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彪志〈八〉

那晚我帶著滿滿的背包以及恨意在四洞夭營門前出現了。
除了風比較大以外,我毫無感受到任何颱風的跡象。
在歸去的路上,車上的家人一直安慰我說「反正當兵很快啊,
沒自由也是不得已的…」之類的話,試圖撫平我非常不穩的情緒。

這是徒勞無功的。因為…真的那麼緊急的話,我直接去副供站不就得了?
況且,隔天是週日,副供站會不會開還是個問題。
就算沒有颱風,他們也是休息的。
我帶著這一切的不爽回到了寢室。
晚點名時當然沒有我的名字,不過我還是出去站了。
同梯的一個白痴白痴的活寶,啊,簡稱一下好了,小畢,
就癡癡的笑,並問:「你被召返喔?」

我當下很想炸了餐廳。喔對,他這個智障我也想炸。

隔天一早,風雨交加了。聽著窗外呼呼作響的風聲及雨聲,
我不禁懷疑到底還能不能出營門採買?
後來我被蘇班叫去餐廳了,並且要我拿著採購單準備填寫該補的東西。
結果其他班長打電話問副供站經理,表示他們不會開站。
我被擺了一道。
事實上我也知道,餐廳後面的小門即使用木栓擋著,
風還是想要硬闖進來。根本不可能出的了營門。
所以早餐我拿早點房裡面剩下的漢堡包加開過的花生醬當作我的早餐。
活像個難民。

我只好回到寢室。
寢室當時只有我在,因為另外一個上士班長、一個學弟跟我同梯都還在放假。
也是,只有「我」被叫回來嘛!
我就這樣不知道幹什麼的,一直待在寢室。
找活動室裡面的雜誌看一看,然後睡覺。
說真的,要這樣飄,我在家裡更舒服!更何況,我實際上還在放假。
當然,我後來也走去營區內的全家買些零食補貨。
我早上曾經想要用騎車去那,但是我發現16級風實在威力太強,
腳踏車根本動不了!我還差點被吹走…
中餐我則是吃著全家的飯糰果腹。至於晚上,我也忘了我吃了啥。好像是泡麵。
原本我應該在家乖乖躲颱風的。

颱風過了。我又開啟了下一週的忙碌。
我的不平之鳴又來了。好爽的傢伙啊!我指的正是喇叭志。
當個空餐輔助人,連召返都召不到他,真的是太偉大了。
而我呢?地勤搭伙承辦人?還外兼採買!

蘇班一直跟我強調假會還我。我不大相信這種空嘴的諾言。
而管假的事又是喇叭在負責,結果又問到他了。
他又揚起了那支喇叭,「袂要緊啦!」「沒差啦~~」
(被召返的不是你,當然沒關係)
我聽到有銷假這一回事,便「請教」這位本應該負責的人。
「 喔?可是銷假很麻煩喔!」
一再企圖打消我銷假的念頭。
我又在休假預劃表上把我那天的勾勾給擦掉,
怎知後來送給中隊部蓋章時,依舊蓋了「休」…
就算了吧!看看他們要怎麼補給我!

當然看到這你也知道結果,這個假根本沒有還我,甚至還影響到我後來排假的事。
這已經是到今年三四月的事了,正所謂禍害遺千年,
他老兄的孽,偷懶不銷假,居然在他已退伍的一個月繼續害到我…
我就先講了。到了今年三四月,中隊部突然說要修正放假天數,
只見紅休,不再用大月十天小月九天的方式計算。
經過嚴密的計算,我還欠假一天!
真是公平啊,我那天等於在營休假!不僅放假照算,
我還得還一天回去。喇叭志真有你的。
雖然到最後,我還是妥協了,依照規定把假「還」回去。

(待續)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