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0的文章

班狐

上次講國中很顧人怨的同學山豬,
這就講班狐好了。
不過呢,我不是說她顧人怨,只是我們不是很對盤。

她功課不差,但大部份的情況都是我贏她(哇哈哈)。
之前在舊網誌寫到國中時期的人有提到她過,
但是太陽春了,這邊就補充說明。
為什麼我說我跟她不對盤,原因在於一年級剛進來沒多久的某次國文考試。
那時大家在講台上面找自己的考卷。
不知道為什麼,我找著找著她就在旁邊說:
「不要隨便亂翻啦!」我聽到愣了一下,不清楚她到底是跟誰講。
不過我感覺到那股不懷好意的氣氛,
又加上考試方面的競爭,開啟了接下來三年的…我不知道怎麼說,詭異氣氛。

平常我跟她根本沒有交集。
一方面自從那件事之後,我覺得是她開始以我為假想敵,
既然妳這麼想戰,我就陪你。所以好像除了她東西非常偶然滾到我這,
我撿給他說謝謝之外,我想不到我們到底還說過什麼話。
但奇怪的是,我爸還跟在花蓮醫院工作的她媽媽認識起來,
意外的收穫是會得知一些她的小道消息。
也罷,反正我根本不跟她講話的。

後來國二開始,她就跟老鼠,嗯,就是所謂的班對,
下課或是放牛吃草的體育課時,
我就看到他們兩個手牽手漫步,要不就在體育館附近坐下聊天。
(原來自從國二開始我就該戴墨鏡了…)
明眼人都知道,導師也知道,大家都知道。
導師還在上課時對那時說了一句奇怪話的老鼠說:
「你這樣講,某人要生氣了。」
大家心知肚明啦。

某天,白痴白痴的李林甫(這是綽號,我特別再說一次),
對著走過他面前的這一對說:「來烤狐狸肉喔!」
那天不知道為什麼有可以在學校內烤肉的活動,我也不懂。
只知老鼠開始擺起地痞的樣子走向他,一副「你再說一遍試試看」的樣子。
狐狸拉住了他,才沒把事端擴大。

不過更白痴的是我。
另一件事,起因都來自於早上升旗後的頒獎典禮,
樂隊都會吹奏一段歌曲,結果我開始填詞掰歌:

    班狐 班狐 愛作威作福
    班狐 班狐 最喜歡老鼠
    班狐 班狐 喝茶用夜壺  
    班狐 班狐 每天包尿布
…………

反正一定要押ㄨ的韻就對了。

歌詞我居然還快寫滿一張A4的紙,可見那時有多麼吃飽沒事幹。
更白痴的是,那張紙就這樣丟在我那空蕩蕩,
只放一條抹布跟要上課的書的抽屜裡。
某次座位的安排是我在班狐左邊,中午時,老鼠就坐在我座位找她講話。
我本來想想沒差,中午我自己也是隨便亂跑,就給他坐。
回座位的時候,老鼠笑笑的跟我說:「你想被打嗎?」

〔密技〕放大Firefox瀏覽器網址列

圖片
我放棄了搞笑漫畫日和。
只好讓我搬出久違的密技來墊檔…
以下內容來自PC uSER密技偷偷報…
==

Firefox網址列的字型其實可以不用安裝任何附加原件,只要透要設定檔就可以
調整出自己喜歡的字型與大小,對喜好設定大字型又不喜歡安裝一堆附加元件的玩家來說,這無非是一個福音。

Step

1.首先,我們先透過檔案總管找到「C:\Documents and Settings\user\Application Data\Mozilla\Firefox\Profiles\「隨機的系統碼」.default\chrome」目錄(此為Windows XP的例子),此目錄下原本只有「userChrome-example.css」及「userContent-example.css」兩個檔。

2.將此目錄下的userChrome-example.css複製成userChrome.css,並且用一般的文字編輯器進行編輯,並且在檔內加入以下CSS字樣後儲存;

#urlbar { font-size:25px !important; height:42px !important; }

3.接著將Firefox重新開啟,如下圖,大家可以跟旁邊的Google工具條比對看看,是不是很明顯得看出網址列的字型變胖囉!


==

本週是這個月上班的最後一個禮拜。
也就是說,我的戶頭在面臨兩個月的乾涸之後,
總算久旱逢甘霖,有新(薪)水灌溉進來…
不然光是對付蟹房東的電費,我就吃緊了。
附帶一提,蟹房東不姓謝,但是在我眼中他也很愛錢。

我現在也開始處理些公文和開會的事情了。
還好在我控制當中,本來以為時間本週恐怕橋不定,
這下時間再延,各位教授博士的時間絕對更難湊齊。
我決心動用那個向來堆在我膽量後面長灰塵的「魄力」這東西,
定下大家看來最有空的時間直接拿去問,
沒空就找其他可以出席的代理人,省得麻煩。
會議室的位置也馬上預約完畢。

至此的工作進度也可以容許我稍微偷閒。
只是…每次有疑惑,總是要搭電梯上20樓找人就不是很方便。
附近也沒人可以聊天。喔,請不要跟我說我還有左後後方的別組人,
我跟他不熟…

再說點其他人近況好了。
嚴格來說,大家依舊忙碌的忙碌,在國外放縱的在國外放縱,
最近幾個月假日我都是自己出門吃飯,外加冒險,
因為台北國真的很大。
好像永遠都這樣下去都不成問題了。
總該習慣的吧。不,已經是…

請不要破梗好嗎,謝謝

圖片
再說我揍你喔,喵!(感謝陳斯貓的演出)
這話要從一般的概論講起。

很多人一定都很討厭在電影院準備看電影的時候,
附近有人因為先前看過內容,
這次是陪同別人去看,然後為了表示自己的優越感,
一直在旁邊提示接下來的梗跟對白。
就這樣,整部電影都給這位說書人講完了,
自己的樂趣也跟著散場的人潮走了。

自從我很小開始,是沒有幹過這麼白目的事,
但我倒會對很多演出的效果大驚小怪,一直唸唸唸唸到別人抓狂就是。
好好思量為什麼破梗的行為會讓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呢?
(會致命,是因為他白目到可能沒辦法活著走出電影院…)
我想也許是所謂資訊不對稱的優越感所致。

一般而言,掌握資訊最新消息的人可稱的上是意見領袖。是嗎?好像不對。
不管,反正代表他比別人擁有了優勢的資源--最新資訊,
而資訊就由他開始往外傳播。
久而久之,大家想要獲得最新資訊,就不得不抱以崇拜的眼神依賴他了。
這跟大家巴著有權有勢的人多麼像啊。
八卦消息也有著類似的情形。

只是,一旦用在以未知的結果為賣點的小說、電影上,
如此行為就很可憎了…
它剝奪了其他人的驚喜感,
使得整個過程看下來成了這位「預言家」的表演舞台。
偏偏這一點也不像是預言家,只要你比別人先看到內容,
人人都可以當。

我自己有個不是很愉快的經歷。
在我大學快畢業的時候,正在瘋狂的看著「台灣龍捲風」。
(請不要懷疑你的眼睛。就是演了345集的那個本土劇。)
但是很不幸,大四的時候其他室友決定不再續約第四台。
所以我只能利用BT下載來看,進度比電視還慢是當然的了。
(掌握影片來源的人總要經過電視卡錄下、轉檔、放種子等步驟,
我才能下載到。光下載又要花個兩三天。)
為了避免失去觀看的興趣,我對於影劇版相關消息都盡量避開不看。

但很不幸的,我姐(又是我姐…)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應該是整「根」人),
每隔一段期間就會得意忘形丟個相關報導的連結給我看。
我至少跟她說過五遍以上,我不希望預先看到內容的相關報導。
但總是擋不了幾次爆雷的偶發事件。
她理由有以下幾點:
「你室友也會講啊!」
原來妳跟我的關係可以等同外人就是…別人爆雷我不好意思講,
但我既然跟妳講了,妳還一再爆雷就是妳不對了。
「現在演戲的進度就已經到這邊了啊。」
(我真的不知道腦子裡面到底成份是啥…)
怪我囉?怪我沒電視看趕不上囉?
第二個理由出現最多遍,無視我寢室已不能看第四台的窘境。
也無視於我…

鍾漢良-OREA MV

不知不覺,七月又要過去了。
歌詞:
==

OREA 啊EA哈 請給我愛的力量
OREA 啊EA哈 讓我們愛到瘋狂

雷光和閃電 都在我眼前 風花和雪月 都拋在後面
我知道這一次的感覺就是 我等待好久的那份 愛 她就在我面前
也曾經幻想 美夢會實現 也曾經祈禱 奇蹟會出現
你可知當我第一次看見你 我的心已為你著迷 愛 已沒有人能停

這是種好奇妙的感覺 心像火在燒 
人在風中飛 你是我生命的能源
請給我一份愛的力量 讓我們一起愛到瘋狂
把真心真意交給對方 不要害怕會受傷
請給我一份愛的力量 讓我們一起地老天荒
當真情真愛放出光芒 誰也不能夠阻擋
==

今天好像是發票對獎的時刻。
上次因為踩到狗屎而多中一張兩百塊,實屬難得。
這次我就不敢保證有那麼好運了,
雖然五六月的發票我從本層樓某間阿宅丟出充滿宅味的垃圾袋裡挖出了很多。
怎麼有這麼懶的傢伙呢,連對發票都懶。
對過的處理掉就算了,我發現的可是一堆到今天才開獎的發票呢。

即便四百塊在台北正常生活的話只能吃一天,
但領獎的時候我是無業遊民的身份,不無小補。
本來還做出最壞打算,萬一再三個月都還沒工作沒收入的話,
就準備家裡救濟,但我不想這樣。
新工作的薪水在八月才會進帳,
我等於這兩個月都在吃存款,
還外加給蟹房東的房租。

說到蟹房東,六月電費不知為什麼管理費多五元,
電費每度4.2元也漲到5塊錢。
我才在想我明明六月還回家一個禮拜,怎麼電費還更多,
是不是門沒鎖好給哪個傢伙進去佔便宜,
直到我發現乘號後面的數字被動手腳了…

我真羨慕一開始就生長在台北國的子民。
自己住的房子以後賣出去一定能賺一筆,
其他外地人還未必買得起。
獲得的資源資訊最豐富,交通最方便,
連逛街的百貨公司還可以挑要從哪條街逛,
哪像我這庄腳人,一間三層樓的遠百就算很大間了。

不過我也開始越來越像台北國的國民了,
以前對我來說只認識羅斯福路和基隆路三段(因為所讀大學關係),
現在則是進步到研擬上班路線怎麼切可以閃掉哪些紅綠燈…

雖然我南港跟內湖都還很不熟啦。

台北國的交通真不是蓋的。

圖片
就我目前幾週前開啟了騎車上班的通勤生涯後,
短短時間內就看見幾件事。

首先是前天時,下班等在和平東路跟新生南路的交叉口等紅綠燈時。
(噗浪上講過,但我認為還是在網誌上寫不受篇幅限制,反正我很愛寫長篇)
等著還剩一分鐘左右的時候,
我看到一位外國男子停在待轉區,
對著左方的人比中指,嘴巴並且唸很多東西。
他比著自己車子的屁股,看來是有擦到後面的樣子。
我一時找不到他到底是對著誰罵,後來他繼續罵下去的時候,
我發現了另一位主角騎著150穿著西裝,
後面載著,咳,反正是閃光。
他的動作很平靜,只是搖著食指要老外過來的挑釁動作。

快綠燈了,我想這應該騎走就沒事了。
錯了。
我看見老外雖然在右方的待轉區,
但此刻卻切入左方,擺明是要第二戰。
他硬是騎到150的前面急煞,這很明顯是報復行為。
150應該有碟煞,所以剎住了。

接下來我只看到老外對著後面的150叫囂,
150上的閃光則是負責幫忙吵架,指著他大罵。
當然因為車子很多很吵,我聽不到他們在罵什麼。
(但我為了看清楚後續,時速也不自覺的飆了起來…)
最後我看不到他們的車尾燈了。後來我被羅斯福路的紅燈攔下,
沒看見他們。我很想知道最後有沒有乾脆停在路邊決鬥之類的事發生。
不過我想萬一那個急煞導致撞成一塊倒地,
我們在後面的車不就輾過他們了…
吵歸吵,不要拿自己的命玩啊…

第二件事是今天早上上班,只是件小事。
走在長安東路上,車子開始塞了起來。
騎車在車陣中當然要很小心。
但我看到一位後頭騎車的仁兄,就這樣東扭西鑽,
車跟車之間有縫就鑽,插到小客車前讓車緊急煞車後又扭走了。
更大膽的是,他還鑽到公車前讓公車急煞。
如果我是車上的乘客一定很想殺了他…

他沒出事真是好狗運。
如果小客車駕駛是不會踩煞車只會按喇叭的台客,
或者公車司機是趕著救阿斗的趙子龍,
他人就準備變成長安東路上的一塊柏油了…

車禍會多不是沒原因的。
多得是類似這種不知死活的駕駛…
更別提上次我騎在復興南路,
某白色小客車開一開可以「擠」到我這種蠢事了。
左右距離都不知道怎麼抓,駕照怎麼會考過?

喇叭彪志〈廿三〉

這次再從小事說起。
某天好像是採買要幫忙一些人買早餐,
但喇叭志似乎錢帶不夠,所以由我幫忙先墊錢,
等到回到寢室休息的時候再拿給我。
但你一定也知道,他老兄不可能乖乖的把錢拿給我而已。

他們的寢室就在我對面。
住的人除了喇叭志和之前的白痴同梯小畢以外,另外則是狗學長和吸血鬼。
吸血鬼學長只是位單純的人,單純到會一直問你他這人有不有趣,
還有展露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把自己真的磨成吸血鬼樣子的虎牙。
當然經典的就是他的口頭禪,一到吃飯的時候就會這麼說他挾的飯菜:
「血塊~~~!」「你看我正在吃血塊~~~」
cosplay太入迷了。除了夾豬血的時候,沒有一次我能夠進入他的思想。

扯遠了。
其實我要說的只是每當不得已要進去對面房間的時候,
總要花一番功夫才能離開房間。
對其他學弟來說,是狗學長難以應付,
對我來說則是其他三位。兩個會煩,喇叭志則是不玩一下別人他不會善罷甘休。
我找他拿錢的時候,他正坐在床舖上只穿著一件不像內褲的短褲。
「喔,我等一下拿給你~」
我有預感他又要開始發作了。
他東抓抓西抓抓他的褲子,我已經從眼角瞄到他刻意的露出…類似蛋的物體。
死暴露狂,我對你這死變態沒興趣。
他又不知道在摸什麼,就是沒意願拿出一百塊。
等到他起身要拿錢時,又做怪了。

他手上的確拿著一百,但是他的動作不是拿給我,
而是準備把一百元塞進褲襠裡…
我寧可不要這該死的一百塊。
接下來他的手離開了褲襠區,
但很不幸,他動作換成了手穿過褲子,從褲管伸手給我。
最後我總算拿到了「乾淨」的一百元回來。
至少我相信是乾淨的,因為我眼睛一直盯著那張紅色的紙鈔,
是否曾經接觸到喇叭志身上任何噁心的部位過。
再拿不到乾淨一點的錢,我就快崩潰了…

他的個性就是這樣,要裝老就裝給你看,
但真正要他體諒一下王姐做點事的時候,就只會在辦公室耍白爛。
12月左右王姐家裡父親住院,非常需要請假去照顧。
所以這段期間我們管地餐的也開始分擔起她的部份業務。
只是那位號稱空餐幫忙的「老兵」,除了說「秣要緊啦」之外,
在王姐跟他講想要他負擔點業務時,從來沒看到他正經八百的看待這件事。
反正有我和一哥嘛。他是這麼想的,只要有兩個學弟在就會幫,他老了啊。
所以12月排假的時候,他就這樣蠻幹了。

11月下旬正要準備排12月份的假,當然帳務組跟隨聯隊部上下班時間,
週休二日。而一哥學弟因為簽下志願役,12月初必須請公假考試。
在…

〔專欄〕衰,都有預兆

這次說說一點軼事好了。
有預兆,此話怎麼講?
我稍微解釋一下,有時在展開一段人生經歷前發生的一件看來不起眼的小事,
到後來發生一連串不幸的事件後回過頭想,
似乎冥冥之中,那件小衰事就註定了未來的命運。

我先講我姐的事好了,雖然看起來我好像出賣了她,
不過其實也不過就是一件小事。
在她第一次考上大學時,因為填錯志願填到夜間部,
以至於作息完全不對,所以一兩個月後決定休學重考。
但很神奇的,休學證明在整理房間打包回家後,完全失去蹤影。
文件很重要吧!那怎麼會搞丟呢?
沒有人知道。或許,真的沒有「人」知道吧,嘿嘿。

彷彿暗中告訴我們,她不應該來這邊的。
噓。怪力亂神。
好,我講我的例子。
在我考上大學,九月初正是新生報到的時候,
當然必須要繳許多的證件。
但那時腦殘的我懶得帶正本,帶張高中畢業證書影本就去了。
(真的很腦殘,為什麼我會沒帶正本!!!)
一到了報到處,自然就被辦事人員擋下來。
她跟我說直到我拿到畢業證書正本後我才能拿到學生證。
所以我暫時不能刷磁條進圖書館。
(其實可以換證,只是一來我懶,
二來明明是本校學生還要換證本身就很蠢,三來還沒開學,沒有迫切需要)
學生證事件彷彿又暗示著我,
沒有證件的我就是跟別人不一樣。
我後來數年的確也體驗到了跟其他人不一樣的人生。
囧。

再來,第三件是最近的事。就是當初剛進前公司的時候,
我想切割硬碟分區結果切爛的事。
好不容易才把編譯環境架好,下週一去聯合時被大姐問「為什麼沒來?」
我頓了一下,還在想說是哪天我必須要來,
資深的便幫我回答因為我重灌電腦,所以沒辦法來。

接下來的事我想你們也知道了。
我沒有因為重灌電腦而被寬恕案子的進度。
後來還去打了一場「社交籃球」,沒辦法換下襯衫皮鞋就跟著陪打,
打到晚上八點多情況才允許我回家。
事後學長也告訴我,是因為他跟聯合大姐關係很好,
我才得以被「容忍」晚交軟體版本。
聽完我並不是很舒服。
原來我必須陪公子打球來補償我上次的意外。
也好在我很久沒打球,球技本來就不是很強,不用演自己不會打球。
萬一打太好,還等於白目給下馬威。
最後,我離開了該死的聯合地下室。
我去聯合也沒多少時間,但我常常白天進去,再出來時天就黑了。
之後發生那件更可怕的事我也不用多說了。

其實該撐半年的,很多人這麼覺得。
只是,等到半年後,我的案子只會多不會少,
還外加對我來說完全莫名其妙的Visa Wave,…

鍵盤貓第三彈

誰叫搞笑漫畫日和的影片版權被收起來了,害我現在開天窗。
只好拿個鍵盤貓系列影片墊檔一下。

工作也差不多七天了。
與其說是工作,倒不如算是自己在「等工作」。
看來蠻像前任工作者所說的,沒什麼事。
看起來啦。之前的公司也是看起來沒什麼事,
結果等到我開始莫名接手案子時,一堆狗屁事通通爆出來了。

除了催討某計畫的某公司一直未寄來的領據之外,
我好像也沒幹啥正事,所以另外去幫一位執行能源計畫的人一些小事,
這樣不是很好嗎?
只是越悠閒我越不安,因為組長還沒回來。
星期二之後才是真正的開始。

據了解,嗯,其實也不用多此一舉的瞭解,
這樣的助理職位自然是不可能待久的。
所以我就算順利度過這段頂多兩三年的時光,到最後還是必須走向可以長久穩定的職位。
現在這階段收入不錯,但畢竟不是正職,不是一個可以做到變老頭的工作。
以後考公務員?我不認為三年後職缺會比現在多多少。
投資報酬率太低了。
若要到私人企業,也要找類似性質的職位才行。
我看就算投軟體工程師,屆時市場上多得是本科系新鮮的肝們,
也不會輪得到我,再加上之前那段失敗的經驗,
鐵定被挖出來質疑的啊。
另外,我會重新投工程師這點本身就是一個疑問。
我幹麼自己討苦吃,明明就逃脫出來了。
他們覺得一天就摸出來的東西,我花了一個禮拜還搞不定,
在在證明中間有段明顯的代溝存在,
雖然還沒把我這職位接手的業務顯然比其他機種還要繁重這點列進去就是。

又據說,主管也就是組長的風格導致流動率頗高,年資最久也不過三年多…
反正以後體驗到就清楚了。
搧屎分隊是不得不忍,不然鐵定流動率爆表。
好吧,之前會走,是因為自己想走除了工程師之外的另一條路。
現在如果連這條路也不走,我當前也想不到還能走哪一條,
總不該是「感謝函收集員」吧。

工作難找,這次算我運氣好。
只是,時間到了之後,還是必須要想想更長遠的路。
有什麼好主意嗎?

〔專欄〕我沒有輸,我只是沒盡全力而已。

圖片
圖為從14樓辦公室窗外看出去的台北國景色。

心理學上好像有個名詞可以解釋上述的心態,
不過我忘了那該叫什麼。

在大四選修青少年心理學的確有提到這部份,
好像是在講若是產生「習得的無助」心理狀態之下,
他對於爭取勝利的企圖心將消失殆盡,
取而代之的是負面思考。
也就是說,我會贏?可能嗎?
輸的話,也只是因為我對於這件事沒有很大的投入感,
所以別人會贏我,也是應該的。
但是,卻隻字不提他為什麼會沒有投入感,是逃避等其他因素影響,完全不去思考。
可想而知,做任何事根本是孤獨求敗。
如果真的會贏,那也會歸咎於偶然、運氣成份使然。

當然,最關鍵的點就是外在「環境」影響。
對於習得的無助以前有個動物實驗,
箱子內的小白鼠如果逃不出箱子,牠就會被電擊。
但實驗設計牠不可能逃離,所以到最後牠就乖乖的躺著等著被電。
這不就是逆來順受?
標題的阿Q說法,正是一種逃避的心態。
只要輸了,就歸因於自己只是沒盡全心,然後不斷的迎接下一次的失敗,
週而復始。
這款人生咁有未來?
沒錯,但如果命運就是要捉弄,接下來只是看自己還有多大的耐性而已。
那不就成了望夫崖?

只是難道這樣想沒有好處嗎?
如果我抱著我已經盡全力了的心態去迎戰,結果是慘敗,
難道不會對本身的自信與能力產生很大的疑問?
瞬間那片自我肯定的高牆頓時塌陷半面。
所以說自己沒有盡全力,在這邊看來也不過是一種保護機制。

我覺得過去和現在的我,持續受到類似的該情況困擾著。
說成就,好像有那麼一丁點,可是關鍵點拿出來比,就輸了。
說「穩」,一不注意哪個地方就爆了,導致失敗。
說「強」,但關鍵問題一問,總是一時想不起來。
就好像一位聯考考生,在校成績一流,但是到了考場偏偏遇上某種意外,
導致成績不理想,因此失敗。
沒有人否定他的成就,但是在關鍵時刻,卻總看不見他的實力在哪裡。

若要把此心理狀態放到莫再提來討論…那更明白。
「我沒有輸,我只是沒有特別盡力想追求罷了。」
也許某種程度上反映了自己的真實情感,
然而,同時往往也輸在起跑點上了…
錯了嗎?
的確不需要為了有而有,但是等到真的確定之後,別人早就跑到終點了。
謹慎有餘,膽識不足。
只是如果換成正面思考的心態,就結果論也只能阿Q般的想:
「我很好,只是她沒眼光」,但卻無法解釋巧合地這麼多人都沒眼光…

人在32度室溫的房間打以上不知所云文章的我,寫完也開始昏沉…
昏沉的腦袋,也不知心裡是否…

任賢齊-再出發MV

當我再度出發吧。
歌詞:
==

風大雨大太陽大 誰卡大聲 誰就贏 不管這條路有多歹行

攏不驚 天大地大 我雄大 歹人看到阮嘛皮皮剉

咱是認份快樂 少爺 笑哈哈 再出發 再出發吧

妳是願ㄟ第一名 天公就疼這款命 嘎甘苦當作跳恰恰

嗯免驚 嗯免驚啦 咱是勇敢的小飛俠 帶著鋼盔嘎伊拼

人講沒行未出名 我有信心打不痛 我有認真做人看

不願浪費青春生命 壞名聲 我有姑娘咧愛我 我有幸福咧作伴

我要給她日子過得快活 惜命命 再出發 再出發吧

幫我擦汗揮著花 不管風雨這呢大 為得將來馬得走

要出發 要出發啦 幫我鞋子 擦亮它 那無實力脈臭彈

有影卡來這嗆聲 再出發 再出發啦 要拿冠軍第一名

天公就疼這款命 嘎甘苦當作跳恰恰 嗯免驚 嗯免驚啦

你是勇敢的小飛俠 帶著鋼盔嘎伊拼 人講沒行未出名

風大雨大太陽大 誰卡大聲 誰就贏 不管這條路有多歹行

攏不驚 天大地大 我雄大 歹人看到阮嘛皮皮剉

咱是認份快樂少爺 笑哈哈 我有信心打不痛 我有認真做人看

不願浪費青春生命 壞名聲 天大地大 我雄大

歹人看到阮嘛皮皮剉 咱是認份快樂少爺 笑哈哈

我有姑娘咧愛我 我有幸福咧作伴 我要給她日子過得快活

惜 命命 風大雨大太陽大 誰卡大聲 誰就贏

不管這條路有多歹行 攏不驚
==

是的。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日,雖然根本還沒有開始忙什麼。
明天負責分配工作的組長出國,直到13號才會回來。
也就是我還會清閒兩週。

國科會大樓想不到高達22樓…我人在14樓。
我的位置比較奇怪,沒有跟其他兩位新人同在20樓,
一個人在面對門最右邊那排的位置。
也好啦,省得我真的沒要緊的事,
上一下噗浪還是非死不可去快樂島收錢(喂喂…)的時候,
不會又從別人口中聽到「其實他們都有在注意…」這種流言蜚語。
我是真的在等機器loading+compile才不過十分鐘的時刻之間,
「看」一眼有誰回應罷了。
(註:也就是畫面看個五秒就關掉)
大概沒想到要用老闆鍵是錯的吧。

誰不知道改你們這鳥毛的程式要很久,我幹嘛自己搬石頭砸腳,
讓自己更晚才回去?
算了。
至少這兩天觀察環境的結果,光拿廁所這點就贏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以前設計廁所的人,
會把小便斗設計的像給小朋友的高度…
所以,我有時會見到小便斗上的黃色液體…
(本人不幸也製造過…)

目前為止,我肯定當時當機力斷的決定。
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