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爽練舞

之前曾想過這件往事,
但始終都覺得它實在沒啥點可爆,
只是給人不大舒服而已。
現在就以標題為名敘述吧。

國小六年級左右,口水最多的廖低能校長不知道哪根筋不對,
不知道決策跟他有沒有直接關連,
反正他一定默許了:在該年運動會,高年級的人要集體跳開場舞。
(葛兆恩如果拜託他就爽了,全校高年級的人數ㄟ)
開場舞選的是原住民舞蹈。
不過個人認為,你選原住民小孩去跳還比較有意思,
搞那麼盛大像北韓跳阿里郎是想建立啥優越感?

小孩沒有說不的權利,上層只寬限運動會要參加球類比賽還怎樣的有豁免權,
不用三天兩頭就被12班的一個番婆老師叫出去集合練舞。
我那時超討厭練舞,每當下大雨把操場弄的四處積水時,
就是我最高興的時候。
即便還是要被抓去體育館練習就是。

每次練舞練到一半,總是不知道哪邊她不滿意,中斷重來。
不斷的鬼打牆鬼打牆,
很想跟老師說我不想跳對我人生毫無意義的舞蹈,
佔去我寶貴的童年時光,是緣木求魚的。
某次,又在一連串不知道鬼打牆重來幾遍的練習中被卡掉,
準備幾秒後又要重放音樂。
我使出了擺爛本事,幾乎用亂擺的方式裝死做樣子的揮動四肢。
我真的累了。(老師好像不知道體力會耗盡的樣子)

那位坐在體育館前台上的番婆老師,
(真爽吔,我們練跳舞練的要死她坐著出一張嘴)
此刻手指往我的方向指著大吼:
「那位同學你跳的有夠娘娘腔!!」
我回頭瞄了一下,嗯,應該是在說我,因為前排的人在休息了。
結果當然是重新N+1遍的練習。

不曉得上述情況如果放在現在,換成另一位對象,
有沒有可能會被多事的家長告上去說公然污辱我家孩子之類的新聞?
在大家面前,用麥克風指責,情境的確相近,沒指名道姓而已。
只是,身為老師,能夠使用人身攻擊的字眼,
去指責她認為不夠用心的人嗎?

如果仔細檢視幾位過去國小老師的所作所為,
會咋舌那些年他們的言行實在不足取。
比她誇張的大有人在,只是記憶有限,部分詳情早已散失。

我只是不爽練舞而已。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密技〕幫EXCEL減肥

〔密技〕設定EXCEL列印範圍

【密技】清理 WinSxS 資料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