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大姐、大姐頭與小公主(24)(完)

離開20樓,還聽得到豬頭跟補槍王煞有其事的像是在討論對策。
有啥對策好討論的?真是好笑。
我看是平常把事情推出去,跟他報告嫌東嫌西的,
現在要離開時不知道該推給誰才在該該叫。

我把情況報告給她們知道。
「唉吔!王X真的這麼說?」
大姊姊聽到補槍王假痛心自己有做啥對不起她們的事,
不禁吐出一股感到反胃的口氣。
噁心的雙面人。

二月底之前,工作要開始交接,
根據豬頭的決定,大姊姊把審查的工作交接給我,
「接下來我就開始請假,你要快點學會喔。」
說來簡單,不過在幾個禮拜後,我就要開始完全接掌,
但沒開始幹不知道究竟還有哪些細節該注意的。
最後終於來到了3/2日。
三個人經過我座位稍微道別之後,
就從辦公室的大門像平常下班一樣的離開了。
當時的我還沒明白,一天之隔,整體氣氛都不同了,
更清楚的講就是急轉直下。

隔了幾天新人才出現。
經過組內會議之後,我又被擺了一道,
原本的國家型計畫又得依照以往慣例交出去,
但因為還要有接軌期,等於前面幾週基本上還是我在扛。
偏偏加上審查同時展開,還不清楚怎麼一回事時,
突然之間詢問電話暴增為以前的兩倍以上。
然後豬頭大概活的不耐煩,又拿智慧財產這從來沒結論的議題出來鬧。
三個每樣都高優先權的事情,實在難以決定先後順序。
最不重要的智財還不能放最後。
接下來的日子,我想之前也提過,在某人(我合理懷疑就是補槍王)放假消息,
觸動豬頭的禁忌,開始變得艱困,處處有碴找。

反正豬頭只要求別人短短時間就要啥都懂,
不然等於沒做事;牠自己連基本的東西都不懂還可以嘴硬硬拗,
最後我也被迫離開了該死的河蟹機關,
即使到最後一天我根本不知道是哪項「滔天大罪」足以致死。
在座位收拾私人物品,看著座位後面的空位,想起曾經擺滿一堆的零食。
是她們要能源一哥把中獎發票拿來請客買零食吃下午茶,
最後豬頭下來突襲,我們趕緊躲藏解散的那天。
更想起,大姐頭跟小公主躲在一哥的座位,
要我注意豬頭有沒有來找她們,
結果我還真的被豬頭叫來問行蹤的那天。

在她們離開之後,我們還是維持聯絡,
像是去清境農場或是3D畫展等行程。
接下來的日子也有各自發展,大姊姊已經晉升人母,
或是後天即將成為人妻的大姐頭,
依舊維持高氣質的小公主當著計畫主持人。
人說相逢自是有緣,就算同處一個空間也未必能成為無話不說的朋友。
(補刀行:像是某個抓耙胖,來沒多久就會拍豬頭馬屁當佞臣那位,
學補刀王倒是學的很精)
命運真的很奇妙,如果前年我還想苟延殘喘繼續硬撐挑戰自己的極限,
也就不可能碰到她們了。

僅以此完結篇獻給後天的新娘大姐頭。

(全文完)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密技〕幫EXCEL減肥

〔密技〕設定EXCEL列印範圍

【密技】清理 WinSxS 資料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