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彪志〈二〉

上次講到哪了?就是我下了部隊,
被分在一個無論是風氣還是環境都跟我個性相扞格的搧屎分隊。
就算現在解脫出來這麼一段時間,我還是這麼認為。

下餐廳開始的一段時間,開始了熟習環境以及工作任務的生活。
一大早大約五點多(其實不用那麼早起,然而我的盥洗時間比較長+菜比巴的關係…),
我就得趕快換裝到餐廳的早點房看原料有沒有少,
存量不夠的話就要卯起來寫兩份採購單,趕在六點多時出發到副供站。
除此之外,還要看幫忙搬菜的公差有沒有來,10噸的大卡車有沒有來,
如果還沒來,你就得放下你正在寫的東西,跑到前廳去打電話問。
那時還抓不準數量的我,早上卡在該買貳砂幾包,蕃茄醬幾罐就花掉一堆時間,
還要想到底還有什麼東西要買,每日的早晨時間總是很趕地上車。

「我根本沒注意廚房有啥鬼東西的,偏偏每天都要看…」
我心裡想著。喇叭志前面幾天告訴我有哪些東西要看且必買,
我也努力的抄在我的筆記本裡。
最初某天採買回來之後,我就被帶去大樓準備辦公。
走路的路上,喇叭志默默的走著,我也跟著他走。
「你還沒有帽子?」「下部隊不是會發嗎?」
我以為下了部隊,隊上就會分配衣服褲子。結果不是,
連新訓發給我們的領臉盆憑單到了那邊之後毫無用武之地。
他指著他頭上的F-16黑帽:「走在路上最好戴帽子,不然會被記…」
我就被帶去軍品部買了頂150的帽子。
說實在,我完全不覺得這哪裡值150了…。

到了大樓之後一樣被蘇班教育著怎麼把報表key進系統裡、公文怎麼做怎麼跑、
一堆的事情開始上身。臭腳誠學長後來一段時間才過來,
那是因為還得幫忙下貨的關係。然而還有一說是他在飄…
那時的我還沒有注意到,喇叭志在辦公室的功能是什麼。
光我自己該學得東西就快爆了,更別說早上對單子看到後來眼花對不下去,
還被半途拿走學長自己對去了。
一切都被嫌慢,就算到後期,我還是被嫌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耽擱時間的意外總在我身上發生。

第四第五天左右在跟著臭腳誠跑聯隊部大樓熟悉環境時,他說:「到時候我就要走了。」
「為什麼?」「帳務組頂多三個人。」「以前只有兩個學長,一個空餐一個地餐。」
我無法想像兩個人的帳務組是怎麼撐的。只要有人出去跑文,
剩下一個留在辦公室的就很難跑開了,還得應付彷彿菜市場般,
老是有其他單位的人進出的辦公環境,喔對,我們電話平均30秒就會響一遍。

菜比巴的前七天適應期沒了,代表著蜜月期結束了。
就算你很委屈,你真的適應很慢,也沒有學長會可憐你。
我醒來了,看著手錶上的時間,5:09。
想到蘇班昨天說:(對喇叭志說)「你以後就把包包交給他。」
我連香菇絲的正確位置都不清楚放在哪裡,我就得扛起包包,
承接下所有業務了。說好聽是不懂可以問,然而問題總是在發生後才知道。

我體會到了學長學弟制。當我每天一大早扛著背包,
走進走出後門用最快速度草寫著今天要買的東西,
喇叭志大概晚個20分鐘出現在後門,蹲在階梯的矮護欄上抽著煙,
就好像…某些不良場所會出現的俗仔一樣。
而且適時的在我寫到單子寫到一半時,丟一句:「電話打了沒?」「公差嘞?」
原來車中的班長還沒過來,別單位的公差又偷懶晚來了,所以我又得放下筆去打電話。
我疑問的是,你有時間蹲著抽煙,卻只會問那句話,你怎麼不去打電話?
你難道不是帳務組?我當然不敢問,有學弟敢這樣問學長嗎?先黑掉了吧。

我後來才知道,他是負責空餐的業務。然而為什麼他可以閒成這樣,
這就是一個謎了…

(待續)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