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彪志〈十一〉

上次提到來到了國慶日,我好不容易可以有了四天的長假。
可是在放假前一天,你也知道上禮拜的那通鬼電話,
讓我這次放假時有所顧忌。
只能跟著他這傢伙摸東摸西摸到六七點。
那天晚上在辦公室,他就這樣慢慢寫著假單,
再慢慢的說「拜託」我把一些假單分給這個禮拜也要放假的人。
我就這樣騎著腳踏車到他們寢室去分掉假單。

回來辦公大樓也差不多快七八點了,他才說:
「我沒有強迫你發假單喔,我只是認為幫忙大家不是很好嗎?」
全都是他的屁話。不幫他發,就要電人;
幫他發讓自己晚回家,又說自己沒強迫。
這就是我為什麼稱呼他為「喇叭」的原因。
雖然很不爽,總之我終於回到家裡,能夠一天不要看見他那猥瑣的臉,我就很快樂。

時間再往下跳到下一週的放假。
他老兄不斷的在辦公室裡打噴嚏,害我也擔心起自己的安危。
王姐叫他去看醫生,他依舊放大絕:「嘸免啦!不要緊啦!」
但還是一直地抽著衛生紙擤鼻涕。
然後,大約4:50PM多左右,他人就不見了。
我就有點不爽了,哇,上次你老兄說我落跑先走,
那今天你就可以不到五點走人,有沒有那麼好當的學長啊?
對啦,王姐說你是生病,所以要先回去,喔,
那你不是說你不用看醫生?很勇健啊?
全部都是你的理由。

原本以為電話事件過後,一切又如往昔,
但是接下來有幾個插曲。
首先是某天我還在地餐下貨,他老兄先到辦公室,
後來打電話說車輛中隊(簡稱車中)的人要來辦案子,
但很明顯我人一時無法走開,晚一點才過去。
當我趕到辦公室時,那位新訓跟我同梯的公差正要走人,
他跟我打招呼說已經把案子給另一個人(喇叭)後就離開了。
我回到辦公室後看了案子,才發現金額算錯了…
喇叭根本不懂地餐的東西。

我馬上衝出去把公差攔下來,要求把金額改正。
不然公差這一趟會直接送到主計科女魔頭簡姐那邊,
然後她這老妖婆一看到案子不對,又要打電話過來罵人了。
不是我審的東西卻是我被罵,不行吧!
改正過後,蘇班跟喇叭嚴正的說:「以後地餐的東西你不要動。」
這個結可能也導致後來他一直有意無意跟我講:
「你不要害我被罵好不好?」
真是好榜樣。

另一個插曲又再次把我跟他的關係搞僵。
那是某天星期三餐廳大洗的日子。

(待續)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密技】清理 WinSxS 資料夾

〔密技〕幫EXCEL減肥

〔密技〕手機的縮圖檔是該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