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10)

麻辣鴨血也不知道店家重加了幾鍋下去煮,
不知不覺也吃得夠撐,大伙也準備離開下樓去。
當然活動不會只有吃完火鍋就結束的。
走到了某家冰品蛋糕店,大家起鬨要某前輩請客買蛋糕,
最後拗不過,買下了兩盒蛋糕,
到旁邊的戶外桌切切分給十多人吃。

身為裡頭菜比八的我,
也只能跟另一位同樣到大場面時一樣安靜的能源一哥靜靜的看著。
大姐頭許完了願,切好蛋糕給大家之後,
每個人就各自找位置坐下來享用。
只是明明向來低調如同隱形人,
在夜色掩護之下更加融入背景的我,
在此刻突然被大姐頭等人發現。
她們要我「找」位置坐著吃,但很明顯地,
唯一空的位置出現在P旁邊。

面對這個局面,甚至能源一哥也做出拱手姿態要我去坐,
也只能乖乖的向那張椅子移動。
我只是想乖乖的吃著蛋糕嘛。
從頭到尾我徹底瞭解他們的潛在「目的」,
在尷尬與不自在兩種感覺夾擊之下,
我按耐著不安的靈魂與情緒繼續聽著其他人講話。
蛋糕吃得差不多了,餐盤衛生紙也準備收拾。
雖然先前P不小心把蛋糕掉在牛仔褲上,
我的手上突然馬上多了幾張衛生紙要我拿衛生紙給她…
氣氛變得跟X誼一樣,也難怪我血液中出現了90%以上的不自在因子。

我把蛋糕盤子收一收,順便「幫忙」了她收一下東西。
(註:本文內容仍然是懷念鐵三角的類小說)
此時有如老鼠般銳利的耳朵告訴我,
M轉身跟他XX(保護非相關人士,暱稱也保密)說:
「你看,他在幫她弄…」我轉頭以相當微妙的表情看她。
你們都這樣…
最後就在幫大姐頭唱完生日快樂歌以及許完願之後,
結束了整個活動。
雖然大家各自分頭走到最後只剩不自在的我跟P到捷運月台…

嚴格說,當時大姐頭正在面臨莫再提方面的彆扭狀態,
(我已經很委婉了…)在此不便多說緣由。
所以生日過後的幾天,常常在中午休息的時候,
大姐頭會充滿怨念的陳述自己的委屈,
在旁人也就是小的我耳裡聽起來,是個不好解的結。
而大姊姊安慰時的舉動,卻讓我有點小小吃驚。
她說兩個人能夠相遇是相當不容易的,
彼此都需要好好珍惜,說著說著,
在前面默默用電腦的我,聽到了哽咽的聲音…
想不到勸的人比事主還要投入。

以我的情況應該是那句話所說最有說服力的證據吧?
因為迄今我也未能找到那個人,
這件事有多麼困難,我絕對可以親身推薦。
(推薦產品?)
如果真要像某些「晉惠帝」一樣的旁人,
說你自己怎麼不去找肉糜吃那樣簡單的話,
厚臉皮開口隨便表達不困難,但你根本沒有感覺,
這樣有意義嗎?
對於大姊姊的說法,真是心有戚戚焉。

然而過了不久,自己在FB上面上傳過一段的影片,
開始讓我的心裡動盪不安…

(待續)

留言

匿名表示…
好閃好閃~~~~~ by Hank
Ka'Oh寫道…
漢克機器人也會自動回應網誌了…話說回來,這裡一點也不閃,謝謝。
匿名表示…
漢克機器人是功能強大的機器人~~~~~ by Hank
Ka'Oh寫道…
提醒一下漢克:留言選項你可以選第三個選項留「漢克」當名稱,這樣就不會掛匿名的稱呼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密技〕幫EXCEL減肥

〔密技〕設定EXCEL列印範圍

【密技】清理 WinSxS 資料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