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的壓力?

想來提個往事來解釋我想要提出質疑的思考點。

國中上理化課。
老師(我還記得是誰,不過此刻省略)上課進度到跟地球有關的部份,
在黑板畫了幾次圖,總覺得表達不出想要傳達的概念,
便說「如果有顆球就好了啊」。

上一節體育課,常常自備籃球打球的我也是擁有球的之一。
(這邊我也想提出疑問,愛打球的人這麽多,
怎麼那堂課看起來變成我是唯一帶球的人?難不成每個人都是去跟體育室借的?
我想問的正是「每個人」,然後剛好除了我之外都是如此)
本來打算就交出掛著的球,但想想粉筆畫來畫去,
下課還要洗球,等球乾掉前還要避免碰到濕漉漉的球,就先暫時忽略。
同時間我也認為,「除了我」之外還有別人帶球吧。

過了一段時間,也沒看到其他人有表示動作,
但顯然有股奇怪的氣氛蔓延。在此氛圍下,我還是把球交了出去,
也不意外的被做了些記號。在畫完的時候老師還看了我一眼,
「快要哭的樣子(台語)」。
頓時我覺得已經成為被嘲諷的對象。
下課之後就不知道怎的球還被其他人奪去玩傳球遊戲,
當然不是把球傳給我,而是把球互相傳來傳去不還給我的中二幼稚遊戲。
(本人就不猜測到底玩這齣戲是要羞辱還是要幹啥的目的了...)

現在我當然是不會像以前那麽注意清潔的,要借去當教具歡迎。
只是呢,想問的是,就像骨髓捐贈類似的情況,
即便人命關天,我們能不能利用威勢或是氛圍的壓力去改變他的意志?
我們能用「不借(不捐)就是沒有道義(情理、冷血)」等罪名羅織上去?
先撇開剛好只有我一個人自備球的不合理情況,
就算我不借好像機車了點,能不能在當下尊重我不希望出借的意願呢?
其他情況像是不捐款等於沒有愛心,捐款額度變成量化指標。
你認為呢?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密技】清理 WinSxS 資料夾

〔密技〕幫EXCEL減肥

〔密技〕手機的縮圖檔是該砍了