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彪志〈十五〉

擺老的事還不只一樁。
某天去副供站,忙著忙著,在我們上車準備回去後,
副供站的老闆打電話給班長,說還有一箱冷凍沒載走。
而矛頭自然擺到我身上,因為我工作就是清點採購單的東西。

你也許以為簡單清點貨品的事怎麼也會搞砸,
我跟你講,會出意外的地方往往不是白紙黑字的單子,
而是到了現場隨時會變化的事:
冷凍豬肉箱數不夠啊,臨時必須問炒菜組的人要改什麼肉;
箱數因為老闆塞太多箱,會造成菜金爆炸,
我們就必須砍箱數…
還沒包括早上例行要去搶推車搶乾貨,然後突然收到要補買某些乾貨的決定。

然後偏偏有些補買的東西剛好多出來塞不進原來的單子,
必須再多寫一張,對我而言多寫一張就等於寫兩張。
我們的採購單一張要給副供站,一張說是自存,
兩張都要給站長蓋章。因此每當他們說要補買某XX粉卻是在接近七點半時才講,
我就會火大。
本來可以早點吃早餐的時間,我又要多寫兩張的字,
再去排隊,然後還要對多出來的結帳紅單。
相當浪費時間,再加上搬冷凍的事也是我要做的,
所以一個早上我就很想睡了。
然而,我常看到的是,喇叭志他老兄蹲在旁邊看著我們搬…

回到主題。
那天通知我們把車開回去拿回遺漏的培根時,他就開口了:
「你到底在幹什麼?」
「你為什麼不搬?」
我聽出來第二句的語氣就跟之前大洗一樣那樣,又要開始電人了,
說什麼也沒用,我不理他。
這只是開頭。

第二次則是,某月空餐菜金快要爆炸,所以我們的策略是,
用地餐的名義去買空餐的東西。
也就是把東西寫在地餐的單子,結帳完上車時再把東西擺到空餐的位置。
這個黑步是秘密,不能讓副供站知道。
很好,有一天在結帳時,我突然忘記了結帳的東西是算哪一部份,
脫口而出:「這是空餐的嗎?」
說實在,光聽這句你也聽不出來背後的意義,
聽起來只像是我忘了那個東西是哪個餐廳要買的。
結果他老兄又借題發揮了。

推車推出去後,喇叭志說:「過來。」
接下來就開始霹靂啪拉的電人了。
「你知不知道,這方法不能給大姐知道嗎?」
「我知道啊。」
「那你幹麼在結帳的時候問說這是給空餐的?」
「………(又來了…)」
以下幾句不外乎是什麼後果嚴重等等之類的屁話連篇,
唸完放我走後,我那天的心情又開始很差了。
「上次東西沒搬走算是我不對,這次就是你不對了。」

差點忘了重點。我為什麼會沒搬到培根的原因。
因為是他老兄去搬冷凍,結果副供站說貨還沒那麼快到,
到時候再補寫上單子去。
他沒講要搬多少,我當然就沒有辦法補刷。也因此一忙就忘了。
結果直到這次才說是他的不對。不承認錯誤,嘿嘿,誰叫我是學長?
咬我啊!
真是受夠了。

(待續)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