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1的文章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12)

聖誕聚餐吃著份量頗多的餐點之外,同時進行著遊戲。
遊戲是猜貼在自己頭上的紙所寫的知名人物是什麼。
由於每個人想的人有真實有虛構,
有古人有現代,猜測正確答案需要花一點時間。
好險我不是最後猜到的人。猜中答案越快的人,
越先挑禮物,但禮物有分好與壞,兩種都要各挑一個,
又加上外包裝都是騙人的玩意,
(尤其是某大箱,裡頭墊滿了廢紙,實際上是兩三包衛生紙…)
先拿未必是好事。

拆開禮物,我發現壞禮物拿到了雞精。
不賴嘛。但在我想知道它是什麼口味的時候,
愣住了。有兩罐四物雞精。……………
後來這兩罐進了P的皮包裡。至於好的禮物,
我則是拿到了東京鐵塔的微積木。
(不是微積分…冷。至於長什麼樣,FB上我有上傳照片。)

氣氛熱鬧到九點,最後還對於誰的好禮物最好,
壞禮物最爛,以及穿著最符合聖誕風格的人。
排名結果有些忘記,但我記得我的壞禮物差點奪下第一。
請問,牙刷不夠實用嗎?嘻嘻。
大姊姊不意外的奪下最佳服裝,
反正服裝這回事向來不是男生會得獎的項目,
本來我還把以前上班穿的襯衫穿在當天上班時。
結果還被大姊姊們笑我是要參加婚禮是不是。
只好騎回家換個比較符合主題的紅毛衣,順便幫忙拿了點道具過來。

解散之後,天下著雨,我本著紳士的精神,
堅持送P到信義路上的公車站。
其實從師大到信義建國路,並不算是「附近」。
反正自己也沒有趕著回家的需要,
一路上也聊聊活動內容的事,便不會太無聊了。

聖誕聚餐據說已經是延續幾年的活動。
總是召集前前後後曾經在本會的同事前輩等,
一起在某間餐廳交換禮物。
而我是最菜的一個,到目前為止也還是。
都過了一年了,而且快被豬驅逐出「昶」…還是一樣菜。
只能說人之間對不對盤,都是看緣份啊。
誰叫豬頭後來淨找些莫名其妙的傢伙呢?
(不要告我,我沒有明說誰莫名其妙,但你知道就好…)
這對於向來習慣千山獨行的我來說,
是個不尋常的經驗。
一方面是過去的生活圈,從來沒有人辦這種陣容相當龐大的聚會;
另外也是我不大喜愛熱鬧的活動,
就算是以前有所謂班遊,我也知道最後通常是當別人的伴遊,
讓整個活動看起來人數沒有那麼虛。簡單講就是當分母用的。

只是數天之後,我上傳那段白痴影片的事又挑起了我的矛盾。
之前提及的同事正要離開,所以某天中午想替他們歡送,
到了某港式茶飲店。我跟能源一哥在繁忙的東區街頭閃過一輛輛的小黃,
總算先到店裡卡到位。
大約二十多分鐘後,大家陸…

〔專欄〕自我意識過於強烈?

大概是自己爆料當前困境給家裡的關係吧。
我媽說O型的人,包括我在內,都具有主觀的自我意識,
常常是「自以為」的成份比較多,
除了做一件事會「預想」別人接下來「應該」會怎麼做,
往往造成了錯誤的發生。

所以我「以為」就算把開會通知放在批公文那堆資料夾裡面,
豬頭就會批。
我「以為」好不容易準備好的開會資料放在那堆公文夾上面,
牠就會發現。
(不能放在彷彿黑洞的座位,放座位也有機會被搞丟,然後不怪自己反而還會罵你)
其實我只是厭倦了每次為了甲這件事去找牠,
講一講又會突然想到乙的事開始痛罵半小時,
(乙通常是綱要計畫審查…)
結果甲這件事最後的決定什麼也沒講,因為牠已經抓狂,啥也不跟你說。

後來提到我身邊的O型親戚,還有我爸跟我自己,
居然可以找到相當類似的模式。
如標題所說,很多事情的考量出發點,
都是以自己為優先,先確保自己沒有權益上的損失後,
才會去關心別人的情況。
對於別人的情感也不太重視,常常直接表現不滿,
造成對方的不快。

但我不禁想問,難道其他人都是這麼民胞物與,
連自己都沒顧得好,就問別人有沒有吃飽穿暖,
甚至團體照第一眼看別人拍得好不好,
最後才找自己在那裡?
(某個不知打哪來的說法,每個人都會在團體照中先找自己,表示很「自私」)
聽到那說法,我一整個覺得過度理想美化。
更進一步,已經可以作為聖人了。

再來談到我本身。也許由於某種因素(還要提嗎?),
使得我自從去年搬到外面租屋自己生活之後,
(大學不算,至少你還有「室友」)
所有事情通通自己打理,因為瞭解除了你自己之外,沒有人會幫你的。
思考的角度,就是以顧好自己為前提,
就算現在人手一支手機的情況,即便你沒有丟失通訊錄,
卻不能保證他有空甚至有義務在你遇上困難時,
可以跑大老遠來救你。

到這裡也不難察覺我自己的思考模式就是這麼簡單。
或許自我意識真的相當強勢,
所以某階段的孤立,可能出自於我自己的因素吧,ㄎㄎ。
只是,如果連自己的感覺都要顧慮半天修飾後才能表達,
生活不會太痛苦嗎?
壓抑自己太多,遲早會出問題。

我也不想這樣。

優客李林-不知所措MV

圖片
歌詞:
===
#怎麼會從妳的雙眸中 決定了我的難過
這次只有我們知道在彼此之間交換的承諾

我沒有說出感受 只有不經意的沉默
卻不能肯定妳真的會懂

*妳身旁的他 該是告訴我不能再說
在我再想從妳的眼中找到悸動
也許我從門口離去 不能代表些什麼
我以為妳會留住我

☆只有自己愛上妳的夜裡 我不知所措
讓妳輕易地 把我的心帶走

Repeat ☆ *☆☆ #☆☆☆☆☆☆
===

這個禮拜以行屍走肉的模式度過。
扣掉週一的會議關係幾乎在走鋼索,後來又間接被「出賣」,
再加上網誌「類小說連載」的主角群最近很常來這邊敘舊,
也造就了不知何謂的一個禮拜。
我的確有處理事情,只是好像也說不上來真正幹了啥大事。
反正都要準備拍拍屁股了嘛。我是這樣想的。

履歷是打開了,可偏偏獵人頭的不是房仲就是人壽保險,
上面兩者是大家公認「免洗」新人最多的行業,
加上我討厭拉業務拉到身邊的人都要躲你那種感覺,
遇上這兩種電話打來,馬上說NO。
比較奇怪的是最近老是有補教學校要找我…
這應該去問六月離開這的前同事才對吧。
他至少還是教育大學畢業的人,怎麼看到我的學歷還想騷擾找我?

過了一年,我還是沒能理出職業方向的好頭緒。
除了工作資歷(不曉得業界認不認帳…)有滿一年的虛張聲勢功能之外。
往好處想,本來我有錄取經濟部招考的話,也是九月底就要走人的,
現在只是時間提早了一點點而已。
大家都說理工科好找工作,現實上的確是如此。
第三類組也有不少機會,甚至還會發現某些研究生物分子的研究員徵才,
薪水真是爆高。

你說我後悔嗎?除了遇上一群&^#Y$&之外,我倒是沒有特別感覺。
況且我當時選了理組,難道就等於我現在很快樂?
快樂的在竹科,一同被視為阿宅快樂的ㄎㄎ,
快樂的寫出一堆有基本架構問題的程式被debug抓到崩潰,這樣?
某篇網路文章說得對,寫程式就像做一道菜,
你沒有辦法預知某道菜要花多久研發完成。
如果你的知識中只能想到用增減味精份量來調整口味,
但關鍵是要加鵝肝醬才有效果時,你永遠不可能完成這道菜。

會寫就是會寫,不會寫放個一百年還是想不通。
那太恐怖,我也不是沒做過這種工作過。
我還是先持續有收入再說吧。
就算是短期,也贏過無業遊民的生活。

你們都住萊茵河旁

圖片
因為都來陰的。
不好笑。(萊茵河:躺著也中槍)
今天早上才「私下」約談我說,
要我認真考慮去留問題。
我也說本來要做到領年終,結論就是要我開始找,
等到找到再提出說再見。

但就在我回到座位沒多久,從電腦螢幕上發現了真正的消息。
原來今天早已有筆試,而且預定要找人替補我。
然後又使出先斬後奏的絕招,已經替我代言說我已經有工作了,
打著要我最近幾天「主動」提出辭呈的如意算盤,
這樣就不用他們主動上簽後面臨的麻煩。

得知之後,一整個超級不爽。
本來正要好好弄個你們口中「很簡單」的統計資料表,
被這樣出賣之後,改成在人力銀行上尋覓。
誰有心情跟你繼續弄資料啊。
如果你要這樣搞,等於是首先要我間接違背意志說,
是我自己做的不耐煩要自己走人;
第二是要我跟30天前提離職這個規定對抗;
第三再加上火速趕人無視我還在尋找下一份工作的緩衝。

你們真是夠了。我所說的你們,當然就是主導這次行動的相關人士。
還有,我不曉得「你」是從哪知道我講了什麼對豬頭的不滿。
也許是這裡,也許是FB,更也許是其他人看到我FB的轉述。
我不管,反正這是事實,況且也不會只有我不滿。
不管你是不是從這邊得到我的想法,但我要在這邊嚴正的說,
我對這次居然先斬後奏說我已經有工作,
所以要我自己趕快上簽這種玩陰的手法很不齒。
這是逼人吧?請問,是什麼樣的滔天大罪,需要急著送走我?

真誠希望,我是最後一個被這樣搞的人。
因為,沒人知道下一個人也被這樣搞,會不會有什麼激烈舉動。
到時候,誰會被掃掉,就不關我的事了。
言盡於此。我維持等到找到下一份工作的時候才會提出辭職簽的決定。
如果你硬要我下月初一到時間就不要出現在這棟大樓,
很抱歉,請你自己上簽。
這並非我自由意志的決定,請自辦。

雖然很不想說重話,但顯然有人要蠻幹,沒有辦法。

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

圖片
放心,這只是圖片,不是我常常放的MV文,
所以點下去不會出現「奇怪」的歌聲。

最近卯起來出現的一首洗腦歌,
跟以前具有洗腦作用的歌一樣,
就算把電視給關了,罵它這麼可以這麼難聽,
但誠實的身體會把音樂檔找出來,甚至弄成鈴聲,
就連路上也聽得到有人在哼。

某些東西就是越罵越有反效果,
原本的反感程度隨著接觸次數增加,
反倒是出現吸毒般的症狀,
一天沒有碰就覺得渾身不舒服,
結果反而達到了曝光效果。
這跟哪個心理學有關,我就不懂了。

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因為都莫再提…
啥?
如果是我的字典,打開一看,
裡面恐怕只有「莫再提」三個字而已。
最近我假日都會來個臨時起意到某個地方晃晃,
總會有個討厭的感覺,
就是腦袋突然會執行一個叫做「揪誰一起來」的程式。
而一開始的人選我已過濾掉了男性。
(像逛街,幾個男的一起逛對我來說還真的沒啥搞頭…)
剩下女的,然後腦中此刻又會跳出警告訊息:
她們各自陪著XX。……………
最後程式跑完,我繼續一個人的旅行。

總是越想越囧。但跑去啥集團認識活動,又老是覺得不踏實。
不知道你了不瞭解那種不踏實感,
我只知道那個不踏實感讓我很想移除某人的好友。噓,莫再問。
如果日後某一天的某個聚會,
大家完成了「大滿貫」,每個人都攜伴出席,
那個恐怖的疏離感將會非常深切的刻在我印堂上。
前進也很麻煩,不前進,也是很麻煩,
要走不走的矛盾還在持續當中。
What should I do?

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
因為都~~莫再提~~~

準備.走人?

圖片
我真的被惹毛了。
昨天,豬頭又突然要一份計畫資料。
不過,重點不是在計畫的綱要書以及報告,而是審查意見。
找到一份拿給牠,翻了幾下又說不完整,
因為部會署沒有回覆意見。
又下去重新找一份今年部會署有回覆的計畫,
再印一次給牠。但是牠又不爽了。

首先牠問了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為什麼只有回覆意見?審查意見呢?
我告訴牠,後面幾頁就是主筆,再來就是委員的審查意見。
不曉得牠是文盲還是瞎子,就算我已經指出要看的東西在哪裡,
牠還是再跟我盧說東西本來在電腦裡,印出來的東西誰要。
我真的被搞糊塗了。
還問為什麼回覆意見會在前面,審查意見就在後面?
ㄟ,要不要去問為什麼系統排版要這樣排?

盧完之後,進入了牠想要的責難迴圈程式:
電腦做->不是你做->沒做事->不需要你。
就這樣,牠直接了當的宣言:只再給我半個月的時間。
八月再來也不簽薪水了。
我已經有點惱怒了。印象中我翻過97年的資料夾,
裡頭放的東西就跟我現在放的一模一樣。
我隨便抽出兩本,都是這樣。

我拿給跑到隔壁的牠佐證97年開始就這樣印了,
牠隨即展現政治人物轉移焦點的能力,
首先質問「你是跟以前的資料夾做事嗎?」
(奇怪,我不照以前的方法做,難道要自創方式?)
下一步馬上從資料夾的問題跳開,
又丟出了為什麼審查完沒有燒光碟給部會署。
(現在重點是我要燒光碟嗎?不是你要找審查意見?)
我完全對這隻跳蚤跳離核心問題的能力相當折服。
牠堅定的繼續維持牠的論調,要我離開。

牠準備上樓,我拿著擺在牠眼前卻不理會的97年資料夾離開。
上樓梯前,牠丟了一句「有任何違法行為,自行負法律責任」
我本來想質問丟這句話是想暗示什麼?
不過我放棄跟牠盧了。你聽過不要跟豬打架那段哲理吧。
最後兩個人身上都是泥巴,你根本沒法說什麼。

總之我已經被搞到惹毛了。
雖然面臨只剩兩週的工作天非常措手不及,
以後我也沒辦法繼續待在邊疆的辦公位置,
但至少:
1.大姊姊不會接到我的業務問題電話了,完全脫離。
2.一直面臨部份雜音的棘手智財我再也不用管了。
3.計畫評等統計資料請後人自行完成吧,超麻煩的。
4.11月要舉辦的各部會綱要計畫說明會,自己辦吧。
不要問我,還沒辦過就要被趕走,我也沒辦法。

現在,你們知道了我當前的情況了。
最後我祝那位獸面獸心的人一定不…會不得好死。
我說的是「一定不會」喔,沒有法律責任吧,不要告我喔,嘻嘻。

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11)

先前八月左右,我自拍了一段無聊的影片。
動機來自於我整理在舊網誌時發現的一篇文章,
歌詞改編自周華健的「風雨無阻」,
寫得是要從研究所畢業過程的搞笑內容。
然後搭配音樂把歌詞唱出來,並且自覺歌喉不好,
一開始還記得對鏡頭說覺得不適的話可以關掉網頁。
當時也是自己拍給自己看而已,
上傳到FB之後,也只有零星幾個人按讚。
就這樣過了幾個月,連我自己都快忘記有這玩意。

12月中旬某天快要下班的時候,
回到我的座位時,我的位置除了常常借我電腦上網的M之外,
突然多了鐵三角三個人。(這段記憶有點模糊,有錯請更正)
M不知為何突然找到這段「奇怪」的影片,
並且企圖(已得逞)接上外接喇叭把我的影片聲音給播放出來。
「不要放啦…」我的掙扎通常都沒有效果。
「是你自己要放上來的喔。」大姊姊「提醒」了我,
但重點不是我要不要放上來,而是這間辦公室還有其他人在。

就這樣在M笑到出現難得的酒窩時,
影片也看完了,我也糗了。
原本以為看完笑笑,一天就過去了。
時間繼續推延到跨年前。有兩位同事因為十幾場的打壓,
選擇變作比翼鳥雙雙離開這棟大樓。
原因就跟我之前一樣,由於十幾場非常厭惡所謂辦公室戀情,
所以當他得知他們的確在一起時,
處處刁難,借題發揮。

先岔開,個人對於這款上司有如此喪心病狂的激烈反應無法認同。
你會不會管太多了?
你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那影響了多少工作效率。
這點可以從我莫名被他指控說,
有位同在我辦公室的阿飄正在跟我交往可以證明。
連沒有對象都可以胡亂指責,更何況,
似乎是某個好事者跟他通風報信。
(該好事者,大家認為是補槍王的可能性頗大…)

最後的一根稻草也是因為十幾場再次借題發揮,惹毛了他,
寧可不要跨年後就有七天的年假,
也甘願立刻遠離那尊瘟神。
就這樣他的業務直到過年,一直有空缺。
這就是他逼走人的惡形惡狀。
跨年前的那週週五是最後一天。

而在之前,據說將要舉辦一個超大的聖誕聚會,
許多在本會工作過的老將都會出現,
我也擔任了所謂場勘的工作。
聖誕節那天,我們發現了位置相當勉強的擠下高達20多人。
那天我帶著好禮物蛋殼盆栽與壞禮物一支小牙刷,
到了師大夜市裡的一家美式餐廳,
天氣不是很好,還飄著不小的細雨。

停好車走到了那家店,已經有不少人聚集在門口,
當然幾乎都是一對對的閃光彈。
心想在寒冷的聖誕節還要被閃,心裡不是滋味,
只是這個念頭就在大姐頭等人發現我之後一…

一片平坦

圖片
時間總是比想像中過得還要快。
在二月中面臨要搬家卻不知道要搬到哪,
距離蟹房東的寬限只剩下兩個禮拜時,
我找上了這裡。
那個時候也沒多想,當機立斷的過了一小時馬上決定簽約。

在簽約的時候,房東告訴我,
隔壁大樓正在施工,所以早上會很吵。
想說好吧,反正我不是上夜班,
早上要吵給他,不關我的事。
只是我沒特地想到,工地沒有星期六休息這回事。

美好的週六早上,雖然我總是依照慣例,
跟上班日一樣的時間不到六點就有起床意識,
但整個心情是放鬆的,直到八點半…
我就聽到機具熱機的聲音,然後九點,開工。
答答答答答答搭鏗鏗鏗鏗鏗鏗鏗鏗坑
我看電視新聞,必須轉到比平常音量大50%的音量。
答答答答答答搭鏗鏗鏗鏗鏗鏗鏗鏗坑
我正看著之前下載好的院線片,
但通常音量不會多大,變成在看聽障版本的影片,只是在看字幕。

本來以為只是重新內部整修,但看了公告,
他是大樓整棟拆除。
就這麼持續了五個月的拆除,
拆到跟我一樣高的五樓時,我還發現鐵窗平台上面還有幾塊水泥塊。
DIY的平台上面都是一層灰,
想必然,我在窗戶上曬的衣服一定也吸收不少灰。

就在上週六,我突然發現整個工地已經夷為平地了。
他們運走最後的鋼筋之後,恢復了寧靜。
週日,我在街道上往裡面(如圖)一看,
已經找不到任何殘渣碎屑,只剩荒地。
希望這塊地「暫時」(至少在我搬家以前)不要有任何建築工作。
這也是之前我為何一再忍著不想要平常日請假的緣故。

話說回來,如果我「有錢」的話,就把這塊地標下來,
就算要拋售給財團,也能賺個一筆。
===以上為夢話===
我重新獲得安靜的週休時光了。
個人比較期望這塊地可以變成公園,
但在忙著把所有可以用的空地變成賺錢工具的台北國而言,
似乎只是項奢求。

Take my breath away MV

圖片
不多說,聽歌吧。
歌詞:
===

Watching every motion in my foolish lover s game
On this endless ocean finally lovers know no shame
Turning and returning to some secret place inside
Watching in slow motion as you turn around and say
Take my breath away Take my breath away

Watching I keep waiting still anticipating love
Never hesitating to become the fated ones
Turning and returning to some secret place to hide
Watching in slow motion as you turn to me and say
Take my breath away

Through the hourglass I saw you
in time you slipped away
When the mirror crashed I called you
and turned to hear you say
If only for today I am unafraid
Take my breath away Take my breath away

Watching every motion in this foolish lover s game
Haunted by the notion
somewhere there s a love in flames
Turning and returning to some secret place inside
Watching in slow motion as you turn to me and say
Take my breath away My love take my breath away
===

七月。
我的電費依據假日跟晚上睡覺開冷氣的趨勢看來,
這期恐怕沒辦法再省10%,
然後獲得抽獎資格了。
未免太熱了吧。
前幾天甚至還出現37度的高溫,

俎上肉

圖片
你知道如同上圖那樣自在,在現在是多麼奢侈的一件事。
我想不少人已經聽說了,
就在昨天早上的時候,本著好奇心以及眾人的關心之下,
上了網站去查查自己到底有沒有進到第二階段的複試。
點了連結,裡頭有11個人的名字,
但沒有一個跟我的名字雷同。
繼桃園捷運之後,我又再次被廣大的考試人潮給刷掉了。

我能夠逃出的生路又被斷了。
說巧不巧,豬頭也就是十幾場又突然想到他一直想搞,
偏偏一直聽到委員跟他嗆做不起來還是執迷不悟要幹的智財管理會議「沒有開」。
經過白目也就是補槍王下班還要找我的電話瞭解到,
跟智庫討論跟開會是兩回事,
所以他還是要跟學校洗腦說明接下來要搞的事。
也不意外的再次拿出要殺頭當威脅。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等到七月中複試,八月公佈名單成功,
九月底前就可以清潔溜溜不用看他臉色。
然而我的人生就是處於一連串的不期不待和沒有意外,
什麼都沒有得到。本來在我手上那把「尚方寶劍」,
現在又跑到他手中變成了菜刀,不時拿出來威脅一下。

總是有顧忌,也同樣總是被當成俎上肉的局面。
以前是沒有經濟能力,要買什麼沒有辦法自主。
再來是沒有發言權,說什麼也沒有辦法扭轉大家的刻板印象。
然後是沒有自由,老是被要脅扣假洞八。
再來是沒有多餘時間,除了撈沙以外,自己根本沒有挑選的權利。
做什麼事遇到什麼困難,毫無例外的只能吞下去以外,
連掙扎的機會也不給你。

如果連兩尊代表向上正面力量的神,
現實上給你的幫助並未奇蹟出現,
那麼我還能相信什麼?秘密?
我一直冥想台電大樓那棟建築,直到放榜前幾天還會想到。
然後勒?只能冥想。
真是夠了。
黑色漩渦仍然不斷地旋轉。
我居然一時想不起任何一件打從心底開心的事。

苦咖啡

圖片
昨天MSN上,以前同住三年宿舍的室友問我要不要今天下午來聚餐。
好吧,之前聽說他大約年中要出國去西班牙唸書,
現在時機也差不多了。
他也告訴了我,其他兩位室友兼他同學也會帶另一半出席。
自從上次(五月嗎?)聚餐時,就從他們口中提到了相關消息。
而這次只是公開露面。

公開閃光的兩位,都在算是鐵飯碗的地方工作。
要出國的雖然現在跟我「同一團」,
但想想之前還在宿舍的時光,
他是本寢第一位退團的人。
本來客觀來看,這一間寢室宅得很,完全看不出有什麼跡象顯示會改變什麼。
物換星移,時間過了差不多將近10年,
天真的人依舊是我。

疏離感出現了。
別人都坐在穩定的職位上時,
我還在被如同「派遣」兩個字的頭銜之名,繼續導引著無頭蒼蠅般的計畫進行。
他們看起來不出三年後就會結婚,
我還是處於接近扶不起的狀態。
以那本書的說法,我不應該再繼續陷入自我責難當中。
若分析起因素,並非完全是我能掌控的話,為什麼要追究自己的責任呢?
但以目前的我來說,開拓新領域比我想像中還要複雜而危險。

我很慢熱。事實上,慢熱的結果驗證,我通常不會看錯人。
實在很難說大家第一次見面,我就想付諸行動,
對於連她背景是啥都完全不明白的人。
你能保證不會自踩地雷嗎?
(偏偏某次我還踩過…不想明講)
如今我更需要的是足以說服我改變已經習慣N年,
換成另一條路的好處是什麼。如果沒有比較好,
甚至毀壞我目前自在的人生,那何必自討苦吃?

那杯小小的咖啡是冰鎮愛爾蘭。
端上來時,還想說怎麼這麼「蕩生」,結果第一口就讓我知道,
要喝個半小時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才能解決。
而那杯廣義叫做人生,狹義叫莫再提的苦咖啡,
喝了好幾口,喝了10年還是喝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