜開始變天,週六是最後唯一的好天氣,
只能說天公作美,如果是週日也就是今天的話,
沒人會想邊撐傘邊看動物的..而且我們都必須曉得台灣風景區一到假日,
就會一堆人塞爆的常識....

人潮洶湧 紫外線破表

本來想說早一點進來園區看看人潮會不會少,
然而就跟設計展一樣就算早上去,
四面八方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來的人群,
他們通通跟你的想法一模一樣都湧入同樣的地方。
戴上了能抵抗強烈閃陽光的太陽眼鏡,
我走出了地下停車場後走進了門口。

台灣黑熊也偷懶 拉拉熊附身

首先看到的是小公主的單位主辦的活動場地,
雖然小學生的話劇不大能引起我興趣。
而一開始也沒能發現小公主的身影,也許跑到別的地方忙了吧。
跟服務處問了簽到的事,工作人員反而先給了我闖關卡。
有點疑惑的放進背包,沒發現其他人像我一樣早來,
只好先去別的地方晃晃囉。
照片太多,只能挑幾個說,
最有趣的莫過於其中一隻台灣懶懶熊站起來跟遊客打招呼了。

看過La New熊那隻吉祥物後,不禁令人懷疑牠其實是工作人員假扮的。
晃了一小圈我回到了門口,其實也接近中午時段,
看著園區左邊的小七以及右邊的藍藍路都是爆滿的人潮,
充滿成千上萬的小鬼頭以及負責卡住休息座位的老人不由得嘆一口氣後,
默默走進人看來比較少的小七買個便當後,
在其中一棵沒啥遮蔭效果的小樹旁的座位果腹。

遊園專車慢慢等小鬼太多快快滾

都是人!
連找個吃飯的桌子都很困難。火速解決便當,
吃飯途中還差點要強迫收看某父母在光天化日下,
公然幫他兒子換尿布的景觀後起身離開。
(請問一下哺育室不就在對面的服務中心裡面嗎?)
走到會場後,我發現了小公主,原本不想打擾她工作想默默走到旁邊,
但我還是被發現了。經過解說,為預防簽完領點心就跑的行為,
改成玩闖關活動蓋章後才能領點心或咖啡。
除了途中幾次有意無意被家長帶小孩插到隊有點不爽之外,
我完成活動也喝到咖啡。
在我喝到一半的時候被大姐頭一家給發現,隨後也被另一對閃光發現,
(至於那對是誰我就不說了..ㄎㄎ)
原本(奇怪,原本我心中的打算後來都被改變)
想自己一個人逛園區亂拍照的念頭就此終結。

我從不跟閃光站一起 照片會閃死你

坐了一小段遊…

人中大師(1)

圖片
本次登場的是我一段奇怪的回憶錄。
在我過去某段莫再提的數年光陰裡,
扣掉大多數當阿宅待在宿舍行走於自我的世界中之外,
似乎沒有太多值得回憶的地方。
但是這個人值得一提。
並不是他有做出任何光宗耀祖的豐功偉業,
也沒有做出啥傷天害理的壞事,
純粹只因:他很奇怪。
(我知道這句話由我說出實在沒有說服力,可是我已經導正不少了,不是嗎?
有意見的踹共!)

在入學第一天,讓我最深刻的不是班上性別比例的嚴重失衡,
讓當時在和尚學校關了三年,
只記得一堆地名歷史人名國文修辭英文文法數學公式的我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
而是在尋找同性同學的人當中,我看見他的「與眾不同」。
這不是指他身體或臉上有啥殘缺,如此一來我就是在歧視。
是你可以感受到他所發散的氣質,
在性別失衡比例的氛圍中又增添一絲違合感。
我直覺一向很準,當初直覺發送給我大腦的訊息是:他是不是走錯了?
在大家走向系館的路上,他的一路隨行證明他的確是我未來四年的同學之一。
好奇怪。我並不打算搭理他。

在盛夏尾巴的九月,終於走到了一樓上課的視聽教室,
又是典型的自我介紹。
寧可你叫我爬上校內的椰子樹把椰子打下來,
我也不想要自我介紹。正當我還在思考究竟是要先講我從哪個高中畢業,
還是要先說我名字最後一個字的時候,依照座號輪到他上台了。
本文章標題的「人中」就是他那特殊的姓,只是我不好意思直接打出來。
(姓很奇怪,人也很...咦?我在補刀嗎?)
除此之外,他介紹到一半說自己有特技,就是可以把自己的手掌反凹。
然後他就表演給大家看,引起了女生的一陣驚呼。
除了「喔」之外我沒有別的感想。只是骨頭比較軟,有的人天生如此。

學期開始了,但是共同科目的國文是自己挑老師選修的,
除非事前有講好,不然你要跟誰同時上誰的課只能碰運氣。
我沒有跟他選同一堂課。
導生宴那天,由於單雙號的導師不同,所以我也跟他不同導師。
我從別人(女)口中聽到他的事蹟。
他傳紙條給其他同班的女生要他們看手掌反折這招。
老梗一再使用。就這樣成為了飯桌上的「奇怪事蹟」。
聽完我什麼也沒說,只有心裡點點點,沒多說什麼。
一半也是出自於男生因分班被拆一半人數銳減,偏偏還大都是雙號,
不知道要跟誰講話。

最後,由於西瓜效應,下學期開始我只能跟他一夥。
至於緣由,就是最高機密--莫再提,恕不贅言。
如果可以形容,我想來首王傑,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
誰叫後來分組報告越來越多,而…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16)

在爬升的過程中,我看見了旁邊階梯上身體不方便搭船的大姊,
以及不敢坐的M拿著相機幫我們拍照。
我們強顏歡笑對著鏡頭看了一下後,
繼續任由船往上爬。

爬上了頂點,其實小人國附近的風景還不錯。
大概是因為桃園地形比較寬闊的緣故。
只是方向此刻開始迴轉,提醒了我們人在高達將近10層樓的高度,
而且..正準備往下俯衝。
我抓著胸前的橫桿,
腦裡回想起睡覺時偶爾會做夢夢到自己從高空落下的感覺。
不同的是,此刻坐第一排的小孩已經在尖叫了,
我也感受到整個遊艇氣氛開始轉變。

第一排頭往下了,很快的我也能夠看到軌道走向何處,
完全沒有太多時間想,感覺自己身體快要起飛,
上半身接近起立,身體的反應像是抗拒整艘滑艇將自己往下拉,
所以想逃離。
不出三秒,滑艇到了地面,濺起千堆水,
當時我好像看見彩虹,彷彿身在天堂,只是剛剛瞬間經過了地獄。
一會,我才回神發現船已經在歸航的路上了。
雨衣顯然只能擋上半身,下半身沒有遮到的牛仔褲遭到水花噴濕一部分。
請記住,當時可是寒流來襲啊。

原本以為震撼教育就在回程後結束。
但不知道是誰的主意,我們又回頭坐了第二趟,
重複了天堂與地獄,以及自由的落體,水花的波及....
等到出關之後,我恨不得把我身上的雨衣給快速脫下,
還有鞋套,我都可以倒出水了。
看著園方相機所拍出當時我的反應,確實是整艘滑艇站最高的一個。

搭完船,時間接近中午,大夥也準備先吃點東西,下午再繼續。
途中也跑去A夢的見面握手會拍了幾張像。
中午吃了熱狗堡就大致解決,繼續其他的行程。
好在歐洲區的雲霄飛車整修中,不然我又要被「荼毒」一次。
只是躲的過雲霄飛車,躲不過飛天幽浮旋轉盤。
就在大姐頭一再慫恿要我陪她妹坐之下,
心臟繼續受著地心引力亂飄的考驗。
真好在只有五分鐘,不然關於自由落體相關的設施玩太多我會嚴重恍神。

後來的行程總算比較平靜,搭摩天輪跟看劇場表演。
只是接近尾聲時去搭的急流泛舟,我跟大姐頭姊妹一船,
又不幸的遭受水花襲擊。
一個不小的撞擊引起大量的水湧入船內。
我那還沒乾的牛仔褲又濕去一片,半個屁股都浸濕。

快樂時光總是特別短暫,接近下午五點多也是遊園專車快出發的時間,
大家在車上睡成一片,我卻一時沒能入睡。
這天是千載難逢,可以剛好趁著組長離開台灣,
並且業務出現空窗期時好好放鬆,
以後能大家同時請假出遊的機會幾乎不存在。

「又快跨年了...」看著窗外景色更替的…

陳奕迅-想哭MV

圖片
想哭隨時可哭,只是怕沒有眼淚。
歌詞:
===
相約在一個適合聊天的下午
分開很多年滿以為沒有包袱
我還打算回顧我們為何結束
還想問你是不是一個人住

當你的笑容給我禮貌的招呼
當我想訴說這些年來的感觸
你卻點了滿桌我最愛的食物
介紹我看一本天文學的書

我想哭 不敢哭
難道這種相處
不像我們夢寐以求的幸福
走下去 這一步 是寬容 還是痛苦

我想哭 怎麼哭
完成愛情旅途
談天說地是最理想的出路
談音樂 談時事 不說愛
若無其事 原來是 最狠的報復

當我想坦白我們的樂多於苦
你說水星它沒有衛星 好孤獨
我才明白時間較分手還 殘酷
老朋友了 再沒資格不滿足
===

今天早上睡個回籠覺,突然手機響起。
想說最近開履歷,多少都會接到面試電話,
照慣例接聽。
省略前面的廢話,對方那頭簡單介紹著
「你好,我是XXX(我剛醒沒注意)草本生技公司,是跨國企業..」
一聽到生技根本與我背景領域無關,興趣度馬上扣40%。
而且,我很少聽過一間壓根沒聽過的公司還得說自己是「跨國企業」。

「我們正在招募業務、行銷的人才,請問您有興趣嗎?」
「沒有。」我斬釘截鐵的說,聽到業務兩個字足以引起我強烈反感。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感,某些人應該比我清楚的很...
「呃...其實求職是雙方的事,你找公司,公司也在找人,
我們這邊也有關於管理方面的職缺,希望可以約個時間面談。」
第二個問號冒出頭了。
通常XX人壽或保險聽到我說沒興趣的時候,都會說不好意思掰掰就掛上電話。
還沒聽過硬要你來面試,好像非你不可。
講完一串唧哩呱啦時間、地址、聯絡人(他完全不問我要不要拿筆記下來),
我終於清醒了,但只記得在光復南路上。
喔對,還有啥草本鬼的,這些關鍵字丟進谷歌,結果是沒有結果。
哇哈,哪間「跨國企業」連谷歌都找不到?

又想因為自己沒聽清楚而錯過可能的面試機會有點可惜,
後來又打過去問到關鍵字--公司名稱和地址。
丟進谷歌一瞧,才第一頁我就看見好幾個有名的討論區主題,
寫著「有被xxx騙的請進」,點進去一看,
原來是直銷洗腦手法,先說徵才面試,結果是叫你當下線。
我的直覺向來都沒錯。
也的確,他給我到場「面試」的聯絡人X小姐也是給手機號碼。
一間跨國企業沒有市話喔?

看完了討論,也同時看破了它的手腳。
跟我約週三下午一點多面試?你吃有便秘症狀的野狗大亻更吧。
我決定放鴿子飛過去。死直銷,還不敢直接說要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