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彪志〈十四〉

我們站門口收錢的,其中一個主要任務是幫聯隊長開餐廳的正紗門。
一來沒多久,不管是蘇班還是臭腳誠,都提到這一點,
聯隊長的車一旦從遠方的聯隊部大樓啟動,餐廳的隊長、班長通通準備出來迎接。
我的任務就是看著遠方是否有車準備開進來。
這個時候我就必須馬上放下正在收別人客飯錢的動作,
衝向紗門打開它,並且站在旁邊,等聯隊長經過時行舉手禮。
「聯隊長好!」
我的任務還沒結束。
在跟開車的小兵或是別人聊天時,
我必須瞄到聯隊長突然起身離座準備走人的行為。
此刻我又要馬上去開紗門,並且再行舉手禮。
「聯隊長慢走!」

但是很不幸的,我曾經lose過三次左右,基於很多外在因素,以及只想放空的我。
第一次lose的時候,蘇班(還誰?忘了)跟我講到一件事。
「你知不知道當初喇叭沒開門被罵到哭?」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他當初大概是不知天高地厚,所以被電得很慘。
結果現在因為我來墊底了,他終於找到宣洩的出口,
所以很多事情就盡量找麻煩給我做。
我終於明白了。

他在陽台跟我喇叭的時候,提到自己曾經是早點組的一員。
每天早上四點多,也就是比我們正常起床時間還必須早一個鐘頭到餐廳,
準備蒸饅頭,以及把該準備的千人份餐點弄好。
光聽這樣就很辛苦了,他以此說服我這個組很爽。
爽個刁。
最爽的是他了好不好。

在十一月的時候,終於從吳班的口中聽到下一梯要補一個學弟給我了。
我終於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也因此,辦公室的王姐偶爾就會跟我提一下空餐的工作會比較輕鬆之類的。
「聽說」分座打算把我拿到空餐去。然後新學弟跟蘇班就一起做地餐。
喇叭志也在某幾次輪到他要做的公文時叫我過來學。
看似一切都很正常。
結果,學弟是來了,但是我在五點多下班的時候,
聽到了分座跟隊長(班長?忘了)說的話。
「以後辦公室只要兩個人管地餐就夠了。」
「那空餐怎麼辦?」
「王姐一個人就夠了啊!」
「她拿這些薪水,還有人幫忙,這樣不行…」(王姐不會電腦)
「所以…」
「喇叭這麼愛摸魚,我看這個位置根本不需要有人。」
五雷轟頂的我。

也就是說,我轉戰空餐,減輕簡老太婆砲火的機率已經歸零了。
是龜苓膏,我吃了龜苓膏。
這個位置不能說不忙。如果你認真想分擔王姐的業務的話。
空餐自己也有伙食費的算法,也需要跟外單位聯絡,
只是因為王姐幾乎沒放假,外加空餐業務本來就比地餐輕,
所以幾乎王姐一個人扛起來也沒關係。
然而因為王姐不會電腦,她的公文就必須由我們來用。
不對,由「我」。因為蘇班已經回地餐了。
而且公文生成軟體是跟地餐的檔案放在一起,
我打完地餐的也會順便印出空餐的公文。

然後喇叭志我從來沒看過他接過空餐單位的電話,告訴他們伙食算法,
或是接起電話對付簡老太婆的砲火。完全沒有。
因為一切都由王姐扛下了。他不學,也沒人動得了他。
真的是擺老會巨星。
「留你可憐學弟~在我身旁~這膳~食分隊空餐帳務組~真是好飄~」
(曲請套入「歌劇魅影」)

(待續)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密技】清理 WinSxS 資料夾

〔密技〕幫EXCEL減肥

〔密技〕手機的縮圖檔是該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