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5的文章

大風吹

雖然那不過是個小之又小,沒有特別記憶點的事情而已。

幼稚園時期,心靈相當脆弱的在下,
哭點很低,只要小事讓我不開心,
眼淚就流不停,嚴格來說的話,就是「委屈」感。

哭的點是什麼,我早已忘記泰半,
有誰會記得二十多年前會難過的真正原因?
記得也是芝麻大小的事情而已。
但唯獨這件我卻莫名忘不了。

某天康樂活動,要玩大風吹。
同學人數眾多,椅子排列由於場地因素,
也不是依照圓形擺放著,
反正看到有空位就坐了。

不過就是場遊戲罷了。

嗶的一聲,開始大亂鬥,搶位置囉。
我在場中晃來晃去,鎖定的座椅永遠都有人比我快一步坐下。
空位置越來越少了。
很快的,我知道自己是多出來的那一位,
啟動了我的哭點。甚至我還記得老師還要特別安慰我。
太見笑了。大概是惱羞吧,無法承受失敗的痛苦。

然而明明早該遺忘的情境,卻沒有隨著時間流逝而忘記。
是不是時至今日,還有既視感的緣故呢?
同樣的環顧四周,想要坐的位置都早已有人佔據。
椅子數量絕對不少,但奇怪的是放眼望去,
我看不見也尋不著任何空椅子。

此時我似乎明白了什麼,那個「多出來的人」 似乎就是自己啊。
否則我也無法解釋,應該坐的到位置的人,
現在行蹤如同消失的馬航碎片般,仍舊在茫茫大海中,
沒有目的的漂流著、四散著.....

防人之心不可無

圖片
我要說件這次元旦連假未提及的事。
角板山的旅程就在我即將走完環湖步道準備回去,
想要拍攝湖中的藝術作品時,
一位中年婦女叫住了我。
「你的眼睛怎麼紅紅的?」
最近天氣乾冷,我眼皮一圈有些乾裂。
她開始跟我攀談了起來,從景色開始問到我住哪,
然後說有位「表哥」也是一樣的症狀,
要我手機打過去給她,晚上幫我問到那位表哥看是怎麼解決的。

很好心吧。
真若如此,你就不會在本文開頭看見一隻狐狸了。
最後離去時她還很關切我有沒有把號碼存起來。
呵呵。
其實這種小毛病只要看醫生就解決了,但現在連假也不是很方便找醫生。
不管如何,我壓根沒打算要聯絡她。
晚上她倒是打過來了,但她宣稱表哥正在談生意,
她也不知道我的症狀,要我直接撥電話過去問。
有點警戒心的我,那支表哥的電話我在電腦前拜了谷歌大師,
是一般市話。手機打市話好貴啊!但她仍堅持要我打過去,
之後怎樣再回報給她。

電話是台南的,06-25092XX(避免被告,我還是遮一下),谷歌完只是一般市話。
但可疑的感覺仍然揮之不去。
撥過去後馬上就打通了,這位大老闆表哥問了一下我症狀,
然後不曉得為什麼,他開始鬼打牆,重複說著
「我這個看了中醫,沒有好」「看了西醫,也沒用」「客戶那邊bla bla」
大概重複兩三次我還聽不到他究竟是用什麼治好的。
眼看他還沒完沒了繼續說他的話,
「不好意思,我是用手機打的」「所以呢?」
所以呢這三個字讓我醒了。一來是前主管也用過這三個字,我看得見透露出的不屑感。
二來你若真心要幫我,應該會感到不好意思再換你打過來,
要不然就長話短說。他兩種都不選。

最後他終於提到「我是吃青草才好的」。(吃草吧你)
「你有沒有想要治好?」「我再考慮看看」
在電話過程中那位婦人的手機打來想插撥進不來。
此刻的我沒選擇回撥,
而是谷歌了「青草 詐騙」,第一條結果一看,
怪怪,一樣有位親戚皮膚不好,一樣要隔空看診,一樣吃青草就會好。
巧合還真是多啊。
告訴各位,這就是標準的江湖賣藥直銷的技倆。
我誠心建議亂賣藥的黑心人好好去牧場吃雜草。

至於我為何很早就覺得可疑?
感謝Whoscall,在我撥給那位婦人的時候,跳出了視窗。
「常被封鎖的號碼」,但沒有寫其他原因。
一般人的手機沒事會被常常封鎖嗎?
太可疑了。
她的手機今天還有打來,但早已被我用whoscall給封鎖了。

對你很好的人,未必是好人。
我又再次親身體驗了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