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彪志〈四〉

他當然還有個工作,那就是負責收我們的莒光作文簿。
想也知道莒簿上是不要太講真心話的地方
(因為「一家烤肉萬家香」,一人出名天下知),
但是奇怪的是,在我問為什麼會看我莒簿的內容時,
他竟然很正經的跟我說:「我是負責看莒簿寫什麼的。」
我後來才發現(每次都是後知後覺…),會認真在看莒簿的只有班長以上的人物…
也就是說根本沒有人指配他當「心輔士」(比喻)這職位。
此為他喇叭第一次所響起的號角。
會這樣說只是合理化地監控我有沒有寫他什麼壞話…這點以後會發生。

收集所有人的莒簿到大樓是他的工作,但由於我帶了台腳踏車進營區,
也合理化地把部份的莒簿給我運送…
好吧,我想既然我有車,給一下方便順便也無所謂。
只是我給這種人方便只是給他更多的偷閒時刻,
增加我自己額外的業務…

我脫離了菜比巴第一個月不能排假的時期。
但是,對家就在附近的我來說,排長假無意義,
第二就是我的工作是類似平時的週休二日上下班制,
必須配合高階單位他們上下班的作息。
做為帳務組的學長,他理所當然地接下了替我排假的任務。
他說:「每個禮拜都排六日,這樣OK吧?」
我疑問了。因為照排假方式,大月10天小月9天,
再加上新兵第一週沒有休到的兩天,每週休下去還有四天的假。
結果他很正經的說:「新兵前三個月是不能排休假的。」
「假不會吃掉,以後會還給你。」(以上分別為喇叭二與喇叭三,後來都被推翻了)
我就這樣只好乖乖的把這些假積起來。
(以後我才發現其他組學弟第二個月就開始花掉積假…)

進到了九月,照著計畫,我期待著放假的時候。
雖然跟八月一樣都是兩天假期,但是放隔天早上八點跟當天下午五點就差了15小時。
所以一到九月,整個心情就好多了。
是嗎?
第一週要收假的星期天,我接到蘇班電話,
說因為隔天司令部的人要來視察,所以當天下午六點多就要提前收假掃餐廳。
好吧,算我倒楣,司令部的人吃飽沒事幹要跑來這邊,我們就得掃乾淨給他們看。
結果他們好像也沒過來…
第二週,是個有點飄雨的中秋假期。
可是在放假前我聽到了一個消息。蘇班說他要去受訓到下週三才回來,
但是每個月的月初我們就要趕帳冊出來,現在這個時候我們當然是沒做完的。
坦白說,剛分組來到辦公室,看到厚達幾百頁的帳冊時,
我已經對未來失望了。雖然我現在還是對這過去很失望。
週日我收假了。在我眼睛睜開的星期一,我到辦公室後才發現,
沒了蘇班我幾乎寸步難行,雖然他說可以打電話問,
然而我手機的通話撥出時間已經破了一小時…我當時月繳288。

分座找不到蘇班,當然就是找我,誰叫我是地餐負責人,
好偉大的位置,偉大到人人都可以罵。
他便急切的要求我今天把帳冊串成一本綁好,也就是把厚得像百科全書那種東西,
在今天弄出來!正在跟別單位公差收錢的我,殊不知那天是個漫長的夜晚…

(待續)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