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彪志〈九〉

說完了那悲慘的一個月,在下次放假前,
讓我先講講平常喇叭志又在幹什麼好事。

首先就是我們有個不成文的「規定」,
收假的人要買一堆的杯飲回來請大家。
但是在菜比巴時的我不知道這回事。
下部隊第一個禮拜他拿了一杯飲料給我,我以為只是偶然請一次。
第二週之後一直給,雖然我想說我不拿也無所謂。
到了九月的時候,他老兄當然就不高興了,
直接講明為何我沒請過其他人,我才發現這個所謂的規定。

好吧,這筆帳算我不精明,沒有早點知道他不可能這樣血本撒飲料給你。
「你請我一杯,我再請你回去,這樣不是很好嗎?」
他又以詭異當好人的口氣跟我喇叭了上面那句話。
在我第一次買了一堆飲料發給他時,他問我:「你怎麼會想到要請飲料?」
(奇怪,不是你講的嗎?怎麼說得好像我無故要請別人似的?)

再來是站餐廳門口的時候。
他老兄似乎相當不安份於乖乖的站在門口,
一直想辦法跟我喇賽。
有時變成了KTV點歌機,問我會不會唱某某歌;
在我們某幾個特定節日前要發飲料給來餐廳的人時,
又會玩起其他的把戲,像是把飲料瓶疊高,
或是把擺放飲料的鐵桌當鼓來敲,並要我跟著打。
說實在,這些把戲我只是陪公子讀書。
然後在晚上下班走回去寢室時,他又示範看起來像八家將的舞步,
要我跟著學。他做的東西我其實興趣都不大,勉強跟著學。
我真的有種被當猴子玩的感覺。

在採買完到早餐店吃早餐的時候,
他拿出了手機把玩,把他手機裡拍的照片給我看。
照片首先出現一位中等長度頭髮的男子。我看出來是當兵前的他。
「帥吧?」
(對不起,我無法對一隻猴子說很帥。)
再來是一張女嬰的照片,她叼著煙,煙當然沒點著。(?!)
看來是這傢伙塞給她的。怎麼這樣玩親戚的女兒勒?
他說:「我女兒,可愛吧?」(!!)
因為他從來沒講過這回事,我倒是吃驚了一下。
然後後面還有一張正妹照,他說是前女友。
如果以上他沒有喇叭的話,女嬰的母親我知道是誰了…
總之真是亂七八糟。
另外我還要補個恨,為什麼連喇叭志這樣鳥鳥的人也可以…

「學長教學弟,不是很好嗎?」
這也是他喇叭過的一句話。事實上他除了教一些亂七八糟的事之外,
公事上完全沒講啥。
當然,他也問了我的莫再提。這當然也成為他酸的目標。

就這樣過了兩個月,揮別了殘破不堪的九月假,進入十月,
而十月我終於排到了在國慶日時候的四天假,因為蘇班認可,
他覺得國慶日那幾天也沒辦法跑公文,沒啥事能做。
我總算可以好好放長假了。
但是在第一週放假前夕,出了點問題…
我也見識到了所謂老鳥擺老罵人的情形。

(待續)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