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彪志〈十七〉

我的惡夢並未隨著新學弟的到來而解脫。
十一月底左右,新學弟進了兩位,
其中一位說要編到我們這組。
本來想說這一切會因為新人來,減輕我的工作份量。
不,大錯特錯,不要來。

新來學弟名字跟三立一哥酸梅賢同音,
在這邊我暫且代稱為一哥。
這個一哥並不是本文主角,但也佔了我後半當兵人生一個角色,
亦正亦邪的角色。
當他在報到第二天跟我一起站餐廳門口時問我問題的口氣,
讓我感受到他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說油條,嗯,我可以保證。

先簡單帶過他,因為他的油氣曾一度讓我錯覺怎麼又來了一個喇叭志。
到了後面大家熟了以後,已經不太把我當學長看了。
其實主要是因為我根本不想鳥這學長學弟制,
才不過一年的時間擺啥老?有多老?
所以工作上一度產生很多嫌隙…一方面我已經作這個位置做到身心俱疲,
努力做被罵,想擺爛更糟,已經沒心在上面了。
他說話的口氣也漸漸滲入了酸的味道。
至於我,我也從一開始的不爽,到後面則習慣如此的模式。

一開始,他還跟喇叭志在我中午想要在房間小憩的時候,
聯合起來對我毛手毛腳…
要不然就是在辦公室一起做弄我。
以下有個很好的例子。
某天晚上加班到七點,我自己忙著做該做的事,沒注意到他們的預謀。
突然聽到喇叭志說要叫外賣飲料。
然後要我輸入某手機號碼打電話過去,
電話接通了,我開始照他們的說法點飲料。
電話那頭一直很狐疑,我也很快驚覺這是個騙局。
原來…喇叭志把另一個炒菜組學弟(人在旁邊設計一週後的菜單)的手機拿來玩,
開始玩起亂打電話的遊戲,結果我就成了受害者。

事情都做不完了,誰管你們在搞什麼鬼啊!
在我掛掉電話的時候,我看見了他們那邪惡的笑容。
當下我真的超級不爽,但是一樣,壞人永遠最難打,你也不能怎樣。
你可以知道喇叭志是真的飄到一個境界。
居然有時間搞這些玩意。

好不容易下班回到寢室,
小我一梯的學弟他也在辦公室做庫房的事物,
所以也大概瞭解這間辦公室的生態。
他對我說我很可憐…學長跟學弟兩個夾殺。
 話說的沒錯。因為他跟喇叭志似乎有些嫌隙,
至於從何時開始的我也不會注意。
而他跟一哥的嫌隙則是從某次採買車回到餐廳下貨的時候開始的。

當時一哥想請他幫忙下貨,
而他回了句:「是,學長!」(實際上他是學弟)
也因此他成了在喇叭志跟一哥的眼中釘。
在下班到蘇班的房間討論與閒聊的時候,
這兩位最常說的一句就是「他很愛拍分座馬屁」。
所以啊,跟這兩個弄壞關係的話,下場不大好…
這也是我選擇當個小孬孬的原因。

(待續)
張貼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