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彪志〈五〉

好圓的月亮啊。
這是當然的囉!明天就是中秋節了嘛。
尤其是三更半夜的時候,營區道路的路燈都關了,
更顯得月光的皎潔明亮…等等!為什麼我人還在外面?不是早該躺平了?
這一切都是帳冊惹的禍。

話說回到週一那天接近下班的時間,本來慶幸我已經把一些事告一段落,
想說既然帳冊一天也搞不出來,就明天再拼囉!
只是,分座下達了指令:「你今天就要把帳冊打洞穿成冊,明天一早開始跑了啊!」
「不盯著你們都不會動啊!」「都要講一步才會做一步!」
我開始感受到那股怨氣,那股沒有把帳冊生出來就要把我生吞活剝的氣勢…

完了。我心想著,今天該不會要八點才回得了寢室吧!
「那個喇叭(喇叭替換原真名),你教Ka'Oh怎麼key怎麼印報表!」
分座自己也沒有想要下班的意思,並且不時地走到我的座位旁邊站著,
正確的說,是盯著我看。我緩慢地把每份文件打洞,
因為打洞機不能打太厚的文件,所以整個進度又更慢了。
但是,最重要的目錄、預撥表、調節表、收支平衡表、大表,我通通都不知道怎麼key。
「我不大清楚這是要怎麼弄,你就把這些…那些…key到裡面修改。」
這是喇叭志在這一天唯一教過我的一句話。
因為他說他弄空餐比較不懂我地餐的東西,因此,絕大部分是我看著以前的帳冊,
一頁一頁邊看邊做…。

現在有了疑問。那他做了空餐這麼久,不是有在幫忙key in帳冊的東西嗎?
他到底學了啥鬼?說真的,
他除了可以使我感覺「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待在辦公室」的用途之外,
完全沒有作用。
「好事聯播網:現在時刻,九點整。」
要報加班啦!這時的我才弄懂上面一大堆表的作用,印出一堆該有的文件。
可是問題來了。我發現大表中收與支兩邊的數字不一樣。
正常人想也知道,一定有問題。然後我就這樣繼續尋找著裡面每筆項目的數字,
一欄一欄去找去對。
不然主計科的簡老太婆也不會放過我。分座也在九點多時離開了辦公室。

到了11點多左右,我總算找到了問題所在。
至於過去兩個小時中,我除了除錯之外,
還要把一堆收與支的案子金額key到每天採買要key的系統內。
結果一對又發現錯,讓我又要一筆一筆重key。
而當我找到問題總算把大表改好之後轉頭發現,
喇叭志已經人坐在椅子上,兩腳放在桌子上睡著了。
我不想叫他了,因為…沒用處。

好啦,現在要來印其他沒印的部份了。
因為之前改來改去,導致先前印的東西通通不對,現在總算印好了,
我還要把這幾份重要部份弄出簽呈…訂好釘書針!
弄好簽呈的時候已經是…大約凌晨一點。
你沒看錯。因為收音機一直沒關,我就一直聽著它報時,
不知道為什麼時間過得特別快。

我本來想打算把線穿好,然而我更覺得頭大的是我還沒把其中某些東西弄好,
(我忘了是什麼)所以又去弄那個東西。
於是我放棄了穿線的念頭。因為此刻已經凌晨一點四十多分。
我明天還要五點多起床採買!!沒有人可替代。
叫醒了喇叭,我決定走人。管他線有沒有穿好。
「這實在是太離譜了…」我不滿地喃喃念著。
是啊!人家是加班有加班費可以領,我得到什麼?
連晚餐都隨便去全家買來辦公室吃吃,之後就這樣沒得休息補眠,
一直弄著我根本不熟的東西,還要我今天弄完!!!!!
弄完也變明天了。

盥洗完是兩點多的事了。
我躺在床舖上,一面想著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一面睡去了。
不過彷彿沒過多久,我的手錶響起來了。
我只睡了大概三小時,到我鬧鈴設定的五點多。
我也難得睡過頭到將近六點才不甘願地被挖起來。
我突然覺得整個人好像缺了一半。那一半是我的靈魂。

(待續)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密技】清理 WinSxS 資料夾

〔密技〕幫EXCEL減肥

〔密技〕手機的縮圖檔是該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